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初醒
评分: +11+x

少年依靠在沙坡尾避风坞的栏杆上,望着远处的夕阳,任凭海风撩乱自己的头发。

白鹭的鸣叫从不远处飘然而来,他望着那飞翔的身影,沉默地看着它往下俯冲至海面,娴熟地抓住一条急于逃脱的鱼,然后再次离去,只有涛声依旧。

鸟儿还回来,鱼一直都在,但以前常陪伴他的笑脸却再也见不到。


“你叫什么?”男人对少年说。

“陈域!”少年大声地回答,男人笑了起来。

“好小子,你以后会出名的,相信我。你爸为什么把你送过来?”

“不知道,他叫我过来。”

“好吧好吧,”男人说着伸出手,“我姓周,以后我带你训练,好吗?”

少年低头想了一会,很快,两只手就紧紧握在一起。


“再来!”周源对摔在地上的陈域吼道,后者艰难地从软垫上爬起来,浑身布满淤青。

“让我休息一下,好吗?”少年的语气近乎是恳求了,“已经练了一个小时了……”

“我的要求很简单,把我摔下去,你就休息,不行,就是练。”

“这不公平!你训练了那么久!我才刚来一个月!”少年吼道,“这根本就是打击人!”

“没人管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别跟我说你还得跟异常互报家门。再来!”

“等一下……啊!”

少年又一次被摔在软垫上,然后借助软垫形变的弹性,猛然间跳起来,给了自己的教练一个下马背,1男人狠狠地向后倒下去,软垫直接变了型。

男人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看着满头大汗,摇摇欲坠的少年,旋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很好很好!吃饭!”他兴高采烈地说,比少年自己还要激动。少年这才松了一口气,全身的疲倦一下子爆发出来,他差点摔倒在地上。

男人用有力的大手将他扶住,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走出训练场地。


“我们现在是做什么?”少年问。他们正坐在星巴克咖啡店的阳台上,望着被月光镶上一层银白的鹭江道。

“我们做后援。”男人喝着咖啡,“你最好也喝一点,不然会困的。”

“不了谢谢,我担心睡不着,所以目标是哪个人?”

“等着。”男人又喝了杯咖啡,少年吸着果汁看着,一个人慢吞吞地走到星巴克咖啡的前门外。

“那是不是……”

“总部,这里是周源,目标方位确定,星巴克正门口,完毕。”

“所有单位,立刻行动,重复,立即行动。”

少年吃惊地看着潜伏的特工从四面八方钻出来,快步上前,将异常摁倒,带上休谟抑制项圈,拷上手铐,然后悄无声息地上了一辆面包车,一气呵成,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夜晚再次重归宁静,直到通讯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目标确认,已抓获,感谢各位,辛苦了。”

“真好……”男人伸了个懒腰,“好了,我们差不多回去了,走吧。”

他拉起满眼惊诧的少年,忽略掉服务员的目光,向楼下走去。

随之而来的就是少年的一阵赞叹。

“我以后会这么牛吗?”

“我相信你,一定会的。”


“试试看,好用吗?”男人对着刚刚装上义肢的少年。2

少年动了动左胳膊。

“感觉……很奇怪,毕竟这不是我的手了,”少年阴着脸,“我甚至可以把他拆下来……”

一阵电流声,他轻松地将义肢取下,在宿舍里扔了起来。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是我没躲开,您不用自责,”少年说,我都十七岁了,是该懂点事了。”

“……”

“我不是责怪您,真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男人把手陷进双手中,良久,良久。


“我觉得……”男人突然说。

“什么?”少年问,嚼着刚咬下去的鸡腿。

“你是真的傻。”男人说,喝了口咖啡。

“我不觉得……”

“万一那人朝你开枪怎么办?3你想过没有?我怎么向你爸妈交代?”

“说是我的决定。”少年说。

“那你应该重视它,”男人耐心地说,“出外勤的风险这么大,你怎么就是不懂?”

“……”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办,”少年停下筷子,“我看向他时,我只看到了绝望。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

“你私自处理他已经算是违反章程了,根据……”

“我们需要变通!周叔!我们不能抓到人形异常就往这里塞!他们有家人,有孩子,父母……他们也是人……我觉得我们的政策才应该要调整……”少年用筷子指着男人,“你就是太铁石心肠。”

“世界需要被保护……”男人耐心地解释,“如果都像你这样,那杀人犯也有家庭,你说怎么办?”

“所以说我没法和你说,这根本不是同一件事,或许我当初就不该那么坚定地去追着他不放。”

“他砍了你一条胳膊,情有可原。”男人说,“换做我,我也会生气。”

“我从没想过把他逼死……”

“那是他的选择,不是你的。”

“你这根本不是安慰。”

“……”


警铃大作,男人迅速起身,正想要将上铺的少年拉起,却才想到他早已离开。

他沉默地带上耳机,穿着作训服睡觉是他的习惯,此刻终于派上了用场。

通讯频道不断播放着撤离讯息,男人给手枪上膛,打开门走上走廊,差点被匆匆而过的人群撞倒。

他逆流而上,在一群急着撤退的人中,寻找着站点被突破的方向。

他走过一条条灯光昏暗的走廊,接连不断的枪声正从尽头传来。他暗自握紧手枪,持枪向前奔跑。

拐进枪响的大厅,他快速躲到桌子后面。隔着办公桌,他瞟了一眼,只有两个警卫正开枪还击,看不清有多少人,也不可能看清,但绝对不少。因为整个办公室里弹流横飞,文件散落一地。

他警觉地抬头,抓住一件防弹衣,将来人整个拽过转角,给出干净利落的一枪,然后再次蹲下,从侧面击中一个露出的脑袋。与此同时,一阵血花在身旁炸开。他被手雷的冲击波炸得撞在了墙上,耳边尽是嗡鸣。

他艰难地举枪,很快瞄准下一个目标,他再次开枪,目标应声而倒。

一阵疼痛传来,他这才反应到自己已经中弹,鲜血正源源不断地从腹部流出。他全然不管,再次举起接近残废的右手。

一颗滚夹着热流的子弹呼啸而来,穿透了他的心脏。他突然间想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天真的少年,那么稚嫩,把他狠狠地摔在软垫上。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侵入者们跨过他尚存余温的尸体,走入旁边的走廊。


晚上九点半。

CT独自走出校门,走过马路,在温馨黄光的笼罩下,等待着公共汽车。

一个人正坐在长椅上,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CT,缓缓站了起来。

CT背着包,看着手机,冷不防被拍了一下肩膀,他反手将那人抓住,拉到跟前。

是一个老师,他的老师。

“又不是要杀你,别再把人过肩摔了……”轻柔的女声传来。他急忙松开手。

“对不起,”CT羞愧地说,“是我反应过度,对不起。”

“理解理解……对了,我这里有封信,是给你的。在学校里不大好给。”

老师从手提包拿出一封信,CT不信任地看了她一眼,接过信封。

上面赫然盖着基金会的邮戳。CT震惊地抬起头。

“嗯嗯,是的呢。”老师笑了,但透露着哀伤,“陈域,很抱歉通知你,周源牺牲了。”

CT感到时间突然凝固了。他呆呆地望着信封,好一会才僵硬地抬起头。

“什么时候?”

“昨天。站点遭到入侵,他在防御中牺牲了。”老师将手放在CT肩膀上,“我很抱歉,真的。”

“我们在清点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的遗书,是给你的,希望你看一看。”

CT一时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件事。只得僵硬地附和着。

“很抱歉,我知道你和他很要好。”老师说,“节哀,陈域同学。”

“好的,好的。”

泪水无声滚落。


接着昏黄的灯光,CT在公交车上读着遗书。

好久不见了,孩子。
讲真话,没你在的日子的确有些无趣。每天就是上下班,两点一线,基本没怎么改变。不过也不能强求你待着,对吧。
我的家庭一直没有给我太多关心,可以这么说,我基本上都是自己一路走来的。从上学到工作,都是如此。到后来我还得帮失业的父亲找工作4这辈子,很忙,很累,但我没有后悔过。
你父亲把你送来的时候,我一直有一种压力。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孩子,我的父母也没有给我太多榜样,你的父亲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挑战。我只能小心翼翼,不开玩笑,我真的上网查找过怎么带孩子。
后来和你混熟了,我逐渐有了一种家的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在我加入基金会时早就存在,但这一次……确实是与众不同的。看到你在训练场上开心的模样,打中十环时高兴地冲过来汇报的样子,我感到十分的满足与自豪。
孩子,你一定要相信,你的父母一定是爱你的。我和你父亲认识很久,工作实在太忙,没有事件照顾你,你母亲也是如此。我希望你能谅解他们,与他们坐下来,好好泡泡茶,聊聊天,或许会有所缓解。
对于你的选择,我永远支持你,不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和你的父母都会在你身边。
先说这么多吧,还有的是时间呢,回头我们好好谈一谈。
十六岁生日快乐。

你最真挚的
周源


CT放下信,望着窗外的环岛路。

沙滩上似乎有两个人影,一老一少,少年笑着,跑着,在碧蓝大海掀起的白色浪花中尽情玩耍。

男人则微笑着看着少年,惬意地享受着银纱般的月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