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并

我们到了。等尘埃落定以后我会给你回复。但愿你有个后备计划,我真心觉得这次会惨不忍睹。

我知道你很担心,但是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们其实比你想得要更有优势。祝你好运。


森林公园的入口处,Sasha Merlo只是望着初冬的蒙蒙细雨打在他们身旁,并把手机放回到她的口袋里。一顶小针织帽裹住了她的棕发。她深吸了一口气。在停车场的另一边,Daniel Navarro抽完了最后一口烟。当他们进入Site-64后就不能吸烟了,在那之前,他一定要利用好每一次吸烟的机会。终于,这瘦高的男人走了过来,与Merlo一起看了一会雨落,开口说。

“所以……”他开始说,“那些SCP们过的怎么样?”

Merlo立刻给了他胳膊一拳。

“嘿,”Navarro笑着向后跳开,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胳膊,“这也太过分了点吧?”

Merlo摇摇头。

“四年了,”她说,“你最起码应该给我发个邮件,‘嘿Sasha,就想告诉你我没死,也没有被消除记忆。’”

“我能怎么办,”他咯咯笑道,“新的机动特遣队的任务多到快把我淹了。这是我2014年以来第一次回到俄勒冈。”

“对,这件事也让我很气,”Merlo顶了回去,“我以前最起码问了你四次要不要来Gamma-13,每次你都说‘老实的傻子才去机动特遣队。’现在你居然回来教训我来了。你他妈认真的吗?”

“他们在我头上套了个纸袋硬是把我拖走了”,1Navarro邪邪地笑着回答,“很明显他们比你更想要我。下次试试把我拐走吧。”

Merlo烦冤地叹了口气,转身接着观雨。过了一会,她的愁眉苦脸被一个小小的微笑取代。

“他们真的在你头上套了个纸袋?”

“当然啦。”

两位特工笑了一会,然后转身面对着指向森林西边的入口。往前走一千米左右便是通往Site-64另一个入口的小道。

“你觉得Holman会上钩吗?”Navarro问。Merlo的思路转到了她背包里的文件夹,里面记录着Phineas跟他们在查尔斯要塞说好的复杂计划。

“不太可能,”Merlo叹气,“但目前他是唯一一个还有可能同意跟我见面的人了,更别说另一个抓捕Anderson的方案。尽管希望渺小,Holman是我们唯一的一点可能性。我只希望Saker 13号的事件能说服他Phineas愿意跟我们合作。”

“对啊,他还能想要什么?让他杀死两个议员?”

“就我们这点鬼运气,多半是的。”


站点主管Edgar Holman一声不发的读着文件夹里的内容。Navarro和Merlo坐在他面前的两把椅子上,一动不动。 Merlo上下打量着正在阅读的Holman。岁月不饶人,领导基金会一个设施的二十多年也一样。多年的磨砺终于越来越明显。他曾经乌黑光滑的发丝中出现了一丝丝灰白。仅仅是管理一个分配给她的机动特遣队,Merlo就已经快招架不住了。她无法想象Holman每天到底是怎么在负责一整个设施的压力下入睡的。

终于,Holman摘下眼镜并合上文件夹。他抬头看着两位特工,然后笑了笑。

“我不知道我应该对你给我看这个小计划感到吃惊,还是应该对你把Dan Navarro也拖进来帮忙这件事感到吃惊,”他说,然后摇摇头,“这种计划上头永远不会允许的,Sasha。”

“但是您怎么想?”Merlo问道。

“我怎么想并不重要,”Holman回答,“你们可以说服我这个计划是上天给基金会的礼物,但我们还是不可能拿到许可,更不用说要跟Phineas合作了。Gamma-13只是用来对已知Anderson据点进行突袭,而不是一个诱饵,更别说还要依赖于一个已知的PoI。”

“所以这样就可以吗?仅仅坐视不管?”

“恐怕是的,”Holman叹着气说,“我们有胆上赌桌,但没骰子。”

Merlo丧气地站起,点点头。

“谢谢您抽出时间,”她留下最后一句话,向门口走去。Navarro紧随其后。不一会两位特工就在Site-64的楼道里,慢慢走向Merlo的办公室。

“现在怎么办……”Navarro问道,紧跟着Merlo的步伐。

“我怎么知道……”

“总会有办法的……”Navarro笑笑。Merlo轻笑了一会,然后摇摇头。

“我又没有魔法,Dan,”她说,“就算我成功的实施了这个计划,没有许可的话,他们绝对会消除掉我的记忆,然后把我扔在威拉米特河边。我跟Phineas说过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我就知道我是对的。”

Merlo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不行。

她又把手机放到口袋里,两人一声不吭地迈着沉重的步伐,知道听到Holman的叫声在身后响起。老人几乎是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终于追上了两人。

“主管?”Merlo问。

“你们两个……AMAT实验室……快去!”Holman喘着气说。他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最后出了口气,“事情有进展了。”

Merlo感到她手机的震动。她跟在Holman身后,悄悄查看了下信息。

尘埃还没有落定。


Site-64的异常材料实验室是设施中最新的实验室之一。因此,在Holman,Merlo,和Navarro打开门的一瞬间,最新的科学设备的声响便涌入他们耳中。一些研究员做着自己的事,兴奋地聊着天,直到发现三人站在他们这个小窝的门口。

一个骨瘦如柴的,有着乱糟糟金发的男人向他们走来,看起来像是极度睡眠不足。他兴奋地笑着,握握Holman的手。

“主管,”,他用稍稍单调的声音说道,“感谢您能过来。”

“当然,Conwell,”Holman开口,扫视着Conwell身后窃窃私语的研究员们。“这是Sasha Merlo特工和Daniel Navarro特工,你可不可以跟他们说下你刚才在电话上告诉我的事。”

Conwell对两人快速的点点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无影无踪。

“我们见过面。”

“好久不见,消极男,”Navarro说,“今天你又有什么给我们看的?”

“今早我在我桌上发现了一个闪存。里面的是制造一种不会瓦解的SCP-1360-1的说明,”Conwell说。他从旁边的工作台上取来一个小托盘。里面躺着的果然是一块覆盖着安德森的仿生人的黑色坚硬布料。Conwell递给他们一张小纸条,“这个是跟闪存一起发现的。”

Merlo一把抢走纸条并马上读了起来,Navarro站在她身后看着纸条。

Conwell,
你和Johnson的研究离解开这个谜已经很近了。我觉得我应该给你个答案。
告诉你上级我已经摊牌了。
Phineas

“我们在做一系列的实验,”Conwell看着Holman接着说,“但是如果您能同意的活,我想把这个送到异常技术部门那里。自我修复的护具会是很有用的一项技术。但是,我觉得您可能对这个小情报更感兴趣。”

Conwell拿出一个小喷瓶,然后朝布料喷了几下。几秒之内,这片芳纶纤维便化成了灰。

“Phineas也给了我们摧毁布料的配方。我觉得如果把这个用于实战的话,对Gamma-13或者其他会跟安德森机器人交涉的特遣队会很有用。”

Merlo和Navarro将目光转向Holman,两人都俏皮地笑着。Holman叹了口气。

“还有多久才能完成初步实验?”他问道。

“今天所有的实验都安排好了,”Conwell笑着回答,“给我们一两天时间确认一下,我就能把完整报告交给您了。”

“也给异常技术部门准备一份报告,”Holman答道,转身示意两位特工去楼道里。在门关上之前Merlo瞥了一眼AMAT实验室的研究员匆匆忙忙的身影,三人站在空无一人的楼道中。

“所以嘛……”Merlo说,转身微笑地看着Holman,“Phineas为我们除掉一个猎隼,给了我们人名,地点,然后现在还给了我们对付安德森机器人的武器。很明显,他想解决掉Anderson。如果我们不帮他的话,他就会去找其他人,这样对我们不利啊Edgar。”

Holman摸了摸鼻梁,接着沉沉地叹了口气。

“我会跟上面说的,”一阵寂静过后他终于开口了,“但不能保证他们一定会同意,Phineas做的这些还不够。”

主管揉着右太阳穴,慢慢的离开了。

“事情都到这里了,你们最好别闹出什么麻烦,”他接着说,“不然我保证我会亲自把你们丢到威拉米特河里。”


计划得真精巧,你赌赢了。Gamma-13刚刚已经获得行动许可。

我就知道这会是万事俱全后的一阵东风。

嗯,所以你提到的诱饵是……

Contos博士和她儿子。如果你们能抓到他们两的话Anderson绝对会上钩的。我跟他们的关系还算好,他们会答应和我见面的。然后你们的特遣队可以当场活捉他们,很简单。

你只要告诉我们去哪里就行了。

就像我们一开始同意的那样,不管怎样你们都不能伤害他们,不然我会泄露你们在MC&D的至少五名特工的身份。

我还以为你都摊牌了。

我还留了一张王牌。


Clarissa Shaw特工独自坐在西雅图一个小咖啡店里,外面的世界被华盛顿州的大雨淹没。她长长的金发藏在一顶棕红色的假发中,平常戴的黑框眼镜被换成了绿色的隐形眼镜,掩盖着她水蓝的眼眸。她从咖啡杯里抿了一口,看看手表。

随时都有可能…… 她心想。咖啡店的门吱呀一响,Shaw把她脸上的笑容藏在杯后。

如同Phineas说的那样,一个顶着一头金色卷发,带着厚厚的眼睛的瘦高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有着齐肩棕发与淡蓝色眼瞳的矮小中年女性。四位商人跟在他们后面,环视着店内。Jason Contos和Medea Contos博士到了。

Shaw转头挠挠耳朵。店内一角的男人合上了正在读的报纸,另外两角的两个女人分别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六人刚刚点完咖啡坐下,Shaw和其他特工就一齐扔下了几罐烟雾,瞬间整个咖啡店就淹没在了白烟之中。四名商人尝试着起身拔枪,可当烟雾没及他们时身躯肢体就全部被瓦解,留下的只有粘糊糊的一洼黑色液体。

Shaw和同伙的特工没有一丝犹豫,拔枪对准Jason和Medea。两位科学家举起双手,Medea发抖着看着向他们接近的特工。Jason则是恨恨地瞪着他们。

“抓到你们了,”Shaw狡黠地笑着说,点点Jason的鼻头。


Contos博士和Jason都在我们手里。诱饵到手了,Navarro布好了陷阱。你准备好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三波特兰边的一间工作室中,一位留着白色大胡子的秃头老人凝视着慢慢落下的雨滴。他时不时的看看手机屏幕,每次看到没有新信息的时候,他都会在失望的深谷里越陷越深。

“肯定发生了什么,”Phineas自言自语道,转身向厨房走去,并开始烧用来泡茶的水。Saker 45号和Saker 32号现在应该差不多都到了,Douglas Walker和Tessa Kim也应该到手了。Jason和Medea在基金会手里的这段时间内,给安德森机器人最后一击之前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所有的手段都该准备好。

在水被烧开的同时,水壶发出了刺耳的响声。Phineas从堆满餐具的水池里取出一个脏水杯,放进几包薄荷茶。看着水壶的指示灯跳到了黄绿色,Phineas叹了口气。他们刚刚就像是捅了一个马蜂窝。

“希望其他人没有被蛰吧,”他自言自语,低头看着泡起的茶。

突然,他的背上传来了一阵刺痛,长长的刀尖从他腹部捅了出来。Phineas感觉到一股力把他向前推去,紧接着一阵强电蔓延到他的全身,摧毁着他所有的机械假肢。唯一支撑着他的是他的一只胳膊。武器的威力慢慢下降,留在了他的体内。

“你这混蛋……”机械声在他身后响起,“你真以为你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吗?你不记得我们为了建立这个公司都做了些什么吗?你不记得我做了些什么吗?!?

Phineas咳嗽了几声,隐约能尝到嘴里溢出的鲜血。他慢慢的转头,映入眼帘的是Vincent Anderson,他银色的悲剧面具映照着屋内的暗光。

“嗨,Vince,”Phineas微微笑笑,“你终于把你的发声器修好了。”

“闭嘴……”Anderson嘶嘶地说,扭动着Phineas体内的长刀,在他体内刻下又一阵的疼痛,“你,尤其是你,怎么能这么对待Jason和Medea?”

Anderson向后退了几步。他把手伸进一个他带着的包里,并取出一个被电线覆盖的黑色头盔,小心的戴在了Phineas头上。头盔立刻开始震动。

“启动。”

老人感到脑壳中传来一阵尖刺的痛压。

“你在干什么?”Phineas问。他身上的机械假肢越来越僵硬,而他生为人的部分则是变得更加虚弱。就算是他这样先进的半机械人也是需要内脏的。

“这是Wilson的一个小发明,好像能造出什么电子神经印记。”Anderson认真的说,“我也不清楚,这是Wilson在跟我们签约前做的。重要的是,我现在会将你的记忆数字化。虽然需要一些小小的修改,但我马上就能夺回我的老朋友了。然后我们一起去救Jason和Medea,一切就结束了。”

Anderson停顿了一会。

“然后一切都会像以前那样。”

Phineas短暂地笑了笑,紧接着又咳出一大滩血。

“我一直在想我们什么时候会变成这样,”Phineas说着,暗红色的液体从他口中流出,“你不能就这样随便修改人们内心中你不喜欢的部分,Vince。”

“别告我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老头,”Anderson回答,发出了一阵单调的机械声。Phineas知道,如果他这个老朋友如果还有哭的能力的话,现在一定是泪流满面了。“我们会快就能见面了。”

Anderson将右手食指指向Phineas的头颅。指尖发出一股雷电般的强光,然后Phineas便静了下来。

Anderson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然后慢慢的滑坐到了地上。他摘下悲剧面具,把脸埋在双手里,慢慢的前后摇晃着。

“没事的……”他对自己说,“我能解决的。我什么都能解决的。没事的……没事的……”

过了一会,Anderson站起身,用食指弹了一下悲剧面具。面具瞬间变成喜剧。Anderson将其戴回自己脸上,向门口走去,顺手拿走了Phineas的手机。他静静的扫了一眼信息,然后发了条回信。

不管你们准备好了没有,他来了。

Anderson迈进了三波特兰的雨中。他走出楼房的一瞬,Phineas的房间被炸得粉碎,淹没在摇曳的火焰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