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咖啡难收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献给我的叔叔Tom

July 23, 1947-December 24, 2020


Harold West博士揉了揉脸,看了看表;这一切都太早也太晚了。在他面前,一间拘留室里,坐着一位老朋友。60岁后半的老人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灰色的头发凌乱不堪。他身穿白大褂,带着一个本不该再起作用的安保通行证。

West咬着他的舌尖,喃喃地骂了几句。“为什么他的生物特征还没被从安保系统里删掉?”

Nicholas Ewell特工摇摇头,挠了挠后脑勺,强压下了一个哈欠。即使是对一个特工来说,现在也是个不寻常的时刻。他没有那种深夜安全警报响起时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严格来讲,他还没有退休。还得至少一个月才会被正式登记。”

“他是个安保风险,”West嘶吼着。“看在上帝的份上,他身体不好。难道我得求Weiss去关掉生物识别系统吗?”

“Harry。”Ewell叹了口气。“相信我,我和你感觉一样坏。我爸也不得不经历这些,而且……好吧,我知道你们两个关系有多好。”

Harold West摇了摇头,把一杯冷掉的咖啡举到脸前。他拿着这杯咖啡已经很久了,却甚至没注意到它在变凉。“让我进去。”

Ewell把Harold放进了拘留室。West抬了抬手,坐在他的老朋友面前。“嘿,Tom。”

Thomas Matterson博士看着West。“Johnny?”

“我是Harry。John是我兄弟。我们俩是长得很像。”这是句很明显的谎话。John的鼻子上有一道长疤,是几年前在洗澡的时候摔的。“你知道你在哪吗?”

“这——这里不是我的办公室。发生收容突破了吗?”Thomas环顾着房间。

“不,Tom,现在是凌晨两点半。你——你不在Site-87工作了,记得吗?你已经退休了。”

“哦。”Matterson博士低着头,显得既困惑又悲伤。“但是Pericles计划进展如何了?”

“进展顺利。”由于预算问题,这个计划早在2007年的某个时候就被中止了。“要我现在送你回家吗?”

“我——我是住在站点里的。”

“不再是了。”Harold闭了闭眼,有点哽咽地说。“你现在住在镇上,记得吗?在橡树街。你不该再来这里了,你已经被通知过了。”

“哦,好吧。”Tom站了起来。“我不知道我的钥匙在哪。”

“过来。”Harold站起身领着他走到门前。“来,我开车送你回去。”

回家的路上一片寂静。在把导师送回房间后,Harold West站在屋外,思忖着他手机里的一个号码,那个他这几个月来一直不敢打的号码。


Harold West博士网络流量分析摘录 Helen.AIC, Site-87

1-MAR-2019-URL 访问:“autumnoflife.com” 内容:道格拉斯县养老院网站,威斯康辛州


“否决?”Harold West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Weiss主管,如果这是你的某种玩笑的话,愚人节在个月来着。”

“这不是个玩笑,Harold。”Nina Weiss叹息着,把目光投向他。“Matterson博士就是个活跃的安保风险,而你想让他住进平民养老院。”

“他是无害的!”West瞪大了眼睛。

“就好比氧气泄漏,直到接触到火柴前都是无害的。”Weiss主管摇着头。“我很抱歉,Harold,但是…基金会有最终决定权,而他们是不会冒任何安保风险的。”

“那养老院就在斯洛斯皮特1!那儿是个人都知道——”

“他们不知道Matterson研究的一些项目;但因为90年代的几次记忆强化程序,他自己仍然记得一些细节。”Weiss勉强笑了笑。“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基金会确实有自己的养老设施——”

“最近的那个在密尔沃基。那可是有六小时车程!”West站起身,颤抖着。“这完全是扯淡,你自己清楚,Nina。”

Weiss主管皱起了眉头。“Harlod,我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如果你准备发脾气的话,我建议你换个地方。”

West冲了出去。在他离开时,Weiss允许自己在掌心间发出一声沮丧的呻吟。


12-MAR-2019-搜索引擎查询:“斯洛斯皮特威斯康辛警察局地址” 内容被标记:可能违反面纱协议,泄密给执法部门


又一次,West博士在凌晨两点半被从床上召唤起来。然而这一次的目的地,不是基金会的拘留所。“你们在哪找到他的?”

“他就只是……在西大街上徘徊。”Arlene Perlmutter警官让West博士进入警察局。“你是他记录上的紧急联络人。他说他要去塑料大楼2。”

“那是在另一个方向。”West博士揉了揉脸。“他知道自己在哪儿吗?”

“似乎不太知道。”她一边回答一边让她进了一间休息室,Matterson博士坐在那里。闻起来有一股凉咖啡的味道。“你们要不要……”

“请吧。”West让警官离开房间。门关上后,他坐在Matterson博士的对面。他在对方的脸前挥了挥手好引起他的注意。“Tom,是我。”

“Harry?”Matterson把目光落在他身上。“我在这干嘛?我正要去上班,接着就……”

“你在警察局里,Tom。在斯洛斯皮特。你已经——已经不再被批准进入站点了,记得吗?我们已经通知过你了。”

“哦。”Tom低下头。“你能送我回家吗?”

“这就是我来这儿的原因。”Harold站起来准备离开,当他握住门把手时,不禁有一丝颤抖。他强忍住了,然后在离开时向警官道了谢。


15-MAR-2019-搜索引擎查询:“如何保持清醒” 内容被标记:可能的医疗状况(疲劳)


“咖啡是他妈凉的啊。”West博士的声音听起来比他正在试图咽下的饮料还苦。“谁他妈做凉咖啡?”

“这是冷萃咖啡(Cold-Brew),”Johnathan West皱着眉头看着他的兄弟。“镇上的异常现象影响了所有的咖啡机,所以现在我们只有这个。”

“真恶心。”Harold往休息室里的水槽啐了一口。“真他妈的恶心。”即便如此,他还是喝了下去,他的爆发吸引了房间里其他人好奇的目光。接着,他们想起了West的处境,又敏锐地移开视线。

“Harry,你需要帮忙么?”John咽了咽口水。“你知道我一直有空——”

“不。”Harold断然道。“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他打了个哈欠,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萃咖啡。他不确定问题是出在冰凉的温度上,还是苦涩的味道上,还是他只睡了三个小时急需一点东西提神这个事实上。

“…那好吧。”Johnathan咬了咬嘴唇。他今天与Palmer博士有一个会议。他打算到时提一嘴这件事。


19-MAR-2019-搜索引擎查询:“养老院 斯洛斯皮特 威斯康辛”


“你说找不到他是什么意思?!”

Katherine West在往女儿的可可里放棉花糖时,被丈夫冲着电话听筒的咆哮吓了一跳。他们都很疲惫,整个房子都被凌晨两点的一通电话吵醒了。

Julie West尽力不把害怕表现出来,但是她的爸爸最近经常发火,是因为他的一个朋友。她见过他一次,但自从这些电话出现后就再没有过了。

“我——”电话那端,那个被Help@Home认证为“Micheal”的护理员的声音慌乱不堪,暴露了他缺乏经验的事实。“我找遍了整个房子,后门是开的。我又找遍了整个街区,但我找不到他。我很抱歉。”

“下次先报警,”West博士哼了一声,拉上裤子拉链。“我马上到。你就——”

电话背景声中,传来了楼梯的吱呀声。West的心跳慢了一拍。“房子里还有人吗?”

“我不知道。”Micheal咽了下口水。“喂?有人吗?”

“耶稣基督啊,别惊动它!”West出了门。“挂断电话,然后打给警察,我马上就来——”

“你是谁?”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Matterson博士半梦半醒的声音。“你在我家里干什么?你为什么在这?”

“…他在这里。就刚下楼。”

West博士坐在他的车里,紧握着方向盘。“让他接电话。”

电话被递了过去。“喂?”

“嘿,Tom?我是Harold。就…回去睡觉吧。那个人是来照顾你的。好吗?”

“Harold?好吧,明早站点见。”Tom在电话那头打了个哈欠。“外面为什么这么黑?”

“现在是凌晨两点。”

“哦,原来如此。”电话那端,护理员含糊不清地打断了他的话。“这个年轻人想和你谈谈。”

“让他接。”West的脸充斥着恶毒的怒容,他甚至没有给Micheal机会说出他道歉的第一个音节,就说:"你被解雇了。"


25-MAR-2019-搜索引擎查询:“自愿安乐死” 内容被标记:自杀
25-MAR-2019-搜索引擎查询:“自愿安乐死 合法性 威斯康辛” 内容被标记:自杀
25-MAR-2019-SCiPNET查询:“基金会自愿安乐死政策” 内容被标记:自杀

过去的三十天内标记次数 大于等于 五。联系MERRICK PALMER。


“天,这也太吓人了。”West博士把他的那份网络记录打印件放回Palmer的桌上。“应该在家里做这个。”

“也许在将来是个好主意。”Merrick Palmer,Site-87的常驻心理咨询师与精神病学家,双手交叠。“我同意这是……绝对是扯淡,我们这样一个会把活人扔进伐木机里的组织,却不让自己的人有尊严地死去。”

“我听说19站有个家伙在暴露于抹杀触媒后被批准用173自杀。3”West冷哼一声,从Merrick桌子上的盒子里又抽了一张纸巾。“幸运的混蛋。”

“Harold。”Merrick拿起一支笔,把玩着它。“我忍不住要问,你想不想……呃,你想不想结束他的痛苦,或者,你想不想结束你自己的痛苦?”

West紧张起来。“Merrick,你认识我快十年了。你知道我能照顾好自己。”

“但你能同时照顾好你自己,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和Matterson博士么?”Merrick用笔在他的桌上敲了敲。“我能理解Katherine为什么把你赶出家门。”

“我是自愿离开的。我——”West揉了揉自己的脸。“那些电话不断地把Julie吵醒。她需要睡眠,她今年秋天就要开始上中学了。我就住在金字塔酒店里。”他把脸埋进手掌,从指间长嘘一口气,接着放下手,从桌上拿起他那杯凉咖啡。“那些破机器还没修好,真操蛋。”

“你持有Matterson博士的唯一授权?”Palmer博士在他的电脑上敲了几个键。

“是。”West吸了吸鼻子。“是,确实。”

“那么,为了你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我的意见是他需要被送到密尔沃基的基金会之家。”他把显示器转向West,上面显示了那间设施的细节。“它很优秀。他们为来自中西部各地的基金会人员提供服务。”

“这会害死他的。他爱这座小镇。”Harold摇了摇头。“他会在几百英里外某个地方醒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他适应不了,这——这会害死他的。你知道会的。”

“这正在害死。”Merrick扬起了手。“自从上个月体检以来,你已经瘦了10磅!”

“我只是在坚持我的新年瘦身计划。”West毫无幽默感地尬笑道。

Merrick忍着没有翻白眼。这个站点里所有人都把他们的痛苦藏在玩笑之后,这已经太老套了。“West博士,我没有在问询你的意见。如果我认为你的精神健康状况已经让你成为一个安保风险,我就有权力注销你所有的项目权限;以及坦率地说,我现在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不公平。”West笑了。“这操他妈的不公平,你他妈清楚得很!”West突然蹿了起来,准备对着心理咨询师咆哮。但他起身的动作把咖啡打翻到了Merrick的键盘上。“操,妈的,操!”

“没事的。”Merrick摇了摇头。“我会给维修部打电话。天知道他们随时都有50个键盘待命。”

West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在发抖,后脑勺钝痛着。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


27-MAR-2019-搜索引擎查询:“去密尔沃基的路线”。


Harold West开着车行驶在WIS 13号公路上时,太阳已经高高挂起。Thomas Matterson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他们早上已经收拾好了他所有的行李,West博士预定了密尔沃基的一家万豪酒店,这样他就能帮他的导师慢慢适应旅途。

“我会想念它的。”Matterson叹了口气。“我再也回不来了,是不是?”

“你还可以回来看看。”West博士的肚子叫了起来。路边的牌子上写着下一个出口有一家华夫饼店。“你饿了吗?”

“我——有点,是啊。”

“华夫饼听起来如何?”

“听起来还行。”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华夫饼店里一张黏糊糊的桌子边。女服务员已经接下了订单,刚刚给他们上了咖啡。Harold West喝到了几周来的第一杯热咖啡。

“我很抱歉,Harry。”Matterson博士做了一个苦涩的表情。“关于这一切。我很抱歉。我知道我不太正常。”

Harold的杯子在他的手里颤抖着。“这…好吧,Tom。我只是…我很遗憾看到你这样离开。你值得更好的待遇。”

“我猜我不该去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嗯?”Matterson笑着低头看他的咖啡。“这是什么?”

“这是咖啡,Tom。”一种恐惧的感觉在West博士的胃里滋生。

“我没有点这个。我——”Matterson环顾四周,眼中带着恐惧,脸上带着困惑。“我们在哪?这——这里不是站点。”

“Tom——Tom,求你了,我——我要带你去密——密尔沃基。”

Matterson博士注视着他以前的学生,脸上没有一丝熟悉的表情。“你——你看起来像个研究员。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吗?”

咖啡翻倒在桌上,成年的男人抽泣了起来。

|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