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丽饼,披萨,秦始皇
评分: +40+x

“所以,古典时代东亚史的期末课题你打算写什么?”

“嗯……我有个点子,李卜克内西1不是说‘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吗,那既然我们也是人民群众,当然就可以去创造历史啦。”

“先不说你算哪门子‘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去胡编乱造一篇报告不成?”

“当然不可能是胡编乱造咧,倒不如说我的这个点子会前所未有的靠谱呢,因为我能拿到第一手资料啊。”

“第一手资料?难道你要去穿越不成?且不说你没有修过时间流体物理课程,‘穿越’这个点子也太俗套啦,你以为你是项█龙吗?”

“学姐你说这种流行电视剧的梗会被downvote的啊!听好了,我是要真正意义上的‘创造历史’,把一件作品传送到古代去,然后记录下来时间线的变动,这可是劳技实践学、时间流体物理学与逻辑历史学三学科结合的大胜利呢!”

“哦?这个点子听起来不错,可你打算做个什么样的作品?如果对历史的改动太大的话可能会被警告,但如果太过平凡的话,搞不好会观测不到……”

“嗯……一个竹简怎么样?每次打开它时都会显示出不同的内容,然后按照上面的内容去搜索的话就能找到更多作品。”

“喂喂……这个工作量是不是太大了?”

“不会的,我只要问学长们把它们的失败作拿过来就行了,而且正常来想的话,这个竹简这么危险,应该不会频繁打开它吧。”

“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正常’真是毫无说服力……那,你打算把它投放到哪个时代?”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那位皇帝啦!那位一会儿是木乃伊、一会儿是背上长着肉瘤的怪物,一会儿是人型机器人、一会儿是看起来比自己儿子还年轻的霸道总裁的那位大人啦!不管把什么奇怪的东西安到他头上都不会有违和感啊!”

“虽然你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过好像有点对不起秦始皇……”

……

“那个……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这次是病毒泄露了还是核辐射导致蜥蜴变异了?”

“不……那个……我在做傅里叶展开时忘了算b项,结果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那个……虽然作品很成功,但是……投放的坐标出了点问题……那个……可能投放到……”

“投放到哪里了?赤壁之战还是垓下之围?可别告诉我你投放到坎尼2去了啊。”

“不,那个……时间坐标和空间坐标都没问题……但是,有问题的是时间线轴……搞不好我把作品扔到一个没法观测的不同的时间轴上去了……”

“虽然我早就猜到会有这种结果,但每次都不让我的猜想落空的你也真是令人惊叹了……”

“怎么办……学姐救救我……这样下去我要没法毕业啦!”

“算了算了,这样吧。你仔细算一下你的投放坐标的时间线轴位置,然后中期报告时跟教授说你为了不影响时间因果律的波动把作品投送到别的时间线上去,然后我去拜托我那几位学时间流体物理的学长,看他们能不能帮你观测一下那条时间线。”

“谢谢学姐!顾学姐最好啦!改天我请学姐吃可丽饼!”

“与其在这里拍我马屁,还不如好好改改你的毛病……对了,可丽饼里面不要放花生啊,我对花生过敏。”




“所以,古典时代东亚史的期末课题你打算写什么?”

“嗯……我有个点子,托洛茨基3不是说‘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吗,那既然我们也是人民群众,当然就可以去创造历史啦。”

“先不说你算哪门子‘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去胡编乱造一篇报告不成?”

“当然不可能是胡编乱造咧,倒不如说我的这个点子会前所未有的靠谱呢,因为我能拿到第一手资料啊。”

“第一手资料?难道你要去穿越不成?且不说你没有修过高维物理课程,‘穿越’这个点子也太俗套啦,你以为你是项█龙吗?”

“学姐你说这种网络小说的梗会被downvote的啊!听好了,我是要真正意义上的‘创造历史’,把一件作品传送到古代去,然后记录下来时间线的变动,这可是劳技实践学、高维物理学与量子历史学三学科结合的大胜利呢!”

“哦?这个点子听起来不错,可你打算做个什么样的作品?如果对历史的改动太大的话可能会被警告,但如果太过平凡的话,搞不好会观测不到……”

“嗯……一个竹简怎么样?

“Pass,你不知道异学会的那个宝贝竹简吗?这样子会被告抄袭的。”

“那,一个能飞向宇宙,浩瀚无垠的载人战车怎么样?或者是一个能用一把古琴来遥控操纵的陶俑?”

“在你想这些点子之前麻烦你先把他们顺利做出来再说吧……那,你打算把它投放到哪个时代?”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那位皇帝啦!那位一会儿是木乃伊、一会儿是背上长着肉瘤的怪物,一会儿是人型机器人、一会儿是看起来比自己儿子还年轻的霸道总裁的那位大人啦!不管把什么奇怪的东西安到他头上都不会有违和感啊!”

“虽然你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不过好像有点对不起秦始皇……”

……

“那个……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这次是病毒泄露了还是核辐射导致蜥蜴变异了?”

“不……那个……我在算积分时忘了考虑不可积点,结果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那个……虽然作品很成功,但是……投放的坐标出了点问题……那个……可能投放到……”

“投放到哪里了?白登山之围还是官渡之战?可别告诉我你投放到拉菲亚4去了啊。”

“不,那个……时间坐标和空间坐标都没问题……但是,有问题的是时间线轴……搞不好我把作品扔到一个没法观测的不同的时间轴上去了……”

“虽然我早就猜到会有这种结果,但每次都不让我的猜想落空的你也真是令人惊叹了……”

“怎么办……学姐救救我……这样下去我要没法毕业啦!”

“算了算了,这样吧。你仔细算一下你的投放坐标的时间线轴位置,然后中期报告时跟教授说你为了不影响时间因果律的波动把作品投送到别的时间线上去,然后我去拜托我那几位学高维物理的学长,看他们能不能帮你观测一下那条时间线。”

“谢谢学姐!顾学姐最好啦!改天我请学姐吃手握披萨!”

“与其在这里拍我马屁,还不如好好改改你的毛病……对了,披萨不要海鲜味的啊,我对海鲜过敏。”




“所以,古典时代东亚史的期末课题你打算写什么?”

“嗯……我有个点子,布朗基5不是说‘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吗,那既然我们也是人民群众,当然就可以去创造历史啦。”

“先不说你算哪门子‘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去胡编乱造一篇报告不成?”

“当然不可能是胡编乱造咧,倒不如说我的这个点子会前所未有的靠谱呢,因为我能拿到第一手资料啊。”

“第一手资料?难道你要去穿越不成?且不说你没有修过超子物理课程,‘穿越’这个点子也太俗套啦,你以为你是项█龙吗?”

“学姐你说这种上世纪八十年电视剧的梗会被downvote的啊!听好了,我是要真正意义上的‘创造历史’,把一件作品传送到古代去,然后记录下来时间线的变动,这可是劳技实践学、超子物理学与心理史学三学科结合的大胜利呢!”

“哦?这个点子听起来不错,可你打算做个什么样的作品?如果对历史的改动太大的话可能会被警告,但如果太过平凡的话,搞不好会观测不到……”

……



肃穆的咸阳宫内,嬴政打了个喷嚏。

他拢了拢自己身上的黑色长袍,然后目光停留在自己手上的一卷竹简上。

这卷竹简是什么时候到自己手上的?

好像是就在刚刚,好像是一直在这里,又好像……是两千年之后?

还有,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似乎每次打开时上面的内容都不一样,但是,在确认上面写的内容之前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文字?

从它的构造来看毫无疑问是汉字,但上面的字形与他已知的七国文字都对不上号,和库房里那些商周金鼎上面的文字也完全不同。这些文字字形长而扁,笔画平直,横长竖短,蚕头燕尾。尽管仔细辨识的话似乎能认出一两个字来,但完全没法连贯阅读。或许让李斯这种文字专家来看看的话会有所收获,但有必要为了这种小事去把李长史叫来么……

嬴政摇了摇头,将奇怪的竹简与混乱的思绪一起抛到脑后。反正每天都会有各式各样奇怪的东西突然出现在自己手上,处理它们是尉缭和他的辑卫军的工作。

天凉了,该让关东六国灭亡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