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μSv/h,34μSv/h
评分: +46+x
西部更迭向西,可爱的第八交响曲
来吧,来。

hcl2.jpg

"你喜不喜欢正在沉淀的蓝色夕阳?"

抓取: SONY全息电压传感膜 | 查询: 汽水,福岛码头,东京湾,沙滩 | 搜索: FLCL—1
其它过滤 | 来吧: 30.17年的半衰期,海鸥,黑色石油 | 更多的:Naota还有Haruko


轴突末梢新闻摘要

真太在犯蠢

我还是没办法把玻璃敲下去。帮帮我,遥子


来吧,来。有老化的乙烯味道。还有来自橡皮艇的柴油味。我看见你已经戴着一顶白色大檐帽,站在用铁丝圈绑起来的圆木码头上。你喜欢喝橘子汽水。海鸥。海鸥在粘贴法式线条的海面上,在小的塑料泡沫上发呆,我还记得你说它们的翅膀被污染。玻璃弹珠掉在汽水中有啪的一声,黑色的浪夺走它们。

你的面颊藏在帽檐下的阴影中。你说你要去沙滩走走,那次我与你并排走着,从弯弯曲曲的短小青石台阶下去。然后。Naota看见用手术刀撕开的肺叶正在继续律动以及东京医院。白色手套里面的手指在上升。一个成像和矩阵方块。我挽着你。

你的面颊藏在帽檐下的阴影中。你说你要去城市中走走,那次我悄悄地跟在你的身后,从被小雨染成暗灰色的柏油路面。然后我。我,进入你的帽檐下亲吻。你推开我。来吧。来,我看见你细细的敲门声。窗外有变换着的霓虹光和弹珠机噼啪裂开的声音。你喜欢听第八涤纶的白色运动鞋踩在干燥木板上的声音。以及聚氯乙烯的下凹线条与人工透明唱片。

真太透过唱片里的扭曲3D建模看到你。硬盘读取器里面构成的8bit像素块拉扯对方。像素在打闹,加载拥挤着的大面积高高的住宅楼和几千扇蓝色酒店玻璃。在苍白色的边缘有若隐若现的工业园区。双叶郡大熊町宛若集成电路方块矩阵,像素在翻腾。5万兆的时间凝结在每张拥有自己4k面孔的行人中闪烁。

“海风是小偷。”你在秋千中微笑,凹陷的两个小酒窝和晃动着的T恤的衣襟。“它们是夏天色眯眯的男孩子和遮阳帽怪盗。”

来,过来。再靠近点。

环形混凝土区块墙正在向上方延伸。但我发现在最前方。与候鸟或者曲线海鸥还有淡蓝色的氧化薄膜的地方,灰色的柏林墙永远无法触及之处。就在那儿。你的左手紧握着悬挂人工革秋千座椅那条铁链。铁链带着很多的冷寂,纤细的指甲,右手。我顺着你右手伸展开的方向。

方-向。在-西-方。我-的-前-方。你-的-西-方。教-师,Fukushima-Nuclear-Power-Plant。

未被撤离-员工-橙色预警在纵横交错的复合金属管道和简易支架间流淌-我看见其他人身上咳出的血。

Haruko露出粉色的牙龈和洁白的牙齿。酒窝。I-131的半衰期是8天,Cs-137的半衰期是30.17年。这超脱在梦中弯曲的霓虹光须还有在海浪排上岸边的,那些晶蓝色鳞虾总和。我蹲在海滩上慢慢地数清楚留有旋涡的碳酸钙贝壳。

第二次的画面重复与蔓延的白色攀缘植物覆盖。我又看见你。你俏皮地背着双手,轻轻地下腰对我耳语。蓝色的沉淀之月发出尖叫。橙色的灯光与死亡和冰冷迫在眉睫。但我很热。热得要命。寒夜里的三月二十一。矩震级Mw-9.0。

我捏了捏你那双光滑细腻的双手,亲吻你的脸颊。热力寂寥的海风和你说的遮阳帽怪盗一模一样。我咧嘴大笑着。看着你慌张地捂住被海风和盐沙吹起的淡色百褶裙。白色的内裤。白色攀缘植物。它们小心翼翼地替代你的黑色耻毛。然后盖住我的骸骨。它们舔光在瓷砖地板上我咳出的鲜血。

没。还没。它们在西方。那是很久之后。现在是在那儿之前。我很留恋学生时代的下课铃还有女生们的泳衣。我想起那时很青涩的东西。比如公交车站淋雨的你,短袖背心变得透明。我瞥见你的内衣。

我埋着头递给你一件塑料雨衣。之后你就对我笑了。我忘记是因为我太蠢了而在跑向你的过程中跌到沾满淤泥;还是在上唇流淌着的鼻血;或是被到站的公交车橡胶轮胎溅到我身上许多污水。

流-淌-着-鼻-血,切-换。不-要-切-换。

停-下。

我在逃命过程中鼻血从未中断过。救-海马体-Hippocampus-半衰期-继续。反应堆内冷却水仪表盘和它们一同死去。

我看见蓝月在木码头沉淀,听到柴油引擎的轰鸣巨响。

来吧-来。遥子。siwha1ed-ajcnakena-#$%^&dval-*@)$1skans

真太看见在我们毕业之后在夏日的木码头上她痛饮着一听橘子汽水,而他却用大拇指笨拙摁动那颗玻璃珠,“笨蛋,你要用指甲先拨一下。”于是你手把手教着我,水面上有流动的夕阳染红我的脸;

真太看见在汽车旅馆的那张白色床上我与她交合,与脸颊泛起的潮红和起伏的小腹上共舞,之后我们孕育着共同的生命,伴随着全息投影和不断跌落,向你的西方落日,我的前方灰色的混凝土桥梁中仅剩8bit的复古都市音乐,更迭之后接着陨落;

真太看见你在病床上哭泣,以及接下来长达613天的昏迷,我把之后的医药费在弹子机中,在酒吧里,在风俗店内,输得一干二净。破裂的声音。还有延绵的千万兆驱动伺服网。我在这里。我仍然在这里。结局。倒放的电影,砸得稀碎的相框,你的骨灰盒。然后你的童年,乡村中的坟墓,教师。

我听见你教导着的儿童不断哭泣。在一次重复中我用陶瓷刀把他们杀掉。呼吸机以及感电图像那精致的绿色平线,之后我在公墓前的嚎啕大哭。我与儿童和鹅卵石路面,小径,妓女,逃不出去的全息事件视界。

太-逼-真,你-明-白-吗?来吧-来-遥子。你-喜-不-喜-欢-正-在-沉-淀-的-蓝-色-夕-阳?

我想永远看着你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灰色砂砾和软绵沙滩上。在蓝色的落日里,那个真太依偎在你的身旁,递给你一根来自那木码头剥离铁丝圈,掉落海中的浮木,你甩着它,没心没肺地大笑着,在思绪终端的迷离深夜漫游。

无法逃避的厂区辐射,一首复古的都市流行乐,水雾。学生时代你最喜爱的白色运动鞋。

太-逼-真,你-明-白-吗?来吧-来-遥子。你-喜-不-喜-欢-正-在-沉-淀-的-蓝-色-夕-阳?
它在泄露的石油中溺死;可爱的第八交响曲;西部更迭向西;我的核子裂变前方。


[深色] [钴玻璃] [攒动的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