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Part VII

欢迎来到弗拉季高加索

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弗拉季高加索,别斯兰机场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12:00

Harper从一架由苏联雅科夫列夫设计局设计生产的Yak-42喷气客机的舷梯上下来,然后朝着这个只有一条跑道的简陋机场的袖珍的航站楼走去,他打算在那儿去了行李后,就通过海关。他并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大群热血上脑的苏联伞兵,列队用突击步枪那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一位脸色铁青的大胡子苏军上尉瞪着双眼看着他。

“Он - американский шпион! Арестуйте его немедленно!(他是美国间谍,抓住他!)”上尉怒吼着发号施令。Harper很清楚这时最明智的举措就是闭口不言——基金会很快就会收到消息,然后替他摆平一切了。两名虎背熊腰的苏军士兵一左一右扣住Harper的双臂,然后将他的头粗鲁地塞进一个袋子里。士兵们将Harper的双手铐在背后,然后将他押往一辆卡车。

在泥泞的道路上颠簸了近半个小时后,Harper被士兵从车厢中推了出去,半押半拖地来到了一间房中。他被摁在了一张粗糙的木椅上,头上的袋子终于被取了下来。这里似乎是一间小木屋,阴暗潮湿,屋内的地面依旧还是泥地。粪便的气味从屋外飘进来,而大胡子上尉正站在他身前。

“抱歉了啊,Harper先生。刚才这场戏是必要的,以防我的士兵泄露机密。这些个小伙大多是些应征兵,基金会的事儿他们也不知道。而且O5给我下了死命令:我从没听说过你,你也没来过这里。”上尉的英语意外地流利,“我是Ivan Petrovich Gagarin上尉,欢迎来到弗拉季高加索。”接着他朝着站在Harper身后的副官说道:“Снимите кандалы(解开手铐)。”守卫伸手取下了手铐。

“很高兴来到这里。”Harper回道,揉了揉酸痛的手腕,“那么有什么计划吗?”

“我要跟一名GRU的审讯专家一起审问那个危险的美国间谍。”Gagarin上尉边说着计划,边掏出一套苏联制式的GRU的工作制服递给Harper,“等到审完了,我就会宰了那个怯懦的资本主义猪猡,然后让我的手下把他给埋了。”他指了指墙角的麻袋,看上去装个成年人不在话下。“副官Strelnikov少尉1一会会来接你,带着那位GRU审讯专家回机场去,然后就随你高兴。”身后的副官轻轻点头。

Harper点点头,然后开始换上伪装的衣物。“上尉,我的包在哪里?”副官离开了一小会儿,然后把包取了回来。Harper单手扣上苏军大衣,另一只手从包中掏出一份文件翻阅起来。他把目标的照片翻出,然后向上尉出示。“上尉,这是SCP-1440。我需要跟他谈谈。”

1440

SCP-1440, 最后一次被目击时

“哦,那个啊,Старик из ниоткуда,不知来处的老人。”Gagarin说,“有几个个体正在高加索附近晃悠,你很幸运嘛Harper先生,1440正巧也在。大概几天前最后一次目击到1440是在卡兹别克山的东南山麓上,就在卡诺比(Kanobi)北边。从这儿过去开车几小时就到了。”
“很好。”Harper说。
Gagarin转头看向Strelnikov,抓起那张照片亮给他看,然后简单用俄语交代了几句。副官点点头。然后上尉转过身来,拔出手枪,抬手对着身前的地板迅速射出了三发子弹,解释道:“我刚宰了那个美国佬。”为了让门外的士兵们也能听见,他又扯着喉咙大喊:“Товарищ мла́дший лейтена́нт , сопроводите наших гостей до аэропорта!(少尉同志,请把客人送去机场!)

Strelinikov匆匆领着Harper赶去在门外等候的吉普车。他把反情报调查官的小包扔进后座,然后一脚油门,呼啸着向南方奔驰而去。

虽说是军队资源,但这条格鲁吉亚的军用公路确实需要好好维护一番了。以100公里每小时以上的高速飞驰在这段颠簸的道路上,Harper诚心祈祷自己不要是因为一头撞进坑里而可耻地死掉的。不过少尉同志的车技好歹要比某位名声在外的Gerald博士2说得过去一点。

“你基金会的人?”Strelinikov的英语结结巴巴。

“是的。”Harper用英语回答道,“我叫Harper。不过我觉得你也可以叫我Timofey Ivanovich,因为我父亲的名字是John。3

“我,Dmitri Arkadeyevich。”士兵自我介绍道,“我英语可以吗?我有空学的。”

“啊,可以,还不错啊。”Harper撒了个谎。他扭头看向俄国人,问道:“我们说俄语怎么样?其实我也想练练俄语来着。”

车辆猛地一摆,躲开了一只悠闲地在马路中间散步的山羊。Strelinikov点点头:“好啊好啊。你的俄语非常精通。”

“谢谢。那个,你是基金会特工吗?”

“还不是。”Strelinikov回答道,然后他打住话头,朝着路上赶着毛驴的老农破口大骂出各种难听的话,接着说道:“我因为祖国而战而骄傲。也许当我年老体弱的时候会加入基金会。”

那不就是你三十来岁的时候吗,Harper在心中默默说着,他想起了自己六十年代早期在美军的短暂生涯。这种在士兵当中普遍存在着的那一往无前与自信满满的幻觉,很快就会在面对真正的战争恐惧时被碾得粉碎。

“不管怎么说,”俄国人接着说道,“Gagarin上尉也需要信得过的士兵。”

Harper问道:“话说你知道那个不知来处的老人吗?”

“我们就试过追踪他,要不就尽量躲开。”Strelinikov说,“你想要他身上的什么?”

“机密。”美国人回答道。俄国人不满地咕哝着,不过也没有斤斤计较。老实说,Harper也信不过此人。根据基金会文档中的记录,接触SCP-1440是非常危险的,不论是人造物体,还是人类本身。

半个小时后,吉普车来到了土路的尽头,这里已经是半山腰处。“按照命令我就只能带你来这里。”Strelinikov说道。他指了指半公里以外的山脊,说道:“老人估计在那里。到日落之前我都把车停在这里等你。”Harper估摸了一下,余下的时间大概在四个半小时左右。于是他独自动身出发。


华盛顿特区,基金会Command-02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06:30

Muir趴在办公桌上睡得正沉,O5-2助理的财政申报正散落一旁。Monica戳醒了他。“来杯咖啡?”实习生问道,递上了一杯。

“谢谢啊。”Muir还是睡意正浓。

“圣诞快乐。”

Muir点点头:“你也快乐。有Tim的消息吗?”

Monica点点头:“有的,观察哨收到了Gagarin特工传来的信息。Harper安然无恙。看起来之前的通讯问题只是因为沙暴的干扰。”

“行吧。”Muri打了个哈欠,“那就好。我前阵子去过一趟也门——沙暴啥的真不是闹着玩的。那就继续干活吧。”他拿起一份文件开始进行阅读,文件中记载的是关于O5-6的贴身保镖信息。


[地点删除],基金会观察哨 3-02
1988.12.25,星期天,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1:30

红色的警报灯依旧刺眼。按捺不住的Johnson走向气象控制台,询问了阿曼周边的情况。得到的回应是沙暴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呃,特工Marcus?Site-29还是联系不上啊。”他呼叫道。

“沙暴走了没?那些鬼玩意可——”Marcus打开话匣。

“走了,先生,我刚问过。三小时前应该就已经离开了。”Johnson截过话头。

Marcus面庞瞬间变得惨白:“你现在才来告诉我这事儿?告诉我你每个小时就检查一次对吧?”Johnson面若死灰。“你没有,去你妈的菜鸟!去给我拉警报,请求最近的MTF的支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