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收容

嘿,伙计们好。呃……对。我是Lament。别叫我博士。我才不是博士。不过我有时会为博士工作。无论如何,他们今天叫我过来和你们谈点东西。通常来说这是别人干的,因此……忍我一下啦,我猜。行吧?很好。那么……听着。我会尽可能地尝试用我最友善的方式做到最好。

你们中很多人都会死。而那会是你们自己的错。我很抱歉,但事情就是这样。而且这也有个很好的理由。我每天都能在餐厅听见。

“你见过682了没?伙计,那个玩意能灭了你!”

“兄弟,在上次安保突破的时候我看着173弄断了一个家伙的脖子。那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事情……”

“你听说过835吗?操,伙计,真让人不安……”

你会关心你看守的SCP项目。你会这样。这种事情会发生,因为它一直这样发生着。你会有一种奇怪的占有欲,很难形容的。当你看守914的时候,它就是你的,该死。你会有种自豪感,就是这样。你会爱你的SCP,但别这么做,你知道的,你的SCP。嗯……小……小玩笑而已……但是……呃……但那是件好事。你会和他人争吵,关于哪个SCP收容失效会最糟,或是哪个会在一场斗争中获胜。你会关心你看守的东西。你会关心它所能做的。在到达某一程度时,你会开始爱上它们。而我们就那样知道所有这些操蛋东西是多么珍贵——即使是那个和你讲话的操蛋镜子——它有多么珍贵。

而且说真的……那时就会搞砸。

你看,问题就出在这里:我们并不是真的他妈的在意一个物品能做什么。基本上,这一切的根源就是……我们不在乎。不过我们想要知道。妈的,我们必须知道。但那没那么重要。收容才是最重要的。做我们该做的事,保护人们的安全。那就是为什么收容措施在所有的档案里都是排在前头的。你们还记得自己的父母,对吧?就是他们。我们正是在保护他们的安全。你的祖父母,你的老朋友……我们收容这些东西来保护他们

看,这就是我们总是搞砸的地方了。当它们让你忘记所有人的时候……啊,好吧……那不重要。只需牢记。现在,记住这个感觉。牢牢记住,不要放手。

因为最终,你会失误。

最终,某些精心总结的收容措施,无数人的生命换来的有效成果……你会搞砸。

人们会死。也许甚至是你。尽你所能别让那种事发生。想想你父母的感受。那些和外面所有人相连接的情感。你能忘却那些记忆,但随之而来的情感却无法轻易忘怀。你听说过小艾伯特实验1吗?同样的道理。

无论如何,不要那么愁眉苦脸的。Rights……博士?我说的对吗?Rights博士会让你们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还会给你们些饮料。不要嚼药片,吞下去就行了。

还有记住,好吗?特别是下一次的时候?试试看?

我……呃……啊对。抱歉,博士。你来了啊。我会和你们在水冷器那儿碰面,行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