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光
评分: +16+x

我很想下楼买水,但怕赶不上1437
1437每天都有,你何必在意这点时间呢?
噢,等一下,比起这个,我更加关心…第七章去哪儿了?

卡尔杜伊斯帝国明面儿上是紧挨拉脱维亚北部、二元君主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实则曾在基金会观察者名单上被标记为极度危险,亦于此前瓦解了来自前者的攻击行动。

“芬芳女王”与其以呼号相称,倒不如说是一种身份,她们的信仰名为洛尔帕德真神,Wulolan语意为时间。在神话中,卡尔杜伊斯是一个高等的混沌元素供给矩,它以时间为载体平滑运行,洛尔帕德是创造者—约3400年前,神感知到时间的存在形态可以并行,因此将还未成形的无生命灵驱兵器投放至交汇点,通过与混沌之心隙拼接,在原子层面上近乎无限地重置自身从而产生一个节点网络,任何一个理论或现实上的附加设备都拥有无时无刻保持同步的信息交互通道,因此接入者对所有外力均具有强适应及免疫性。

而这个故事就是讲述免疫缺失的。


2007年,“世界之键”

傍晚六点,他们的上帝站在中央施工区,建筑的外壁被某种黑色斑痕遮罩,似乎正借着夜色加速生长。

这是针对M3kyr症候群隔绝域进行的第六次重建,每名组员都清楚一切将以何种形式结束,所谓计划不过是拉长了时间的坐标在抵达结局前的行进距离。

狂风继续四处蔓延,默罕默德慢慢起身,右手放在枪套下端,隔着半层鳄鱼皮将保险拨开。

他开始数数。

沉重的枪响,一股金属射流贯穿窗户击碎了他面前的大理石建筑,男人就地滚倒,拉翻残骸的同时拔枪,银蓝色的镜面枪身缝隙中闪着幽光,瞄具侧向弹出,下一秒两百五十米开外的狙击手头部便被撕成两段。默罕默德跃出掩体,正撞在一名特工胸口,他直接借势头杵磕碎对方鼻梁,抓住他的衣领将其拉近扼在身前,左手枪口一百八十度调转朝相距甚远的不同位置点出两发剃刀扫掉泡沫般的冰菱。

此时如果用哈勃望远镜正面观测他的瞳孔,说不定能在里面扫视出一行投影数字。

默罕默德仰面避开又一记死神扑击,随手抓过半边钢化玻璃在前者脸上敲烂。

“你完了。”默罕默德对着电话说完,将其塞进倒地特工嘴里,跳踩咽喉强迫他咽下,转身开枪。


3thic主管挂断了电话,调到通讯录M开头的位置,摁下第一个。

连接灯晃了四下,对方接入频道,主管没给他问话的机会。“记下这些坐标,三分钟后炮击那里,间隔15秒,持续一小时。”

咖啡厅里坐着四个人,中央的水晶灯没开,但浓云散了大半,月光已达阅读水准,相反还更加刺眼一些。男人默默地戴上了变色镜,这属实很罕见,战争过后被啄木鸟式石英钟击碎的差时头断片漂浮在人造磁感线周边,干扰了自转切割发电,四亿五千万欧元一晚化作不可燃垃圾。

他们注视着玻璃幕墙上的倾盆暴雨,手心暗藏无耻的花招。

“默罕默德是一名差时性警察,他的任务很简单,追杀那些标记为K、R、Y或许还有X的个体们,不需要所谓军事法庭,他有上级指令绝对明确的理由:就地枪决,毁尸灭迹。”他声情并茂,像在介绍熟人。

“听起来超像弟弟GOC不是吗?差时性警察一共有十二人,统称作3thic-E,只需要两条命令,便可取人颈上狗头。好吧其实主要负责给零号仓库的沙雕事情擦屁股,这是个丑帅丑帅的职务:因为提前使用新型对M3kyr兵器实在帅到没边儿,但把自己手轰杀成义肢较之前者显然不尽人意,好在3thic的医疗水平也是一流,传出去只怕一帮萌二会因此自废双臂成为复刻杨过。”

“说来下流,默罕默德就是潜在的其中一员,别问我怎么知道,问我就是他的肛肠科主任医师。”真正的默罕默德说道,“有天晚上很鸡儿黑,然后这人穿了个大裤衩子跑来我家,一个劲儿地嚎,像条狗一样朝我冲过来了我的乖乖。”

“很高雅。”Ivy点头。

“我问他,咋啦?他说我——”

“此处可以略过,”Ivy看了眼时间。“如果实在想说我没异议,但你要加速了。”

“好吧,默罕默德这个人呢,他比较随性。”老人将茶一饮而尽,拾起桌面上的钢笔用食指和中指转了起来。

“看得出来。”Ivy翻了个白眼,“哦,抱歉又打断你,不过也不差这一次了,请继续。”

“大约前天晚上,不,早上四点半。”默罕默德思考着,仿佛进入了梦乡。


特工的断裂肋骨化作白色粉末顺弹孔喷出体外,面前的男子正轮番勾拳暴揍他的小腹,借力踢在后面拔出泰瑟枪的特工脸上,两支枪柄被他一把捏成锯齿,还未出膛的子弹直接殉爆。默罕默德斜身闪过诡异弹道,扳回枪口将那名特工崩飞。

他松开手,两粒内嵌条形现实稳定锚的玻璃弹头落在地上,随后产生了燃烧。

默罕默德蹲在地上,屏息聆听,脚步声从右上袭来,他没有犹豫,旋身,掷刀。特工将微缩石英钟端在胸口,手指扣死触发键。默罕默德没有给他对准自己的机会,踹在墙上弹开,他的右臂猛然伸直,比特工更快,十二支玻璃弹全部打进对方枪口,此时刚刚扔出的廓尔喀军刀正好同步抵达,垂直没入前者胸腹,反冲力几乎将特工扯成肉松。

默罕默德近前又朝暴露于体表的刀柄上狠踹一脚,拧动,拔。他反手划在特工颈部,血三度喷出,男子死死地按住他,抓起冲锋枪插进特工眼眶一阵乱扫。

这个特工是个“半M3kyr”,死亡只会让他回来,因此完全破坏头部是必不可少的。

这是喷射差时头断片的对M3kyr武器,代号白光。一开始是击打在某种不可视护盾所发出的声音,就像细碎冰晶的绽裂,每秒约15-20次,但随着射速愈发疯狂,那声音逐渐变得不够明了,到最后只剩重叠的、唯一一声。

然后每次都直接贯穿其本体。

七秒后,默罕默德停火,接着把特工覆盖着混沌般黑痕的脊椎骨从食道内拽了出来。


又一声爆炸,这次来自四条路口之外,男子靠在熊熊燃烧的油罐车旁边抽烟,脚下踩有一个铝制公文箱。

“喂?”默罕默德漫不经心地接通电话。

“按你说的,试行型石英钟推平了两栋居民楼,无人受伤。”

“有生之年啊,我很开心,”他把一块蛋糕叉进嘴里。“只是下次你能早点说么?我隔老远都听见了。”

“我会注意。”

“一个问题,为啥你要现金?你的Centurion信用卡呢?”

“上厕所没带纸,掰碎撒水里了。”男子吐出一口气,“就这样,我们两清。差时性警察满城找我呢,没事儿先挂了。”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二十岁以前的记忆很难令人接受。”默罕默德冷笑,“我理解你,但别误会,我并不想利用你去杀某个O5,我需要在主区制造恐慌,死亡可非唯一解。”

“简直是废话,”男子摁住话筒,对着车钥匙念道。“达芬奇,小舅子袭击事件,木大木大。”

高亮的光柱刺破云层,颜色就像昨晚那个俄罗斯辣妹的大白屁股一样锃亮,他拽着绳索扣在腰间,合上齿轮组开始飞升,行至中途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吐掉了烟支。

直升机以下是无尽的黑暗,只有坠落的碎屏手机作为光源,直指深渊底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