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的工作和第二日的思考
评分: +15+x

本日第一个死者在上午三点出现,作为测试SCP-CN-1234分泌物致死量的试验品,他是爽死的,字面意思。Night Raven砸烂尸体的脑壳,把里面的东西拖出来喂异常——它总是需要喂的,人的大脑和牲畜的大脑吃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人吃人的大脑会得库鲁病以外。

谁知道呢?Night Raven舔了一口,除了血味,味道并不好,可能是他讨厌所有大脑制品的缘故。杀了他朋友的异常开始嘲笑他,他不去理睬它,沉默地拖着无脑的尸体离开,脑壳碎裂,脸部凹陷下去,就像一个空洞。SCP-CN-1234的笑声跟在他后面。

(这些人并不需要怜悯,他从小就这么想,80%的死刑犯并不需要怜悯,还有20%属于对方塞了钱,或者因为其他原因误判的,还有民间英雄,那可真是呜呼哀哉,越偏僻的地方,原本审判罪业的地方越容易成为罪恶的保护伞——带防风骨架的那种。)

尸体在地上留下一道黏糊糊的血痕,这是可怜的C级朋友——他习惯性把所有人称作朋友——的苦差事。

(拖干净这些血需要很久,就和他之前实践过的一样,他被殴打,口鼻出血,然后倒在地上,之后还得把地板上的血擦干净,以免被他人发现,这些都是他的回忆,后来这群人因为犯罪被关进去,过了几天又出来了,因为揍他并不会受到道德或法律的谴责。就和他杀死D级人员一样,并不会受到道德和法律的谴责,如果他不杀,也会有一把枪为该死的人准备,每年在基金会的研究项目上死的人不少,他们的来源是政府监狱和无户口的流浪汉,至少在基金会这把顶级防风伞的保护下,杀死他们并不算罪,他们在哪都是死。)

Night Raven快拖不动它了,这尸体没了脑子并没有让它的重量减轻,它死前应该是个愚蠢的人,因为90%有理智的人不会把自己弄成死刑犯,所以“他没脑子”这一说法成立,或者说“因为他太蠢了所以SCP-CN-1234打开他的脑袋失望的走开了”,或者是爬开了,这无所谓。

(Goggles不在让他遗憾,如果Goggles在场,现在可能会和他一起干笑,或帮他一起拖,他的笑话并不好笑,但出于礼貌,他自己和Goggles都会干巴巴地笑几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Goggles死了,被异常杀死了,所以犯下杀人罪的异常被监禁,Night Raven突然想到,而且这可比人的监狱待遇更好些,它们就像是一群VIP罪犯,单人单间,除了奇怪的实验一切都好,所以忘了那个土豆人吧。)

(顺便,脑子的重量在人体内可忽略不计。)

站点走廊外的天微微泛白,颜色就像是R073,G067,B120,或许更偏紫,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串RGB色号。他把尸体开膛,装进火化袋,喷上汽油,塞进火化炉里,打开旋钮,这要花费一些时间,大约45分钟到一小时左右,在这时间里Night Raven有足够的时间发呆。

他闻到烤肉的香味,在几分钟内转化为略苦的焦味。肉烧化的时间远远快于骨头的时间,骨骼焚毁于720摄氏度,但肉很容易被烤糊。

(他的右手臂与双腿因事故而截肢,他留下肢体,并且制成烤肉。食人是罪,对于道德还是法律都无法接受,他觉得自己的腿肉和手臂肉干烧并不十分美味,有点太老了,于是他用面包片夹着肉,肉被切成小份,上面淋上黑胡椒酱和蒜蓉辣椒酱,烤肉上的油滋滋作响,然后在面包片上撒些马苏里拉芝士,放进烤箱约一分钟,叮,午饭就成了,面包片微焦,咬起来很脆,他很喜欢,并且肉烤的恰到好处,尝起来有无伤大雅的酸味,这股味道被佐料遮掩,如果在披萨店里购买可能需要三十元以上的价钱,况且这肉的原料也不能买到。)

(他怀念这些小三明治的味道,但他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再去遭遇一场事故。)

三十分钟过去了,他用工具将尸体翻了个面,现在尸体只剩下骨头了,50%都化成了灰。再等待三十分钟,他还能去睡个回笼觉。

(现在是4:14分,在4:44分尸体化为灰烬,他需要用小锤子砸碎剩下的骨头,把灰倒进大盒子内,每个月将会清理一次,那些孤魂将进入大海,深海会慢慢洗清他们生前肮脏的所作所为,最终化为游鱼。)

在他手里,所有的骨头都化成了灰,包括吃剩下炸鸡的骨头。“不尊重他们,这也是罪。”空气这么对他说,但他并不在乎。5点整,处理完所有事务,Night Raven开始思考在明日的休假,然后猝不及防地睡去。


凌晨3:00,刚醒来的Night Raven打开一瓶汽水,宿舍外的台风来得猛烈。大家都放假了,除了几位像他一样的后勤人员外都放假了,如果有突发状况,他们得顶着台风加班。

(他的记忆再次不受控制地想到Goggles,在刚入职的一个月内,他常常找他,说自己做了些什么,说自己不能忍受来自他人道德的谴责,于是Night Raven给他整整一版LSD邮票,他从那天开始一直在嗨,选择他妈的无视罪业。这是他们都喜闻乐见的结果,击毙异常病毒感染者,即使他们沉浸在幸福的爱的喜悦,头脑炸开,变成肉色的花,压抑的笑声来自花心,像航空警报一般越拉越响。Goggles嫉妒他们的幸福,因为他根本得不到幸福,嫉妒是天主教七宗罪之一,剩下的那些除了色欲他也占了,别抗争,这些罪不过是一些思绪。)

Night Raven伸了个懒腰,这也许算是凄风苦雨。

(耳中的嗡鸣让他惶惶不可终日,虽然是嗡嗡声,在他听来就犹如所有被他杀死的人在地狱发出的尖叫,King Crimson对他说没关系,耳中的嗡鸣只是耳鸣,他自己也知道。)

(自杀的人无法得到上天堂的权利,自杀者将直坠地狱!)

他感到自己的思维逐渐转化为不知所云,他通常会花一个多小时整理这些云雾笼罩的想法,然后进入适合工作的状态。但今天没有工作,他可以轻松地顶着一头奇怪的想法大摇大摆地走来走去。

他到食堂开始嗦他的泡面,一路上没有人。

(在不饿的时候进食,是否也是一种浪费食物的罪恶呢?人很久没有因为单纯的饿而进食,看上去就像一种任务,到点必须满足的任务,这是罪吗?童年时期如果不进食就会遭到辱骂甚至殴打,于是人变成巴普洛夫的狗,到了点就把死去的尸体塞进嘴里,现在他嗦泡面也好,在西餐店里吃牛排也罢,本质都是一样的,这是在亵渎生命吗?不是因为“饿”,而是因为毫无理由的习惯。这也是罪。)

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觉得泡面索然无味。

(绦虫。)

他有点反胃,后悔没有理清自己的头脑。

离开食堂,他觉得自己就像个百无聊赖的步行模拟器。没有批准他做不了实验,也不能在押解的途中和D级人员聊天。他觉得也许他应该睡觉,但他刚醒不到两小时。

于是他独自蹲在吸烟室的角落里,咬碎爆珠,开始吞云吐雾。

(通过并不十分廉价的烟草缓解痛苦和压力,这比吸毒廉价,但并不是什么健康的事,宗教让人远离烟酒,他找不到原因,这又是一宗莫名其妙的罪。)

抽了几根烟,他明显感觉轻松多了,Night Raven站起来的时候感到头晕,多亏体位性低血压,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里的人在这条破败不堪的路上爬行,这里的罪是必要的罪…吗?)

这种感觉让他想到LSD过后的Bad Trip。

(为了让工作更加顺利,使用异常让不知情的员工集体嗑嗨作为奖励,这并不是必要的。没有人能读他的心,他在这里思考是绝对安全的,他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喜欢这里,这个机器间接性杀死了Goggles。他知道的太多了,他装作不知道,Goggles无法装作不知道,于是他死了,还被烙上嗑药过度而死的印记。)

在天旋地转中,至少他确信,他做的事都是有必要的。


“Night Raven。”

他猝不及防地转身,Arthur Tomb站在他的背后。

“你想到的这些我会帮你保守秘密。”

“什么?”

“你知道的那些。”

(这很正常,谁不感到恐惧。)

Night Raven向他道了谢,仓惶逃进自己的宿舍,思考不再安全了,必要的罪中似乎也有一些不必要的事,这就像平滑边缘里的小毛刺,并不突兀,只会让注意到它的人不舒服。

在这个充满必要罪业的设施,他早早挂在窗帘轨道上的上吊绳闪着圣母玛利亚的光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