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为一。此刻。越过我身。
rurasart.jpg

Bright博士一只手拿着一把漆黑的剃须刀,另一只手向下拽着自己的肌肤。他低头看着自己在水面上的倒影,只能猜测出那水有着高度放射性。

当然,他也不确定,但这里温暖模糊的感觉肯定比其他地方更强烈。回望着他的脸有着橄榄色的皮肤,脸上和脖子上有明显的纹身。Bright的护身符挂在他的脖子上,在水面之上的位置悬着。

无法获知世界末日已经过去多久了,也无法记起一只山羊吞吃那红宝石项链前的任何事,但安全确保失败即发射的驻站点核武器必然已经爆发。当他只能控制山羊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动物会死于饥饿,所以他回到Site-19,躺了下来,等待亚伯回来。

然而,世界仍然充满放射性的事实意味着它不可能等待那么久,对吧?这让他身体里严肃的那一部分很担心。SCP-2000应该已经启动了。

不过,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一个巨大的生物从附近的山上爬了过来。死去的地面一注意到它,就在空气中战栗。这个生物用两条腿站立着,大概有10到12英尺高。

它深绿色的皮肤上布满了脓疱,每一个脓疱都在慢慢渗出某种白色液体,头部看起来像是食蚁兽和鲨鱼的混合体,长长的鼻子上布满了数百颗牙齿。Bright博士扭着他的脖子,从空中具象化出了一个榴弹发射器。那家伙把它那带爪的手臂举到空中吼叫起来。

然后,就在它四肢着地开始奔跑的时候,SCP-682也跳着翻过小山,用它的下颚咬住了这个绿色怪物的脖子。682的嘴紧紧咬住那只怪物开始抽打起来,而后者在地上找不到能落地反击的地方,682弓起背把它举到空中。山谷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几乎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而那另一只怪兽踉跄着倒了下去。682让它掉到地上,然后转身面对Bright博士。

“哦。我一定会喜欢这个。”它说着,脸上带着微笑。

Bright博士让榴弹发射器掉到地上,然后它就消失了。他做了一根末端有圈的黑色长绳子,绕在头上旋转。在他走到一边,让圈落在怪物的脖子上的瞬息间,682已经几乎要扑到他身上了。Bright拉紧绳子,任由自己被抛向空中,落在SCP-682的背上。这不是一次干脆利落的着陆,他感到自己在向后滑。

“我看你学到了更多的把戏。亚伯。这对你没有帮助。”

Bright使劲拉绳子,试图不让自己被拖到那头野兽下面。“我不是亚伯!”

SCP-682停下来嗅了嗅。“BRIGHT。”然后它开始反抗他。

“等等,该死的。等等!”

这个生物没有回应,把它的后端抛向空中。Bright现在正被猛击在那家伙的背上。一遍又一遍。这感觉非常不好受。

“我知道怎么把人们带回来!”

那家伙停了下来,哼了一声。然后它低声地笑了一声。“你比我记得的还要蠢。”

“当你还在盒子里的时候,每个人都死了,你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SCP-682又给了Bright一记重击。当他在空中的时候,Bright又用力拉了拉绳子,他把这头野兽拉到它的脖子后面。

“我一直在想着你。你是想让每个人都死,还是想成为杀死他们的那个东西?”

682抬起一条前腿,抓住绳子。“两个我都要。”

“那就差不多够了。我刚才看见你杀了那东西。你这么做是因为你能做到。但是你杀了我。想想那种感觉吧,但是还有70亿可能的受害者等着你。”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搭个便车。”

Bright博士让绳子消失了,抓住682背上的一根刺来稳住自己。然后他们两个出发去黄石国家公园的废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