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开支

“你想要我重回现场工作?”

“我们需要你重回现场工作。这是命令,不是请求。”穿薄荷绿裤装的女人说。

Alto Clef博士(也被称为Ukelele特工(也被称为谎言之父(也被称为毒蛇(也被称为笑面男(也被称为那个杂种)))))摇了摇头。“就在你上次那样对待我们之后?我哔的不干。”

“我们没有选择,”穿薄荷绿裤装的女人说。“这是紧急事态。那时我们需要你的一切技能。现在我们再次需要它们。”

“为什么?为了去管教下一批你说服来为你干脏活的哔?为了有什么事情搞砸的时候得到再次被冷落的下场?那些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你将要命令我们去执行的哔方案,一边限制我们的手脚一边要求我们竭尽所能?我拒绝。去找别人当你的职业杀手吧。”

“我重复一遍,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穿薄荷绿裤装的女人说。“还是说你忘记了我们的交易的条款?你要食言?”

Clef没有回答。

“这个世界对一个年轻女子来说太危险。尤其是还要面对她所将面对的那种挑战,”她继续说。“当然是非常危险。”

时间一秒秒过去。Clef展开拳头,试图忽略他的指甲剜进手掌所造成的疼痛。“所以归根结底就是这,蛤?你想用她当杠杆撬松我的态度?”

“如果有必要。我们当然更希望你以更友好的态度回来为我们工作。”穿着薄荷绿裤装的女人说。

“九年了。这其中大部分时间我都呆在一张哔桌子后面。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

“你会的。”

“不。尽管我非常不愿意承认,我老了九岁,”Clef说。“我不如以前快,不如以前强壮,不如以前坚韧。我长了一个大啤酒肚。我的手会抖。我的视力不行了。如果你想要我重新拾起以前的事务,我需要一些帮助。”

“我们预料到了。列张单子写下你的特遣队候选人……”

“只有一个。Andrea Adams。”

“不可能,”穿着薄荷绿裤装的女人说。

“并非不可能。”

“Adams被分配到——”

“Adams被分配到文职工作,因为你怕她。但是如果我要做你交代我做的事情,我就需要Adams。我知道她已经要求被重新分配到机动特遣队。我知道你否决了她的要求。给我Adams,或者另找人带你的队吧。”

时间一秒秒过去。“你的条件被准许了,”穿着薄荷绿裤装的女人说。“Andrea Adams会按照你的要求重新分配到你的特遣队。”

“那就别挡道了,让我去工作吧,”Clef低声咆哮。“还有,尽快给我一份那个杂种的文件的副本。”


项目编号:SCP-████ (SCP号码待定)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SCP-████应被收容于Site-17中的一个标准B级套间中。直到终结命令可以被执行之前,收容程序都应采取绥靖方案。因为这一原因,所有对于家具陈设的变更要求一有机会就应立即满足。

目前要求包括:

  • 一台冰箱,每日补充要求的食物和饮料。(批准)
  • 一台连接XBoxOne游戏设备的电视,在线功能禁用。(批准)
  • XBoxOne游戏若干,包括看门狗和使命召喚:现代战争。(批准)
  • 以娱乐为目的的个人电脑,允许受限访问上传至未连接互联网的本地服务器的视频流文件。(批准,SCP-████被提供了期望电影每周申请表)
  • 以性行为为目的的女性同伴(待定)

描述:
对象是一名欧洲血统男性,约19-24岁,金发蓝眼,约160cm高,重82千克。对象情绪极不稳定,性格暴躁,拒绝服从权威,发怒倾向强烈。因为对象的不稳定情绪直接与其异常能力的显现相关,应尽可能避免激发对象的情绪。

对象是一个2型视觉区域现实转换者。效果平均范围为20米,最大侦测范围200米。现实转换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物理现象,包括物体迅速错位,区域内的时空扭曲,以及念动效应。

对象可以有限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主要和对象身上的心理压力或者负面情绪相关。目前为止施用镇定剂的尝试都失败了。因为收容对象的困难,O5指挥部已经批准使用绥靖方案暂时收容,最终处决待定。


“Adams。”

“你个哔。”

“我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Adams。”

“我记得我三年前告诉过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个可恶的哔。”Adams滑进Clef对面的椅子,把她的黑色皮革中跟鞋放在一沓完成了一半的文书上。“但是,我还是来了。解释一下?”

“你对脏话的使用程度显著上升了,”Clef说。“你为我工作时从不像这样咒骂。”

“那是因为我哔被你吓坏了。”

“你从未要求过转走。”

“我要是让你胜过我,那才是看到鬼。”

“那之后你一直做的很好。一路高升。你的提升速度像一颗流星。不到五年就从初级行政助理到高级特工?基金会历史上都没人晋升得这么快。”

“不感谢你。你想要什么?”

“你请求转到机动特遣队,但是你还不知道你要去哪。你想知道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这个。”

Clef往桌子上扔了一个牛皮纸信封。Adams小心翼翼地用食指和拇指把它捏起来。

“哦,打开吧,不会咬你的。”

“我才不信你,”Adams低吼。但是她还是打开了信封,开始读。

她几乎用了半小时才读完,而且当她读完时,感觉自己的胃像是铅做的。“真的?”她嘶哑地问道。

“是。”

“这……”Adams摇了摇头。“Clef,这些哔的哔要重启Omega-7计划。”

“现在是Alpha-9了。‘最后希望’。听起来很迷人,是不是?”

Adams把牛皮纸信封扔回桌子上。“我猜猜,”她说,“他们想让我加入?”

“不,Adams。你被分配到了新的机动特遣队。Tav 六 六十 六。”

“Tau 666?”

“不,”Clef说。“Tav,‘V’。希伯来字母,不是希腊字母。”

这没有意义。“机动特遣队不用希伯来字母,”Adams说。

“你总是能迅速注意到显而易见的事,Adams。”

“哦,去你哔的,博士,”Adams怒道。

“不,我是认真的。注意到显而易见的事对于这项工作来说是一个有用的技能。现在告诉我一些其他人不会注意的显而易见的事。”

还能有啥?“一个三位数号码?”Adams问。

“野兽之数,亲爱的。从数字命理学来讲,是尼禄之数,那个在罗马燃烧时站在一旁演奏的罗马皇帝。那个早期基督徒恨之入骨,以至于把他的名字作为恶魔本身的人。你看到这其中的象征意义了吗?”

Adams翻了个白眼。“少来这套‘恶魔’的哔。我早就不买账了。”

“我不是恶魔,Adams。但我们是撒旦。大敌。反叛者。我们的职责就是对立。反对那些——”

“我们?”

“你明白我所说的注意到显而易见之事的意思了是不是,Adams?是的,我们。我是特遣队长官。你是我的副官。Tav-666是两个人的特遣队。”

时钟滴滴答答。

“而这个你一定会喜欢,”Clef说,“机动特遣队Tav三六是一个黑色特遣队。我们不会出现在任何组织记录上。除了O5,没人知道我们存在。我们的任务就是盯着O5的新玩具。”

一切都清楚了。Adams竖起手指。“我们是Alpha-9出事时的安全阀,”她说。

Clef笑了。“啊,Adams。我就知道我对你的喜爱不是没道理的。”


附录:根据Clef的方案,SCP-████应被尽可能早地处决。高级特工Andrea Adams将执行处决。


“现在呢?”

“现在?Adams,你要证明你胜任这份工作。读下这个。”

Clef递给她一份标记着SCP号码待定的黑色文件夹。Adams读的时候他从冷水机里给自己倒了杯饮料。当听到她发出的令人不快的讥讽声时,他知道她读完了。“我觉得我以前看过这个故事,”她说。

“你也看到了?和他们要我干掉的第一个的文件风味完全相同。四阶段现实扭曲者。有限的能力,有限的控制力。情绪催动。绥靖式收容。”Clef咧嘴笑了。“就好像他们用这个作为测试。”

Adams竖起两根手指反复互相撞击。“你觉得他们会这么做?”

“你觉得O5们不会?”

Adams深深吐了口气。“人们因为这个Skip而死,”她说。

“确实。”

Clef的声音中有某种因素让她的大脑中某个东西突然跳动了。“你不信任O5们,”她责备地说。

“我了解他们,Adams,”Clef说。“他们看不到人。他们看到生命。他们看到数字。他们所有的决定都基于冷酷的逻辑演算。也许要使一个像我们这样的组织运转就必须这么干。但这意味着我们不能相信他们会帮助我们。我们不只是可消耗的,我们是一次性的。”他把空纸杯扔进垃圾桶。

“听起来就像是我知道的某个哔的思考方式。”

“但不是你的思考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

“闭嘴,Clef。”Adams站起身,从Clef的桌子上拿起所有的文件夹。“明天早上之前你会收到我的装备要求。”


装备要求回复:处决对象Alpha (SCP-████)

  • 距离收容设施不超过十米的集结待命区域。
  • 开放SCP-408权限,由特殊沟通者Zyn Kiryu配合。
  • 消音“Mk-217”步枪(改装为AR-15型)

同时需要提前在SCP-████的收容设施中以及周围由MTF-Psi-7(“家居装修”)准备并放置爆破装置,用远程引爆以进行紧急破坏。

署名
高级特工Andrea S. Adams
██/██/████

我看到你跟随了我的节奏。装备要求批准██/██/████。狩猎顺利,Adams。

部长助理Alto Clef
训练及开发部


他坐在沙发里,按着“X”键以表致意,这时他的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赤裸的斯嘉丽.约翰逊。

“嘿,小伙子,”她用诱惑撩人的声音说。

他还在盯着她的乳房时,Adams命中了他的眉心。


“……那是怎么回事,Adams?”

“Clef博士,那是一次成功的处决。”Adams微笑着看着Clef博士的办公室的天花板,向后倚着破烂的办公椅。

“你让Kiryu制造了一个裸體的斯嘉丽.约翰逊的幻象,然后穿过这个幻象打中了目标。你怎么会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的?”

Adams坐直身体,手肘支在Clef的桌子上。“我查看了那小子的Netflix浏览历史,”她说。“更准确地,我查看了他从中央娱乐服务器上申请的文件。”

Clef博士困惑地不知说什么好的情形并不常见。

“钢铁侠2。复仇者联盟。美国队长2。”Adams继续说。“一开始我觉得他是个漫威粉,后来我注意到他还看了超体和皮囊之下。是最后那部电影启发了我。”她阴险地微笑着。“特别是因为他那部电影从来只看几分钟。”

Clef叹了口气,用指尖抹了抹额头。“好吧,”他承认,“你用一个电影明星的裸體幻象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我们能谈谈你的击杀方式吗?完全不充分啊!”

“除非我打不中一个像我一样大的谷仓的宽边。而且我在整个区域都填满了爆炸物,以防我失手。”

“我知道。如果你需要用那个,会顺便把你自己和区域里所有人一起干掉。”

“这就是我不会失手的原因。”Adams露出胜利的微笑。“承认吧,Clef博士。你只是嫉妒我做到了你没做到的。”

“什么?”

“处决了一个Skip……并且没有超出预算。”

Clef和Adams视线相对。Clef的嘴咧得更宽了。“你赢了,Adams,”他轻声说。

时钟滴滴答答。

“那么好吧,”Clef轻快地说。“Skip死了。传统上,这时应该出去让我请你喝一杯。”

“不。”Adams从椅子里起身捡起她的运动外套。“有约会。”

Clef抬起眉毛。“真的?嘿。他叫什么?”

“Cindy。”

Clef笑了;短促的,像犬吠一样的强笑。“你可真是令人惊奇,Adams。”

“了不起的Clef博士,措手不及。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文书工作总是比实际任务要耗费十倍长的时间,这是一条普遍真理。

Clef博士完成Adams第一次处理任务的开支报告之后又思忖起这条真理。装备方面,她的开支确实远远低于预算。然而令人焦躁的是确保合适的部门为他们的时间和劳动付账。

他点了一下第一页标签,他要在其中填写执行任务的特遣队信息。Tav-666不在记录之中,但是他需要写下一些东西,让系统接受开支报告。一个他可以借之名义洗钱保持Tav-666运转的空壳特遣队。

Clef咧嘴一笑,开始打字。


星期一,高级特工Adams走进办公室,在她的桌子上看到一页纸。

立即生效,你被重新分配至机动特遣队Lambada2:“Clef博士的双性恋暗杀小队”。

团队领导:A.Clef博士(指挥官),高级特工A.Adams(行政长官)。

成员:N.Romanoff, L.Uci, S.Iphone, K.Foster, L.Epidermis.

任务:“使用美丽的裸體女性图像和其他手段杀死坏人。”

Adams觉得太阳穴青筋直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