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魔
评分: +11+x
F.jpg

“The Fioren”(Paradigm)

这世界像枚黑洞,它的某个位置有我


长夜,略微畸形的H形刀光自下而上抚过影子的头顶,切痕在一个短延迟过后显现出来,紧接着是很超现实的景象,显然无人听说过本应作为斜射黑暗区域的产物被以物理方式同实体一般朝内划开。它的边缘带着飘忽的等离子弧产生负像,很快便如积木一样崩解,落入碎纸中央。

场地细节逐渐变得明了,白色的四足生物盘旋于大厦之间,形状犹如长颈鹿和非洲象的结合体。灰色的雨幕在短短几分钟内迅速扩张,弥堵了时间轴断层,雾随之降落,寸步难行。

曾遭数度风蚀的高塔终究没能撑过这一轮浸没,那些褶皱以内不仅席卷着黑色的沙砾,还有几近不可听闻的亡灵呢喃,神似断弦大提琴的嘶哑嚎哭,无明火刮擦烧绝就此引燃,所至之处生者永无宁日。

但随着利刃愈发加速劈砍,涂层磨蹭空气逐渐产生了高光,而后者信步消逝在外部世界莫测的黑暗里,呼号,或者飓风回闪在障壁上的弹曳方向,都免除间隔,不见踪影。宛如它们最初都来自那男人所手持的长刀,之后的存在乃至于认知不过触发了一束于琉璃群中反复折射的贫铀流罢了。


他是人形范模兵器,滔天历史长河中造物主们所制造出最先进、穷凶极恶的毁灭性攻击单元,作为神明的具象化,邓蒂斯被指派到人间,履行救世之道。

没错,白痴。

而她是个凡人,弱小、骄傲、又刚愎自用——说真的,剧本里本不应有她。

行,她是。

邓蒂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接手的会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千疮百孔,破事极多…还无法退货,那尴尬的未来里也只剩傻逼在连续跌倒两次,却仍旧一往无前。

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你要怜惜一个工具人?


那是三年前。

德国,巴登符腾堡州,辛根镇。

少女面无表情地坐在衣柜中。

四十秒前从窗外猛插进来的异状将她正在吃早饭的父母扎了个对穿,血汁透过两份报纸从腹部窜到喉结,射的到处都是,其中包括Sylvie的半边脸与吸水性好的纯棉衣着。

她想起某位哲人曾说过,有时候你并不能分清楚烫与疼的区别,现在她陷入了谜题,凭肉眼显然无法辨别血和面包上樱桃果酱之间的界限,于是她尝了一口。

操你妈,是血。

时年8岁的Sylvie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范模,但几秒内痛失爹妈让她很不爽,她并不在意那黑色的形体是人抑或充气娃娃,她空暇时通常在计算多少发.45能爆掉他们的欠干菊花。

罕见地,她活了下来,不过时日不多。

几束眩光穿过百叶窗,立即在黑暗中剪出纵列、逐步扩大的梯状培根。少女微微抬平视线,RE-025攻击机悬停在空桥边,.40普朗克口径空地四联装石英钟叉轨闪着危险的铅色钝流。Sylvie推开两扇轻巧的木门,鸣彀检测在她棱角分明的踝根勾出白色火涟,拟态幕墙随之弥散。两分钟后这架No.0单位朝月台顶楼转移,以斜角紧贴凹承槽蛇行攀升。

少女接过品字形热固定,吸在腰间,望向来人。后者手持一支合金管,差时头反向开领,正对她的瞳孔。

“有种你咬啊。”双方沉默了十秒,Sylvie一眼也不眨。

“弟弟,怎么称呼?”邓蒂斯瞟了一眼她的侧脸,确定那上面的不明液体是M3kyr的脑浆而非泪痕,抽出N0的指示递了过去。

“这是终结者剧情吗?还是‘这个杀手不太冷’?”Sylvie挠头,“你是来搞笑的吧,你似乎没有遇见对的她,我懂得。”

“哦这事儿又臭又长,我们不妨以后说,”男人随手抓起女孩身边的发卡,双目紫雾缭绕,某些东西阴刻在那本就特殊的金属以上。“我很好奇,各种形式都显示你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怎么拯救世界呢?”

“老哥你没病吧,交流是建立在双方一问一答上的,你这样冲着我自言自语还没有面壁来得爽快。”

“他们说你是个桥,”邓蒂斯皱眉,“用途是修复位于距今1025年的时间轴,和断裂部分坠入了虚空、缓慢变得不再认知的那个倒不一样。这次就像你炸金门大桥的时候单纯轰飞中间留了两边各一节,它们都可以自主活动,但左端永远无法到达未来,也就是被动永生,终将毁灭于人口饱满。”

“那我该怎么做呢?”Sylvie模仿着男人的腔调。

“不知道,后续工作成迷,右端虽然没有物理性损失,但被抹去了断裂点以前的所有历史与相关记忆,包括‘如何修复时间轴’。”邓蒂斯耸肩。“在那之前有人会想你死,不过好在我很懂,谁侵害你的未成年人权益,我就砍它丫的。”

“听起来蛮工具人的。”

“算了,还是先捅死率先提出这个权益的大哥为好。”邓蒂斯叹气。


爆炸,链枪从180光年外的克莱因瓶处抵达,冲击掀飞了所有重力基准低于二的个体。

男子落座在对方得以侧视的位置上,3thic部门的制动穹闪过数行超文本传输,那是十六号石英钟的量子锁眼。

“日常作为原发性精神障碍的受害者,感觉我都可以闭着眼睛上厕所了。”

“我天,真后悔没选格式塔心理学相关。”男子高亮的瞳孔翻了一圈,把腕环贴近读卡器,“新的层级出现了,费洛伦不会让这样的东西活下去。”

“明白了,最近的并口是多少?”

“在十分钟内,”男子抽出一根烟,火头朝桌面敲打两下。“我建议你现在去,毕竟这机会可能屈指可数。”

屏幕上仅剩下光标独自晃动。

“不过啊,Maliju,”男子曲指引燃。“你总是会回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