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员工

你父亲的肖像:

注意

本页面 已被锁定以待调查

在本页面上的活动将被追踪与记录

姓名: Dr. ████████ Kondraki

安全许可等级: 四级,特殊权限

工作: 管理人员,主管

进行活动的场所: Site 17

已授权的SCP文件
SCP-396 (当前项目负责人: Dr. Roget)
SCP-408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250 (当前项目负责人: 研究员Voct)
SCP-295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330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336 (当前项目负责人: Dr. Vang),
SCP-515-ARC 等待代理主管Escobar的重新分级
SCP-252-ARC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122 (当前项目负责人: Dr. Roget)
SCP-208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266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276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570 (当前项目负责人: Dr. Roget)
SCP-460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375 (当前项目负责人: Dr. Roget)
SCP-625 (当前项目负责人: Dr. Vang)
SCP-705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SCP-577 等待强制性重新分配

记录文件: 文件列表锁定,寻求帮助以继续。

Dr. Kondraki的工作日志 文件列表锁定,寻求帮助以继续。

个人资料: 文件列表锁定,寻求帮助以继续。

过往经历: 文件列表锁定,寻求帮助以继续。

下列内容基于当事人的死亡被公布

写于2006年9月28日

公布日期2017年12月8日

致我的员工们:
  
如果你看到这个,那这就代表我已经死了,要么是我自己干掉了我自己,要么就是因为那什么难以预料的运气。干他妈的糟透了。有赢就有输嘛,我猜。

        我知道某些主管会写下致所有人的一切事。就和鬼一样阴魂不散,你懂的,他就留下了一大捆屎一样的事无巨细的有关这个站点该做的一切,花了我整整24小时去读。他妈的当时吓死我了当他们分配我来这个位置然后我看见了那个,当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他在自己的桌子上留下了大概18捆东西。这就是他在干掉自己前做的。他在他死后留下了成堆的数据和文书工作和细致的指导。

我知道很多这个站点的老员工会牢牢记住那个晚上,我很抱歉因为你他妈一生得在两个主管手下干活,如果你活着等到了我的那个晚上的话。这是一份无比艰难的工作。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但无论如何,事实证明留下遗书是在主管和高级员工在他们死之前普遍会做的事,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会死的话。就像,他们准备好了那些屎玩意儿,然后留下了所有的站点运作的必要信息,当然在你们这些家伙高兴之前,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不。我没准备那些东西,因为为了自己的死亡准备毫无必要的文书工作是我听过最病态资本主义以及最令一个员工不爽的事了。你应该出去做点别的什么屁事!如果有人告诉我我只有三天可活了,我绝逼确信我不会把这时间花在写下我每天为我员工们做的事上!甚至如果我决定自杀,我也不会花费额外的时间告诉你怎么样用我的方式管理我的站点。因为我死了就不管我事了,而且也不需要把站点弄得好像我还活着似的。

        你是你自己。你们所有人。你们会找到更好的方式,我知道你们有能力,而且会比我做的任何东西都要好。

        同样的,我也从没看过那些留给我的遗书。人生哲理之一就是你只需要不停的胡说八道直到你成功为止,这和他们给我钥匙然后告诉我为了明天做点狗屁准备因为我们的主管干掉了他自己是一样的。我的同事,真正意义上的我的朋友和我的良师,和我共事多年,以我见过的最富有同情心的方式对待我。 他们告诉我他死了,我来管理这站点里的狗屁事宜。这他妈真是操蛋。你在逗我吗?啊,别误会我,我好好工作了,一切在第二天早上都正常运转,但是最糟糕的事是对我来说死亡这个概念就等于某人会在凌晨一点1的时候拿到我的钥匙然后直到八点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无论是谁来结束这一切,我很抱歉让你承担这些,不过并不为我为你做的那份倒霉催的在档案B45里的有关如何继承我的遗产的死亡剪贴簿而感到抱歉。我对你有信心,你年轻,也没获得过四级权限,要收拾我的烂摊子,成为一位主管了。你可能有点吓着了,你的朋友会开始崇拜你。你将会在视频会议里第一次见到O5们,然后他们会告诉你一些类似“祝你好运,伙计”2之类的鬼话。你会有超过一千个员工还有大概五百个异常被胡乱塞在一个像一座小城一样大的站点里,你得跟他们说之前十来年里管事的那个人刚刚玩脱了,你是那个新的管事的婊子。人们会恨你。过渡时期会很艰难。你这个可怜的小杂种觉得你之前的人生很艰难,那么恭喜你之后的日子只会更艰难。我在我的办公室里给你弄了个铺位,好好利用它吧。

        说到那些可怜的混账东西们,我的高级职员。你们这帮子人超赞的,不可思议的赞。我们不仅在以某种连贯的方式共同工作,你们还在这多年里让这站点屹立不倒而且搞得像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似的,虽然我通常都真的不知道。我要向你们致以一百万封遗书的敬意,为你们对我做的破事的忍耐力。

        你们中的一个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被挑选出来接替我的位置。就像是本科毕业了但你找到了你一辈子最垃圾的工作。O5议会会通过细致的考核你们每一个人来做出最后的决定,所以不,在这点上我没啥好说的3。他们会观察你的一切。背景调查是保守说法,他们会从前面背面侧面和屁眼里观察你。这不是一个小小的无名之处中的偏远站点的主管职位,这是全世界最大的无名之处的站点之一的主管职位,他妈的!你们都争先恐后地想成为某个法律意义上什么都不代表而物理意义上代表着一切的地方的独裁者。如果你好好干活,那么它就会保持原样。同时这份工作会逼迫你每周的每一天都突破自己的极限。它毁了我的婚姻,我的健康,我的信仰,我的自我保护干,我他妈漠不关心的能力,但我活下来了,婊子,我活下来了。如果我不做这些我会做什么?我会成为谁?我会在哪里?思考这个问题荒谬无比。每一份基金会的工作都会改变你,而且你们早就知道了。

让我们回到第二点:我在2006年9月写下这玩意儿。我意识到如果我不明不白的死了那我也真的没啥可说的,对于这份工作来说这也只是我需要做的事的一部分而已。或许我会活到87岁,仍然干着这份活,或许我会跟着我这封遗书上的走,但是在我吃着零食在凌晨三点写下这些的行为完美展现了我个人经历的原始精华。我儿子在另一个房间睡觉。他十四了。他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刻正在看着这封东西,所以写给他的:我知道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我有一些你很不喜欢的习惯,我不喜欢你那么看我。我会变好的,好不好?爸爸和你保证。

我儿子真的是超他妈的小天才,说实话。他喜欢看书,还喜欢《X档案》,喜欢我根本听不懂但我也不会告诉他的音乐。很明显他是个Gay,反正不是直的。我觉得他知道而且很紧张告诉我会怎么样。我觉得可能在他准备好告诉我之前还需要点儿时间,这完全没问题。无论何时你准备好了,Draven,这都Ok的。如果你在看这个的话,爸爸爱你。我一直都爱,也永远都爱。4

我想到你们这群家伙可能会为我的死而感到伤心。我很不擅长安慰那些情绪失控的人,所以我也不会在这里尝试去做。你们可能把我当作导师,或者和我一起工作,或者甚至有一段与我共度的人生(高级员工和Draven5,我看着你们呢。)你们有些人可能只是见过我或者和我擦肩而过过。我对你们很感激。悲伤可能是个贱人,不过那又和我没关系。
  
无论如何,我们有理由在这里。

这个站点每一天的正常运作都是个他妈的奇迹。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基金会站点有多少组成部分,记得那大型人形研究所和收容站点。侏罗纪公园里有句台词一直在我脑海中:“我们的大型主题公园和大型动物园全出了问题,但电脑甚至还没准备好开机,”6而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在这里对抗的一切的固定表述。你看,在Site-17我们有一座动物园,一所监狱,一所大学规模的研究设施,一个军事基地,一座复合住宅区,一栋当地政府,一个社团7,一座小城,一座安保设施,一家情报机构和一座主题公园中加起来该有的所有问题。8而且我们的电脑已经开机了,还开始制造它们自己的问题了呢!谁他妈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的?这他妈糟透了,不过我们还在这儿。在这个世界上有成百上千的其他站点正在和我们做一样的工作。见鬼,Site-19还比我们大呢而且在西伯利亚的零下四十度干一样的活!完成这么一个烂秀需要一个特殊的人群集合,所以谢谢你们所有人。你们是最棒的。

基金会从20世纪建立开始就以每天二十四小时,每周七天,每年365天的工作内容运作着,而现在2006年了我们还在继续,尽管危险,尽管百万计的蠢问题是我们的日常,还有尽管我死了,会好起来的。你不需要我告诉你这些。这里有1000个与你并肩的人;在我看来,即使站点的每一样异常收容失效,还是二比一的比率。找个趁手的家伙!找把枪什么的!你会没事的。

哦,玩的开心。

你的9主管,

Kondraki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