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者自耕
评分: +6+x

他想要一片花海,结果笔耕不辍出一片荒漠。


欢迎你们,各位听众,欢迎你们。

忠实的朋友们,或许你们已经注意到,不昼城西南方曾经本来是绿野的空旷场所赫然已是无边无际的灰色荒漠。每一粒沙都静静的,静静地待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永远达不到的地平线那边隐约可见参差的灰黑虚影,雾霭般的天穹上是什么?纤尘聚集的地方是一张又一张人脸吗?还是不用太过在意,毕竟只是一块无人之地而已——至少一开始我们都这样想。

本周,有勇敢而善于观察的热心听众指出,十里开外出现一隅小小的废墟,以及不昼城写字楼常见的“L“型木桌和靠背椅。一个男人,医生装扮,就这么坐着,写着,从不停歇,仿佛永不文思枯竭。

毫无疑问,在我们这所不昼城新出现的事物正等待解密。

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取得进展;不幸的是,我们无需取得进展——毕竟,还有什么比以为神秘更可悲的呢?

新实习生Carlile自告奋勇地前往探查,我们期待他的回归。现在,我给大家播报几则相对有趣而实用的广告——

本周二,一家旅船公司在遗忘之湖湖畔落成剪彩。该公司员工给每位过路人发放了制作精良的宣传资料。

该公司提供15人制黄顶红漆复古型游船,这当然不是唯一的特色,更重要的是,嗯,让我看看。

[翻动厚实纸张的哗啦声]

“你所要做的,只是坐稳。只花三次呼吸的时间,我们保证将你完好无损地送到目的地。但是请别忘记购买返> 程船票。另外,下船要快,请勿给他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哇哦,听起来棒极了,不是吗?这是如此适合频频造访旧海之市的不昼城居民。

另一则广告,继玩具帮手大受好评后,本地最大的杂货供应商,也是我们大家熟悉的好朋友,卷袖俱乐部,再 度推出新产品。虽然尚未确定产品名字,但是设计者向我们透露部分消息以供宣传。

“是的,这是一件难得的好东西,它能让建筑永垂不朽,永不倾覆,简直是让人舒心赚大钱的不二选择。唔,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产品设计者如是说道。

目前,已经有三家建筑公司试用新产品。在此我友情提示,各位听众,若您确定未收到来自政府的地震通知而感到明显的震感,请不要惊慌,那是一栋不朽的建筑铸成的必要过程。

以上,是今天的广告时间。

[传真机发出的哔哔声]

好消息,各位听众,看起来Carlile顺利到达了废墟并向我们传输了一张照片,我给大家描述一下照片上的画面——

青灰色砖墙,风沙侵蚀过曾经光滑的白漆表面。有一个标记,是朝向三方,彼此规规矩矩间隔120度的箭头指向圆心和两枚同心圆。唔,我不是很确定,但它看上去并不完全。

这便是Carlile用有限的拍摄技术和像素为我们呈现的有意义的画面,现在我试着连线身在前方的Carlile。

[令人舒心的安静]

Nemo:哈喽,Carlile?能听到吗?

Carlile[声音模糊]:Nemo?我能听见,你能听见吗?

Nemo:听不真切,但还是请你为听众报道你目前的情况。

Carlile:好的…我已经和Isaac——就是废墟里那个人…交流。他提出到电台的请求。

Nemo:电台?我是说,他有很多要说的话?

Carlile:我想是的….他态度坚决…我….

Nemo:Carlile?我听不清你说话。

Carlile:带他过来吗…..

Nemo:可以,麻烦你了。

Carlile:不….我….呜呜呜呜呜….

[强烈的噪声干扰]

哦,听众们,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电磁干扰像是帷幕笼罩在不昼城周围,现在它打断通讯。我想我的消息已经传达到位,为难Carlile做一份送信人的工作了。在等待的空暇期间,让我们看一看赞助商带来的消息——

阳光灿烂的夏日午后,连猫都会慵懒的绝妙时候。

你会做什么?

读一本书?小睡片刻?晒晒太阳?

你在房间来回踱步,看着窗外有些刺眼的柔软阳光,觉得虚度光阴,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于是你坐下,枕着阳光,随手翻开桌上的牛皮笔记本,一页一页地翻读。

是错觉吗?你仿佛置身黄金沙滩,海风扑面而来,周身湿润起来。

你笑着又翻了几页,你感觉衣服湿了,这真奇怪,不是吗?明明身在房间,却感觉海水淹没半身,海水的张力束缚住自由。

下一行…

下一行…

下一…

没有下一行了,空气中升起几颗气泡。

在这模因海洋。


听众们,Carlile已经回到电台,还带着沙漠中的男人,Isaac。现在他就坐在我旁边,他看起来很急切,很急切,他是多么希望和各位听众见面。而我已经得到许可,以我的一罐巧克力糖果作为代价,来进行今天突然的对话。

Nemo:你好啊,Isaac,没错吧。不要客气,吃巧克力糖。

Isaac[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不…我确认一下,这种巧克力糖是…不消化的,是吧?

Nemo:看起来你吃过这样的糖果,味道不赖,对吧。

Isaac:不,我没有吃过,我只是见过,只是了解,这里所有这样的巧克力糖果都是这样的吗?

Nemo[发出轻松的笑声]:是啊,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Isaac:不…我觉得一点也不。

Nemo:那好吧,能给听众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Isaac:我是个博士,为SCP基金会工作。

Nemo:SCP基金会?那是做什么的?

Isaac:那就是…就是个基金会而已。

Nemo:你知道吗,你和那片沙漠的突然出现,仿佛只一场梦,却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当然,这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

Isaac:突然出现?可我一直就在那里。唯一的可能,这是个地点性质的异常。

Nemo:是啊,这确实算是个异常。不过,你在沙漠里一直写东西,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Isaac: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是些日常的研究记录和报告整理,比起这个,我更想分享一个故事。

Nemo:这当然可以,我相信不昼城的听众们也同意我的决定,接下来,我将麦克风交给我们远道而来的,Dr.Isaac。

[节奏缓慢的钢琴曲]

一个男人正在加班,两小时前,他的上司给他安排了新的工作。

“搞清楚它的异常。”他的上司依旧冷漠,不容抗拒。

现在,他守着孤灯,不去看图片里的茫茫沙海,打算合眼暂歇。

再睁眼,他已置身其中,守着那文案,桌上的咖啡困倦地盛放。他开始慌张,这一切都是不正常的。

他看到新的人影出现在视野,简直欣喜若狂;其他的人看到他新的身影,算得上仓惶。

他看那些人生活,接触那些他敬而远之的物件,急切地挥手大叫:“这是不对的。”而他们只是笑着祝他安康。

这仿佛是桃源乡,他这么认为;但这是愚者的桃源乡,他这么坚持。

而对他来说,桃园已逝,万物归终,唯其孑然。

Isaac:我讲完了。

Nemo:这真是个……简短而震撼人心的故事。我为故事的主角表示我的哀叹,哀其不幸,哀其沦入他乡。

Isaac: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Nemo:抱歉,有什么问题吗?

Isaac:只是想到些东西,那片沙漠。

Nemo:那里曾经是一片花海,直到被沙漠覆盖。

lsaac:抱歉,但是,额,不昼城的朋友们,我得表明我没有恶意,你们可以把我当做一个来自远方的旅客在此暂驻,或许吧。而我,会试着成为献花之人。

Nemo:当然,友善的不昼城和不昼城居民欢迎你的到来。

Isaac: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就先返回,把今天的内容写下来

Nemo:当然可以,我也欢迎你再来电台。哦,我建议你乘坐836路公交车,你可以在门口找到836路公交站牌。

lsaac:……我会考虑的,嘿,那罐巧克力糖果能给我带走吗?

Nemo:请随意。

[又是一阵令人舒心的安静]

各位听众,你们还在吗?我刚才送走了Isaac,他并没有采取我建议的公交线路,而是决定多在城里逛逛,这样也好。

我不知道,各位对这位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怀揣怎样的态度,友善也罢,敌视也罢,就我个人而言,我正是怀着对他的无比期待看着他离去的。

同时,我们也要把掌声送给Carlile。干得好,Carlile,不昼城为你喝彩。

总之,我希望各位能给沙漠重现生机,同时给迷失的人一些帮助,一切不是只一场梦。

最后,不昼城的永夜各位,晚安,我们祈祷太阳将会升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