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
评分: +13+x

后羿要履行使命,去射下多余的太阳,但他手中却空空如也。

“你能不用箭?”身旁的人问他。

后羿笑了,“我就是箭。”

M.jpg

Maliju Glamour

截至刚刚,二十八亿坎德拉的光强,如同九个日轮在深海中剧烈燃烧,直至永恒黑暗。

一切都来自不久之前,Maliju消失了,作为补偿,3thic部门将他的替代品派往失格现实。

SanJyu看向天空,伴随着强烈的低音,墨像挤压着紫月在深度的现实褶皱中颤抖,犹如心跳。哈米吉多顿溢出了可以污染大半个外部世界的“自我”,距离时间轴的终点逃逸距离已经所剩无几。

就像多数故事描述的那样,这儿迎来了最后的结局。


2018年

巴黎,战神广场。

两个世界的共旋位置绕了大约半周,最后大开大合。四道火流星从交接点爆出来,边缘遗留下泛光的闪回,首尾呼应,突破表面后形成磨顶槽。

正对着办公室的墙突出,逐渐变成了半球。

“哦,你来了,”Snozaki仰在130度打开的椅背上,嘴里叼着一根引燃的大麻混合烟。“说的够清楚了,叫他们离开,毕竟无论始终,人都只能扮演累赘。”

“你觉得我像么?”Leazov注视着前者的手,它握着一把M500,转轮弹仓里五枚黑色柱体漠然地探出了毒牙。

Cut。

“没听清,再来一遍?”Leazov问。

像时间突然快进,地板上多了五个人的尸体,大半个墙壁都被其中之一颈部动脉持续广角喷血染成红色,Leazov保持瞄准的姿势,他拿着M500,而弹仓空空如也。

Leazov没有开枪,他

五个人重新站起来。

Leazov依次杀了他们

“日死你的妈。”特工将链枪一脚踹成W字形。

Leazov控制住自己

Leazov用手指扣住扳机等待。

在那里Snozaki呈斜线上行,短暂延迟后于特工视域外显形,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扔向了天空。


世界正围绕某位支点旋转,如同钟摆,每个太阳的圆心都弹出链枪,与地面进行连接,这又导致法线向南倾斜,Ivy不得不将长枪摁进混凝土作为固定。

“更外已经没了。”费洛伦环抱着双臂,“内部世界的寂灭也凭肉眼可见,你为什么不明白呢。”

“说的倒无比好听,按你的逻辑,我们在哪里?”M3kyr全身七处在出血,连手指也不听使唤了。

“呃,内部的内部。”费洛伦怜悯地弯腰,攥着男人的大臂把他拽起来抵在墙边。“而它是你,人类在你的内部,只要你活久些,他们真的就不会死。反之——”

他加力捏碎了M3kyr的颅骨,爆出的万丈紫色光芒无处可去,立即被空气稀释,消失在同色的背景中。

“该你了,”费洛伦站起来,朝天伸出一根手指,时间轴以Y字形对接,每个外露的面都只剩半截。“洛尔帕德。”

在杀掉时间轴之前,男人还不能死,因此他回来了。

Maliju的半个身子被水泥替代,但至少还原了形体,他跪在链枪的碎片里,朝地面打出重重一拳。

仿佛那一下同时挥在本人胸口,而重力骤然增大,费洛伦向后倒去,整个人平行地陷进了沥青之中。

阳光如风,哈米吉多顿上空的云层消散了,融雪覆盖其上,开始自我反射。

“我突然想起,这个能力甚至有可能不是他自己的,你有没有听过赋形。”Ivy把下唇咬的发白,“个体的信徒相信他是神,那么他真的就是。”

“这样子根据每个页面更换了class名,但我觉得不如全盘推倒,改用节点。”Maliju把手机递给她,“然而后面带上数字就不管用了,他们说有办法让下级页面继承前一页的class名,你帮忙查证。”

“你想知道什么?”Ivy问。

“有个节点满足输入才输出,我要这东西的名字。”

“branch?gate?select?你给的条件太模糊了。”Ivy手指头顶1200公里外的黑痕,“就像'M3kyr如何识别同类’一样,对这个世界来说是pawnsening组件,只能识别player。”

“不,盒子射线。”Maliju咕哝道。

“球形碰撞检测?”Ivy愣了一下。

“是的,把目标改成M3kyr就可以,这个节点只有在碰撞体积内触发才有效,我早就想吐槽了,这种东西不应该做成inputaction么。”Maliju起身,走向又一轮新生的费洛伦投影,“我日,你说的对,你是预言家,拯救世界真的很他妈吃洗衣粉。”


2018年13月

“Leazov代表了基金会现役谍报单体的最高数值,他是王牌。”N0-X说。

“稍通牌技的小孩都不会先出王牌。”N0-B低头望着那片回溯的黑痕。

“除非他们没牌了,”N0-E低笑起来,“垂死挣扎,要开始了。”

“你有发现吗?外部现实已经消散了。”Snozaki接住一枚雨滴,用食指捻成单分子刃面安装在右手背,他的心脏依然血流如柱,然而显然他并不在意。

“噢其实我刚来不久,求解释。”特工将后两颗18.4mm猎枪弹按入膛管,“虽然我也能感知到他,如果某名个体是镜面中的投影,移动虽无需介质,只要屏蔽可见光一切就都解决了,但有个问题——没有光就不存在像。”

帧接着倒流。

无垠之黑色命运,聚拢在东

神与世界行于其上

升格人类所处

现实层级唯一

“顺便这算什么咒语么?”


M3kyr是一差时性缩孔,在世界材质球的下面有选项,只需做一些更改便可使用,确切地说是界面左下方。可拆分,可合并,事件调度随机,与时间轴同化后将开始操纵世界范模。

N0-E推门进来的时候,默罕默德正遥望着未来。

“有意思。”他说。

“什么?”默罕默德皱起了眉,“你不敲门吗。”

“我说你不像3thic成员,”N0-E侧头点烟,然后把整盒递过去。“你恐怕高于差时性。”

“你就是哥伦布?很久以前,零号仓库想要通过时栓羲射器镇压费洛伦反时间轴的特性,只是很矛盾,即便你们那时处于技术尖端期。”默罕默德取了一根,“然而初版由于在蓝图类里面没有激活,因此并不是广义现实层级唯一,后来Mercy来找我,在我家蹭吃蹭喝,本劳模花了半个月帮他定义默罕默德晶片。”

“我以为PC和Character里也可以,”N0-E叹气,“问题在于其他Actor默认不接受输入。”

“是,所以很简单,把Auto Possess Player从disabled改到player0就行了,”默罕默德将打火机丢在桌子上,“呕,说起来,get all actors of class指向for each loop,如果没有get到actor,是不是直接从fel里的completed开始?”

“我不知道。”N0-E说,“你觉得这么多三角面没问题么?不是可以转换?”

“他们试玩儿,内部世界是业余的,开心就完事了没必要严格。”默罕默德耸肩,“而且适当还是可以,不过他显然理解错了,多边面就是四面以上,这并非几何学知识,也不是只能四边,最优解罢了。”

“重点不在于几边面,而在于几星点。”N0-E把半根弯得如同蟒蛇吞了沧龙的烟戳在大理石长案上,“所有的面都是基本三角形构成,四边面转换为编辑网格,就是三角面,术业有专攻而已。”

“所以是一个点连接几个边?”默罕默德欠身拾取刚刚滑落的面板,“就像box,是三星点,针对polygon来说,四星是最好状态,多了不圆润,你卡线会死的。”

他看着那些照片,蓦然惊醒。

就像过了一生。


Ivy浮在空中,抓起整根吊臂砸向SanJyu,混沌倾泄其上。

“等一下,我们之前见过么?”SanJyu闪身避过,“你不是基金会成员?”

“化成灰我也认识你,”Ivy恨恨地说。“基金会全体操你妈,傻逼。”

在他们后方,世界,时间,乃至于物质的载体都消失了,可有人仍然存活。

那是两个紫色的影子,干枯,疲惫,流尽血浆。

他们拖着千疮百孔、被非原生元件充斥的身体与刀剑,一瘸一拐地,在白光中走向对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