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码
评分: +18+x

他又一次坐回编辑器前,拿困顿的眼神瞪着那块半透明的蓝色玻璃。一行不太醒目的弹窗从玻璃上透出来,他看也不看立即按下“否”新开了一个界面,并继续保持同一个单手撑脸的疲惫姿势郁闷地盯着刚才手动创建的空白。他们说他的作品太过平静了,毫无起伏的代码犹如透明露水化进深海,尚未激起波澜便被其他命令行覆盖,最终死气沉沉地制造一片数据堆贴上大蛇的鳞片。

去他妈的平静。

他扯过一只注射器撕开标注Exclusion of Reality的反光标签将插头埋入皮肤下层接口,这个品种药性发作很快,他即刻便感到五官被胡乱地蹂躏在一起,既不能听也无法说,只剩经过改造的电子眼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于是他开始敲击键盘,发泄似的用尽全身力气把那块键盘当作仇敌写下毫无逻辑的胡言乱语。平静。报错。平静。报错。平静。平静。平静。直到平静本身也成为错误的一部分难分彼此方才停下,看编辑器上蛛网般散布着鲜红警告标志。

换行。

他不再注视办公桌与编辑器,视线随瞳孔坠落到受庇护的城区外观察一切被忽视已久的令人作呕之物,站在钢铁与血肉战争的正中间冷漠地看着蠕动的丑陋的暗红色一次次吞没信号;他痛苦地跪倒令溅洒于地的汁液重新逆流回大脑化为新的思考能力,不太清醒的灵智不断默念血肉早已死去而本能催生他对尚未数据化的世界激起深刻怨恨,他看了看散落一地的水珠觉得它们是活物。

换行。

他忽地发现自己穿上了厚重的潜水服手里提着一把生锈的矿工锤,于是他如愿以偿地把锤子间断对准自己脑袋,使劲敲碎面前的半透明玻璃罩,敲碎映着自己无神脸庞的银色镜子,敲碎水面敲碎维度敲碎第四面墙敲碎宇宙中心敲碎自己的灵魂直到万物皆已破碎再无完整再依靠各自的磁性相互吸引拼合为一体,可原本混沌的世界即使破碎重组也只又一次成为完整的混沌,唯有祂在浑噩的深渊中穿梭企图赋予猿猴以理智。他再次捡起一块石头想要砸破水面倒影,却发现原本那滩死水早已化为潺潺流动的溪水,他跟着载满1和0的溪水一路向下。

换行。

他确信自己此刻正位于一辆沿着美国西海岸一号公路疾驶的暗黄色公交车上,或是固定在低空盘旋的直升机座位旁的一台机枪后,不然就一定是没有任何陆地参照物的大洋中央飘晃的独木舟上。无论是哪个都颠簸得厉害,令他不得不强忍住想吐的欲望。并非他在书写数据而是数据在书写他。他先是迷茫,而后慌不择路地逃跑并绊倒了唯一的船桨,于是勉强支撑身体的小舟立即倾覆将他抛入汹涌的洋面,他感到腹部破了个大洞闪光的热带鱼与蝴蝶纷纷从破口飞出游入无法触及的深海,被彻底淹没前他将双臂伸出水面求救,但这一次没有人再抓住他的手了。

换行。

他滑落至深海底部,回想自己的过去再随着吐出的气泡一起漂浮于空中。他讨厌细细琢磨每个想要表述的场景里小物件的颜色再添上些无关痛痒的描写,可自己此刻像个依凭提线行动的玩具木偶摸不透任何人类皆可思考的更深一层想法,于是刚熟的橘子在阳光照射下透明的橙色与雨天破损的伞骨处滴落的浅蓝色混为一体,夏日祭上钓得的金鱼被胡乱装进冬青绿的圣诞节包装袋。他抬起有些麻木的舌头发出没有意义的大声喊叫,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别人听。我不想写下去了。我写不下去了。喊叫声渐渐低落为含糊的呜咽,他的嗓子最终发不出一点声音。

所幸药效时间已过,他感到朦胧泡沫啪地破裂将自己迟钝的身体甩回编辑器前。他恢复常态机械地一行一行修正代码,按下编译,按下确认,按下发布。







现在,有1个人看到这段代码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