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动物

我已经习惯它们了。脚。你绝对猜不出它们有多少只脚。也想象不出它们挂在你皮肤上,挂在你毛发上的感觉。想象不出它们毫不费劲挂在你身上的样子。它们差不多要开始挠痒了,差不多了。

臭味。现在几乎已经闻不到了。起先,这臭味……这臭味真是糟糕透了。我呕吐出好多虫子。随后他们趁我吃东西时候爬进我的嘴里……但另一方面,我意识到它们并不介意我吃下它们。我认为这个发现是我愿意妥协并忍耐的原因。它们一开始尝起来并不美味。可是随后……咀嚼时的那种嘎吱嘎吱声。昆虫有它们独特的口感。又浓又甜,并且充满了……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它是我所吃过最好的东西。而且它们甚至不介意我吃它们。虫子有很多,我只需伸出手抓一把……

我想它们喜欢用鸣叫哄我入睡。当它们爬进我耳朵时这声音很难无视。好吧,我承认它们在我体内别的地方爬动时也很吵。各种各样的小东西一直鸣叫着并发出嗡嗡的声音。噪声不断。我是说,它们在夏天会吵得更大声。非常大声。可我并不介意,它们只是喜欢鸣叫而已。这听起来几乎就像音乐一样。

……我能看到他们正在观察我。不是这些爬动的小东西,不是,是人。我知道你如何看待我。即使是在住着世界上最奇怪的人的地方,住着被世界所遗忘的人的地方。即使它们扭过头去。我也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他们在同情我。或者他们只是在冒犯我。真恶心。你也是。我知道你正在努力的把目光放在我身上。而不是落在我头发里的虫子上,或是牙齿上。我见过我的样子。你并不想,但是忍不住盯着我看。我知道你忍不住。没人能忍住。

没关系……不不,你可以放松些。是的,这没关系。你的眼眶开始变湿了。我觉得你最好离开一会。喝点水或是别的什么。那会使你的胃舒服一点。

我放弃洗掉它们的打算了。不是淋浴也不是泡澡,光这些不够,甚至用水以外的东西都无法洗去它们。并不是我不想去尝试,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注定要失败的尝试。我是说,我身上仍留有当初试图洗下它们时留下的疤痕。随后我开始游泳,试图淹死它们。就像吹笛手那个故事里说的那样。你知道的,他把老鼠引到河里淹死。我喜欢游泳,甚至在它能使我感到一丝清洁之前就喜欢。然后……然后水蛭们发现了我。

水蛭们不是……蚂蚁才是最糟糕的。它们太小了。它们遍布我的身体,在我头发里,鼻孔里,耳朵里,甚至在我眼睛里……几千只蚂蚁,这……这实在是……我甚至不……我甚至无法描述那种感觉。想想看,你身体表面的每一英寸都盖—不,别放在心上,抱歉抱歉。

……我还没提到老鼠。总是这样,许多……但是我猜它们并不……至少它们是温暖的。在寒冷的时候扎堆的老鼠能使我保持温度。就像一张毛毯。人们养老鼠当宠物,不是吗?这并没有什么不同。人人都喜欢宠物……我也喜欢我的宠物……它们,我全部都喜欢……

……我从未感到孤单……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