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吉
评分: +12+x

天下大饥。

一名老道颤颤巍巍地行在林间小路上,目光茫然,好几次扶住树干喘息。

“老伯,您是不是饿了?这有些野果子,先吃点吧。”

老道打量着出现在眼前的青年。他虽也显得消瘦,但尚属康健,在这一带灾区甚为罕见。

再看他捧上的野果,却是甚为奇异。模样像个小葫芦,但有三节,呈品字型互连。以老道的阅历,也从未见识过此物。

青年见老道有所迟疑,赶忙说道:“老伯放心,这果吃得。虽不比佳肴,尚可充饥。”

老道摇摇头:“非也。老夫若吃了,你又如何?”

“不打紧,不打紧。”青年连连摆手,“这里深处有一处果树林,尚无外人寻得。其中长满了这种果子,我们兄弟三人就靠它果腹。”

“原来如此,可否带老夫一观?且以此书为酬。”老道掏出一本经书,虽显陈旧,但保存相当完好。

“这……可是我并不识字啊。”青年看着封面上几个不认识的符号,面有尴尬之色。

“那也不打紧。此书大有来头,且听老夫慢慢道来……”

正午的阳光在林间投下了斑驳的光影。老道悠长的语调将周边拉进了梦幻般的意境。

“老夫年轻时,在河边遇到了一位仙人。对,就是你所理解的仙人,却又不完全是。

仙人自称帛禾。因种种机缘,老夫甚得其欢心,乃传经于吾,并将出身来历悉数告知。

昔年始皇帝命徐福访蓬莱求长生不死仙丹,世人皆云徐福自知不可行而遁去,此事你可知否?

如此就易说了。老夫所遇之仙人,正是始皇帝本人。帛禾者,皇秦之变造也。

徐福并未遁去,而是确有寻访到仙丹,只是耗时甚久、归来太迟。

其时始皇帝病重,奸臣赵高大权在握。始皇帝虽服下丹药,却无力回天,竟被赵高所囚。赵高初始密不发丧,实乃无丧可发;后又风光大葬,实为掩人耳目耳。

后高祖灭秦,始皇帝即转为本朝历代皇帝所囚。空有一身长生不死之能,却无脱困之力,甚至还要忍受百般凌辱,换做你又如何?

不错。后值王莽之乱,始皇帝伺机脱身而出,谋求雪恨。然而外界已过二百余载,有谁人还心系大秦呢?若贸然自称嬴政,徒然为人笑柄耳。

天下大势亦已翻覆,口音文字物产地理皆有变化。待始皇帝准备万全、取化名重整旗鼓之时,光武帝大势已成,难以相抗。凭诈死才仅以身免。

此后百余载,始皇帝藏身民间,一面伺机而动,一面遍寻天下异宝。诸般异宝上有通天彻地之能,下有蛊惑人心之效。昔年在位时也曾搜罗了些许,却只专注在延年益寿上,余者皆不屑一顾。后亦散尽矣,如今再要起事却需仰仗异宝神通。此书即为其中之一,依其上所书符篆描画,和水吞服,虽不能祛病,却可镇痛。

不信?回去一试便知。其余的,就当作听了一段传奇故事也无妨。兴许是仙人戏言;兴许是徐福自服仙丹,假托始皇帝之名;又兴许……”老道眨了眨眼睛,“根本没有帛禾,老夫便是始皇帝也未必?”

(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