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指南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重新定位非典型劝导部

或:我们何故行之所行

法之所法



Doctor Jeremy Filia, ePhD
国家联络主任
非致命应用程序子部门
对外联络附属部门

lobotomycorporation.png

“John,你真的要被调去DAP了?你知道他们以折磨人为乐吧?”

“我天,Mary。你真的要应付那些剥皮抽筋的家伙吗?”

“听上去完全是群恶魔。我们已经有真资格的恶魔了,但这群家伙简直他妈令人难以置信。”




家好。我并不怀疑你们在被调来之前听人这样说起过。说实在的,我毫无责怪之意。在重新分配之前,你至少需要在基金会工作五年,从事五种不同类型异常的收容工作,其中两种必须明显涉及HR/EC。

至少一类异常涉及死亡事件,而你们是命令他们去死的人。

如果你们对此处所行之事一无所知,那是不合情理的。这些令人不快的传闻大都将矛头指向所谓的“非典型劝导”。

“非典型劝导”,此术语指代一种语言软化,一种在千年的古老实践中焕然一新的口头语言。既然今天各位来到了这里,就让我们来证实那些谣言吧。

我们对人们动刑。



刑讯史略

,人心所怀恶意如此之深。

要了解刑讯史,首先必须了解“刑讯”的含义

刑·讯

[xíng xùn]

名词

施加某种疼痛或折磨,迫使他人说出或做出某事的行为。


今天,我们将会背离这个定义。我们不是意欲颠覆世界的混蛋。我们是基金会。我们并不想侵毁这个体系,我们希望在自身基础之上建设一个更为美好的世界。

那意味着,我们并非想要对人们动刑。

在所有史载中,刑讯曾经并非一种审讯手段,而是一种奴化敌人的方法。剥皮,焦油,硫酸,人们仿若置身地狱。我们追求一种柏拉图式的理想刑讯,一种受刑者与行刑者间的纯粹关系。不再有铁处女,不再有木马驴,这些名词已经被我们弃之脑后。

当你听到“刑讯”这个词时,你的脑海中会浮现出美好伙伴关系中愉悦有礼的对话。任何走进DAP的人都会安然无恙地出来,手中拿着记忆清除的鸡尾酒。



自冷战萌动之始,基金会便意识到,根据战时战略,情报资源必不可少。我们及不同国家的探员都被派往全球各地以巩固这一情报,这些努力最终被证明卓有成效。应当知道,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在没有一声喇叭声的情况下走出了冷战,这主要归功于我们所有特工的不断努力。但问题来了:我们对数据的痴迷与呼唤让位于贪婪。现在,我们必须明白这一切,地球上最后一个人往往也是最固执的人。不要质疑监督者们,而是要发问:如何才能收集这些情报?

我们遇见了一个从不崩溃的人,一次也没有。她的名字是Maxine Graham,至少是她的代号。我们不知道她的真名,也不知道她来自哪里,怎么来的,要做什么。

尽管她在大众看来魅力非凡,但她也很寻常,只是低调行事。她很风趣,但不会逗你发笑。她握手时细腻而又果断,只留下一点感情的影子。她口齿清晰,但模棱两可,没有口音。然而她是一个致命的间谍,其行动已经被列为机密,超出了我们两国的安全许可范围。

我所知道的全部,便是基金会为她设立了非典型劝导部,唯有她一人。



非典型劝导技艺的职能

量和意志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在基金会内部。这是一个可以为我们所用的机会。

在七小时中,我们从上百万个不同的角度扫描了Maxine Graham的大脑,看到了其构建方式,并由此定义了非典型劝导的界限。

其一是知道如何对某人动刑,其二是知道何时停止。人尽皆知,任何剂量的精神恐惧增强剂都会使人产生幻觉,但只有我们才知道药物剂量和突触密度的配比,令人们开始和幻影交谈。在大脑皮层的四个突触分支中,我们只需关注其中两个,而这两个是我们永远不会碰的。

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在卵形腔和小脑之间存在一种十分特殊的神经群,利用D级射弹学1进行润滑,会导致以下两种情况之一发生。第一种只是普通的遗忘作用,但损伤比我们的常规药物更为严重。第二种,也是更有趣的情况,此人会变得诚实、坦率、敬畏上帝,效果持续约30分钟。

平心而论,这并不总是那么管用。虽然他们十分诚实,但如果有必要,他们仍会隐瞒信息,只会如实告诉我们自己隐瞒了信息。在此期间,他们同样会感到困惑,思维会活跃起来,并进入超速运转。他们的所说与所想截然不同,好似大脑被一分为二。

他们会在三十分钟后回到最初的状态,清晰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大脑不再属于他们,而是一个独立的实体,一个异邦代理人,冷酷无情地合作着。

这种割裂感正是瓦解其意志所在。



们今日所学的技巧是什么?全体非异常同僚们。

这些都是此前被人们提出并完善的东西。我们是唯一用这种高压的,仪式性的方式来完成这件事的人。每一种方法,都以不伤害自己的同胞为宗旨。

几乎没有组织会就我们将行之事让人们做好准备。尽管不同寻常,但这些超出了你们的权限。

然而……

我们为何要这样做?我们为什么对道德处理和无伤哲学这样大呼小叫,在刑讯室里对待他人?这是一个以人类的痛苦与磨难为特征的坑,在无数个世纪的征服与战争中,它从未改变。伟大的皇帝和战士们看不出他们的技艺何错之有。

为什么现在改变了呢?



个答案并不坦诚。

束缚孕育了创造力。



结语

典型劝导有关刑讯,这从未改变。

但通过人际关系,我们得以站在信息的前沿。我们向许多敌人抛出橄榄枝,只要求他们一件事。

“你不是Graham,想碰碰运气吗?”

这样做并非出于恶意,尽管许多外界人士会误解我们的行为。毕竟,大部分情报都是由我们的许多分支与部门筛选而来,用以侵蚀他们的组织。但那并非我等之过。要知道,一旦我们的特工无法带回有用的情报,DAP将会担此重任。

要是谁胆敢一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