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的笔记和“任务列表”

任务列表:

写作:

  • “血腥情人节”。(带针的花)
  • “注意力妓女”(一种已成为关注焦点为生的生物,获得越多关注就长得越大。)
  • “符号”(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标记,但无论它以何种方式绘制,都会扭曲空间和时间的结构,以及它所代表的事物的属性。)
  • “铁皮”SCP-275(某个非常难缠的小姑娘,几乎坚不可摧。)该死,我一定要把这个好好写完。
  • “鲜肉树”(写起来一定很有趣!)
  • “种植你的私人城堡”(已完成)
  • “Ol'Red”(已完成)
  • 一个滚动的石头。
  • 一个关于SCP-718的短篇故事。
  • Dr. Gears合作的关于鼹鼠/潘多拉之盒/SCP-110的故事。
  • 完成短篇故事Of Able
  • 准备一个关于挖掘事件的丧尸文。

其他事:

  • 一个新部门关于……某事的。会很有趣的,但是我要先和其他管理员商量一下如何实施。(已完成)
  • 也许可以添加到新部门的……
  • 为新部门画点草图。
  • 想办法装一个计时器在网站上,这样人们就可以用网页上的时钟来统一时间,来约见面或者其他什么的。(找不到可以做这件事的可嵌入程序)
  • 浏览所有SCP,评分并添加一些评论,像往常一样。(诸位!你们也应该来做这件事!)
  • 承认但丁是多么伟大。我看到是你搞的鬼……现在我要来收拾你了。
  • Dr. Steel呃……不对。我知道是你干的,Bright……我也会收拾你的。所以我想我必须搞个新的列表了……
  • 做出一个助手。(//终于。已完成。)1
  • 给Dr. Kondraki来点咖啡,越快越好谢谢,我真的要把列表搞长一点。

Crow的预处决列表:

  • Dr. Dantensen -用一把勺子。为什么?因为我喜欢勺子。因为他们很圆。就像月亮……
  • Dr. Bright -用一个能穿透钛的机械假阳具。他会喜欢的。
  • Dr. Kondraki -放进一桶冒蒸汽的热咖啡里,用那种猫屎做的好咖啡。

备注:你有一整桶,却不愿意给我一杯?你可真是“人类的好伙伴”哦。 -Dr. Kondraki
备注:好吧好吧,我可以不把你干掉。但是下次要说“请”。我可不是佣人。 -Prof. Crow
备注:多谢啦Crow!把我从那该死的猴子身体里救出来了。够朋友。-Dr. Bright
备注: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讽刺……最好还是无视吧。-Prof. Crow

日志:

21st - 30th November 2008
1st - 12th December 2008
13th - 23rd December 2008
24th December 2008 - 14th January 2009

18/02/2009

我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很少有什么事情让我生气。造成我身体上的伤害,有的,造成我不应有的压力,有的,造成我无尽的精神痛苦,有的,但很少有事情会……激怒我。
时间旅行就是其中之一。
我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凌晨一点半上床睡觉。我在同年二月十八日早上九点二十六分醒来。我没有移动,只有九个小时的睡眠,对我来说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后,在一整天的混乱与充斥着“我以为你死了!?”的哭泣声中(这一点我要重点提出)我发现自己已经失踪一个月零三天了。在那段时间里,Sophia完全接管了我的工作(尽管她已经终止了我所有的个人实验),并尽最大努力寻找我,同时向高层隐瞒了我失踪的事。
显然,[数据编辑]让我睡在一个独立的[数据删除]小泡中,并至少[数据删除]直至最终被[数据删除]打破,并返回到现在的时空阶段。
不用说,我……至少可以说是,有点恼火。

24/02/2009

呸呸呸。
他们把我隔离了将近一个星期,观察并进行测试,看是否能发现我的生理、行为、以及其他任何地方出现异常。如果我的手再被拿着摆来摆去,或被迫看更多的破墨水点,我就要疯掉了。
他们说他们会很快停止隔离,Sophia说高层仍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看来我还是幸运的。通常情况下,他们把某物隔离检查的时候,就是TA快要挂掉,不会造成任何安全威胁的时候了。
尽管如此,我想我还是能看出来他们是从哪个部门来的。如果是我负责的项目,我可能也会决定强制隔离,时间可能还会更长。至少他们还有礼貌,把我的衣服、掌上电脑和我要求的东西都提供给我了。

12/03/2009

我还在这里。
我还在这里,我讨厌这里。
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事。起床,吃饭,锻炼,然后进行简单的观测直到午餐,然后更多的观测直到晚餐,然后熄灯。
除了我已经拥有的东西外,我什么都被不允许拥有,即使那样,我拥有那些东西是因为要照顾Sophia的情绪。我每天最多只能用一个小时,其余时间那些东西也只能放在在观察存储器里。
所有这些都是在浪费时间。
我本可以去做有建设性的、有用的、有趣的事情,但是不行,我因为命运的扭曲而被困在这里,被迫进入这个单调的地狱。
他们一直说我很快就会被放行。
都是骗子。

05/05/2009

终于。
终于,他们觉得可以放了我了。终于。
我还以为我会死在那里。
尽管如此,再次外出走动还是有点奇怪。但我很庆幸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穿上我自己的衣服还有我心爱的步行者在我身边。
我不在的时候,Sophia把设施照顾得很好。我想甚至可以在继续我其他实验的时候把这些留给她。她似乎很喜欢它。这很适合她的分析能力。
除了040测试日志,我所有的个人实验都还在等着我去处理。他们还没有公布他们的调查结果,说是需要我的批准,所以我得抓紧时间仔细阅读。我对她可能取得的进展很感兴趣。
尽管如此,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而我已经准备好开动了。毕竟,我得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不是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