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
评分: +14+x

“他们都不明白,只有熄灭蜡烛,才能消除阴影。”


哈米吉多顿,万物终点

从目前角度上甚至投跃至几千万年后,均没有准确预判未来的可能性,以石英钟查看微观的确比较容易,但如果用来寻求宏观提前量,这个工程由1200台量子计算机通过拓扑运算也无法完成。

随着硕大的钢骨爆炸蒸腾出的火光在失格现实中一闪而逝,物质开始不均匀分布,当它们还是粒子的时候,强核力与弱电力像牧羊人追捕逃离隔板的幼崽,驱赶离散群由多边环重新聚拢为点。

费洛伦向上看去,彗星扯着长摆,如同婚纱拖地。

M.jpg

在这个事件边界尚未扩散前,他身后的影子缓缓直起了腰,并将半段腾起火焰、长剑般的轮桨从他脊椎左侧直插进去,如丝顺滑,是双向穿透的手感。

费洛伦的数学模型被这一击打垮了,那根尖刺犹如固定不死者的银柱,命中时限制个体在位置变换约束上的Z轴。费洛伦被它死死钉在地上,世界组件移动时,重叠的缓冲物理体积也随之更新;费洛伦耗费太多迭代次数去计算旋转角速度了,因为他无法在二维平面上绘制四维空间,现在地形精度已经与现实世界齐平,像一张纸。

女孩默默地看着那个紫色人形变成了两个,口裂超过大半个面颊的恶魔靠前,另一个是她自己。

二者身形逐渐重叠,形似卡死的终端,一边巴望着爬向出口,又因全身关节锁定发出让人牙酸的骨裂声。

“这家伙刺拳打在别人胸口能在丫背后开一个半径十厘米的口子让全部内脏以扇形喷出去,你硬接?”艾薇扭头,“很勇哦。”

“T表示目标关联到一个父类实体上,他们会合成一个单独元件,”M3kyr说,他捡起下半身接在腰上。“牌打的不错,公主阁下。”

“行了,我现在给他加了偏移,坐标系参照这个世界的锚点。”艾薇打断了对方,“事态发展有在意料中么?”

“当然,”M3kyr咧嘴。“一直。”


法兰克福,“世界”夜总会,边界解除

Leazov特工推开天台的门,音量骤然外扩的EDM Trap几乎将他震得后退,透过瞎眼的霓虹,几十个影子在舞台边缘四方抽搐。

“这是行为艺术么?”Leazov摁住左耳。

“君子所见略同,”SanJyu的声音只比狂吼低一点,即便这样也未能覆盖背景氛围。“老子头快炸了,搞快点搞快点。”

“信号很好,不要嚎。”特工抽出两支鸡尾酒,朝中间对碰一下,瓶壁接触的刹那,内部的液体骤然沸腾,像是蛇扑向猎物。Leazov并没使用多大力量,它们之所以破碎,纯属自产自销。

这时SanJyu那边已经传来了枪响。

“你太他妈猴急了。”Leazov骂道,举起了手中的实体。

电焊的火光消逝后约三秒,伴随着连续踩镲,边衬铅天窗轰然落下,Leazov协同漫天玻璃碎片泛光翩然而至,降在舞台中央。

黑色最先产生,首当其冲,在前方砍出一条半径5.5米的反抛物线,坠落的纸屑七彩缤纷,中间是庞贝火山。

第二道是灰,闭合点成为了面,进而聚焦在一个高热中心嵌入虚无,开始卷缩。

另一道,又一道。微小丝帛穿刺影子产生静音的爆炸,后者的受击处背面沿着划痕凸出,仿佛橡皮抹去6H笔迹留下的彗尾。

距Leazov最近的M3kyr登时四分五裂,他的装具关节亦红热到让周围空间扭曲。

直到暗紫阶梯状晕染了整个内饰,特工才看清它们的站位所在:他的面前有一个慢启动四面体数组,更棒的是自己刚刚顺手削去了塔尖。

123456789


太阳开始燃烧

“这么兴奋,回光返照?”艾薇皱眉。

“我在想区区生物是怎么完成这些的,一切本应如此宏大。物质达到目前的质量,空间扭曲越发明显,于是引力占主导,这很正常,”时间轴微微抬头,半张脸上因贯穿所致的裂隙已终止蔓延。“可你们居然否定了引力,认为物质本就具有向下掉的性质。狭义相对论需要这样的人才,就像‘我在上厕所,而且我没纸,所以我用了你的尿不湿’。”

他把自己的头拧转三圈,形状如同一条十二指肠末端吊有肝脏碎片,他的下巴连着颈椎被一剑砍成了直角。

就快停下来了,玛莱诸自12公里外斜向俯冲,于降落平台上蹭出内脏。

“因此不存在空间扭曲不适用的情况,毕竟你们否定了引力的存在,逆推一波,按照木卫一二的性质,就解释不通。电子不像行星,它们可不会规律地排列在赤道平面上,当然水星排除掉,磁场是条形的,只出不进?我爱她,因为在她内部,磁场方向与外部相反。虽然看不见,但可被间接观察,记得波吗?他就是没质量的物质,我屌现在大学都不教这逼东西吗?行吧让我们继续,前面的主语是他妈光,广播,光波。既具有粒子性质也具有波的,很弱智,稍微进行一点点地形环境干扰,比如将喜马拉雅山扔过去,就他妈废了。”

玛莱诸向那人伸出手,在切断对方的掌血管并热切致好后,二人亲密地行了拥抱礼,随即一发诛灭九族炸弹射在对方的胸口。去死吧,他这样说。

费洛伦的手深深扎进夹缝,紧接着地面与天空合二为一,当即把它夹断。

“而石英钟则避免了这个情况,覆盖范围广和有效输送距离远,单单两点足以杀了垃圾差时头的老父亲。而我,我他妈不需要那种东西。三秒内对任何一个方位进行确定,根本就不用传递。受到引力老子就改变姿态维持轨道恒定,哦哦哦应该是说相同距离产生重力场的强度,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南极中心就是面积为零的点,我炸了它,哈哈哈哈哈。”

至此有一个人发现不对劲。

瞬间他朝玛莱诸奔跑过来,半个脑袋容量的浆液射了出去,玛莱诸手套小指上刀片闪着寒光,接着他的脸被撕开,他的头骨被炸得稀烂,露出尚未降温的耳蜗及鼓膜以接频跳动,玛莱诸枪头插进缺口里持续开枪每发都溅撒等量脑浆最后对方的脊椎已被炸烂飘进气管里玛莱诸拥着他的肋骨用蝎爪钳一根根咔嚓咔嚓掰断玛莱诸快笑疯了玛莱诸用脚把他的脑浆从嘴里踹

“没听懂。”

“字面意思,你们一直于原地踏步,假装自己所做一切均有其意义,”费洛伦注视着自己血流如注神似喷雾器的半截小臂。“可在事件的循环上,你是单独的与父类无关。“

“算我求你了,说人话。”艾薇蹲身,和前者四目相接。

“就像现在,有人意图找到阿里阿德涅之线昭示的末路,有人看似已经逃离失格现实重重包围。可是呢?”他的语气已经超出肆无忌惮的范畴,似乎将仇人灭门后溢于言表的喜悦不过如此了,艾薇决定以后在SCP基金会的灵堂上也这样笑。

“他们最终却又回到原点。”费洛伦脸上只剩冰冷。

N.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