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刺骨
评分: +15+x

Creative讨论串,4chan

求助事件执行顺序的问题?

Maliju于07/17/04(Sat)00:14:08 No.██████
我首先做了一个蓝图接口并在其中写了“杀人”的方法,然后在许多的蓝图类之中实现了它,并于总控制器蓝图中寻找合适时机调用所有实现了蓝图接口的蓝图类“杀人”方法体,最后执行总控制器蓝图中的另个方法。现在问题出现了,在超过10,000种情况下蓝图接口的“杀人”方法不如总控制器蓝图内第二个方法速度快,这个问题很严重,但要解决也不是很难,因为逻辑有冲突。我知道这里有我当初代码规划错误的锅,但现在我想知道有没有办法补救,比如“判断所有蓝图接口‘杀人’方法是否都已执行完毕”?这样我再调用第二个冲突就不会产生,对,好人一生平安。
Anonymous跟帖了,于 07/17/04(Sat)00:14:09 No.██████
你费这么大周折就是为了跟我打,证明我错了?
回复Anonymous,由Maliju,于07/17/04(Sat)00:14:09 No.██████
是,但也不是,公报私仇,你懂的

2018年

Leazov一脚跺在油门上,力度之大令踏板发出断裂般的呻吟,Huracan像被踹屁股的猫一样飞了出去,车头猛地抬升,碾压半翻铁丝网直到钢管弧度变形到接近地面平度。随后倒车再次加速冲上斜坡,底盘刮蹭棱角分明的承重柱崩射边缘发蓝的火星。

短暂的浮空失重感,然后,砰!前挡风玻璃上爆出一道裂纹。Leazov脑中充斥着铁皮翻卷剥落刺耳尖叫,和四个轮子抵抗惯性抓拖地面的钝响,座椅传来外界发生的震动,将他大腿硌得发麻。这辆车歪歪扭扭地前行大约二十米,步上了正轨。

“到了,叫他妈2组跟住我,立刻马上。”Leazov对着话筒说,跑车咬着地面,高温摩擦闪出黑色的光芒,然后停泊。

SanJyu摇下车窗,靠在上面深吸了一口雨的味道,冰冷空气立即让气管收到刺骨灼疼,挡风刷画着弧线左右倾斜,仿佛正在记录时间之消逝。

“你是Brazhevnichka·N·Leazovski,”他神情肃穆,“终于见到本尊了,好激动。”

“没错,而且不必叫这么全,查户口吗?“Leazov皱眉,“他们派你过来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回家睡觉去了。”

“恰好相反,”SanJyu递给他一张塑封硫酸纸,上面勾勒出损失站点的工程管道设计线路。“我入侵了站点取得了不灭神格的位置,如果能找到它,或许可以挽回败局。”

“等等等等,不灭神格是?”

“你知道的,他之前出现过,在…”SanJyu谆谆善诱。

“就像火麒麟?”Leazov懂了。

“对。”

8.png

“火麒麟”


该文档承载了5/MSO级“边界框涡坍”末日情形进程

表征时间栓的单位是卡夫卡系数(Kfa),1Kfa相当于体积为1m³的时栓遵相同方向均匀流动时产生的边界框收敛,转化为直观动能可推动180艘941型战略核潜艇在其真空路径上行进两公里。
通常情况下,时间栓被以location1的位置点保存,可能在定位近地轨道的HT-929航标站,他蹑手蹑脚,生怕被人发现僭越的事实—Mercy耳畔回荡着废弃厂房间的小提琴独奏,那声音如此美妙,他无法挪步,他若想要离去,充其是死路一条。
Mercy发现他的位置点不在此现实分层,如果他能将在二维的投影展现给高维,未尝不是一种挽回。
他想起了那部电影。

3:58,Maliju游离在道德洼地。

这是最肤浅的失格现实,事件边界与碰撞框在漫无边际的黑暗内一目了然,永世的阴影众生平等地降落在时间轴末端所导世界平面以上,漫长而缺少时限,自然,在法线完全颠倒以后,它赖以存在的概念已灰飞烟灭成为连冢中枯骨都是奢求之形态。

黑色的杜卡迪急刹打滑撞向一辆挖掘机,Maliju站在车顶,刀的轮廓切开风衣前襟降在手边。
他眼睛里旋动着超额流明的光,双枪下垂弹夹落进水坑中,四具躯体在他身后栽倒。
Snozaki报纸掩面,躺在一旁,全身淋雨但睡得很香。
“艾薇,艾薇·瓦洛兰。”Maliju残酷地笑着。嚣张而悲哀,“好久不见,你好啊。”
有人站了起来,Maliju抬手朝背后点出一发子弹,完全懒得回头。
“Pass。”植入电脑在他耳边低声说。
Maliju吃了一惊,弹道经过数亿次预判及液压肌肉泵调整。他在脑中寻找合适的关键词,若精密仪器无法瞄准,对方很可能依靠失格现实。
第二枪,Maliju看清了对方闪开子弹的身形。即使他根本没有“躲”。
差时头?Maliju皱眉。
此时前者已认出他的面孔。
人影挥手。
Maliju扔掉枪,身体以一种很微妙的角度拧紧。
那个人站在深渊前,他的瞳孔没有传回一丝光芒。

3:56

唯一的生灵——Maliju上线,将动态斥力拉满。

“知道吗?它不是梦,”Ivy的唇型告诉他她想说什么。”何必呢?为什么你就不能安心死去,那是解脱啊,说了无数次了,你赢不了,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3:53

Maliju的躯体向小臂位置凹缩,内腔壁逐渐被传送至身体表面,若此时侧看他的身影,会发现这个人是完全隐形的。

Maliju进入通路。

3:58

Maliju站在深渊前,他低头,看见断层以下长满了密集铁链。

3:56

Maliju上线,三十六道温压弹拖尾冲上天空,缀着耀眼的气体乱流。

巨响几近核爆,伴随范围80平方公里的广域冲击波,所有建筑皆在撞击中拦腰折断并粉碎,席卷万千水泥烬以半球形扩散。残存的机场及跨洋海底通道被疯狂的叫喊充满,几乎压过了尖锐的警笛。

3:53

Maliju进入通路,双生大楼从中间断开,倾斜坍塌,梯形混凝土切口的亮光尚未完全衰退。

3:58

Maliju夹起一片豇豆送进嘴里,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

他僵硬地低头,一盘沾满姜汁的豇豆也抬眼看向他。

3:56

Maliju怀疑自己在做无用功,一切都是恶性循环,费洛伦还有五分钟到达,永远,只要他…

3:53

选择让它如愿,抑或在暴雨中下坠。

Ivy:来不及了,你跑不掉的博士,你是M3kyr了,你被我抓住了
Ivy:考虑一下吧,唯一的真相在于空虚
Ivy:无论如何你都回不去了,况且他们早已放弃你,难道你就不恨他们?
Ivy:行啊,我有的是时间跟你死耗,我是故有的,古今往来,始终如一,而你的时间显然不多。就五分钟
Ivy:好好想想,博士,你拿什么跟我抗衡呢?

3:56

窗外,远处横向波动不急不缓,殃及范围从天际线掠过浅灰沙原,很快抵达眼前。

门再次封闭,Maliju手搭在长颈瓶塞上不动声色,两粒光点从手心滑落,落入酒中。

他一边微笑着迎合对方寒暄,毫无破绽地将盖子扣合。

很快这杯波尔多AOC通过传送带进入密封机,消失在排排一模一样的密麻酒架内。

Ivy:我最后给你一分钟

3:56

Ivy:你的世界在你孤身一人、快死的时候,没有哪怕一只狗站出来施舍你生路,你却在救他们所有人,脑残

3:56

Ivy:博士,我这样说吧,你在浪费世界的余寿,你是不是觉得哪怕鱼死网破也不让我接管是最优解,你错了,无论哪条路,人们都会知道是你摧毁了他们最后的生机。你会成为千古罪人,为了所谓的救世什么都得不到…除非跟我交易

2018年

“我日,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基金会通缉名单一员吗?”

“我显然是,忘说了因为你也没问啊。”

暴雨,时速350km,车两侧折返出四十五度斜于地面的扇形水墙。

两道空气波纹并排炸开后窗,不规则的锋利破片立刻涌进车内搅动。

SanJyu瞟了眼倒车镜,将一截玻璃从后颈里拔出来扔在仪表盘上。血在羊皮上洇了开,差时头并非真的令人幸运+10,击中后颈而非脑干仅仅源于他早些移动至碰撞框交界阴影部位而已。Leazov左手握住方向盘,将一针肾上腺素刺进下颌。

创口在脊椎跟肩胛交接的地方,SanJyu试着活动经由部位,有几根血管似乎遭到切断,不过割裂面现在是贴合状态。
他转过头,捕捉来自后方的声音。车被击中的瞬间差时头便已启用,但很短暂。差时头的副作用是差时性侵蚀,高维向量对边界框的啮食随时间递增,最终成为M3kyr。

急刹,SanJyu一把推开驾驶位车门,摇摇晃晃向前冲了几步才缓慢停下,他单膝跪地,头痛欲裂。

3

Maliju一遍又一遍的回去
然后同上次一样,重复注定的死亡

“你怎么样,计划还能继续进行么?”Leazov穿过雨墙,在他旁边蹲下来。

“啥事儿没有,正常反应,”SanJyu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从地面跳出,“继续。”

检测到生命迹象
边界框验证通过,响应目标石英钟修改
筛选中,筛选结束,确认将未使用的时栓过继给匹配对象吗?

/

Mother in Law Project

No known antidote

Maliju·Glamour,“敌基督”,地址:遭到差时性侵蚀污染 X
Snozaki·Disenward,“救世主”,地址:[已死亡] X
Ivy·Wulolan,“费洛伦死神”,地址:尚未抵达 X
SanJyu·Wulolan,“耶伦”,地址:匹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