字符17,已发送
评分: +31+x





那一天来了。

——❀✿❁——
花开之后 02时04分

“该死,谁来告诉我为什么在我们站点里的草坪上会长花?这里是在空间裂隙里!”Devsore骂道。

“没关系的,你很快就会明白。”Guao走过,对他留下一句他不懂的话,“等着享受你的假期吧。”

此时Guao的心里轻松不少——事实上是,每个知道原委的基金会员工都松了一口气。基金会与异常持刀对峙,在漫长的岁月中维持着危险的平衡。没人可以放松,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什么。唯有那个不可拒绝,绝对完美的请假理由出现,他们才能寻求到渴求的安宁。

死亡。

Guao快步走着,步伐愈发轻盈。经过拐角,有研究员不小心撞上Guao,手里的东西跌落地上。Guao突然觉得这个情景好像出现过,是SSR小组刚建立之时,Guao与认识的第一个研究员对话的契机。他再看那个忙碌地捡拾散落一地的物件的人,莫名感到一种亲切感。

帮他捡完了地上掉落的东西,Guao继续向宿舍赶去。当他回到宿舍时,SCP-001已发生的通告以及相关后续事宜已在Site-CN-101内广播。混乱并未发生,而是在片刻的宁静之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热烈讨论。一小会后,Guao听到宿舍门外传来混乱的脚步声,渐渐转为细碎,最终归于平静。他知道这是大家都已经走远。

其实收拾行李并无必要——这也是几乎所有人的想法,毕竟每个人马上就要随着这个盛大的世界走向花团锦簇的终结,但Guao还是想再亲手触摸一下这些陪伴了他几年的物件。

向行李箱中放入最后一件衣物,他的手指抚上一张照片——SSR小组的合影。Guao笑了笑,将那张照片放在衣服堆的最上面,随后又转变了主意,把照片放进自己的衣兜里。合上行李箱,推到门的后面放好,便离开了宿舍,合上了门。如前所述,带走它们并无必要,它们还有最后一项使命:在这里留下Guao的痕迹,但他要与它们一一道别。

推进者站内已经没有了员工。一是由于其他人都走得很快——或者说Guao走得太慢了,二是由于只有SSR小组的宿舍在推进者站内。在Guao走向出口的路上,他想了很多想做的事:想去近地之极俯瞰夕阳之下大地滚烫,想于九海浅底感受盐潮所覆生命静谧,想往另一星空仰望双月凌空宁夜涌动。他向往着或在这个世界的或不在这个世界的万千美景。那些或亲眼所瞩的或不曾谋面的,此时此刻他都无比向往和怀念。

Guao走到了Site-CN-101的出口,空间与空间的连接处扩散出颤颤巍巍的涟漪,提醒着每一个Site-CN-101的员工: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Guao博士,推进者与跃迁者站内已撤离常驻人员176/177,已撤离暂驻人员83/83,已释放非敌意有知性异常15/15。若您撤离,根据最新版本安保协议该空间入口将被关闭。请确认。

刹那,一道尘封的记忆从Guao的脑海中炸裂。那是他几个月前翻阅到的一篇项目简报。它为了基金会与人类的延续夜以继日地书写着下一段落,打下一个又一个的逗号,它就是文明的保险与存续。

只不过,是时候了,也该结束了。

Guao的手指停在了“确认”键上。他转过身,一边拨打给存放这个项目的站点,一边唤出一个悬浮窗口。隐去繁琐的时间参数和障目的因果链接后,一个打在射线上的红结在悬浮窗口上显示。与此同时,拨往那个站点的电话嘶哑着提醒着Guao无人接听的事实。毫无疑问,这个站点的员工也同样结束了他们的责任。他的心凉下一截,疾步向跃迁者号走去。

是残存的责任在花开的末日这天驱使着他履行最后的Site-CN-101员工的职责,他要去给地球生命画上句号。

——❀✿❁——
花开之后 08时37分

跃迁者号是一艘中型陆行舰,与协助其建立空间跃迁通道的固定设施推进者站、收容设施兼掩盖设施瞭望者站共同组成Site-CN-101。在如今的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开始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在岗人员可以说是屈指可数,故此大多公用交通工具已被闲置。虽说有点小题大做,但能最快到达那个仅有太阳系标准坐标的站点的方法确实就是借助跃迁者号了。

Guao已经来到了跃迁者号的控制台前,试图启动跃迁者的操作程序。

请确认密钥。

“SSR-ROSMONTISMPFIVE”

特殊权限密钥确认,已向您开放跃迁者号的基本操作。

“启动推进者站远程控制。”

推进者站远程控制已开启,其控制面板已以悬浮窗口的形式在您身边启用。

“推进者站,建立与Site-██的跃迁通道。“

跃迁目标地为人员密集区域,请求拒绝。

Guao暗暗抱怨了一句,输入了另一串字母。

“Special-CONCEPT001”

特殊事宜密钥确认,对应情景检测无误,安全锁解除。正在建立跃迁通道。预计需5时37分09秒。

漫长的等待中,Guao开始想象那些他没去过的地方此刻会是什么模样。他相信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很美,可惜他没有时间去看了。

沉醉在对过去的缅怀与对美好的遐思,他渐渐地沉入了梦乡。直到一声提示音把他拽回跃迁者号的仪表前。

跃迁通道已建立,跃迁引擎预热完毕,跃迁者号准备就绪。

“跃迁启动,”Guao顿了一顿,把目光投向即来的未来,“目标,人类的落幕。”

——❀✿❁——
花开之后 14时06分

刹那,Guao感到自己成为了整个宇宙的旁观者,与跃迁者号被一同剥离出物质的集合,跳脱于空间的须臾之外。Guao不是第一次穿越跃迁通道了,但这个无法用时间衡量的瞬间仍令他欲罢不能。

跃迁通道产生的排空力场先行在Site-██出现,将这个无辜的站点从内部挤碎。跃迁者号紧随其后,跃迁至排空力场产生的真空泡内。大量的碎石与瓦砾恰逢其时地落下,骤雨一般打在跃迁者号的甲板之上,数不胜数的刮擦警报与仓室受损警报在控制室内引起了一场红色的雪崩。Guao一从强烈的震动中缓过神来,便完全无视了这些警报,向跃迁者号的塔楼跑去。

正如Guao所预料的那样,跃迁者号的塔楼要高出这个站点的天花板。从塔楼的顶端下望,被顶掉的“Scoler Hotel”牌子孤零零地躺在延伸到花田远处的水泥路面上,路的另一侧则是一个加油站,舍此之外并无其他建筑物。站点附属的停车场只有稀稀落落几辆车沉睡在那里,其他则都在恰到好处的时刻被它们的主人唤醒,奔向永恒安息的远方。Site-██,毫无疑问,是一个隐蔽设施,但其仍远离人烟,这使得Guao乘坐跃迁者前来的顾忌少了不少。

他猜测这是哪里,落日的方位和料峭的寒风告诉他这里可能是北欧。尽管不是很冷,但Guao还是打了个哆嗦,享受着空气流动在他皮肤上划下的一道一道冰痕。他抬起头,把手中终端显示的地形图与眼前的景色进行对比。由于SCP-001的发生,唯一留存的可参考地标是加油站,但这不妨碍他快速找到收容那个项目的金库。在Guao找到地下设施的确切位置后,他愣在了终端前——

出发前他就已经知道收容间位于地下,这也是他可以无顾忌使用跃迁者号的原因。但他没考虑到一种情况:最浅层的地下设施也在百米以下,而他携带的设备无法对这么深的岩层进行破碎。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的是“完蛋了”而不是“让我想想怎么办”。但他还是快速地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尽力去想以现在的资源,他能做些什么。

更大型的破碎工具只有在Site-██内部才有可能找到,而进入这个站点的地上部分已经近几不可能,况且让他一人操作那些大型器械也好似痴人说梦。威力大、可单人操作,最基本的还是可以取得,这样的器械现在真的有吗?

有的,舰炮。

在Site-CN-101有这样一种说法:一个研究员只要在设施内,整个Site-CN-101就都在他的指挥之下。这当然是一种夸张——首先这个人要有足够大的权限;其次他要学会用复杂的手势唤醒无处不在的悬浮窗口,而大部分员工更愿意用硬件终端。巧的是,Guao既有足够的权限,也有可操作的终端。现在,Guao手中握着的就是跃迁者号的终端,也就是,整个跃迁者号。

获得武器操作权限的手段较为繁琐也不是很正当,但终究是取得了安全密钥。Guao的右手食指在终端上划过一个方形区域,左手则调整着左舷副舰炮的轰击能量。待一切准备就绪,Guao轻敲了一下终端,粉色的光柱刹那贯穿了Site-██还算完好的外墙,在地面上解离出一个圆洞。待破碎的粒子微尘散尽,平滑的圆形底面显露出来。Guao意识到他对于副舰炮的威能过于自信,下次再调整轰击能量时便带了一丝狠意。解离光柱一次次划破黄昏后的夜幕,百米深的岩洞终于联通了锦绣繁茂的地表与人走物静的地下。

那就是通往“人类的落幕”之径。

——❀✿❁——
花开之后 19时53分

Guao松开扒拉着两架运输无人机的手,着陆于Site-██的地下设施里。这里并无他人,仍然工作着的节能灯发散出低鸣似的冷光,哀叹为这个站点守墓的竟是一个来自远方的外人。

Site-██是早期设施,设备并不像Site-CN-101那般先进,这为Guao找到那个收容间增添了几分难度,少部分通道还因跃迁者巨大的重量而被压垮。不过幸运的是,这种收容间还算易于辨认,故此Guao为了找到它所花费的时间还要稍短于他的预期,相较之下进入那里则费了他更大的精力。使用破拆工具先后破坏4重锁闭系统后,还需把那个项目从水泥里撬出来。伴随着共振锤的嗡鸣,Guao大动干戈来寻找的项目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

计时器显示是22时42分03秒,这说明他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用来给自己享受。Guao决意要先休息一会儿。Guao从口袋里摸出那张SSR小组的员工合影,手指抚过的样子像是在留念。他打开手机,想以视频通话的方式看看此刻百米以上的世界和他们:


“Fred,是我,你怎么样?去哪里玩儿了?”

Fred的笑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笑得很放任。

“在之前站点附近的那个夜市…这里的人都在狂欢,酒水随便拿,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时候。上面的人都蛮好的,话说真的好久没这么放肆地玩了…”

音乐声踏着欢愉的步伐自扬声器扑过来。背景里有人跃动着,有人高唱着,黑压压的一连片看起来像狂风扫过的苇塘,日光的迪厅灯为狂欢着的人群提供光合作用。

Guao知道,总还有Fred这样的人,仍然欢笑着。

“真好,我也想来玩。”Guao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夏幕,我是…”

“哦哦哦哦孤傲组长啊,我还在忙着滑雪,现在接电话不方便…有什么事吗?我们已经休假了,你再叫我回去加班我可不会听咯。”她那活泼的声音仍具有鲜明的辨识度,空气滑过麦克风的声音也难以掩盖。

“没,我就是想问问,你们现在都怎样。”

“哎呀呀我早就猜着了,伟大全能的孤傲组长从不会在这种时刻给我们派任务的。滑雪很好玩!你要不要一起来?”

与她的谈话就是这样有头没尾。视频那端飞扬的雪屑从左下飞舞向右侧,白色的穹顶着上远处的群峦。不知何处的烟雾升了上来,隐约可以看见山脚下的花海。

Guao摇了摇头——尽管他知道她看不到。“我就不去了,谢谢。”


“伏特,你现在在哪儿?都还顺意吗?”

“我很好,其他的你不用担心。”

伏特在SSR小组内一般负责文档的编写。不是其他人特意把这个一般没人想干的活交给他,而是他真的很适合写文档。而且如夏幕先前所说:“比起我们这个人似乎更喜欢跟无聊的临床腔做朋友。”这样一来,伏特顺理成章地就接受了编纂文档的任务。

“你在做啥,好像只有你的脸在发光。等等…你现在在看屏幕,你该不会又在…”

“没那回事,你把我当啥了,”伏特少见地笑了一笑,眼神从某个位置转移开来,盯在Guao脸上,“我现在在看网络上的直播。他们都去了很有意思的地方。”

Guao长出一口气,是欣慰还是别的什么暂且不可考。

“但是你还是没怎么变。”Guao也开玩笑似的回答道。


“…南梸希,你怎么样?“

”孤傲?“她似乎有些惊喜,讲的话便有些局促的意味,”啊,我,我现在在我们的实验室里。“

”实验室?“Guao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在他走之后,还有个研究员会回到Site-CN-101。

”这是我们一开始见面的地方哦,你看,这个角落,是第一天我们撞在一起…当时你好像比我还紧张诶。还记得吧,组长?“
”还有这里,夏幕和我一起解析的第一个项目就放在这儿,现在虽然丢了,但我还可以背下他的数据呢。我厉害吧,组长?“
”你看我现在正在做的实验,这是第二天你带我们做的第一个实验。很简单,但是意义大于它的形式嘛,你说对吗,组长?“

Guao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这个研究员,此时此刻完全是小女孩的形象,欣喜着捡拾沙海中的记忆遗尘。

“那个…我说孤傲啊,我觉得,在我们逝去以后,肯定还有人会记起我们的吧?”

花藤铺满了合金的地面,实验室的部分隔墙已被矞矞皇皇的植被压塌。尽美的瑶芳与断壁的残垣构成一副后现代的图画,做着实验的少女像是在拥抱这所废墟,南梸希的瞬间终归被捕捉在了Guao的屏幕之上。

流逝的时间使得这个场景愈发带有一种抽象的意味,他开始恍惚于这个永恒的瞬间。

“是吗?”Guao无以为应,只能用自己的下意识来回答。

“是呀。”她说。

——❀✿❁——
花开之后 23时56分

Guao走向先前被挖出的SCP-711

他不知道该发送些什么。这种时刻理应是悲壮的,但他只是困惑于该留下什么讯息。

第十七次发送总归是要发生的,其实内容并无所谓,但是今日内必须完成。

肯定还会有人记得我们的吧?

“肯定还会有人记得我们的吧。”

——❀✿❁——
花开之后 24时00分

一条近几乱码的信息在超时空内以三倍光速飞行——汉字并不兼容它的发送系统,使用汉字只是曾经存在过的某个人的一厢情愿。好在,至少在它彻底失真之前,我们还可以让那些曾经存在过的人在我们的记忆中再活一次:







这里花开了

谢谢你们的付出,我们很幸福

请记住我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