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尾声

将军1

华盛顿特区,Command-02
1998.12.26,星期一,当地时间21:30

这次,轮到Harper在幽暗的会议室等着七。她一个人走进光线黯淡的房间,看见反情报官员在窗户边面对着她,悠闲地抽着一根香烟。“夫人。”他平静的说道。

“Harper先生,”七答道,“你有什么关于你调查的情况要报告的吗?”

“当然。”Harper说着,呼出一口烟雾,“一开始,这次事件表现的就像一场巨大而神秘的阴谋,渗透进了纱幕之下的每一个组织的高层。但是我发现这不是真相。仓库里发现的情报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诱饵,吸引了一些近乎无所不知的情报机构的人。在其中一个关键叛徒通过一个无法追踪的号码拨了McDonnell主管2的专线之后,Robert吞下了这份诱饵。如同精心设计好的一般,他将此事报告给了他的直接上级,O5-5。五掌管反情报事务多年,如同你掌管情报收集一样,直到他突然死亡在议会留下了一个你梦寐以求的技术空白,留下了一个你作为一名Overseer依然能接替的职位,恰好就在你休假归来之后。(until his untimely demise left a skill vacuum on the Council you offered to satisfy until the appointment of a replacement Overseer could occur, likely after the holidays.)”

七不着痕迹地皱起了眉头,这跟她想象的报告不一样。

吸了一口烟,Harper继续道:“策划五和McDonnell主管的死亡对叛徒来说轻而易举,因为他们拥有某种外表看似平凡,却可以在半个世界之外制造惊天爆炸的装置的知识。这种装置,爆炸硬币和配套的地图册,曾经有一次被基金会用于摧毁一艘美国海军军舰,导致了一场使基金会直接受益的战争。不幸的是,硬币在菲德尔·卡斯特罗将收容他们的站点收归国有后被Marshall,Carter & Dark偷走。不过这对阴谋者来说不成阻碍,因为他们拥有俱乐部档案的内部权限。无论George Smith-Cumming勋爵是自愿成为剧本的一部分还是只是一个不幸的小卒子来作为这场游戏的牺牲品,或者甚至更有可能,他们事实上已经把硬币掌管在自己的手里,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如何。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这只是一个阻止任何想进一步调查的人深入的幌子而已。”

七吞了一口口水。她的右手轻轻地滑向藏在她后背某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的手枪,小心地避免引起注意。

Harper呼出一口气,说道:“叛徒很聪明,真的。因为他们不仅处在可以随时监控调查的位置上,还可以随时指挥它。他们可以同时扮演两个相反的角色,而且这奏效了一段时间。我调查的脚步走过了欧洲、中东、苏联,因为我相信对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调查需要我单纯的满世界跑。我被派去追寻那个忽悠人的C。而同一时间,叛徒忙于收容,或者看上去像是在收容,某些不仅会因在公共区域被释放而遭受严重的附加损失,而且缺少严密的保护措施防止它们被相关人员轻易利用的SCP项目3。”

七的手指摸到了她手枪的枪柄。

“我情愿你没有做过这些。”Harper说着,从他的右手中伸出一把武器,左手依然夹着香烟。“我还没说完。”他冷静的说道。“你和GOC的分部副主管Keith Bain,另一位关键叛徒,达成了一个约定,”Harper继续道,“指示他十年前雇佣一名酒鬼杀了我的家人,使得我同意接受那个令我站在这里的职位晋升:作为一名能向你随时报告你的阴谋是如何逐步控制基金会的调查官。不幸的是,Bain犯了个错误。他雇佣的酒鬼正是他保镖的双胞胎 — 那个他用来作为阴谋的另一部分刺杀了O5-3和他自己的直接上级的保镖。他射杀了他的保镖,熟练地避免了凶手供出雇主的秘密,同时成为了那种处境下的GOC的英雄。”

“基金会和联盟将会因此保持数十年的良好关系。”Cornelia说道。

Harper摇头:“可能,但不会,因为O5议会向联盟的领袖提供了关于Bain背叛的经济铁证。Bain那个贪婪的混蛋。我相信他们已经把他抓了起来。”Cornelia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Harper停下吸了一口烟,继续道:“我不知道你跟混沌分裂者中的谁睡在一张床上,但是指示他们在我刚刚离开Research Site-29的时候就袭击那里是个很棒的举措,并且还把Ford留在那里让他说出都丢了什么东西。而且,如果他为这次袭击负责的话,那就更好了。”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Harper早就被轰穿他身后的那扇小窗户,飞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他看上去狼狈不堪,不过他的手枪却熟练地对准了他对手的胸膛。“我很清楚SCP-006的真相是什么。你做的很聪明,用不老泉的泉水去买通James爵士为这次阴谋服务。不幸的是,我认出了C的真实身份,Cornelia。”

Cornelia Dark大笑了一声:“你什么都不知道。”

Harper微笑道:“James爵士暗示了你和她是如何初次相遇的:‘在大学里,一个在做演讲而另一个在台下,’他是这么说的。我现在明白你才是演讲者,而不是他,因为你的年龄。你为这件事谋划了非常长的时间。不过现在结束了。你会在基金会所能找到的最冷最暗最潮湿的地穴中度过你的余生。4

“就像地狱一样!”Cornelia咆哮道。眨眼之间,一把小手枪从她的西装夹克的袖子里伸出。她抬起手臂准备开枪。枪响了两声,然后Cornelia Dark,父姓 Roosevelt,前O5-7,倒在地上死去。两个弹孔穿过了她的心脏。

“遗憾。”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如果能知道她联系的混沌分裂者同谋是谁该多好。”一个人形站在房间角落的阴影之中。他就是O5-1,一个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毫无特点、毫不起眼的男人,O5议会中占据首座的人。

“我表示抱歉,先生。”Harper后悔地说道。

O5-1回答道:“你不用感到抱歉,这只是出于自卫。比起这个清理小组还有更多更顽固的东西要清理 — 就像地毯上逐渐凝结的血液一样越来越显眼。”

“是,先生。”Harper说。

“现在,Harper先生,我之前跟其他Overseer谈过了。”O5-1说,“我们希望你能接替O5-7的职责,越快越好。你能接受吗?”

让我?当Overseer?Harper震惊的在心里想着。他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考虑,然后回答,“是。”

“很好。”O5-1说,递出一张镶着金边的黑色身份卡,印着Harper的照片和金色字样的‘O5-7’。“欢迎加入,七。议会给你的第一份任务是监督这次阴谋调查的收尾工作。请允许我明确一件事:这事从未发生过。从来没有颠覆议会或者试图操控纱幕背后的世界的情节。你的前任没有被射杀,她退休了。请特别注意Muir先生和Daniel女士是明白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以及特别注意所有记载了事情经过的文档。”

“是,先生。”基金会的新任Overseer说。

“还有一件事,七。”O5-1说着,转身离开,“确认好你已完全掌控他们。”


« Part XII | 中心 | 尾声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