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神
评分: +19+x
maliju.jpg

异锚点正在桥接失格现实的历史阂

系统提示:您正接入到基金会内部通讯网络,请注意,在此发布任何不利信息都将导致您的IP地址遭到封禁。
3thic主管:我操糟了
3thic主管:你得过来
SanJyu:
SanJyu:你先说问题吧
3thic主管:费洛伦已经到了
SanJyu:所以说到底怎么了,区区一个时间轴是如何把你们弄到如此焦头烂额的?
3thic主管:你错了,按照这个逻辑来说,单纯的“时间轴”倒不至于此
3thic主管:它的事件边界还没产生,而是像一块橡皮,压住了纸上的人。
SanJyu:听起来蛮有趣的,说说对策
3thic主管:我需要石英钟的操作权限,把现实分离成定格动画—也就是世界平面,单一的帧。因为世界现在很可能正朝高维凹入区域掉落,我的意思是,如果它整个陷进去了,场面会很美妙
SanJyu:可以,你确定石英钟会对这个体积的物品生效么?
3thic主管:不,但有人成功过,植入物显示他现在就在那里

The sun falls…

Maliju抽气。

他吊挂在取能装置上,小臂在背后扣合,制约钉由肘部贯穿两个肩骨,以最大限度收束器具受力角,受拘者仅有一半身体可供连动。

默罕默德晶体插在他胸口,扼杀了器官的重生。

“我都被吊起来锤了,可你仍然杀不掉我,”血线随军刺从Maliju胸口拔出喷薄而下。“尬死了朋友。”

“你已经是M3kyr了,”刀上附着紫色的液体,如强力胶般粘稠。“十分好奇你这样做的目的。”

“Snozaki,”容器内传来嘶哑的笑声,“一直想跟你说一句话,只是最近事务比较繁忙。”

热能成像显示Maliju凭腰部力量仰身立起,空中转体180度,身形一块块剥离,碎裂,像是被封印于泥塑内的恶魔冲破寄主,窸窣作响。

“我爱你妈。”


SanJyu看着手中的报告,接着毫无预兆地,天旋地转。

3thic

3thic部门为针对高危同行组织零号仓库(No.0)于2017年建立,是“取消式物理主义”与“格式塔心理学”的付诸者,亦是牺牲品,将事物视作昙花一现的梯度场,因主观形式变动产生实时传回的偏差,即尺度。
有些场尺度低到一个极值,存在与否甚至缺少定论,他们叫它“失格现实”。未曾证伪前,你若坐在没有遮挡层的家中,四面或更多墙壁会无视对侧墙体直接反射外部景物。
摩西·格拉默尔博士是第一位接触失格现实的人类,他在手稿中描述:

似乎现实出现了孔洞,流经该处的整片世界都被横向剖开,在空中分解为书页般的“元”,对空间的感知变得极其遥远,像是化身章鱼,每条触须都如树根般深深没入世界的基石。


不得不说,他很幸运,时至今日再也没有任何羲射至代号为哈米吉多顿的失格现实区域曲率波传回,种种迹象表明我们与该年重叠的历史被一个体以未知方式导至另一方向,但短时间内无法确认具体内容。
手稿后提到“敌基督”之存在,鉴于言论十分模糊,推断可能是有关上述个体的情报。

整个房间朝重力方向翻越90度,所有家具都撞在天花板上,然后弹往落地窗抵住表面,原本的大理石地砖变成了垂直的墙,十分光滑。镂金的真皮沙发调头,带着呼啸风声飞向他的脸。

SanJyu侧身闪过,踩在衣柜上打开了向外伸缩的大门,沙发破窗而出,露出楼梯间—是的,台阶也在左面。他小心翼翼地勾住护栏朝下缓慢滑行,绕过第一个拐角时落在防火门上,后者因气流延展开来,把他直线发射出去。

“喂,你干了啥?”SanJyu气急败坏地接起电话。

“跟我没关系,787。”对方背景传来连绵不绝的爆炸,“我劝你快跑,如果你不想变成M3kyr。”

“模拟过路线了,他会经过Site-CN-112,”SanJyu冷笑,“要走赶紧。”

“话说结构体和枚举有啥区别吗?”主管问。

“结构体存的变量,而枚举为状态,886。”特工直接关机。


很快,金属撞击声传来,Snozaki望向防护门,那上面刚刚出现了一个由外界物理接触导致的凸出,他盯着此个曲面,眼底辐射扩大一倍。

第二声爆鸣,轰碎顺带击穿了旁边的墙体,像油画的干裂与剥离,从左至右,迅速撕开。

门阀的咬合力于一个时间点骤然消失,这块厚重的金属旋转入屋,在合金地板上蹭出导火线一般的刺眼沟壑,一直刮到Snozaki脚边。

“当前状态:检测到失格现实。”扬声器传出主控电脑的声音。

Snozaki起身,将注射器抛在手术台上,他向侧面斜伸右手,关节强化锁一阵尖锐的炸响。

一把长刀在他手中塑造成型,黑蓝色明火在上面燃烧,闪着危险的光,亮度匹敌日冕。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Snozaki低头整理着实验器材,”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他抬眼,恰好和刚刚爬出缺口的人影对上视线。”你说对么?“

And I will found him

月台轰然大开,Maliju顶着Snozaki穿过三栋建筑飞出站点外墙,长达十五米的氢火焰怒放,砸在楼顶,将它压入底层。铁屑飞舞,暴雨蒸发成一道模糊的蒸汽壁,水滴四溅中两个影子先后折射在距水面三十米的空中,以路西法坠世般的美妙姿势画着弧线降往地表,这种优雅持续到白气散去,露出下方黑压压的防空枪塔。

自由落体。

他们每掠过一个楼层都会引起气流的燃烧及爆炸,高速递增,刚化玻璃幕墙直接被掀开扯至碎块。

“从开始你就错了,我对多数人向往的那种使命感没有一丝渴望,相反,我非常鄙视。”Maliju旋转身体,面朝天空,倾盆大雨逆流,反向泻洪。“搞得像一切就靠你了,世界苟延残喘关我屁事,真以为自己是超人?”

坠向地面的躯体骤然减速,开始极限加压拉升。他跳楼跟轻生搭不上边,那是鲨鱼的深潜,当它打算做一次致命抬冲,目标是空中还没来得及停止上升的那位。

“无路可退?中二病,”Maliju的瞳孔在雨中打出红色的散射光柱,“或许你可以考虑时不时断下脑袋。”

代号:哈米吉多顿

空间有效封闭范围:Limited(所剩无几)
相关:基金会自开始记录以来检测到体积最大、卡夫卡系数最高的失格现实区域。对象于高维投射口呈现出阶梯状的运行轨迹,这致使它在与正序常规事件集合接触后会立即生成一个范围永久的黎曼滑脱面,位于流形内部的个体将因向量粘层松动而移至目标Z轴里侧。由于该世界是二维平面+两个四维并环,且拍摄到地球呈椭圆体是因其单环为只读属性,推测已暴露于标准欧几里得时空。

但早就没有天

无尽的雨,你和Maliju冲向了天穹,可这没有阻止你们任何一方继续互殴,你们制造出无视工蚁差时头的隶属区域模糊,Site-CN-112毁了,你们飞进失格现实区域,而他不受影响,所有人都死了

你们炸了石英钟,世界平面散作满河星,Maliju的双眼射出黯淡的白色光晕,然后红色,从而紫色,他的颅骨展开,其中不可直视的死光喷发,这次你站在正义的一方

三维是空间,由四个不在同一个面的点划分一片区域

你们不是,整个世界旋转着,时间场不复存在。Maliju还在烧结面前的万物,那已经与你无关了,一万股应力组成获得破碎神格的鲁伯特之泪,击凹那信奉结构主义的实体。现实从Maliju的视线所及之地流出,同样不是宏观的物质,世界轴正在演奏,中效重力平面全部脱节

细分曲面的滑入在这个欧几里得系统内没有体积,即便它以二维初速卷缩态起步

飓风吹走了一切,除了你们二人,你们的生命无穷无息

扰动水流从天而降[]

Maliju:给我接Site-112警戒办公室
Maliju:听着弟弟,我做了个梦,你死了,我干的
Snozaki:你认真的?
Maliju:不清楚,我觉得它会发生
Snozaki:我差点就哭了,你有这么恨我吗
Snozaki:睡觉总行吧,明天还有半天的长会,
Maliju:也对,我杞人忧天了,88

“被分离的世界变成世界平面,由链枪固定,没有恒定的重力方向,一切现场调整,且单独世界只改变自己。我们看一本书就像四维观察我们一样,费洛伦只是开始,将在24小时内抵达1173年。”

SanJyu摁下停止键,听觉,磁带播送声,乃至一切都有种奇怪的空间距离感,就像…隔着件雨衣?


连贯的爆炸映亮了尚未被升起太阳变得炫目的弧形地平线,冲击波灼热,仿佛岩浆的蒸馏,但却悄然无声。致命的毒粉撒进了茶杯,指针刚刚移至垂直于它的第二个罗马数字。

那是一道流星,黑棕色相间的荧光在核心周围旋转,好似壁炉内的火焰卷着炽流冲出烟道,它不屑置身优雅,因为所谓善而纤细仅是弱小绝望的掩饰。

很快它停下,以匀速展开,一部分脱离了半角转而扬起,棱质感勾勒出他的本源。那并不是落魄的陨铁,没有词汇可以形容这个造物。

“OJBK,本来叫我装的像个衣冠禽兽这就是基金会的主意,鉴于你这废物对我造成冒犯也不是一星半点我便不必藏着掖着了,操你妈。”Snozaki看向虚空。“你记得我么?”

“不。”对方发出了笑声,“已经很长时间了,你自由不?”

“我很自由,”Snozaki说,“顺便你早就死了。”

“哦,是啊。”他的声音冰冷。“当然,我不属于这个时代,他们说我死了,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你其实看到结局了,”Snozaki盯着声源的方向。“是么?”

“你真幽默,”后者狂笑,“有区别吗?”

“你说的对,”Snozaki沉默了一会儿,笑了。“我们都是弃子。什么也改变不了,当真令人厌烦啊。”他肘部的石英钟弹出,指向对方的额头。

“真高兴你终于上道了,”人影点头以示赞许。“照这儿给我来一枪,地狱见。”

“不会让你等太久。”Snozaki双目被充能的粒子莹芒映得一片鎏金。

光群照亮了GOC轨道卫星几秒,随后在宇宙的黑暗中隐去。

不远处漂浮的小行星被高熵能量形式贯穿,裂纹逐渐变透彻,然后断裂,碎渣泛出焦黑的小颗粒,因为低重力的原因并没有消散,以球体缓慢飘荡。

人影怜悯地看着他。

“你是个混蛋。”Snozaki收回差时头,“但就这样在他们面前屈服,你以为我傻逼么?”

“真的吗,”人影问,“你为什么而活?”

“你妈。”Snozaki说。“小时候我偶尔会出现一种‘若死也需华丽谢幕’的优越感,后来我明白那可不止是弱智。”

“现在呢?”他吃惊Snozaki会说出这个日本俚语。

“它成了现实。”

██████:我本应与费洛伦同归于尽
██████:但是他跟我说
███:什么?
██████:神的国在人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