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Part X

余波

华盛顿特区,基金会Command-02
1988年12月25日,星期一,当地时间07:55

周一的早晨,当Harper一只脚刚踏入Command-02的大门,便瞬间体会到了弥漫在整栋大楼中凝重的气氛。大楼内部的安保力度已经提升到了一个非比寻常的程度,即使是Harper这种为基金会鞠躬尽瘁三十来年的老员工,也未曾见识过如此阵仗,而且他很清楚,比起眼前这些手持重型武器在大厅执行警戒任务的MTF队员,那些隐藏在台面之下的警戒力量才更为可怕。当Harper终于排完了安检的队伍,却被当值的安保队长拉到一旁。“Harper先生,你现在马上得去七楼。”他面色严肃地说道,“立刻。”

短暂的电梯之旅过后,Harper还来不及将自己的帽子,大衣还有公文包放回办公室,就来到了那个上周四刚刚造访过的会议室中。同样的,七已经再次等候于此。连续数天的重压显然令这位Overseer饱受折磨:眉眼之间尽是暗淡,乌黑长发挽起的优雅发髻也微微有些散乱。“Harper先生,现状非常糟糕了。”她试图平静地说出这一句话来,无奈山一般的压力与浓浓的倦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Harper点点头:“是这样的,夫人。”

“你大概知道了多少?”七问道,她那双翡翠色的眼眸望向了Harper。

Harper清了清嗓子,说道:“从我离开Research Site-29算起,除了您送去的两条消息外,我没收到任何消息。然后今早我过来的时候,就被立刻叫来向您汇报,所以我还来不及去办公室里整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他指了指放在旁边椅子上的他的大衣和公文包。

“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去,透过深色的窗子,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市政大厅上。“现在又有两名Overseer殉职了。十一应该是心脏病突发死在了睡床上。但是,赶在这个时间点上离世,实在让人在意;现在我们的专家正在研究毒杀的可能性。姑且一试吧,不过验尸报告给出的结果似乎对我们的猜测没太大帮助。然后还有三,三在与GOC的区域主管Strauss以及副主管Bain会面的过程中遇刺身亡。联盟的那个主管的命也丢了,他们俩的保镖也死了。我们派驻GOC的联络官正在医院接受抢救,应该能救下来。”

Harper问道:“刺客被抓住了吗?”

“没。”七啐了一口,“他也死了。他是那名副主管的保镖,叫做Benjamin Arnold。Bain在枪战中击毙了Arnold,他现在代理主管之职。”

“那么那个Arnold大开杀戒的原因又是?”Harper问道。

“联盟表示毫不知情,然后就把责任推给了混沌分裂者。”七回答道,“我已经让情报机关开始运作了,不过我们还拿不出混沌分裂者主导这次连环阴谋的直接证据。另外,支援Research Site-29的MTF报告说那边的事故也很有可能是混沌分裂者的手笔。”

“Ford博士那里有问出什么东西吗?”反情报调查官问道。

Overseer摇头道:“Zimmerman还在地下室里审问他。”

“Zimmerman就是个施虐狂,他以此为乐,你得不到答案的。”Harper出言反驳。

“不过Zimmerman特工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审问——”七说道。

“他就是个冷血的杂种!”Harper猛地咆哮起来,“上帝,你还不如给他一颗枪子儿送他归西好了!用刑,他妈的,没有,用!他们为了逃过用刑,肯定会交代点有的没的,没有独立的旁证,你是信,还是不信!说白了从一开始你们就不该去搞什么严刑逼供!”

七转过身来看向Harper,从她双眼之中透出的东西如寒冰一般凛冽。她开口了,语调却很轻柔,“毕竟已经这样干了,所以,接下来由来负责Ford的讯问工作。”Harper深吸一口气,平静下胸中的怒火,然后点了点头。七继续道:“O5议会现在很不安。毕竟短短一周便有三位同僚死于非命,在任的十位以5比4(我弃权)通过,我们将把75升006的液体交付给James爵士。作为交换,他将向我们提供某个在芬兰境内的仓库的坐标,他认为那里存放有C的个人物品。MTF-Xi-13现在已经在向目标进发。总的来说,这就是你离开阿曼后发生的事情。那么,有什么收获吗?“

Harper说:“我还没离开Research-Site 29前一切正常。根据Ford博士的小组翻译的结果来看,SCP-557-1——就是曾经被557困住的那东西——确实能造成一些破坏。“

“557-1的事了解多少?“七询问道。

Harper说:“不是很多。翻译工作,呃,我猜,正在进行中。大部分的文献中仅仅把它称作”囚犯“而已,不过还有一份称它为‘Apep的私生子’。”

“那么现在混沌分裂者已经拿到我们关于557的全部研究成果了。”七叹了叹气。“真棒。SCP-1440呢?“

“一个神秘的女人接触过了他,她打算向他提供‘治疗’。“Harper回答道,“他拒绝了,然后那个女人便离开了。”

“你认为会是那个C吗?”七问道。

“已经没法查证了。”Harper说,“我们没有C的外形描述去进行比对。”

“那么还有别的吗?”Overseer问道。

“这就是全部了,夫人。”Harper摇摇头。

“那么好的。”她说,“就这样吧。有事及时上报——如果你有了新发现,我希望得知及时情况。你出去吧。”Harper点点头,取过大衣,然后离去。


芬兰,赫尔辛基海滨
1988年12月26日,星期一,当地时间15:30


基金会武装快速反应小队Xi-13的队员们借着漫天的飞雪,向着赫尔辛基的港口进发,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他们身披冬季伪装,低下身形伏在灰白色的快艇中。只有最为敏锐的观察哨,在能在着漫天的暴风雪中寻觅到一丝踪迹,而源自于引擎的轰鸣声,以掩盖在了港口日常的运作噪音中难以区别开来。他们从SCPS Kraken1出发,而对方现在正在公海中待机。

特工Price,身为Xi-13小队的执行参谋暨战地指挥官,却比他手下的弟兄们还一头雾水。来自高层的大人物的命令,他们要根据提供的坐标去检查一间仓库,最终的定位指向了芬兰的首都。似乎是MC&D的成员在此处设立了一个藏匿点,存放了一些从基金会处窃取的物品。那么这里就是了,如果他手中的这条语焉不详的情报无误的话。可能会有激烈的抵抗,也可能连人都见不着,报告就这么写道。行,太他妈有用了。Price默默咒骂着。

一个半月前,美国政府正式宣布,洛克希德马丁航天公司为美国空军设计了单座双引擎隐身对地攻击机,并命名为F-117“夜鹰”。投产数量数年内不予对外公开,不过有权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一共有64架夜鹰投产,5架原型机以及59架生产样版。起码,国防部的资料上是这么记录的。但实际上,洛克希德还同时秘密生产了另外5架样版机,以履行与全球超自然联盟签署的军购合同。现在,一架GOC的夜鹰已经待命,准备对Xi-13正快速接近的那个仓库执行轰炸任务。但至少,Price特工与某些牵涉在这次任务之中,身处赫尔辛基市的人们对此毫不知情。由于在雷达上看上去仅仅是一只大型禽类,甚至连芬兰的防空部队都没有意识到入侵者的出现。

“Lombardi!往码头去!”Price高声下达了命令。Xi-13的快艇呼啸着向着目标冲去。

GOC的F-117展开了弹仓。两枚重达1150千克(2500磅),由GPS导航的热压弹,通俗来说就是“空气燃料弹”,静静地向着那间仓库而去。

接近仓库的一刹那,基金会的快艇突然猛地一顿,来自夜鹰的炸弹已经迎头赶上,艇中的乘员们全被抛到了海岸之上。

热压弹武器的主要是由一个盛装燃料的容器以及两个分离的引爆装置组成。当炸弹击碎仓库的金属顶棚,落入室内后,两枚炸弹的第一个引爆装置炸开了盛装燃料的容器。剧烈喷溅开的燃料充分地与大气中的氧气相结合,形成的油雾几乎弥漫了整个仓库内部,喷洒在了安置在仓库内部的木箱以及据守在此处的安保小队上。瞬息之间,第二个引爆装置启动。爆炸本身的威力很小,但却引爆了那些与氧气充分混合的油雾。温度高达2500摄氏度的火球在15毫秒内将仓库内的所有物件以及活人焚成灰烬,不过是一个人呼吸所耗去的八分之一的时间。爆炸所产生的高压达到了3兆帕,也就是每平方英尺430磅的力。大概是一栋钢筋混泥土大楼所能承受40倍之多。整座仓库几乎燃烧殆尽,只剩下勉强附在钢筋上的金属薄片。不过看起来基本会在冲击波下支离破碎。又是一秒不到,引起爆炸的燃烧气体开始冷却,导致了压力的骤降。这造成了局部真空,将周围的残骸吸入爆炸中心,造成进一步的杀伤。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以十倍音速向外涌去,一举掀翻了基金会小队的快艇。虽然这一轮的冲击几乎上半数小队成员身上带伤(每个伤员伤势不尽相同),不过这一阵冲击波无形之中也救了他们,使他们免遭外涌而出的火焰以及强力的反向气流带来的杀伤。事后统计Xi-13仅有六名队员殉职:四名当场死亡,两名不治身亡。

Lombardi特工伤势最轻。当他重新站稳脚跟,他发现了已经伏倒在地的Price特工。再环顾四周,已经没有还清醒着的MTF高级特工了。所谓的目标,那座仓库以及藏在其中的珍宝不过是一堆余烟袅袅的黑炭罢了,所谓的美差已经彻底搞砸了。取过船上的远距离无线电通讯,Lombardi向SCPS Kraken汇报了情况,并请求立即支援以及医疗援助,并且告诉那位大吃一惊的船长,芬兰当局包围此地不过分分钟的事情。


«  Part IX  | 中心 |  Part XI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