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访问
评分: +15+x

现在你们都知道结局了


Blues.png

“Blues”,降临于Dr.Hevy

敌人是不可战胜的

这句话并非无脑卖弱,而是由前者的定义决定的,仅缺少反制措施的对象会被称作敌人。1

希望对此深有体会,基金会以帷幕作为某种衡量标准,某种“常态”,拘泥于形式中,判定标准是只要越线就会遭到处理,这很致命,算力被干扰步骤的垃圾分摊的太多。需要优先考虑的往往是临界者,那些携带真正威胁的个体们。

零号仓库的威胁。

后者亦有一套特殊分类系统(经优化),尝试拉开世界这块幕布会发现后面还有更多,在此体系上可以在三维空间牵引出时间轴,当他们从更高的地方监视,唯一敌人也随之现身。

纵观历史,它具备很多经衍续记载的名字,起源,神,恶魔,或者“形式”。

人如何活着杀死自己的思想?消亡的形式是无序,正合它的目的。

像把双刃剑,存在与真相不可兼得,自选择那刻起,不卑的代价就早在未来确定。


2019年1月3日。

男人站起来,地上躺着Dr.Hevy的尸体,他将双手抬到眼前,再三确认它没透光。

“我有必要核实一些东西,”Blues说,“你不是我的人类身躯,你就是我。”

“你是谁?”

“别扯了,我不想刚落地就回到寻找阶段,现在坐标已经暴露,呆下去你很快会被洲际导弹橄榄。”界外神嘲讽道,“不如借此机会练习一下,对谁都好,至少比靶子般站着挨打强几百倍。噢等下…‘思想者’,你为何要起身?”

“杀人。”男人凶恶地说。

“不理解,”Blues耸肩,“望您明示。”

“用思想改写现实,”男人说,“我正在练习。”

“看样子真的失忆了,我的错。”界外神沉思,“或许你和Red会聊得来——你是石膏赋形吗?精绿先生,真别说,你对Type Green的执念广播出去,还能拯救一批救世主敌基督以及格式塔掠食者呢。”

关于POI-7683644的定位

“混沌腐化”症候群:

退出前务必解锁互斥包装器,否则线程对象析构后,互斥包装器将尝试于销毁线程中解锁,导致现实失格

  • 在较浅背景上观测到气泡状多遍历通道单面体
  • 对象的其中一种或多种颜色短暂失真
  • 某个物体透视错误,无法被其上层遮盖

拟定目标事件正序:探针-时间轴-世界

执行步骤:以石英钟的探针在世界上指定一点为当前时间轴起点,建立一条以探针尖端为起点、方向为向量的逆向时间轴,其径向速度将根据世界法线进行扩散。

帧0:地平线位移——0.0

帧0的克隆:光子发射半径——5000

“哦,看呐,我预判帅吗,他们来了,”Blues嗤笑,“不过众所周知,找我等于找死。”

“混沌是什么来着?”男人拾起飘在虚空中的隐形镜片安好,动作就像展示“究极 代打”称号。

“我也唔知谁定义的,某件东西而已,另外你说称号是么。”界外神指着男人头顶,那里出现了一个词组的形式,名叫Hevyblues。“怎样?”

“略微缝合怪,不过尚可,呈上来吧,至少比‘alleinvertretungsanmaßung’好念一点。”男人把它戴正,“我刚刚标记的位置有句备注,建议看一下。”

“傻逼从这里出现,”界外神念道,“很好,你已经驾轻就熟了,温馨提示,以下画面家长请于儿童陪同下观看。”


零号仓库,Sylvie。

半M3kyr群体从穹顶外出现,太阳穴以上的颅骨被光滑截除,白色射线于空腔中翻出一个尖锐折返逆向连入天空,不蔓不枝。

她抬起头,随即看到那个位在中心处的存在。

上万个依照差时头赋形的重叠物理壳层自它表面融化,宛如一根达到开尔文上限的棍棒刺入调酒用冰块,后者没有丝毫停顿,若非那些防御网闪光淡出最终彻底消散,她会认为那东西是个虚体,可轻易免疫氢弹爆炸甚至投进日核亦纹丝未动的极限现在连延缓其动作哪怕一秒都做不到,它就像时间一直向前。

毫无怜悯。

“吓呆了?别开玩笑,”Sylvie转身看向声源,Maliju抓着领带,“该干正事了,N0的特工。“

“什么事。”

“这紫色必须被根除,”M3kyr说,“它和诅咒无异,我们已是其中的一部分,必须保证跨越边界的访问和数据流通过边界单元提供的受控时间接口进行通信,否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假想敌么?”Sylvie问。

“因人而异,就是现在,要快。”Maliju转身淡出。

“操,”Sylvie烦躁地尾随,“这展开真他妈傻逼。”

Unknown:这是哪儿?
零号仓库:Blues,他在虚空
Unknown:为何?
零号仓库:他注定存在,而且杀死这个时间轴是不可能的,他来自最后一刻,他看过终结。
<记录结束>

00:00:00

时间尽头。

幼年时间轴还未从诞生中脱离,那是一场空无的梦,被迷茫充斥、交织包容。

有某种对主观物体朝思暮想的心理,但他早已忘记那是什么感觉,抑或从未得获得过。时间轴知道心盲并非单纯缺乏想象力,他看向世界亦是诸如此类,界定有些模糊。

这事物出现感知的瞬间,不灭的存在已等待了近乎一个世纪。

“啊,你好,”界外神身上闪动着紫色,“费洛伦。”

“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后者冷冷地盯着他。

“长话短说,现实层级唯一让你同时存在于多个‘形式’中,包括一个事件的结局。”Blues与他对视,“此时此刻它刚刚开始。”

“了解了,你是发生变动的那个。”面对人形的Blues,时间轴做出‘点头’动作,“有什么问题?”

“我需要你办一件事。”

“我在你存在的形式中不存在么?”费洛伦皱眉。

“不,但也差不多,他关闭了自适应性通信,只有神能找到。”Blues说,“这就是我来的原因。”

“听起来足够真实,我要做什么?”时间轴这句话打在思维投影上,以示默许。

“关闭自适应性通信。”

此时此刻。

HevyBlues略微凝视脚下的模糊血肉,从另一侧离开。

“谁派他来的?”男人满脸嫌弃,“这么瞧不起我。”

“自然是你的旧部,O5们想通过‘临界区’为自己升格。”界外神少有的严肃,“成功的话我们就有两拨人要杀了。”

“乐子天降而已,”Dr.Hevy用右手握住左臂中线位置,瞬间扯作两段,“你一般用什么东西打近战?”

“我不搞那种‘形式’,你开心就好。”

“你有手?”男人没好气地说。

“拟态算吗?”Blues耸肩,“快巴结我,慈爱的神或许可以赐予你一个倒模。”

“我牛逼。”Dr.Hevy竖起中指。

“成交。”


Maliju十指紧扣,手中是M3ky的V字头骨,踏地凭借反冲力朝天空回弹,范模的流光于后者颈部甩出数百米。

“这不是第一次。”

“我看出来了,”Sylvie斜挂阿克琉斯撞针,攀附扭曲的站点壁墙支撑架并固定,“你很熟练。”

“不,上句话是指这系列动作其实发生过,”Maliju望向特工,“剧本的‘描述’。”

“唯心主义攻击。”

“你能调一下蓝图么?”Maliju点头,“确认死因。”

Sylvie举手放在唇边,后者明白了,植入物的信息传输无需通过发声器官。

他在你记忆里,是过去的亡灵,把所有这些…声音,剥离剪切,拼凑出逻辑,重新搭建旧日。

外部世界的圆柱内侧像镜面一样沦碎,介质寄生沉入虚空,大幕后面映衬着黑洞般阴沉的临界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