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Part VIII

谜团

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卡兹别克山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15:45


Harper找到SCP-1440的时候他正盘坐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身前摊放着几列扑克牌。SCP-1440,或者如同人们所称呼的那样,不知来处的老人,参差的银须狂乱地扎根在这张满是沟壑的脸庞上,而这张疲态尽显的面容中,那双浑浊的眼溢着掩不住的哀伤。他戴着一顶毛皮帽子,穿着一件厚实、但却开了口子的羊毛袄子,打扮得犹如一位普通农民。呼吸在他的胡子上凝结成霜,在Harper的脑海中勾勒出一幅Grandfather Frost1的画像。

“日安,老爷子。”Harper用俄语问候道,“介意我过来么?”

老人抬头看了看。“日安。不过这里除了这块又硬又冷的石头,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过来吧,我不介意的。”他同样使用俄语回答道;不过Harper还是不怎么确定他的口音。“不过我想你是不会乐意跟我这老头子呆很久的。”

“因为那三个兄弟。”Harper说道。

“是。”老者认同道,重新扫了一眼眼前这个后生。“小伙子,我们之前可曾见过?”

“没有过,从来没有,不过,老爷子,我知道你的事情。”Harper说罢,指了指老人身前的扑克,问道:“这是在玩什么呢?”

“哈,在我打算继续开始流浪前用来打发时间的小把戏而已。”他解释道,“这叫老爷钟(Grandfather's Clock)。不过,你跟着我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肯定不是为了来陪我打牌的吧。”

Harper点点头:“当然不是了,事实上,老爷子,我是基金会的人。”

“这次又是有何贵干?上次遭的殃还不够?”老人的语调有些忧伤。“你们之前没能让我解脱,之后又骗我说能‘治治愈’我。你们是不可能‘治愈’死神三兄弟的诅咒的。”

“抱歉,老爷子。”Harper突然打断道,“谁说要‘治愈’你的?我只不过想问几个问题。”

老人皱皱眉,说:“看来你们不知道那个女人咯。”

Harper问道:“哪个女人?”

“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老人陷入了回忆中,“黑色头发,鹰一样的面庞,狼一样的眼眸。她在一星期前来找过我,说是只要我跟着她回城里去,就能‘治愈’我。我谢绝了——我不想再牵扯无辜了,诅咒就由我一个人背负下去罢。”

“之后呢?”Harper问道。

“走了,就像别的人一样离我而去。”老人的话语中难掩不舍,一滴泪珠顺着脸颊滑下,消失在银须中。

“我想我也呆不了多久了。”Harper说,“不过我想至少还有时间跟您一起吃点东西,老爷子。”透过浓密的胡须,老人推起了一个疲惫的微笑,Harper从包里取出一瓶伏特加,一些切好的烤牛肉,还有少许的糖果。

两人于是在高加索凛冽的山风中坐下吃着东西,天南地北地聊着。近一个小时后,Harper辞别了老人,回到了Strelinikov和他的吉普车上。


缅因州,O5-11的私人度假小屋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06:59


这个七十多岁的肥胖非裔美国人即是基金会的第十一位Overseer。在最终攀上Overseer的高位之前,他便已在基金会的科学部门大展拳脚。

与其它的Overseer一样,十一也对那位由七直接指挥的反情报署调查官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因深思熟虑而著称的十一,在O5议会中的意向往往能够左右事态发展的方向,他极力调和着议会中保守派与激进派在事件中产生的争端,他深知一场秘密的反间谍调查极有可能擦枪走火,演变成一场伤筋动骨的内部迫害,但也十分理解其他的愤怒同僚们急不可耐想要了结这场让他们难以安枕的疯狂闹剧。之前一周召开的数次安全会议中,十一三缄其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也无法衡量所谓追查的“度”。暗地里的龌龊事让他很不自在,对他来说,单纯的科学问题才是那种会令他心情愉悦的东西,比如如何帮助基金会管好那几十个涉及空间变换的物体,以免相互作用以致发生毁灭现实的悖论。

十一的身体抱恙,但他却偶尔会忘记自己的身体状况,特别是在重压之下。他的医生已经就他的高血压做了万般叮嘱,不过,老样子,十一只是答应随身带着药物后边算是敷衍了事。当他终于有所懊悔时,年龄,高血压,工作压力,以及家族的心脏病史,这位年长的绅士已经再也没能在这个圣诞的清晨醒来,睡梦中,突发的心脏病夺去了他的性命。

七点,十一的保镖准时走入房中打算叫醒他的长官。当不见动静后,这名保镖检查了十一的脉搏,然后立马通过无线电向当值的安全小组发送了红色秘电。不到一周,基金会失去了两名Overseer。


插曲

O5-11死了。

计划之外,但看来倒是一桩好事。

阿曼那边的行动完成了吗?

是的。我们只留了一个活口。他不是我们的人,不过他肯定会被怀疑。

那个东西呢?

我们的专家表示我们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很好。继续按计划执行。


战端开启

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弗拉季高加索,别斯兰机场
1988.12.25,星期天,当地时间18:00


Harper正要登上飞往波恩的航班,这时,Gagarin上尉却赶了过来,递给他一个信封。“来自Command的安全密信。”Gagarin喘着粗气。

Harper道过谢,然后拆开信封。这是来自O5-7的消息。

给: Harper
自: O5-7
信息如下:
O5-11死亡,怀疑与叛乱有所牵连。
RS-29遭到不明攻击,仅Ford博士幸存。疑为叛徒,已移送Command-02进行讯问。请即刻返回Command-02就局势进行磋商。
信息结束

我想我得回华盛顿了,Harper想着,然后将信件装进兜里。“Gagarin同志,请告知波恩方面安排飞往华盛顿的转接航班。”Gagarin敬礼,然后领命离开。更复杂了,Harper默念着。我们的猎物已经在走动:放手做去,在冲锋时就喊:“上帝保佑哈利,英格兰和圣乔治!”2


«  Part VII  | 中心 |  Part IX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