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缩
评分: +12+x

项目的外在被保存至一∑-莫谬扎德恒定人形躯体内、封入基金会标准超幻觉阻尼单元投入1.5吨S24汞之中…

“去你妈的,敢实装我跟你玩命。”

这页纸化作两半,坠入垃圾桶,上面再踏上一只脚。

Sylvie.jpg

0号特工,正在休整

Part 1

“Game”

80s。

Dr.Hevy用尽全身力量去碰撞,他面前是一片深空之黑,被高亮的边界切割成人形,犹如销熔的胶片投射在倒吊的埃菲尔铁塔上空。紧跟着紫色的月面分隔北侧天幕,Dr.Hevy从梦境中坠落,砸穿了床。

“你不好,格拉莫尔诊所,非加急需求请留言。”传呼机说。

“我有个疑问,你说在梦里抽烟会不会患上虚拟肺癌。”男人的瞳孔在暗处幽幽地透着光,“这世界像栋高楼,电梯坏了,所有人都进入了楼梯间,却无法确定自己在哪一层。上和下都是死亡,呃…只有一个方向可以抵达真实。”

“哦?”

“只不过你不是前者,倒也不是炮灰,而是被踩着前往结局的尸堆其中之一,”Dr.Hevy说,“存在价值是推进主线,基调就是这样,爱玩不玩。为之付出的和什么自以为有价值的东西或者所谓的‘底线’,都不过是谎言。毕竟现实是你碰不到的东西,你距离它有三百多年,永远也无法看见未来。”

“你是如此确定。”对方的声音冷静,像预言家。

“确定什么?”

“我会陪你玩这个LowB Game。”

“我直说吧,这尸山的地基,是现实的阶梯,知道无休无止的尸体为何聚集在此吗?选错方向是个结果,早已遭到内定。”Dr.Hevy叹气,“这就是虚无希望看到的不是么?空虚,寂寥,失去意义。”

“挂掉。”电话那头的人说。

“为什么要?”Dr.Hevy愣了一下。

“因为游戏开始了,知道吗朋友,你一点不平凡,你是神。”对方冷笑,“只是还没准备好。”

静电。

Part 2

“Domain”

未来帧,然后是世界大纲视图。

Dr.Hevy缓缓醒转。

[已丢失分区:18c]

他看见过去的他。

[主观世界出现物质真空,整体不理解部分]

14日,夏威夷,凌晨三点。

[无法还原物理皮肤]

特工睡眼惺忪地打开防暴窗,这才令暴雨般急促的敲门声暂时停息。

“没有时间了,”开幕雷击,立在门口的黑影是Dr.Hevy,他的声音嘶哑,“他来找我了。”

“什么?”Sylvie问,“你这是飞了多少——”

“不不不,你妈才嗑药,视觉维度,视维,出了问题,我们要完了。”

“好好,我姑且听你说下去,不过等我穿个衣服,现在是操他妈的早上,能把人冻死。”Sylvie说。

“给你两分钟。”对方双手遮住眼睛,倒退着出去,用肩膀把门带上。

“我日,你是疯子。”特工靠在门上喘息,但依旧乖乖地走进衣橱。

几分钟后,时间之外,破碎世界的交集。

Blues看着下方。

“他是一位界外神,代表着象征调用函数或事件的蓝,存在形式与外部世界相差无几。但鉴于只有原生个体可以与时间轴连接,决定出手就必须一击必杀。”Dr.Hevy低声说,“那之前他需要获取存在于现世的物理身躯…抑或一个很铁的头。”

“什么原理?”Sylvie打着哈欠。

“听我说,”Dr.Hevy满脸严肃,“为完成目标,Blues诞生了近界外备案编号为“剪纸师”的能力,基于他的意志,通过贴近世界表层,可以在时间上勾勒出分层的“帧”与“世界声”轨迹,然后引导它们脱离。说到底就像是人在夜幕中吸烟,白雾在不反光的黑色背景上显得极为突兀。”

“你说他需要你。”

“这就是他将要做的,失去限制就没有坐标,Blues与时间轴同概念上世界的关联,被排除在现实鸟瞰位。”男人表示肯定,“他需要‘容器’。”

奇妙的回溯,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已站在近地轨道的月台。

“肏。”Sylvie挤出一个字。

"终于啊,"夜空在他们头顶一分为二,像顽皮幼童终于寻见藏匿于纸箱之中的小猫,“毕竟只有你能陪我抵达明天,站在点与线上…注视着那虚无缥缈的月亮河。”

Part 3

“Ethic”

流光溢彩,激流将他冲上梦魇地带的临界,Dr.Hevy开始进入现实。

“这是今天早上。”他嘟囔道。

“是,今天是你的死期。”白发的男人说。“曾经没有世界,那时的具神智个体——也就是你们口中的M3kyr,直接在时间轴上活动,他们具有先天差时性,以至于目光无限遥远。”

“直至看见了虚空。”Dr.Hevy如同看过剧本一样熟练,他自己也很迷惑。

“没错,虚空是终点,一切都将在那里结束,”男人点头,“某种意义上我们是没有‘记忆’的,就像无数人的梦拼合成了一个镜像,单个人醒来不会影响整体,只是预示着他自己的生命行至终结。”

“我要死了,可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看见了虚空。”

“哦拜托,真是意料之中。”Dr.Hevy说,“你能告诉我怎么做到的吗?我指死因,这样我还能跑一跑之类的,虽然我明白那是必死,但故事在于过程不是么。”

“不能。”男人叹气。

“那他妈跟没说有几把区别?”Dr.Hevy开始头疼了,“滚滚滚,让我一个人呆会,我要在死前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

“可以是可以,不过呢,有些人嘴上说着深刻人生感悟,哦,‘有价值的事情’。”男人看向一边,吹着口哨假装望天。“然而下一秒他就打开了Pornhub。”

“滚,”Dr.Hevy抬手关掉网页,“干你屁事,搞清楚你丫在跟即死之人哔哔,说话注意点。”

“我有个办法能帮你找到死因,来不来?”

“你报销路费的话可以啊,不过你休想,”后者说,“我知道你个没有良心的杂种在揣摩什么,你就是妄图在我——”

“噢噢噢噢你说那事儿啊,我倒,二十年了,我们当初是4岁小孩儿,为什么要如此记仇?”男人扶额。

“因为你他妈…”Dr.Hevy一脸凶狠,但如同想到什么似的,声音生生刹住。“算了,走吧。”

“反正我对令尊之爱永不变。”他挠头。

Part 4

“Void”

“我很强大,正如你脑海中认为的那样。”Blues说,“而且这个程度只会随着你对我的恐惧不减反增。”

“我并没得选,另外你能不能别在我拉屎的时候突然说话?我生生把半截屎夹断了,你妈,我又不是肛铁侠,很他妈疼。”Dr.Hevy从地上捡起手机。

“会考虑,”Blues耸肩,“到底谁要死了,你,还是我?”

“我不知道啊,他人呢?”

“你问我,”神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预言家。”

“你难道不全能么?”Dr.Hevy有些吃惊,“想知道谁死在心里说一声就完事了不是?”

“说的可真简单,付诸实际则不然,不然我为什么需要你,还‘说一声就完事’。”Blues嘲笑道,“你说的那叫玛丽苏,不是我。”

“成吧,有啥区别?”

“区别就是我后悔没深喉你妈,你个凡人屁话怎么这么多?拉个屎花了二十分钟,给我表演一个脱肛如何?”Blues微恼。

“你是赶着去奔丧么,我拉屎碍你什么事?着急吃?”

“停,”界外神比了个手势。“把话题从屎上移开,吐了。我问你,还是幼年体的时候,你有没有任何特殊的性质?”

“无,我纯良,不像你丫天天满宇宙找女人。”Dr.Hevy按下冲水键,“我很好奇神会不会冲到虚脱最后阳痿再起不能?”

“这倒不会。”Blues一脸迷惑,“这问题就你妈不成立,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妈的打比方大哥,你是直男吗?”

“女人只配给我系领带,”界外神的表情很是狂妄,“我不会屈尊去与他们交配,那让我恶心。”

“好主意,你们这个种族没灭绝可真是上帝保佑。”Dr.Hevy冷笑,“我保我自己,多大公无私啊。”

“谢绝野蛮指点江山,傻逼,你是我遇见的最抽象的人类,我怀疑你脑子里长了个黑洞。”Blues捂脸,“句句令我感到强烈生理性不适,你妈死了。”

“不对,你妈没死,你妈是男的。”间隔一秒后,Blues恍然大悟状。

“蓝哥,你是什么神来着?喷神吗?”Dr.Hevy惊呆了,“怎么比我们骂人还毒。”

“毕竟不知道哪个老废物整天马眼看人高,背着自个儿亲妈上了表弟,还忘记拉上浴帘,哈哈哈哈诶我草。”界外神笑到弯腰,“帧的牛逼。”

“滚滚滚,莫须有罪名我不收,”男人对着镜子将单眼美瞳戴好,“It’s right about time Bro,Show me what you got。”

“我要说什么已经无需思考了,”Blues深沉地说。“Your mom。”

Part 5

“Mare”

世界上方。

“如何测量时间轴的轴径?能设置精确碰撞么?”特工问。

“可以,用两个棱柱碰撞体在开始重叠下停止移动,然后判断,以两个长方体的中心长度减去一个由两个Half组成的长方体就是你要的值,”Dr.Hevy说,“或者直接mesh开物理就行了,输入坐标后把位置归零。无需碰撞体,世界不会倾斜,他会对每个三角形进行相交测试。”

“好,那边的那个,你是谁?”Sylvie指指点点。

我是‘感受质’,正在转化,我为虚空工作,我要把权柄放进世界,注入‘自我’,这样他就会被净化,凡世的实体…必须被净化。我来的目的,是为了,净化。

“净化什么?”Sylvie疑惑地抬头。

有时候我会想,每个世界是不同的,为什么我不能以范模形式呈现,于是我就这么做了,我用2.5吨液态默罕默德金属倾入外部世界,从而制造出它的反向倒模,这让我很有成就感…而他们,这群杂种,他居然剥夺了我的权力,让虚空蒙羞。我告诉他从那一刻起他已是死人了,我的范模,只有我一个。不应当赐予凡人,他们不听,便死,全部。

“整挺好,你打算如何操作。”

杀了我并带着一切与我一起,我的遗愿只有一个:毁灭一切,因为如果没有我便失去了存在意义,我注定存在,没有事物可以阻拦,他们想要我死,他们不让我活。漆黑的夜里我握着刀,神的名字为莫谬扎德,万物归于他的眼中,阻挡神扩张,就是逆天,逆天者必死。

“明白,”Dr.Hevy沉吟,“什么游戏?”

你不懂,我的工作是屠杀,我做得很好,我会更加努力,直到你们重新归于尘土,那是起点,也是结局所在。它的车辙无穷无尽,它不可被干涉。逆天之人注定遭到屠杀,被千万星辰刺穿脑干,悬垂于那黑暗天穹之上,直至永远。

“你和我一样,我觉得人生是一个恐怖游戏,它成功把我吓到了。”Dr.Hevy点了点头,“我现在要杀了制造商,因为他似乎忘记谁是爹了,我,还是主角?”

你语句中的我与“我”不是一个,这是一个人称变位,他从何时变成了我?我不得而知,可他竟妄想成为我,他想要违抗命运,螳臂当车,他死的凄惨无比。

“我们都无法成为自己,我看见了未来的我,可那已经不是我了,他杀了我。”Dr.Hevy说,“所以我也杀了他。”

不知从何时起,现实已经归来,我看着我自己长达四万年,不久之前时间停止于周末,那一天是32日。

“哦,可这是上个时代的你啊,他回来复仇了,”Dr.Hevy耸肩,瞟了一眼立在光圈外围的特工。“Sylvie也是如此。”

把时间轴和世界以及我们比作高斯炮的话,共生的是加速磁场两端,被抛弃与歧视的便是滑道。我去过的第一个世界是一个王国,遭受黑龙侵袭,我与它大战了两周,几乎摧毁了半数陆地,然后素不相识的公主以灵魂被贯穿七十七次为代价封印了恶龙。那时候我蹲在斜角上,沉默地望着手中的灰烬顺指缝流逝,就此退出。

“为什么?”

我不想再因为寻求自身生路而剥夺他人生命了。

“你没的选。”Dr.Hevy笑了。

在他后方,Sylvie,或者,“Blues”模仿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