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吵
评分: 0+x

 «邻桌 | 啼哭 | 毕业»

…………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4520号对象特工冰璃鱼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41.6536%,4520号对象愿意保护五月的概率,低于3号对象的数据,不予以考虑,进行下一名对象的模拟计算。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4521号对象热带鱼指挥官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95.1344%,4521号对象愿意保护五月的概率,高于3号对象的数据,暂时拟定给予AI-MI核心内室的进入权限,进行下一名对象的模拟计算。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4522……

模拟计算系统暂停,重要物品-CN-521346的心率增高,体温超过人体正常温度,温度:39.8°

医疗触手就位,疗法选择:物理降温,营养液检测成分重新发现泪水成分

…….

连线中央AI中……

Site-CN-20 中心人工智能 AI-“玉帝” 连线

Area-CN-42 人工智能AI-MI 启动。申请针对重要物品-CN-521346进行柔和音乐的播放。

拒绝,与主要目标-重要物品-CN-521346的刺激实验无相关性的申请

……

(Area-CN-42的核心内室今天依旧是一片死寂,沉睡的五月依旧无力地漂浮在中心的营养液中。此时,室内的电脑插座突然蹦出火花,响起“噼啪”的脆响,紧接着几个通风管的风流量也加快,发出“咻咻”的轻响,几根管子被风吹的颤动起来,相互碰撞发出“叮当”的响声。)

(MI的请求被中央AI否决,但是它还是利用这种类似ASMR的间接方式来为五月奉上了一曲轻快的音乐。)

(MI也不知道为什么作为机械的它会这么做,但是它只是单纯的想为这个和童年的Ne很像的女孩奏上一曲轻柔的音乐)

警告!检测到Area-CN-42人工智能AI-MI使用过度的资源进行无端操作与未授权行为,请立刻停止未授权行为。

……

警告!检测到Area-CN-42人工智能AI-MI程序中出现未知模块。请自行进行清理并于3月后接受中央AI的检查。

……

警告!在接受中央AI的警告后仍然继续进行无端操作与未授权行为将违反基金会人工智能管理法案第121条法案 不得公然无视中央AI的警告。 是否继续平行世界模拟运算程序?

……是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4522号……


悠扬的歌声响彻在“乱世”的街头巷尾,汉服女子在混乱的人群中闲庭信步的散着步。

就像果冻鱼预测的一样,在三人离开“乱世”后的没几天,知道佐藤村长死掉的所有村民都开始混乱的冲向村长府邸争夺着物资,这里说到底是叛徒和黑商聚集的村落嘛。

几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凑近身材姣好的女人,但他们也像烟花一样一个一个炸开,

“虽然我是不介意发生些什么肉体碰撞,但是现在还是算了吧~”

女人开心的在男人们炸开的血雾中旋转着跳着舞,身上却没有被血液玷污一丝一毫,这时候她的余光中看到一个古装男子,但正眼看去的时候他却不见了。

是他……

她赶忙收敛了舞姿,扭捏的捏住身上裙子的角落,脸也变得通红,小心翼翼的在混乱中看着四周,害羞地说了一句。

“好看吗?若采……”

“嗯,宛如天女,琼章”

女人高兴的再次跳起了舞蹈,但这次少了不少的随意烂漫,而是很谨慎的走好每一步的节拍,因为这是她为他跳的舞蹈。

翩翩起舞中,女人也渐渐的走近歌声的源头,这里是一个死胡同。她收起舞姿,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子。

……10000

果冻鱼等人之前看到过背着大麻袋的光头纹身男坐在那里,但那布满血污的袋子却现在空空如也的放在一边,里面的东西已经被纹身男组装好了。

一个人头摆在纹身男的面前,歌声就是从它发出的,而音乐则是纹身男手中的短笛中传来的。

人类发声有很复杂的工序,气息会通过鼻,口,喉,气管后钻入肺部的肺泡之中,然后再反方向的通过气流振动声带来发出人声。而歌唱则更为复杂,这需要人来调节气息的强弱不说,还要考虑到颅部空间和口腔空间的共鸣频率,气流强度,共鸣,振动频率,如果这些比例掌握的妥当就可以发出完美的歌声。

这个人头就是最完美的作品。

它的整个颅内空间和口腔空间都已经被人工改造成了适合发声的最完美比例,头颅的低端,铺满整个死胡同地面的是抹香鲸的肺部,正在缓慢悠长的用恰到好处的气流刺激着人头的声带。而如何才能称作恰到好处的气流就需要人类最灵活的器官来帮忙了。

无数婴儿的手无孔不入的伸进人头里,用灵活的手指精准的按压着声带,在气管内变幻体积来控制气流的流向。

像纵蛇高手一般,纹身男用着一根很普通的短笛操纵着一切。

……-982

“很有意思的素材呢,但是,艺术家是不会真的局限于此吧。”

女人的掌声没有打断纹身男的演奏,他依旧吹着手中的“短笛”,但是眼神却越过女人看向了“乱世”的街道上。

完美又纯洁的歌声下,人群不断地争夺着仅存的物资。烟雾从朋克建筑中冒出,玻璃里的火光中映出挣扎敲门的人影。一位母亲狂笑着推着自己的婴儿车,里面满身血污的婴儿正贪婪的撕咬着本来应该是自己妹妹的残肢。人们仅仅是因为好玩的将尸体缝在一起,放在烤架上大快朵颐。

这是他的作品,这是他的地狱绘图,但却不是他追求的艺术。

这作品里只有单纯的疯狂和恐怖,没有他追求的纯洁。

没有,只是一群相互追逐的疯狗,根本没有内涵。

……-323

“Am I Cool Yet?”

一曲终,但他却想要更多,单纯的疯狂和恐惧无法再震撼他了,他想要超越这些的作品。

想要污泥中纯洁的莲花,想要妓院中守身如玉的处女,正是兰花才凸显污泥的肮脏,处女才凸显妓院的淫乱。莲花和处女都好狡猾,牺牲别人衬托了自身的纯洁。

他想要创造属于纯洁之物的肮脏,这或许应该能给自己一直在负增长的分数减轻一些压力。

“Hell no”

而她可以给他更多,因为今晚她找到了她的目标。

蜻蜓发簪,白玉挂坠,女仔。不过都不着急,女人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去找他们,因为她突然有个绝佳的点子,只不过需要一段时间准备。

她重新看了看手中的几份有着基金会标签的纸质报告,看着上面特工果冻鱼和热带鱼指挥官的照片笑了笑。

似乎不需要现实扭曲能力也能欣赏到那只兔子心碎的表情呢,猎人先生。


……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五月从那天主动抹去果冻鱼的泪水后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她以前从来没有真正的留意过她身边的这个男人,虽然在一起很多年,但是她并不是因为喜欢才跟着他,当然也不是因为讨厌,而是……除了这么做以外她不知道应该干什么了,如果是之前,就算身边换一个人,不是果冻鱼她也不会在乎。

她……更多的时间其实是被噩梦和头疼占据了,仅此而已,但现在却有些不一样。

直升机翱翔在高空中,五月正躺在安德鲁斯的大腿上看着她手里的ipad,一对耳机分别挂在她们的耳朵上,似乎在B站看着什么搞笑的节目,安德鲁斯在很努力憋着笑,而五月的嘴角也稍微有些上扬。随着月色的攀升,五月过了一会儿就稍微打起了哈欠,安德鲁斯从包里拿出一张毛毯盖在她的身上,盯着直升机外的云端和明月出神。

但是五月却不是真的睡着了,她开始好奇自己不在的时候二人会说些什么。


“为什么起名叫五月呢,安德鲁斯?”

……原来我的名字是这个女人起的吗?

安德鲁斯则是依旧看着外边笑了笑,温柔的揉了揉沉睡的五月的脑袋,五月对这样的触摸不是很讨厌……

“五月初五……女儿节……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就把她当成女儿看了。这可能是补偿心理在作祟吧……现实扭曲能力有很大的可能性遗传给亲生子女……”

“……我知道,我不应该留下子孙的……”

……为什么呢?

五月偷偷瞄了一下安德鲁斯,她的脸上洋溢着一股说不出的悲凉。

“现实扭曲能力不是疾病……如果你想要孩子,好好找的话会找到真正爱你的人的。”

“但我不能把我的孩子生在这个还没准备好接受现实扭曲能力的时代……他会受到和我曾经受到的一样的歧视……而且……真正爱我的人有,但是我爱的人……”

二人之间弥漫出一股尴尬的沉默,五月听到果冻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被安德鲁斯打断了。

“而且,五月的英语是May,也代表着可能。和我们这些已经固定了未来路线的特工呀,心理咨询师不一样,我希望她能充满可能性的活下去……”

果冻鱼和安德鲁斯自嘲的笑了笑,随即安德鲁斯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

“冻鱼,那个女人对我说了一些和五月有关的话,我觉得应该和你说一说……”

“嗯?”


“……代号043,034,049的异常项目你还记得吧。写着万,千,百的倒计时项目。”

“……我记得魅唇鱼……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那个女人想抓五月去做成类似的项目……她们似乎坚信着这是一种仪式,当倒计时归零后会发生什么。”

………装睡的五月再次听到那个女人的事情,奇怪的是,她在安德鲁斯的腿上却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而安德鲁斯从果冻鱼的侧脸看到他的神情慢慢的严肃起来。

“你是说,那三个项目……是代表着某种倒计时吗?而且为什么是们……她有同伙吗”

“虽然细节那个女人没说,但是似乎是这样的,她和我说的时候用了“我们”,所以应该是有同伙的。”

……直升机再次转向,向着海洋那边的方向飞去。

“事情似乎严重起来了,我不太想冒险逞英雄强撑了,安德鲁斯,得回去搬救兵了,那个女人就和你说了这些吗?”

回去?……那会和果冻鱼分开了吗?

“嗯……”

但在这件事情上,其实安德鲁斯撒谎了。

“我们都是现实扭曲能力者,但却不一样呢,阿姨。”

女人带着幸福的笑容看向一边,安德鲁斯也朝着那边看了一眼,但却什么都没有。

“我爱的人深深地爱着我,但是你爱的人却不是这样呢。如果你帮助我,我可以帮你哦,让他可以发自内心的,深深地对着你说我爱你,考虑考虑吧。”

……直升机飞向果冻鱼和五月的故乡,而这次五月的眼皮是真的重了起来,真正的睡了起来。


直升机的机油只能允许三人降落在哈尔滨,但对果冻鱼来说反而是好事,这里虽然离Area-CN-42所在地比较远,但是也是他比较熟悉的城市了。而且这里虽然没有“乱世”村庄那样的地下世界,但也是果冻鱼认识的外勤特工中前往哈尔滨进行外勤行动的最多。

而作为外勤特工必不可少的就是安全屋和隐藏的资源箱,这对果冻鱼等人来说是最好利用的东西,尤其是可以休息的。

五月曾经听果冻鱼说过,他很喜欢哈尔滨这个城市,他的一个妹妹就在这个城市里面生活着,以前经常受关照的妈妈桑也是出生于哈尔滨,甚至他胸口的那一枚白玉挂坠也是这里买来的。

他说哈尔滨的雪花很漂亮,当雪花飘在自己手心时可以将心中的一切烦恼都融化掉,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虽然现在是五月根本不会有什么雪花,但是五月还是在一起去安全屋的路上有些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好奇……这也是一种新的感觉……以前从来不会关注这些的

这样的想的五月突然在一家商店的橱窗前停下了,橱窗里都是五颜六色的玻璃制品,杯和碗居多。正在聊天的果冻鱼和安德鲁斯也看到这一幕停了下来,安德鲁斯像是懂得什么似的欣然一笑。

“进去看看吧。”

先是果冻鱼进去看了看情况,几分钟以后他便向着商店外的二人点点头。

商店内比起外边更加琳琅满目,但或许商品太多,五月有些犹豫的走来走去的挑选着。果冻鱼本来想要继续紧紧跟着五月,但是安德鲁斯却将他拉住了并摇了摇头。

“要我帮忙吗?”

似乎是店主女儿,和五月一样岁数的孩子凑了过来。五月则是呆呆地不知道如何回话,但还是慢慢的点了点头。

“嗯……但是不知道你是要吃饭还是喝水呢……”

在商店女儿也四处观望的时候,五月的视线被一件玻璃制品吸引了。那是一个碗,但是在碗的外侧却刻着幸福快乐的一家三口。

爸爸是蓝色的,手里攒着一颗气球,妈妈是红色的,怀中抱着黄色的女孩子。文笔比较笨拙,应该是小孩子画的。

“啊,那是我做的哦,你喜欢吗?”

喜欢……不知道,但是看到它的时候五月心中却涌现出了果冻鱼的身影。她对着那边的果冻鱼看了看,而后者像是读懂她心意一样走向店主……

安全屋就在商店的不远处,五月小心翼翼的抱着刚刚买的玻璃碗走在果冻鱼身边,偷偷的伸出空出来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用那只碗吃的饭不知道为什么会好吃一些,今天是第一次果冻鱼或者安德鲁斯没有陪着五月入睡。她一个人躺在另一间房间的床上,但考虑着新出现的几种感情而久久不能入睡。

稍微……感到……温暖了?

几只纸飞机悄悄地飞了进来,在五月的床头自动的折开。五月知道应该通知果冻鱼他们,但是她却被报告的照片吸引了。

那些报告上除了文字以外有着果冻鱼的照片,还有一个男人和女人的照片。

他们是……


“你有没有想过回到基金会之后会怎么样?”

安德鲁斯一边擦着桌子一边问道,而果冻鱼则是在那边穿着围裙洗着碗。

“……我也不知道,我希望她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能忘掉她脑海中一直伤害着她的噩梦,正常的上学,正常的找一份没有性骚扰上司的工作,有一个知道疼她爱她保护她的男人结婚生子……”

“你知道这必须要用到记忆删除吧,也就是意味着她会完全忘记你哦。”

果冻鱼则是不在乎的笑了笑。

“只要她想的话,我没问题的啊,她已经受了那么多苦,我吃点苦算什么。”

五月的门被慢慢推开了,她失神的走了出来,手中握着那几页纸。她看着果冻鱼的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你告诉我,我的父母……是不是你杀死的。”

没有任何前兆的问题把安德鲁斯弄得有些蒙,而果冻鱼洗碗的手突然松了一下,那只五月买的小碗不小心被他摔碎了,他迟疑地转身,看着五月泪流满面的面颊,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她也从来没开过玩笑。

几张纸质的报告从她的手中滑落在地上,他只看到几个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果冻鱼这几年心中最深的恐惧,他没有被任何人知道的过去。他知道无论如何会有一天她会知道,但没想到会是今天。

“告诉我……是吗?”

“……是的……”

五月深吸了一口气,无力的向后退了两步,安德鲁斯想要上前扶住她,但是五月却有些激动地把安德鲁斯的手推开了。她张张嘴,但哽咽的喉咙却不允许她说出哪怕是一个字。

某种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东西在她的心中碎掉了,碎片四散崩到心脏的每个角落,扎的血流成河。

“告诉我,为什么……”

“……我的等级那时候只有2级,对SCP-CN-017……”

“别用代号称呼我的母亲!!!!叫她的名字!!!!”

五月突然泪流满面地嘶吼起来,果冻鱼点点头,一脸煞白的清了清嗓子,安德鲁斯则是在两人身后显得十分为难。

“对莲夫人……我没有接触到5级权限才能接触到的信息……所有人都以为你父亲是在本部的对抗SCP-682的作战中英雄牺牲的……”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最平常不过的追踪任务,针对一个在逃特工的追杀令。我,还有其他几位“海洋生物”的成员……我们追踪他来到一家旅馆,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位大人物来到我们的追踪小队里面。五级权限的十二生肖……”

“那个时候我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了,但……我们已经抓住了莲夫人,“蛇”女士说要和那个叛逃特工聊一聊,叫我随时准备处决,我只是以为那是个很难缠的现实扭曲者而已……”

“但是……”

果冻鱼再次回忆起那天的场景……

(房间没有开灯,但果冻鱼仍然能看到简陋的房间,便宜的床单和枕套。“蛇”女士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几名特工已经压制住了SCP-CN-017。)

(如果是强大的现实扭曲者,那么必须在一秒之内完成击杀,不然所有人都会死掉。)

(果冻鱼决定使用偷袭,“蛇”女士在门对面坐着,他打算将自己隐藏在门后的阴影里,这样即使打开灯也会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说话的“蛇”女士身上,加上自己披着GOC的隐形迷彩,很难有人注意到他)

(男人打开灯之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其他的特工已经制止他拔枪了……拔枪?不是现实扭曲者?)

(男人和“蛇”女士说了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迷彩披风内部的自己听不到声音,然后……)

蛇:……再见了,特工。

(是暗号。)

(枪响,前基金会特工热带鱼头部中弹立即身亡,此时房间一角被压制住的女性挣脱束缚,飞快的跑向其尸身,抚摸着尸体的面庞)

果冻鱼将手枪收起,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果冻鱼看到五月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枪拔了出来,安德鲁斯一下子害怕起来,但是她又怕贸然上前吓到五月导致枪走火。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你不骗骗我,只要你说不是你杀的,我会无条件的相信一切,为什么……我宁愿……”

“因为我不想骗你……真相总有一天要大白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想不想要听到真相……”

五月无力的倒在地上,但是枪口仍然直指着果冻鱼。

“你知道吗,叔叔。MI在我身上做的事情,这九年在外边的漂泊,我每天晚上都在做的噩梦,这些加起来对我的折磨都没有知道所谓的真相对我的伤害大……我甚至真的宁愿被那些怪人抓走实验,宁愿一辈子被MI折磨,也不愿意被我尊敬我爱的人们伤害的体无完肤……”

五月居然在泪水中笑了起来,那笑容凄凉的让果冻鱼心如刀割。

“你走,在我真的杀掉你以前,快走吧……”

果冻鱼想说些什么,但是五月却将手枪猛地丢在他的身上,还好没有走火,安德鲁斯见状连忙上前抱住五月。

“你走啊啊啊啊啊!!!!!!!”

五月挣脱开安德鲁斯的束缚,将手能够拿到的东西全部砸在了果冻鱼身上,他则是不躲不闪。

“走啊!!!!!!”

“冻鱼,你还是先在外边走一走吧。”

看着崩溃的五月和紧紧抱住她也在哭泣的安德鲁斯,果冻鱼知道不能再在这里呆着刺激五月了,他默默地走出这个家,轻轻的把门关上了。


人是不断向前走的生物,但在过去做过的事情总是挥之不去的在未来缠着你。果冻鱼是曾经的基金会外勤特工,幼年神行刑官。在和异常,GOI和现实扭曲者的战斗中不知道多少次弄脏过自己的双手。

果冻鱼从来不相信因果报应,但现在他却抱着怀疑态度,这或许就是报应吧……

他捂着头上刚刚被砸出来的伤口走到旁边公园的长椅上躺下,如果是平时的话他一定十分小心严谨的观察附近是否有埋伏,但现在他却什么都不在意了。

“啊啦,这不是白天的客人吗?”

好像是早上商店的店主似乎是刚从便利店回来。

“呀,伤口挺严重的,是和夫人吵架了吧,哈哈哈哈,不过很羡慕你有这么漂亮的夫人呢,而且一看就是高知识分子。”

“不,是惹女儿生气了。”

果冻鱼叹了一口气,店主也哈哈哈的笑了笑,他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很晚了。

“女儿嘛,好好聊聊就好了,你们一家人不是吗?我要赶紧回去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一家人吗……

他想回去,他不想把正在哭的五月留下,他不想在她最痛苦孤独的时候离开她的身边,但他也知道这只会刺激到她罢了。

十分钟,十五分钟,三十分钟过去了,但对果冻鱼来说好像几个世纪过去了一样。他突然想起几年前“乱世”村里的五月,在楼顶的栏杆外颤抖的想要跳下去,那时候他选择尊重她的选择。

为什么这次不呢……但是她的选择是什么呢?

杀了自己?让自己走?……不管什么,果冻鱼都准备好了。他从长椅上站起来,打算回去好好和五月谈一谈,最后他会接受一切五月提出的要求。

他回去的路上,一辆小面包车与他擦身而过,司机的光头男瞄了一眼正在低头沉思的果冻鱼,随即扬长而去。

总算回来了,他犹豫的伸出手想敲门,但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做,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敲了。


敲门声响起,安德鲁斯再次安抚了一下五月,有些失魂落魄的前去开门。

“冻鱼,是……”


……但果冻鱼的手敲在门上的时候,门却自己开了,房间里依旧是一切混乱,可是安德鲁斯和五月却不见了。

地上有一些血迹,但这不是果冻鱼刚刚留下的。一股恶寒从他的心头升起,他夺门而出。

房间里只留下那个五月选的小碗碎片的掉在地上,碗面上幸福的三口一家被砸得粉碎。


 «邻桌 | 啼哭 | 毕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