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约会
评分: +89+x

瓶子。正如字面意思,这是个瓶子——标准三级塑料制液体容器。这开口非常狭窄的东西一般用来装水,装点别的什么液体当然也可以。或者有什么人真的用这个东西装点固体,这也无伤大雅。

无论怎么说,Iceberg手中的这塑料东西肯定不是用来塞进一个阴茎的。

显而易见,这东西也肯定不是用来冻上一个阴茎,并把它卡在里面用的。

在老主管Kondraki进行过如此显得愚蠢的难以置信的行为并声名远扬之后,人类的该死的好奇心让无数人前仆后继的追随了他的脚步。有时人就是这样的生物,脑回路令人无法想象。Iceberg本来属于嘲笑那位老主管的一类人。而现在呢,荒唐可笑。全都搞砸了。

回忆半小时前,一切似乎又都那么顺理成章,又都那么虚无缥缈。构成这一切的就是锁上的门,空瓶子和一颗外表冰冷但内心无比火热甚至灼人的心。它就那么发生了,伴随着睾丸激素,戏剧性的,令人追悔莫及的。此时此刻Iceberg的心脏像是在被一个铁丝网反复来回刮蹭摩擦,持续不断。

可谁能想到是会冻上呢?如果是普通的卡在里面甚至都没有这么丢脸。

Iceberg早该想到:他的体温。瓶子里有水珠,水珠会结冰,会……这他妈该死的-7摄氏度。

现在思考这些都毫无意义。如果他能把这东西从水瓶中拿出来——重点是安然无恙地拿出来,他就胜利了。没有人会知道他的阴茎冻在了瓶子里,没有人会因此打击他的自尊心。Gears,Iceberg想起他的好上司,想起他的演讲和放大在屏幕上的瓶子图片。如果这让Gears知道了?现在摩擦他心脏的已经不是铁丝网,而是锯子了,还是电锯,打开了开关的那种。

他现在是如此敏感,门外的任何响动都让他感到惊恐。如果有谁敲门,对,那将是无与伦比的尴尬,至少会是核爆炸级别的人生污点。Iceberg难以想象,他的人生履历假若是加上了如此“瓶子”的一笔……薪水和升职,他作为基金会优秀员工的自尊,还有一切,全都会毁掉的。值得欣慰的是老主管的人生同样有如此一笔,而且人尽皆知。至于那该死的clef,哦,现在Iceberg至少跟他们平起平坐了。

Iceberg抬头看了看墙壁,墙壁是灰白色的,上面没有解冻瓶子里的阴茎的办法。他又低下头看着瓶子,瓶子上当然也没有写“如果发生把阴茎冻在瓶子里的情况要怎么办”,或者诸如此类的应急方法。于是他试着拔了一下瓶子,并且确认了一件压根没有意义的事情——根本无法在保全那个重要部位的情况下硬生生拔下瓶子。恼怒和焦躁压着他的头盖骨,让他现在就想用消防锤敲开自己的脑壳。这无疑能列入他一生中追悔莫及列表的前十名,难道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把自己的阴茎冻在瓶子里更令人感到羞耻的吗?把冒着熊熊烈火的三根阴茎都放进同一个瓶子里。

火药,爆破,Iceberg如此熟悉的东西,现在也都帮不了他。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想办法解冻。解冻,解冻,热水不行,理论上来讲盐水也许有效,注意配比的话就不会冻上。用手术刀或者怎么别的慢慢地分离也可行。但现在没有盐水,也没有手术刀,他手边什么也没有,除了瓶子和与瓶子牢牢结合在一起的阴茎。那种与自尊心纠结在一起的无力感骤然将他紧紧包裹起来,Iceberg研究员差点感到眼眶中湿润的液体在徘徊着,无法抑制。

Iceberg几乎能确定自己的心脏在变得麻木了。

有一件事非常非常重要,那就是如果他能弄到手术刀或者配置盐水的材料他就成功了。当然,如果有刀的话他或许更乐意用它来自杀一次。假若现在混沌分裂者炸开了站点,Iceberg觉得自己说不定会感激他们。但现在他们没有来,生活平淡无奇,一切如常,除了瓶子。当前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要怎么带着瓶子去弄到那些有用的东西,以便自己能够解决这瓶子。

他看到了桌子上的长围巾,还有自己的实验用白大褂。这很不错,Iceberg想,该死的。

那一瞬间Iceberg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也突破了人类羞耻心所能达到的极限。


那一天至少有十五名以上的员工注视着Iceberg研究员气势磅礴地走过走廊,他穿着实验用的白大褂,还有非常引人注目的长围巾。那围巾以一种不自然的方式遮挡着他的胯间,即使这样,也有一些人注意到了那隆起,并隐隐约约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没有人跟他搭话,哪怕只是打个招呼。

这大概是因为Iceberg研究员脸上的表情同时包含着平静和狰狞,如果你能想象到的话,那就是世界上最冰冷的活人的脸,各种意义上的。

这位骄傲的研究员终于推开了医务室的门,不幸之中的万幸。


Meerkat 医生| 13:05
Sarah Lambert医生
您是否有空

Lambert 医生| 13:11
有点忙
怎么了

Meerkat 医生| 13:14
Lambert医生
我想我这里有一位特殊的病人
听说您有过处理相关病例的经历
希望能听听您的看法

Lambert 医生| 13:20
发生什么事了

Meerkat 医生| 13:25
抱歉,我的病人有些焦躁
这是一起特殊的病例

Lambert 医生| 13:28
事情还好吗

Meerkat 医生| 13:33
还好,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但如果我不能处理好
我也许就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在这里的只有我一个医生

Lambert 医生| 13:35
不要那么紧张
你加入基金会前就已经有丰富的行医经验了
放轻松
也许在基金会有些病例会格外棘手
你会习惯的
相信我
我还是新人的时候碰到过的病例至今记忆犹新

Meerkat 医生| 13:40
您是否知道
如何处理被冻在瓶子中无法取出的阴茎

Lambert 医生| 13:41
什么

Meerkat 医生| 13:42
病人的阴茎被冻在了瓶子里

Lambert 医生| 13:44
哦上帝

真的?

Meerkat 医生| 13:45
这不是假话
可以的话我也希望事情不是这样
我正尽力分离阴茎和瓶子
有些棘手

Lambert 医生| 13:49
祝你好运
不管怎么说
相信自己

Meerkat 医生| 14:26
感谢
我希望我的调职申请能被通过
但写调职申请前我需要处理双手上可能的冻伤

Lambert 医生| 14:30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
未来是广阔的
要振作起来

Meerkat 医生| 14:35
是的
谢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