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之舞

万圣节在Sloth's Pit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属于黑夜的生灵会步于阳光之下,而那些传说中的人物也将翩然起舞。


八环(The Eight Rings)是Sloth's Pit镇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夜店。它得名于所在的小树林。这片小树林中有八个仙女小皮伞圈(蕈类在草地上形成的环状斑纹,传说是仙女跳舞形成的——译注),它们几乎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或者说,一个符咒。现在,八环夜店因为三样东西出名——马苏里拉奶酪棒、大量的迷幻药还有万圣节派对。

这就是这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来这里的原因。他叼着他的烟斗,他的软呢帽遮住了他的脸庞,长长的黑色外套一直垂到脚边。然而,这些不是他的万圣节服饰。这个黑衣男人决定独自前来,会一会其他几个一样的家伙。今晚事年度之舞的时间了。

他推门而入,同时耳边传来响亮的嗡声,店里蹩脚的音乐节拍冲击着他的耳膜。他脱下外套,露出那相当考究的黑色西装和搭配着黑色蝴蝶结的红色衬衫。脱下帽子,他露出了脸庞:一只羊头,长着短角和带着沙漏状瞳孔的黄色眼睛。

羊人(The Goatman)驾到。


万圣节是传说中的生物们最强大的时刻。理由却和你想象的不一样,不是因为女巫的狂欢或是幻想与真实的世界交织在一起,而是因为,在万圣节,传说被不断地传颂,镇上人的想象力也最丰富。


八环夜店充斥着奇装异服的顾客。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打扮地并不出众,劣质的吸血鬼尖牙,破烂的巫师帽,让人没法呼吸的狼人面具,或者是那其实并不成熟的“成年人打扮”。但是有些人真的有些让人感到厌烦。一个“哈利波特”和一个“金妮韦斯莱”,都穿着手工的长袍,握着定制的魔杖。在角落里,一个“瘦削人”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他偶尔会移开面具吃一点炸奶酪。甚至有一个穿得像是萨梯1的女人,这让羊人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不是一个物种,但是足够像了。

“好吧,嗡声虫。”羊人道,他穿过夜店,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大家都在哪?”

小钩子和蜥蜴人(The Lizardman)在吧台旁。嗡声道,它是一种目前只能被羊人听到的灵异噪音。恶女杰西(Sinning Jessie)和绞刑鬼(Gallows Ghosts)中的一个在展台旁边。然后刀锋之王(King of Knives)在……

“嘘。”羊人转过身对着一个穿着肮脏切尔西球衣的家伙笑了,露出锋利的牙齿。这个男人的身上装饰着染着血的几把刀和弹药带。刀锋之王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杀人犯Joseph Macek被绞死起就是Sloth's Pit人气旺盛的鬼怪了。刀锋之王是Macek的传说所造就的,传说他会杀死睡着的顽皮的孩子。他的传说现在主要在露营地的篝火边被讲述的,就像是Sloth's Pit的大部分传说一样。

“你好,Joseph,希望你没惹什么麻烦。”羊人不断吸吮着着自己的烟斗,这是现在镇上各处常见的景象。八环夜店除了后面的一个房间以外都是禁烟的。

“是的,是的,是的。老Joe正在表现呢!一段时间没破杀戒了。”他狠狠地点点头,然后一把揽住羊人的手臂。“来吧,Sebastian和情侣鹦鹉正等着。”说着他拉着羊人穿过了吧台。

“嘿,老羊!”铁装着钩手的Sebastian举起了他的钩手,不过现在的这只假肢是虚假的海盗钩。“我几个月前在报纸上读到过关于你的消息!我还以为那些塑料疯子2肯定会抓到你!”

羊人打了个响鼻,“塑料疯子不可能在房间里抓到一个传说人物!”他把自己推到了吧台边,坐在了情侣鹦鹉的旁边,他是仅剩的几个还栖息在镇上的蜥蜴人之一。“情侣鹦鹉,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这嘶嘶嘶太难了,"蜥蜴人道,“嘶嘶嘶看看我。我现在更像是一个人而不是蜥蜴了。”事实上,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穿着等身大小服饰的人,就像是有一些特别的生化变异或者只单纯地因为这个服装让他处于这样一个状况中。

“有多少人来了?”Macek问道,玩着自己那些时代错位的战刀中的一把,这让他被酒保德库拉(Dracula the Bartender)鄙视了一把. “总共四个……”

“嗡声虫说,Jessie和那些鬼中的一只在这里。” 羊人指着空气,“所以现在是六个人……加上嗡声虫是七个。”他皱了皱眉,“那我们还需要一个。”

“我们到哪里去再一个。”Sebastian问道,摆弄着他的钩子。“必须有八个人起舞,那么如果我没有记错,唯一的候选人是甜瓜头(Melonhead)们,他们因为看起来像是孩子而不被允许进来。

“他们其实年纪比我大,”羊人用痛苦地语调嘟囔道,“我们可以待会儿再感到焦虑。现在……我渴了。酒保,请来杯莫吉托。”酒保Dracula轻松地写下了羊人的名字并挂上了牌子,并调好了酒。

我们还是可以问问Mary,嗡声道。但是这让所有的传说生物皱眉。怎么了?她是我们中的一员。

“血腥玛丽在选择名单里。”Sebastian强硬地道,用他的钩子敲着吧台。“除非你事实上说的是那种酒,那样的话我就支持。”

情侣鹦鹉也同意地点头。“她嘶嘶嘶试图闯进镇上的学嘶嘶嘶校里。一些嘶嘶嘶笨蛋三年级生死死在厕所里说了嘶嘶嘶她的名字。”

“真的?”羊人道,看着自己的酒。“然后发生了什么?”

“那些塑料狂嘶嘶嘶人不得不介入,”情侣鹦鹉道。“有一个小孩嘶嘶嘶残了,但是他们现在都没事了。Mary嘶嘶嘶现在回到镜子里。”蜥蜴人摇来了摇他的头道。“嘶嘶嘶,所以,不行,Mary是我们的最后的选择,至少嘶嘶嘶,离嘶嘶嘶午夜还有一会儿……”


巷子中是阴影既可能是刀锋之王要扑到你身上,也可能是一只流浪猫。广场上的奇装异服的镇民可能是真的,或者可能就是几个绞刑鬼中的一个。你在浴室里听到的是电视的声音还是血腥玛丽在低语让你把她放出镜子?


羊人最终从吧台边离开,朝向Jessie和绞刑鬼所在的位置去了。他认出来来了,那应该是那个可能因为盗窃而被绞死的。她默默地朝着羊人挥了挥手,站起来加入了吧台边的传说们之中。他坐到了恶女,或者现在是歌女杰西。“Jessica。”

“小羯子。”羊人皱了皱眉,他真的恨透了这个外号。“最近过得可好?”Jessie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刻薄了。羊人没办法指责她,关于自己的传说逐渐消失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还好,还好。”他摇了摇他的头,“嗡声虫告诉我了你的……困境。我向你表示慰问。”

Jessie转过了脸,把一缕头发从脸前扫开。 她应该穿着一些大约是1880年左右服装,但是她现在看起来……太平淡了。她的服装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平常的鬼。嘴边有一些血,一件破烂的婚纱,再加上在微风中飘动的头发。

歌女杰西,歌女。”她吸了口气,“我可不是该死的报丧女妖,老羊。他们试图把我重塑成那个东西,你知道的,死亡的预告者。我本是关于性的恐惧。和我上床会被吃掉老二。”她揉了揉自己的脸。“现在我只是夜里的另一只幽灵而已。”羊人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表示安慰。

“传说都会改变,Jessica。你,Joseph和Sebastian应该觉得很幸运了。至少你们还有故事可以传颂。

Jessica叹了口气,揉着一只眼。“我想要回我的老传说。Sebastian的故事至少出版了,而Macek是基于真实的人物产生的。而我呢?我只是被编出来阻止人们进行性交易的而已。”她靠在羊人身上,不断地叹气。“我只是希望我能记得我原来的样子……在我被改变之后。”

“Jessica……我真的非常遗憾。”他尴尬地伸出手臂给了Jessica一个拥抱。她回应了,然后迅速抽身离开。“……你选择了今晚的舞伴了吗?”


在万圣节的午夜,镇上的妖怪们聚集在八环的树林里,一对一站在那些环里。然后他们开始跳舞,据说你可以看到他们平静地在树林里跳舞,不必在意他们的区别。如果这时有一个人类走进了森林,那个人可以自由地加入舞蹈,然后在森林正中醒来,重生为妖魔。


“最后再说一次。”羊人对着嗡声道。“我们不会唤来血腥玛丽。”羊人躲进了八环夜店的厕所里,这时那里是空的,除了一个可能正在玩蛋的“狼人”。

那样的话我们甚至能平衡性别。嗡声含糊地道。我是没有性别的,Jessica和那只鬼都是女的…而且舞蹈十五分钟内就要开始!我们没有选择了。

“那些蛙人(werefrog)如何?”羊人问道,“或—或者是环蛇女王(Queen of the Hoop Snakes)?她在镇上,对吗?”

昨天离开了,嗡声叹气道。来吧,我把路人赶走,然后你呼唤她。说完,嗡声开始对着那个假狼人呢喃,而羊人则关上了浴室所有的灯,然后看着其中一面碎掉的镜子。

“血腥玛丽,”他吟诵着。“血腥玛丽。”两次。“血腥玛丽,血腥玛丽,血腥玛丽!”一只全身是血的鬼从镜子里跳了出来,头发杂乱的她对着羊人尖叫。生前她不超过十六岁并且死在镜子前面,但是这里,她是血腥的玛丽汤普森(Bloody Mary Thompson)。

“哦,嚯嚯,Sloth's Pit的羊人。”血腥玛丽走出镜子站到瓷砖上,笑着道,“你想要什么?嗯,你最终想要摆脱那些塑料——”

“今晚就是跳舞之夜,Mary。”羊人顿了顿他的蹄子。“我们需要第八个舞者。而你是唯一一个我们能联系到的。所以跳过你的幽灵寒暄,开始跳舞吧。”

这个幽灵女孩笑了。“那真是非常好。看在你们愚蠢的传统的份上,我会跳舞的。告诉我,我的舞伴是谁?”

羊人考虑了一下,然后决定了。

“刀锋之王需要一个舞伴。我敢说你们两个会配合地非常好。只是……别在舞池里留下血迹。”当他说完这些,血腥玛丽发生了一些变化,她现在穿着一件亮红色的女巫外套,拿着一把配套的老式女巫扫帚。“……多么合适的选择啊……但是我会把那个“w”变成“b”。3

血腥玛丽对着羊人吐出舌头道。“万圣节快乐,羊人。”她咯咯笑着,走出来厕所,而羊人也跟着走了出去。


妖魔们一直舞到天明。除了他们没人知道这神秘的舞。这每年都会发生,也许你也会看到妖魔们在威斯康辛州的树林里起舞。


午夜,穿得像个丧尸的DJ,放起了《死亡之舞》(Danse Macabre)的碟子。这是很老旧的选择了,但是很合适。随着音乐,如同每年一样,舞池清空了。没人知道为什么午夜舞池会空掉,但是为什么这次只有七个人在起舞,这是这个夜店的传统。

只是只有七个人可见而已,第八个无形但是无处不在。他们组队开始华尔兹。女巫和精神病、羊和女鬼、铁勾手和幽灵,蜥蜴人看起来是独自一个人。在音乐的一半,他们开始说话。

“现在我们跳起传说的舞蹈。”男士们说道,看着自己的舞伴。而情侣鹦鹉盯着空气。

“那么我们愿意再次聆听。”女士们和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嗡声回答道。观众们的新面孔开始左顾右盼,好奇这嗡声的来源。"

“吾辈欲求存……”

“传说永不止。”

“口口相传奇迹显—”

“如同永恒的星辰在天边—”

“愿汝立于时间之潮—”

“永存不灭,”所有的妖魔们一起开口道,面向八环夜店的入口,举起手,挽着臂,按照年龄顺序和舞伴一起离开。观众们开始鼓掌,但是有些人很迷惑。

在夜店外,传说的生物们看着彼此然后拥抱。血腥玛丽的执念实现,然后消失在出现的镜子的后面。铁勾手Sebastian,还有刀锋之王Joseph向着森林深处走去。蜥蜴人情侣鹦鹉钻进了夜店附近的下水道,而恶女/歌女杰西和羊人走在一起。而绞刑鬼就这样直接消失了,但是嗡声一直都在。

“小羯子,”Jessica看着羊人,“你觉得我们舞蹈真的有意义吗?”

“我不知道,”羊人承认。“我父亲总是说这舞蹈是我们存在的关键。过去他每年都其他的妖魔一起起舞,就像他之前的祖父一样。”他悲哀地摇着头,然后看着Jessie露出一个笑容。“至少能够提升士气,我的意思是,你看你自己。”

恶女杰西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衣服不再残破,破布变成了不伦的连衣裙。嗯,至少在十九世纪算是不伦的。亮红色,中间点缀着紫色的肩带,衣服下面是一件束腹。她喘着气道,“……这会持续多久?”

羊人耸了耸肩,“可能一两晚上,尽力享受吧,”他摇了摇头,拍了拍Jessica的肩膀道,“万圣节快乐,恶女杰西。”

“万圣节快乐,羊人。”羊人转身,点燃了烟斗然后走进了森林里。

“明年再见?”

“我会尽力更早和你见面。”羊人消失在万圣节破晓的黑暗之中。

|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