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論 RE:D-173-2263事件

如你所知,我之所以要求這些影像,是由於在我的驗屍對象173-2263、-2264、-2267身上找到的怪異發現。

> 至:Dr. Delano Smascher ( dsmascher @a14.scp )
> 來自:Dr. Django Bridge ( dbridge @s66.scp )
> 標題:D-173-2263, -2264, -2267 事件影像


這是你之前要求的影像。每支寄過來的影像都有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是為求簡要製成的的剪輯版,第二個版本是完整的記錄。我很期待你會有什麼發現。祝好運。

Dr. Bridge, Site-66, 4級權限檔案管理員

> 至:Dr. Django Bridge ( dbridge @s66.scp )
> 來自:Dr. Delano Smascher ( dsmascher @a14.scp )
> 標題:結論 RE:D-173-2263、-2264、-2267事件


如你所知,我之所以要求這些影像,是由於在我的驗屍對象173-2263、-2264、-2267身上找到的怪異發現。在瀏覽過你提供的這些影像之後,我現在有足夠的自信去進一步說明我的懷疑了。

在解剖屍體的過程中,我發現沒有證據顯示上述目標的脖子或頭顱有遭到來自外部的物理傷害,而那應該是勒斃和脊椎扭斷這兩種情況中應該要被發現的。這並不令人意外;我一直覺得,去假設一個沒有手指或適於抓握的附肢的個體可以物理性的以這種方式殺人是很愚蠢的。我對於影像的重新瀏覽,除了證明173的速度——雖然沒有被觀察到——是20到22公里,也強烈地指出了項目SCP-173沒有與它的受害者有物理性接觸。

我一幀一幀地重新瀏覽,發現在二號相機的編輯記錄上,在235 938幀顯示SCP-173逼進到D-173-2267的10公分以內的距離。D-173-2267的眼睛保持著完全閉合;SCP-173的手臂則仍在它們平常「休息」的位置。在超過235 939幀少於0,00001秒處,目標D-173-2267的頭被往上抬,就好像它筆直的注視著SCP-173的「眼睛」,並且此時-2267的眼睛是完全睜開的。D-173-2267在那之後很短的時間內就倒地了。而死因,至少在這個案例中,是由於SCP-173對其頭部造成的快速移動形成的一系列外傷以及第二和第三頸椎分離造成的脊髓斷裂,而不是身體上的扭轉或掐勒,有個論點可以支持我在驗屍結果上的發現。這個論點可能也解釋了SCP-173的受害者眼睛周邊軟組織怪異的出血和擦傷是怎麼回事;有股瞬間的、暴力的、無形的、非物理性的力量剝開了它的受害者的眼皮。

我進一步注意到受害者屍體的位置可能很重要。D-173-2267的身體倒下時,頭部正對著D-173-2263和D-173-2264.後兩者的屍體可能分別在333 777幀及940 052幀以類似的方式倒下。所有人的臉都朝向SCP-173的遏制房的北邊,足以清楚看到靠著它喜愛的休憩角落,也就是它遏制房西牆的靠西北的角落的SCP-173。

另外,我可以澄清謠言中對於SCP-173受害者的「死人的凝視」——之所以這麼稱呼是因為外表上明顯已死亡的受害者的眼睛繼續追蹤著SCP-173——的合理懷疑,它並不是因為「受驚」或是一般所謂的偏執而產生的,而是一個真正的現象,因為它可以用放大倍率和慢進觀看D-173-2267隨著他的死期變化的眼睛的影像來觀察到,用-2263和-2264的影像也一樣可以。

我的完整發現,附加的影像日誌,驗屍的影像片段,還有驗屍報告都附在這封訊息上,用以評審、發布和歸檔。感謝你的快速回信。

Dr. Smascher, Area-14, 4級權限Unit主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