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CN-34的普通一天
评分: +28+x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是这个站点最优秀的研究员。

Hannah心想。触摸了花瓶,拿走了白色药片,然后重复了十几次同样的动作。然后将她白的近乎透明的手几乎握不住的那一把药片直接塞进嘴里,然后吞下去。食道被噎住的感觉让Hannah博士作呕,然后她仍旧咽了下去。理所应当的,她难受的眼泪不停往外涌。

Hannah博士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然后,她的表情慢慢回复了平静。于是Hannah博士擦干净脸上的泪水然后往外走,心情轻快了不少。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当然知道这事情是什么性质,我当然知道被发现了是什么后果。她想。

药物滥用,Drug abuse。

药物滥用是指反复、大量地使用具有依赖性特性或依赖性潜力的药物,这种用药与公认的医疗需要无关,属于非医疗目的用药。滥用的药物有非医药制剂和医药制剂,其中包括禁止医疗使用的违禁物质和列入管制的药品。药物滥用可导致药物成瘾,以及其他行为障碍,引发严重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

在基金会药物滥用后果更加严重。但她,不得不。她脑袋里回响着今天替某位研究员心理疏导时候那研究员所说的毫无逻辑的语句,并含有几句人身攻击。

"你根本不能理解我。"

"我能。"

"你根本不知道我在[数据删除]的项目上遇到了什么。"

"我在[数据删除]的项目上遇到了[数据删除]。"

"谁要和你比惨啊!"

"嗯,我也不觉得自己惨。"

"我也没说你惨啊!你个[已屏蔽]。"

"你先做几次深呼吸然后喝一口水。"

司空见惯了,真的。真的。真的。这种情绪只是情绪而已,我比所有人都会吸收情绪,我比所有人都会控制情绪。我能把所有人的情绪消化。就是这样。她加强着自己的暗示。

快要撑不住了,好像。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她想。

“主管?”Hannah博士如常的出现在主管办公室。

“你来了,有个外勤需要你去。也不能说是外勤,只是暂时你得去Site-CN-71给研究员做一下人格矫正。”

“好的,个案的病例有吗?”Hannah问,于是她拿到了一份不薄不厚的档案。

“Freedom Koo顾自由?”她瞳孔瞬间放大。“主管,如果档案上的‘应激诱因’写的是:’数据删除’的话,只是根据这个我没办法开展我的个案工作的。”

“所以我现在告诉你,SCP-CN-999的事你知道的对吧。他们C.C毕业生作为基金会工作人员仍旧不肯坦白C.C的信息未免有些太猖狂了。所以……”

“所以?”她已经知道答案了,能让那个研究员的坚强摧毁的东西,有且只有这一个罢了。

“所以Scarlet死了。Hannah,我不想和你辩论,我知道你很擅长辩论。你大可以写一百遍‘自由和斯卡本可以成为你,本可以成为我,本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和任何一个人的爱人,但他们的生命还没绽放,就终结于基金会的政治斗争’,只要你觉得你能再打动O5们一次。”主管摇头看着自己最偏爱的研究员,也是整个站点创下45天处理实验完毕9个异常的奇迹研究员。

Hannah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这个办公室的,她想着自己以前开玩笑叫他们Ms/Mrs Luo,想着很多发生过的事。想着当年和自由争论圣克里斯汀娜书院和伯克利哪个好的时候噼里啪啦接力几个人一起在基金会聊天软件里不务正业的打字写了篇现在看到大家都能笑出眼泪的《汉娜中举》:

顾自由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外边人一片声请自由说话。自由把不老泉和钱交与斯卡,走了出来。众人如此这般,同他商议。顾自由作难道:“虽然是我姬友,如今却中了伯克利,就是主站的研究员儿。主站的研究员儿是怼不得的!我听得前辈们说:怼了主站的研究员儿,阎王就要拿去打一百铁棍,发在keter级项目,清理大羊驼拉里。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

Site71内一个尖酸人说道:“罢么!Koo研究员,你每日事关死者与凶手,炸了这个站点,又炸了那个主管,阎王也不知叫判官在簿子上记了你几千个Keter项目;就是添上这几个keter项目,也打甚么要紧?只恐把铁棍子打完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或者你救好了汉娜的病,阎王叙功,从keter里把你提上Euclid来,也不可知。”

送Offer的人道:“不要只管讲笑话。Koo研究员,这个事须是这般,你没奈何,权变一权变。”自由被众人局不过,只得连斟两碗记忆强化药剂喝了,壮一壮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的冷漠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装满Safe级SCP的衣袖,走上集去。众研究员五六个都跟着走。Tictoc赶出来叫道:“自由,你只可吓她一吓,却不要把她打伤了!”众特工道:“这自然,何消吩咐。”说着,一直去了。

她想着顾自由和Scarlet博士真的不忠于基金会吗?他们毕业于C.C,用他们两个的知识和处理异常的能力能赚到很多钱,足够在香港买高级公寓每天打音游画画的钱。也可以留校做老师,在成长过的地方举行婚礼,但他们选择了条条框框最多的组织。难道不是因为他们想要保护世界吗。

然而想这些是没有意义的,她盯着似乎没有尽头的站点走廊笑了一下。基金会是正确,我只要追随正确就行了。

真讽刺。但我不能离开,那就像个孩子在闹脾气一样,我应该保护自己不被世界改变,再去改变世…….

操基金会操全体O5!!!!!!!你们根本无权对他们做这样的事!!还有kon…….

熟悉的警报声又一次以极高分贝震动着她的脑神经。站点受到外部入侵。

她条件反射的抱紧自己怀里的档案往研究人员紧急保护区跑去。混沌分裂者还是破碎之神教会?一路听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爆炸声和枪声,火焰喷射声和皮肉被烤焦的声音,Hannah博士的长发在奔跑过程中散落肩头,然后她终于冲进了保护区域,刷卡,进入。

保护区域里的研究员并不多,大多数研究员都在另一尽头的保护区域或者是自己办公室内的保护区域。而且都是生面孔。

但他们认识她。

Hannah找了一张椅子,长发遮住她的表情,她有些想尝试着哭泣,但她做不到。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张好奇的脸盯着她。

“我是刚来的实习研究员戴安,我知道你是Hannah博士,我看了很多你经手的异常。你的工作效率和工作风格都太棒了。”看着非常年轻的女孩对她说。

“谢谢。”Hannah点头,被夸赞还是要微笑。

“我们真的收容过孔██吗?”戴安的脸上充满好奇和兴奋。

“应该算是收容过吧,但是他和众所周知的那篇散文里的那个人有点不一样。”Hannah想起那个叫她“博士小姐”,被她怼了“夷人学堂的世界排名有四种衡量要素”的男人,心情又缓解了一分。

“怎么不一样呢?”戴安追问。

“嗯……这么说吧,他比原文写的更加绅士些,然后他虽然还是很酸,但是对于文化文学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Hannah说。

“哇!可惜已经无效化了,不然真的很想见见他。”戴安有点失望。

“情况解除之后我带你去仓库看他的蒲团和夹袄吧?毕竟这些东西还在。”

实习生的笑容绽放的就像朝阳。然后下一秒震耳欲聋的爆破声让研究人员保护区的屏障崩塌,再下一秒实习生的笑容已经不再完整了,毕竟她的头也一样。

再下一秒MTF干掉了最后一个自杀式袭击的同行组织暴徒,再十分钟后站点外部入侵情况解除。

Hannah站在那里,她的头发非常直又非常黑。标准的纤弱东方女性就这样站在刚刚还问这问那的实习生的尸体旁边的血泊中,空气中弥漫着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闻到但她已经习以为常的脑浆的味道。完成了避难动作之后,她非常标准的等到警报解除的铃声响完之后再重新站起来。

她只是这么站着,望着被炸出一个大洞的墙壁,透过那个洞依旧是一望无际没有尽头的收容站点走廊。她看着仿佛没有尽头的站点走廊尽头,仿佛看着她和那个实习生永远无法触及到的东西。

随之而来的站点主管和人事主管对她说的话她没怎么听清,但她仍旧职业性的去感受情绪,她感受到在看到了四肢还完整也没受什么伤的他们的劳模Hannah博士之后,二位主管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不该死的又死了,但我还活着。发圈在奔跑的时候挣断了,所以她把头发重新归拢到耳后,摇曳着黑色长发,迈着一如既往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新邮件提醒。

【外勤提醒】2017-██-██ 12:10:00██机场2飞-2017-██-██14:13:00香港国际机场机场降

SCP航空,点击查看行程详细信息。


« 中心 | Part 2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