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信念






罪恶信念






你有杀过人吗,Everett?

不,我觉得你大概没有。虽然人人都说你是个疯子医生,但记录表明,你对弄脏自己双手这种事还是很介意的。说实话,我觉得那还挺值得尊敬的。你是怀着好意加入基金会的,而且你基本上没怎么改变过这些意图。这其实不多见,你懂吧。有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当你夺走某个人的生命时,你的身体里会涌起一阵冲动,尤其是第一次的时候……你就没办法理解我的意思了。对我来说,那是在越南的时候。一个人从丛林里钻出来,拿着一支长矛朝我冲过来——想想看,一支长矛啊——而我要扣扳机的时候,我的枪被污泥堵住了。我把它给扔了,只用一把刀子和我的智慧来直面那个人。

记忆总是会随着时间而背叛你,多有意思啊。我以前有过孩子,我以为我会永远记得他们出生的样子,然而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份记忆早就随着遥远的过去一起埋在了迷雾里。但那个时候,六十年前,我抓住了那个人、和他在泥浆里扭打的那个时候,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还记得他脸上的决心,当他把长矛捅向我脑袋的一侧,准备结束我的生命时那副胜利的表情。我还记得他眼中的恐惧,当我抓住了他,把刀刺进他的肚子,然后滚到他身上准备把他推到烂泥地下的时候。

肾上腺素令人亢奋,而当我看到那个人脸上真实、专注、仿佛命悬一线的神情的时候,亢奋感更强烈了。我意识到这就是他一生的故事结局的时刻。他与我厮打搏斗,用断裂的矛头刺伤了我的手臂,但当我伸手锁住他的喉咙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变了。那个眼中带火的坚定的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蜷缩的小动物,尖声吱叫着向我乞求放他一命。至少,我想象他在乞求。我也不懂越南语。

当他死去后,我感觉到了什么东西涌上我的身体,比任何一种药物的作用都要强劲。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可以杀死一千个人。但那不止是力量,Everett。那是神性。上帝召唤我,让我审判这个人,而我亲手完成了审判。

不,Everett,这不是什么圈套。我不打算杀你。我喜欢跟你谈话,Everett。你的视角很独特,还没有被监督者那些琐碎的政治事务玷污。我不会杀你的。我告诉你这一点,因为我想让你知道这个组织里只有没几个人知道的事情。那些我的同级都不知道的事情。

我想跟你说说不老泉的事情。


庞塞·德莱昂1不是第一个去找那泉水的人。探险家已经满世界地寻找过它了。每个文化里都有这样的神话,关于一眼能让老人和病人恢复生机的魔法泉水。在前现代医学的时代,这个故事肯定无比吸引人。那个时候,疾病意味着折磨,年老是一个诅咒——而一个人只需要喝一口泉水,就能被完全治愈,摆脱它们带来的苦难了?所以千百年来,一直都有大群的人试图从时间的严酷中寻到解脱的办法,这一点也不奇怪。

所以,庞塞·德莱昂不是第一个。但他是最接近的一个。他的个人记录显示,他被当地人袭击受伤的时候,离那眼泉水只有不到一英里半了,可他再也没有更近一步。你看,有那么多人浪费时间在加勒比海的洞穴里挖掘,肯定是被那清澈的海水和温暖的海滩迷惑了。还有什么地方更适合永远居住呢?可是庞塞做了研究,他没在海滩上挖掘,反而转向了南佛罗里达的沼泽,只带了几个最亲密的朋友和两个受迫的当地人。他离那泉水很近了,但再近的距离也没办法确保你永生不死。

真正找到它的是一个加拿大人,叫Charles Blackburne。他的商船在沿海岸航行时搁浅了。Charles和他的几个手下下船去收集补给,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之后他就遇到了它,完完全全是个意外。了不起吧?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找到了什么,他只知道那是淡水,而他的船员需要淡水。所以他收集了一些水,回到了船上,在海图上标记了泉水的位置,从此就从历史记录中消失了。

事实上,他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泉水有多特殊。这是不老泉的关键,Everett。你不会喝上一口就永葆青春——那也太简单了。在我们这行,没有一件事是那么简单的。不,你必须得一直喝它,在喝的时候你会感觉自己恢复了活力,得到了营养,丰富了生命。疼痛消失,衰老的骨头重回年轻,眼袋像从来没长过那样褪去。你重新变得年轻。而如果你不停地喝,你就会一直保持年轻。直到永远。

至少,这是那眼泉水打算让你这么做的——如果它真有什么打算的话。可是下一个找到它的人不仅仅意识到了自己找到了什么,还意识到了每天喝一次这件事还不够。你不能用瓶子把水存起来,每天太阳一落山,它有的随便什么魔力就失效了。当他发现自己卖给那些费城精英的水就只是水的时候,他肯定很惊讶。

但这个人很坚定。他查阅了文献,采访当地的人,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收集的关于那泉水的信息可以装满一整座图书馆——现在确实已经装满了,在监督者议会那里。说实话我受不了那个地方;那些文献保存得不好,整个翼区闻起来就像个发霉的屁眼。但我也不能否认它们的用处。在艰苦工作了二十年之后,他终于揭示了那眼泉水的真相。那可怕的,糟糕的真相。

那泉水是一个闭合系统的一部分,Everett。这是这个世界循环能量的办法——它这样循环着那些让世上所有生命得以延续的能量。我们死去,回到大地,那泉水就把能量给回世界。它渗入土壤,于是整个循环重新开始。在前工业时代的佛罗里达,茂盛的树林和沼泽更容易让人相信这泉水是它周围世界的生命之源。

当然了,我已经说过,它不可能有那么简单。在那些当地人的传统中,你死去的时候,会把你的能量抛给周围的世界。那能量——他们管它叫“灵魂”或者类似的语焉不详的词语。如果你在平和中死去,那你的能量就会轻轻地散落在你周围的环境里,那个地方会把你的能量——不管剩下的有多少——交还给泉水。但如果你是在痛苦中死去的,那你的能量就是破碎分散的,没有办法安息——所以世界就会把所有的能量都还给泉水。这个人可能在某个时候猜到了这一点,因为根据他的日志,他有时候会几天甚至几周都不会去喝泉水,因为他没有感觉泉水的力量在身体里减弱了。有时候,那力量甚至还会增强。

在某天,他在日志里写道:“今天,一位来自莫里斯顿殖民地的迷路旅行者带着他的儿子进了我的营地。我割开了他们两个人的喉咙,把他们的血浇到了水里。之后当我喝水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全能的神降临到了我身上一样,坚不可摧。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这条路会将我带往哪里。”他下一年一口泉水都没喝,但没有老去哪怕一天。

这个人开始制定一项计划。他不可能永远待在那里——他总会被找到,或者飓风可能会像以前发生过的好几次那样吹走那眼泉水。不,他需要找到一条出路。他计划着,思量着,尽管世界年纪渐长,他却免于此种苦难。他很少离开,每次都是为了追寻更多的知识或者资源。他利用一百多年来收集的知识获得了力量、威权和财富。他建立了自己的小小王国,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聚集了他信任的人来保守秘密。

然后,在二十世纪初,基金会建立了。这个人对超自然现象并不陌生,并且已经通过偶像和手工艺品在当地积累了一笔小小的财富。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一位敏锐的学者,和一个肮脏的富人。他利用他的资源——他在当地得来的资源,建立在奴隶劳工和掠夺性资本主义行为之上,简直能让兰德公司2都脸红——建立了早期的基金会,把一小撮志同道合的知识分子发展成了一个强大的超自然研究学院。

当然,好处并不是单方面的。他把他的资源和权力提供给基金会,基金会也把影响其他有权有势的人的机会提供给他。他很早就决定了,单凭他独自一人是没有办法完成他的计划的。他需要同盟,需要外交关系,需要来自不同背景、拥有不同经历的人来帮助他塑造他眼中合适的世界。他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他看到了笼罩在世界黑暗角落里的阴影,来自未知的超常现象的持续威胁。那是一个无法简单地用枪打倒,或者用钱收买的敌人。

他们的工作一直持续到20世纪。缓慢但坚定地,他的计划在基金会的掩护之下一步步成形。他的外交官在普鲁士和德国为欧洲的统一播下了种子,宣传家则在英国努力愈合与法国的旧伤。他的工厂制造起了武器和钢铁机器,大炮和化学药品。在基金会的伪装之下,他们扩张了自己的势力,毒害了欧洲大陆上每一位政治家和军事家的思想。他们在欧洲大地上堆满了木柴,用民族主义的燃油浸透了它们,然后划了一根火柴。

接下来几年里发生的大屠杀是这个世界前所未见的——也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了。人变成了肉,被扔进一个巨大的、无情的机器里,直到其中的一方被堵死为止。可是那机器变得无比巨大,无数的人穿着明亮的制服列队前行,指向另一边同样穿着明亮制服同样在列队前行的人,然后榴弹炮把他们嚼成碎片,战壕沟把他们尽数吞下。

与此同时,他隔岸观火,静静等待着。他已经做过计算了。他最亲密的朋友们,那些帮助他走向最后成功的人们,和他一同等待着。他们一直等着那一刻,那泉水的力量达到巅峰的时刻,那些死在索姆河和凡尔登的生命尖叫着回到泉水的那一刻。他们要到那个时候才去喝泉水,这样泉水的力量就会永远留在他们身上。他们等了好多年,等待着时机,点数着死亡。然后,在胜利的前夕,他们聚到一起,从泉水里捧出一小瓶,为自己的成就干杯。

他们喝了泉水,然后他们就死了。

别那么惊讶,Everett。你以为我剥夺了你的幸福结局,是吗?让我再给你描述一下吧。他们从自己的小瓶里喝了一口,然后他们的舌头就化成了灰。他们的喉咙开始灼烧,眼睛开始流血。他们抓着自己的脖子直到把它扯开,大口喘着气,而胆汁在他们的身体里沸腾。他们的腹部爆裂开来。他们的骨头化为尘土。他们的血管冷却发蓝,然后他们就死了。

但是幸运的是,他是最后一个死的。他不停地哽塞、乞求着,像野兽一样在地上翻滚,直到我穿过房间向他走去的时候都还活着。他的眼睛从脑壳里鼓起来,我看到了和两百年前那个可怜的越南王八蛋一样的惊慌神色。那个越南人就只是个小偷,一个普通的强盗,只会在路边抢劫那些不懂事的年轻人。可是这个人不一样。这个人割开了我的喉咙,割开了我父亲的喉咙,夺走了我的生命,试图把它变成他的生命。这个人把我丢在沼泽地里等死。

可能他最后认出了我。可能他看到了我脖子上的伤疤。但就算他认出了,他也没有说出来。他到最后也没说几句话,因为他的身体从两头漏了出来,他的眼眶先是发紫,然后发黑。不过他还是很幸运。我情不自禁地沉浸在这一切的诗意之中,用我的刀划开了他的喉咙。他很幸运,因为我划完的时候他已经死掉了。


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加入了基金会,Everett。因为我知道他就在那里。当他构建着自己宏伟的愿景,把每一块拼图放到合适的位置的时候,我就跟在他身后。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根本就不知道我也在那。我像影子一样跟了他那么多年,在他接近的每一个岗位工作,尽我所能了解着他的事业。我了解了他的穿衣方式,学会了他说话的样子。我了解了他的一举一动,学会了他拿笔的姿势。我甚至花了很长的时间学会了他的口音。我做了他的发型,像他那样微笑,像他那样耸肩。然后,当他胜利的时刻到来时,我在泉水里下毒杀死了他。第二天,我穿着他的衣服走进Site-02,没有人感觉到任何区别。他们的管理员一夜之间变成了监督者,而他们什么都没有注意到。

你看,这个人总是用那些宏大的,笼统的词来讨论我们的目标。他会讨论不朽的的人类精神,人类与未知的艰苦斗争。他会说:“也许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做一些可怕的事情。这项任务将落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是最适合承担责任的人——我们是有信念的人。”他会把信念当成借口,好让他继续心安理得地完成他的宏大幻想。他用信念把上千万人的死说得光明正大——你明白吗?他让上千万人牺牲,好让他偷窃他们的灵魂。他就这样获得他的权柄,可是到最后,他的信念又成就了什么呢?

是他的信念建立了基金会吗?不,它是建立在黑人奴隶断裂的背脊和欧洲人的血腥钱上的。

是他的信念让年轻人的血液滋润了欧洲的大地吗?不,那是霞飞和法金汉干的。他连枪都没举过。

是他的信念救了他的命吗?

不,我杀了他,他已经死了。

靠,到现在,我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然后,你知道吗?对我而言,我根本不需要什么信念。


这个故事是真的吗?我也不知道,Everett。你觉得呢?你觉得我会浪费时间在这里跟你讲童话故事吗?我们都是很忙的人。拜托。

那泉水后来怎么样了?我把它毁掉了,当然了。毕竟那也只是一眼泉水而已。他把房产建在它上面,我就把它们都烧光了。我猜现在那个地方是个停车场——不过我也很久没有回去看过了。

我在毁掉那泉水之前喝了它吗?

这么说吧,1916年确实已经过去很久了,而两千万人也确实是很多很多人。


















Everett!放松!你好像以为我刚告诉你基金会是大屠杀的幕后黑手,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该不会以为我是认真的吧,是吗?我只想看看你会怎么想,但这不是真的

我发誓,有时候你好像根本不了解我。你怎么会相信这么滑稽可笑的事情呢?有点常识吧。



























不过这个故事还挺好的,不是吗?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