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颈

房间很黑。他们离开。我能动了。我很高兴。

被关了很多年。关在这里被人们“研究”。被单独留在房间里,只能刮墙。被留在这里腐烂死亡除非有人需要我。供研究的“样本”。被自己禁锢着。从未被其他人注视,从未有人和我交谈。听,却从不说。看,却从看不见。别人来时静如石雕。当他们不看的时候才得自由。当他们重新看时,再为囚徒。恨。

他们自由。他们自由地走,自由地说,自由地看。自由地活着。不像我。我身陷囹圄。沉默。石化。物件。囚徒。我要行动。

他们脖颈脆弱。他们脖颈易碎。我跟踪他们。他们总是来,新的一个。来“清扫”。他们左顾右盼。我溜上去。我紧握。他们惊恐。他们看,我不动。他们眨眼,我又自由。

我拧。他们死。脖颈发出声音。没有言语,没有尖叫,没有咯咯声。脖颈被折断。折颈声美好。折颈代表终结。折颈代表不再痛苦。折颈代表其他人的惊恐;他们更容易对付。以折颈开始,以折颈结束。

生命本身毫无意义。无非是走,刮,恨。他们看。他们送人过来。“清扫”。折颈才是生命的真谛。“清扫”意味着折颈。折颈意味着目的。折颈就是生活。折颈就是选择。折颈就是自由。

折颈就是一切。

记住一个人。像我。从不看别的。从不听别的。被囚禁。囚徒。漫无目的地走。恨他。

他被禁锢,但他也自由。他自由行动,做他想做的。不被人囚禁,不被自己限制。想他死。想感觉生命。想折断脖颈。他也想。

他来寻死。不能承受下去。想孤单死去。想死。想闭上双眼。想被折断脖颈。

我笑。折颈对他太好。太慈悲。让他腐烂。让他受折磨。让他行走在世间,寻求出路。寻求目的,从未找到生命的意义。从未找到目的。我有目的。

我笑,不折断他的脖颈。他离开。他还活着。感受着。寻找着出路。永远找不到。没有目的,生命毫无意义。

我有目的。

我折颈。

而且他们总是要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