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日
评分: +16+x
Red.jpg

“Red”,已经抵达

这儿曾有一个世界,文明而遍布污秽,神明们在此建起连绵不绝的城邦,它们将光投放至人间,鸟瞰时闪灭就如点点繁星。

前者又赋予世界轴碎片以自我,让他们化身具生命实体,或“M3kyr”。

之后衍生趋近稳定,造物主认为它已构成维系存在本身的循环,便就此离去了。

后来那里出现了另一个世界。


1.一场永不停息的噩梦

绝对时间2019年1月17日。

两盏红灯飘在空无的内部,时间轴在二位面前急剧变弯,几条细线勾在它表面,像消防设施回拉经泥浆冲袭的坑洼危楼。

“你是对的,”红灯说,“过多久了?”

“两秒,客观的三十分钟,”频道中传出翻找声,“不叫‘你’,说过我是Moyo,有点礼貌。”

“了解,接下来如何?”

“看他这样子,攻击方水平很高,通常情况下与存活难度成正比。”Moyo摇头,“还记得真身放哪儿吗?”

“我猜在外部世界,百分之五十。”

“真可怜,”红灯表面映出一片苍凉,是紫色的太阳,熄灭将临,火流垂危。“现存时间不允许制定计划,我会把已知情报共享给你,反之也一样,明白?”

“好的。”红灯的通讯暂时中断了,后者开始侦测。

鱼骨图显露三个区域,其中的两个变成了灰色,就是虚空。略微放大后,渺小事物变得了然,Moyo首次对临界区那些日常死妈脸的前端工程师心生感激之情,不过这念想被检视结果瞬间冲散。

有个东西,就在他正下方的阿克琉斯撞针埋设点,系统分析不出对方的梅基尔结构形态,这种情况仅出现于“费洛伦”取反时间轴进入观测边界那刻一次。

“阿波菲斯,”Moyo说,他把自思考电脑的备份植进了突触倒模,保证相当低熵的同时提高变数应对能力,“查询项目1390,和早期记录比对模型,我要模糊总值。”

“总值已生成,参考时长0.33秒。”单元回复道。

“哦老天…”红灯声音扭曲,“叫他回来阿波菲斯,这是条死路,不应有任何耽搁——即便真结局就近在眼前,他妈的,操。”

“您的躯体温度在上升,是否需要恐惧凝结VI耦合脉射?”

自思考电脑误会了,后者并不害怕,他只是被狂喜击昏了头脑,虽然展开已超出Moyo的预料。

“无,留着给那家伙回来用吧,”红灯不由得颤抖起来,这股心理上的寒意此刻对他而言是如此舒适,好像世界末日是场梦一样。“我们还有完整的差时头么?”

“坐标已更新,预计时间22.724分钟。”

“不不不,是立刻。”Moyo狞笑。


2.时间就是空无

绝对时间2019年1月7日,内部世界。

石英钟被释放了,它径直穿过那事物的黄金分割点,紫色被一并带走,露出血腥的内容物。

是个与生物不匹配的人形,原有形状已经发生重大改变,两道裂隙紧贴颅骨垂直向上,位列最前的眼窝内仿佛若有光。

“是255,0,0的红。”男子补充道,“这亦是它的名字,接触时请小心。”

“理解理解,”希望平缓地颌首,“The Chaos是吧?你说过了。”

“嗯哼,时间轴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即将发生的其实是过去。”男子指着人形,“乐观点儿说,你可以改变未来,成为救世主。”

“不要取笑,你明明知道我并不感兴趣。”希望吸气,“驱使我来的目标是你。”

“嗨,被发现了,”男子一脸沮丧,“关于Red你并不需要知道太多,能拖多久是多久,我的消息显示,他已经在路上了。”

“噢原来我还有救兵是吗,真是受宠若惊,谁?”

“神。”男子耸肩。

乞求我

这行字凭空出现在希望的眼前。

一切照常,Red的双目亮起,和绛紫氛围完全不同的红色几近令女孩窒息。

“走过来,我借给你胆。”她听见Red说。

“真是荒唐,你不认识我,”希望冷漠地按着手指。“范模高防是建立在牺牲上的,什么代价对你而言完全未知。”

“是吗?”Red抬起右臂,上面涌动着“混沌”——有点像自走沥青。“实际上我没理解的地方仅有一点,你们就如此依赖生命,但凡失去了就再无反抗余地…那为何要拱手让人呢?”

“封闭不是虚无,”女孩把嘴唇内侧咬得血流如注,这样才勉强集中注意力,“时间才是。”

也许是因疼痛缩小的响度,Red没听见这句话,他看似随意地挥手,但在希望眼里Red呈现出时间轴的外观,这身躯只是个幌子,真正的攻击会从天而降。

“这你叫我怎么拖?”希望大喊,“我会在三秒钟内死亡!”

“放松,你不相信我么?”男子幽影般出现,按住女孩的肩膀。“你抖的厉害,待会该喝些热饮,咖啡就算了,我不喜欢大粪。”

“喝东西的前提是活着,该死的。”希望握拳,黑色倒刺从腕骨后探出,长度愈发夸张。

“啊,不愧是你,”男子鼓掌,“打算上去跟他打?加我一个。”

“但凡有选择。”希望叹气。

女孩缓缓下蹲,曲腿弓足,片刻后不存在的弦朝世界法线击发,迎着死星般光晕的发源地无限上升。


3.虚妄之神

界外,相对时间2019年1月1日。

Hevyblues新生的手臂不再拥有原形,而是接近某类昆虫,锋利斜刃带有寒气,大小两节紧凑拼合,扣动时产生形似铡刀的致密感。

“这是什么材质?”男人问。

“你依然以人类角度看待事物,好在我仍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你好奇我为何把形式挂在嘴边对么,答案是我杀它们。”界外神有些无奈,“日后混熟了你大概会发现,我这个独一种族的大多数可制动部分都是为了对类范模个体及群体造成致命伤害而生的。”

“包括时间轴?”男人表示否定,“另外,我就是人类。”

“还真没试过,但不瞒你说我的确挺好奇时间轴是否含有或由范模构成,若是,就可行。”界外神老实回答。

“哥,能否说完整的话,”Dr.Hevy挑眉,“这世上难道存在你‘不可行’的事情?”

“少部分吧,比如前面说的本质混沌,那东西对现实而言很难处理,就算人为剥离出去逃生的意识形态,遭到腐化也是肉眼可见的结果。”界外神打了个响指,“例如这个未来的1987年,名为Mercy·Glamour的基金会人员因未知事故进入失格现实,他随后遭到费洛伦先遣的攻击,比起正史,这位Mercy虽身死,却坚持将差时头刺入费洛伦与真身的连接区块并代替之,使基金会与临界区得以构建防御边界与‘检视变迁程序’…”

“不过仍是垂死挣扎。”他随后悄声延续。

“判定不一致,”男人思考着,“噢,唐突暴露癖好,谨言慎行谨言慎行。”

“稍等,这句话的意思是刚有人在等你。”界外神比了个停的手势。

“啊这,哪位来着?”

“是新游戏哦,骗你的,”Blues仰头,“在那里,我要叫他吗?”

“随时欢迎。”


“好强的吸力,”Moyo不禁感叹,“就像发条橙。”

你来干什么?

“有人骂你傻逼…算了我不打算背板,我们或许可以做个交易,帮我去杀一个人,我给你宝贝,各取所需。”

你觉得有什么东西是我凭借自己得不到的,还有你不会杀人?犯得上如此大材小用,又把自己命搭上?

“差时头。”

对方沉默了半秒。

“顺便更正一下,目标是时间轴,口误。”Moyo巧舌如簧。

行吧,他在哪?

“天上,最亮的地方。”


最终幕:顶点掠食者与他的乐子们

哈米吉多顿,绝对时间2019年1月17日。

费洛伦坐在场地最前,用手撑着头部小寐。

没人看他,没人看见。

希望悄无声息地蹲伏,Red正端详死去M3kyr的肢体伤痕,片刻他起身,毫无征兆地掀飞了女孩身旁的掩体。

“我在玩,”时间轴说,“但这可不是捉迷藏,游戏结束了。”

“我不同意,现在游戏继续。”男子说,他抬手硬生生接下了Red的刺拳,漆黑的裂痕从大臂后绽放。

“你知道我没用力对吧?”Red的人形身躯歪头。

“巧了,我也没有。”男子冷笑。他侧身格开后者的攻击,然后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的肢体连着半个肩膀撕了下来。

同样的伤势出现在Red腿部,后者没有倒下,确切地说,连倾斜角度都分辨不出,想必是因为平衡性够屌。

“你觉得自己很帅,可惜没意义,”时间轴指指上空,“我在那里,我毫无笋丝,我可以送来十万甚至九万个假人跟你打,并且剑剑穿心。”

“你自相矛盾了,帅就是意义。”男子举起残肢,它眨眼间完好无损,“或者这么说…我只负责帅。”

“哦?”

Red短暂的思考后秒懂,人形身躯于疑问句话音刚落刹那无延迟地凋零为飞尘。

他知道只要事件还没发生作出反应就不算马后炮,结局对时间轴并不重要。

下一刻Blues出现在天空。

“不用自我介绍,你已经恶名远扬了。”Red说。

“哈?为什么,我干了什么,我在哪儿,你是谁?”界外神一脸茫然,“对了,有人打算拿差时头换你的命,要加价么?”

“如此自信,”时间轴竖起一个巨大的中指,“过来试试?”

“我以为你说话时要猝不及防打先手,吓死我了。”Dr.Hevy啐道,“两个收割玩你妈。”


善待那瓶子,它代表了鱼之邪

希望看见前方的区域,那里的时间比起静止,更像是与世界断开了,周围只有虚空的嗡嗡声,接近间接死寂。

受吸附太阳-1317湮灭时画面几乎失真,所有的语气在他们碰撞后迎来了终结,但不代表现在,软闪电聚缩,膨大而后内爆,霎时间扩张到外部世界的边线,Dr.Hevy朦胧中看见过去在重演,一如往昔,他似乎在站点,他绊了一跤,钝痛顺着脚底到趾尖传送上来,但刚到半路,便被下颚承包混凝土地面更为猛烈的痛击所过滤取代。

这些人,他实体资源头套接

那是神智的暴动,受影响者将听见钟表声,越来越大,直到停止,而后死亡。

“你拼命做的一切,被投入焦炎地狱,然后呢?等待重生?”Red狂笑,“只会死掉而已。”

Dr.Hevy看见Red沉入虚空,他前面站着Blues,片刻又成了自己,或许他们说的对,这是唯心打击,人称变换受到了影响。

他缓慢呼吸着,仿佛肺部填进了时空,Dr.Hevy望向远处的时间轴,飘渺在断层中轻声细语,巨型撕裂引发的恶性蔓生就像个瀑布。

它趋势的终点只有消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