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与不安

“关于你们的VIP旅行,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景点,是万花筒!”Lolly把Victor和Iris领到最后一个帐篷前,说道。“它由Herman Fuller于19世纪晚期亲手设计,用取自Ravelwoods的木材和采集自第一次超自然战争中一个巨像遗骸的铍青铜发条手工打造——”

“你是说Fuller用一把黄油刀,还让一只手在背后亲自杀死了它的事其实不是真的?”Iris冷冰冰的问了一句,深深的感到了马戏对夸张手法的偏好。

“解说期间请不要问问题,”Lolly有点不高兴的回复道。她清了清嗓子,看了眼手卡。“正如我所说的,万花筒在我们不安马戏团建立以来一直是重要设施。里面的木头带有魔法而且不朽,因而能产生EVE1,其被增强后就成了形态辐射,辐射被导入发条那接近无限可配置性的铸造圈里,这就使得我们能打开通向任何未受保护的门户的通路,如果有需要的话甚至可以apportate2整个马戏团。我喜欢apportate这个词;它让我想起哈利波特。”
“到此我们的游览就告一段落啦,有问题吗?”

“我们能现在就过去吗?”Iris不耐烦的问。

“噢,不行,我们得等Icky。我可不想自己来调万花筒,”Lolly回答道。“那边……可能出了点事。”

“嗯,魔杖人在等着我们。能不能麻烦你找到马戏团指挥,告诉她我们准备出发了。”

“别着急。我来了,我来了。”Icky跑进帐篷。“抱歉,我本该第一个到的,但Eugene,我们的一个小丑,被什么事触发了他的PTSD3,长话短说就是孩子们从此以后见到小丑估计该有心理阴影了。Victor,很高兴又见到你,还有……Iris,我们之前见过面,对吧?我参加过许多次给Emcee D的专场演出,你至少当过一次演职员,是吧。”

“恩,我之前见过你,但我想我们应该没有正式互相打过招呼,”Iris说着,伸出右手致意。Icky没有去握,而是脱帽行吻手礼。

“嘛。你比Darke的上一个代理人真是强多了,”Icky跟她说。“顺便说一嘴,我喜欢你的圆领套头衫;有种矜持与性感的反差萌。”

“离我的手远点,”Iris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Icky不情愿的哼了一声,松开了手。Victor递给Iris一张湿巾擦手上小丑的口水。“

“抱歉。Icky有时有点鲁莽,”Lolly道歉说。

“我只是在示好,亲爱的。她毕竟理论上是我家人。Iris,Darke没告诉过你他觉得Fuller可能是他的后人吗?”

“他……好像说过,是的,”她一边把用过的湿巾递给Victor一边回答。她闻了闻自己的手,嘟囔着怎么还有奇怪的甜味。

“真的?我没看出哪儿长得像,”Lolly评论道。

“喔,这些年我倒是注意到了Fuller和Darks的一些相似点,”Icky说。“但我肯定Iris并不想听。Lolly带你们逛了一圈,是吧?她喜欢当导游。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了吗?”

“她花了二十分钟看Gary的万物电话亭,”Lolly回答说。“她问他关于电话亭的各种问题,还用这个半智能手机,半tricorder4的东西照了不少照片。”

“我觉得它挺有趣的,”Iris耸耸肩。 

“Percy在信中提到你是个超技术的行家,”Icky说道。“似乎在家庭里挺吃香。我希望他也相应的告诉过你关于我们的一些优点。”

“别叫他Percy。我都不那么叫他,”Iris反驳道。“但他对你的小型旅行表演确实印象不错。他托我向颠倒脸人致以问候,但奇怪的是我们一直没看到他。”

两个小丑一听这话,脸色就不好看了。 

“Manny今天不在,出去物色人才了,”Icky马上说。

“真是不幸啊,”Iris喜不自禁的说道。“希望我们不久之后能见到。Grandsire可希望看到我跟他好好相处呢。”

“兴许吧,”Icky不置可否。“哪个,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给我一分钟让万花筒转起来,然后你们就可以出发了。”

Icky调整着Kul-Manas的坐标,Lolly则在一旁兴奋地上蹿下跳。

“太刺激了。我们马上就能见到鸟人了!”

“麻烦注意下你自己的行为。冒犯到我们的东道主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

“你是说把它们的羽毛弄乱吗?”

“……对。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我对它们是否习惯真跟鸟一样表示怀疑。”

“你的意思是,它们可能并不过得像野鸡?”

“噢,可以用了,”Iris长舒一口气。他们面前一扇通向万花筒的门打开了,门里白烟缭绕。“Victor,货在你那,是吧?”

“是的,Dark小姐,”Victor点点头,拿起他的手提箱。

“很好。在我们拿到货款之前别放下。”

“请吧,一条去往Kul-Manas之城的单向通路,”Icky说道。“Lolly,亲爱的,在集市那次事件后,我还是有点后怕,所以一定要特别小心。我希望你如果遇到麻烦就马上回家。如果你丢了图书馆的钥匙——”

“我什么时候丢过钥匙呢?”

“我知道你不能丢,我只是……”

“没事的。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我保证,一办完事就回来。”Lollipop扑到Icky怀中,给了她一个吻别。“爱你Icky。”

“我也爱你,小Lollipop,”Icky微笑道。“Dark,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可要拿你是问。”

“你就少操点心吧,”Iris不耐烦的回答。“Victor,Lolly,时刻待在我身后,如果不是必要情况不要说话。”

“好的,祝一切顺利吧!”Lolly哼了一声。眼球滴溜溜一转,Iris与另二人迈入了门中。


三人从门里走出,周围还有不计其数与之相同的门,这些门开在一棵高耸入云的巨树的树皮上。他们面前的就是Kul-Manas之城了,它由柳条编的建筑物组成,看上去像巨大而浮夸的鸟巢。天空呈深紫色,其上没有太阳和月亮,而是闪耀着千千万万的银色星体,几人开始误以为它们是恒星,直到它们像雪花一样飘落到地平线下才明白过来。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人形的乌鸦或渡鸦,全身黑色,被羽毛覆盖。他穿着一件深红带金的连帽斗篷,鳞片覆盖的爪子里举着一个大黄铜杖。

“致以我吉祥的问候,旅行者们,”他鞠躬说道。“我是叛逆者Ickis,Kul-Manas的魔杖人;天国之海的水手,星界漫步者,位面探险家——”

“哇塞你是鸟人诶!”Lolly尖叫道,一个箭步窜到他身前。“我叫Lolly!你能飞吗?你的粪便是稀稀的白色吗?你们生日是下蛋日还是破壳日?”

魔杖人愣了几秒,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不,我不会飞,跟你想的不同,下蛋和破壳都是很神圣的时刻。下蛋被认为是母亲重要的成就,而破壳则是孩子的,”他回答。

“太神奇啦,也就是说你们有两个生日,虽然第一个听起来更像是母亲节。噢,你们怕猫吗,因为我喜欢喵——”

“Lolly,回我身后去!”Iris命令道。“这么任性顽皮,我为我同伴的冒犯向您道歉。”

“没关系。她不是第一个从此地路过的Bozomorph。她们种族的热情活泼远近闻名。”

“我得说这有点种族主义,不过我对你说的也没好哪去,所以咱们扯平了,”Lolly说道。

Iris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把她后面的话压回了肚子里。

“伟大的魔杖人,我此次代表伦敦的不死商人前来,为我们双方的利益进行货物平等交易。”

“代表他?”魔杖人眉宇间带着怀疑问道。“我从你的气场中看到了你的真名。你是Dark。”

“我是Iris Dark;Percival Darke的代理人,学徒,后辈和继承者。”

“但Dark是他的真名,只属于他的真名,浸透着他独一无二,不可言名的黑魔法,与他行走于阳间的本质紧紧相依,给予他无穷的超自然力量。怎么可能出现另一个真名为Dark的家伙?”

“他的名字后面还有个‘e’。我没有,”她满不在乎的回答。魔杖人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不太相信。

“我……很高兴知道还有一个Darke,”他说,尽管那呱呱的嗓音听起来像痛苦的呻吟。“这个胆大妄为地涉足Kul-Manas土地的区区凡人又是谁?”

“Victor Chan,很高兴与你相识,”Victor说道,与对面握了握手。“我只是来交货和填文书的。”

“那么我们都互相介绍完了,是不是该领我们去Gorok会馆了?”Iris问。

“当然。我很乐意为你们导览本次行程。请跟着我吧,”魔杖人一鞠躬,伸手拦了辆人力车。车夫是一个长着麻雀头的矮小生物,它打开车门恭迎乘客上车。所有人都进去后,麻雀车夫就抬起了车,在古城蜿蜒曲折的街道上跑起来。

一座半鸟人的城市可谓是奇景,即便是对Lolly这样游历诸国的人来说。她们看到最多的熙熙攘攘的平民都是鸣禽;麻雀,燕雀科,莺类等等,但偶尔也能看到更奇异的鸟。有的像美丽的天鹅,有的像耀眼的红鹳,甚至直接在大街中央开屏展示那华美精致羽毛的孔雀。由于外表缺乏明显的物种区分,它们看起来都将对方视为同一种族。一只草地鹨和一只金黄鹂相互求爱的场景让人不禁提出种间交配的疑问,但显然这并不适合作为交谈的话题。

“所以你们的人民见——”

“嘿,Kul-Manas的详细位置在哪呢?”Victor的提问打断了Lolly的话。

“跟所有的Nexus5一样,我们不曾存在而又无处不在,”魔杖人回答说。“我们处于连续的时间和空间之外,所以也不受其法则制约。来自创始两端的被放逐者一步就能到达这里。”

“我们出来的那株巨树真是壮观。它是什么?”Iris问道。

“它不亚于世界之树本身,”魔杖人回答说。“我们的祖先在很久以前以咒法之力令其化身于此,而子孙后代则从中受益良多。在它的树干周围我们建起了城市,用它掉落的碎屑建造房屋。我们饮用它神圣的树液以获得洞察之力和灵知之能。我们在它的树皮上雕凿出雅努斯6之门,用最基础的工具和方法开始了对多元宇宙的探索,好比你们世界的人用石器时代的技术横跨了太平洋。”

“哇塞,你当导游可比我强多了。我还得用手卡以防止自己话题跑偏,”Lolly说。“那啥,你们有没有小鸡鸡,如果有的话长的是像鸭子阴茎那种螺丝起子形还是——”

Lolly的嘴一把就被Iris冰冷的金属左手捂住了。

“Lolly,这个问题可不太合适。我拿开手之后你得为你的鲁莽向魔杖人道歉。明白没?”她喝问道。Lolly点点头,Iris松开了手。

“噢我的天哪你有一只机器手!”Lolly惊呼,兴高采烈的打量着。Iris难以置信的瞥了她一眼。

“讲真你才发现?”

“啊哈。我的注意力大多都放在周围环境了。”

“看出来了。”
 
“挺有意思的假体,我觉得。”魔杖人啁啾道。“你在哪儿弄到的?”

“这是定制的。”她回答,脸上的表情表明她不准备继续解释。

魔杖人清了清喉咙,笨拙的梳理着他的羽毛。

“啊,我们到了:Gorok金牌大会馆,Kul-Manas商业行会的总部,”随着车子来到一块低矮的尖顶前,他说道,这个尖顶用24K镀金树叶的枝条编织。奇怪的符文(或者说准确难听点,就像鸡爪子刨的)印刻其上,入口处是一个大理石喷泉,描绘了一个人形海鸥将食物吐喂到雏鸟嘴中的场景,这大概是象征着繁荣……或者别的什么。

车夫放下车匆匆跑过来为他们开门,这时传来一声轻微的砰声。

“公会主席Vixis和他的议会恭迎您的到来,Dark小姐。”

“请带路吧,”Iris说。“Victor,跟在我身边。Lolly,跟在我身后而且闭嘴。我认真的。”

Lolly点点头,在嘴上做出拉好拉链的动作,随手扔飞了钥匙。 并不知道过会儿一个鸟人会发现这个虚构之物并用它打开一条前往完全由思想形态组成的位面的通路。

魔杖人在前面走进了大厅,随后是Iris,Victor和Lolly。大厅内部也金碧辉煌,装饰着天鹅绒地毯,玉石雕像和巨幅肖像。照明用的是Percival Darke在他的圣所里使用的同一种无烟幽火。

公会主席和他的议会坐在台上,离地整整一英寻,使得来客们不得不在下位仰头看着他们。主席本人看起来是某种翠鸟,其他议会成员包括鹮,蓝鹭,白鹤,鹤鸵,谷仓猫头鹰和一只几维鸟。

“Ickis,你的再次光临让我们倍感荣幸,”公会主席讲道,他低沉的嗓音在大厅里久久回荡。“我们也很高兴你带来了更多的被放逐者与我们贸易。伦敦的不死商人说他的代理人冠以他的名字,尽管现在我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管怎样,很高兴你们的到来,Dark,和你的同伴们。我可以向你们介绍这个议会,但如果你是真名如其人的话,我猜你是希望直接开始交易。”

“你说的没错,主席,”Iris点头赞同。她给Victor打了个响指,示意他打开提箱,然后拿出货品。“正如您与Esquire Darke在交流中讨论到那样,我在此为您呈现由我和Esquire Darke设计的三维守护。利用了普通全息学,我们将护符嵌入了守护的三维空间,使得其在比传统守护复杂六倍的基础上还不占用任何额外空间。这里有七个护符,你们每人一个,每个护符包含两个守护,每边一个。”

Victor走上讲台,向每位议员递交护符,以便他们检查。

“如果你们对样品的质量满意,我们愿意以每个护符1公斤莫甘娜银的价格卖给你们。这十四个守护是目前仅有的现货,但我们愿意以支付价格的双倍交货。所有款项必须预先支付,不退款,在进一步交易之前,我需要你们确实有莫甘娜银的证据,以便知晓我没有在浪费时间。”

鹮鸟点点头,扔给她一个零钱袋。她把袋中之物倒入手中,里面是亮银币,一面是精灵女王,一面是被符文包围的七角星。

“那些是什么?”Lolly问,但马上就闭上了嘴,把钥匙放入衣袋(令议会很失望)。

“这是来自Fata Morgana Fey城的钇银,”Iris回答说。她用右手握住它们,当感到EVE流过时微微一笑。“这东西不管拿来做什么,都称得上是秘银了。它的奇术导通性良好,如果我们能获得稳定的供货,就能把它应用到所有的超技术中去。”
“先生们和/或女士们,你们的东西我很满意,我希望你们也对我们的货品持同样态度。下面我们是不是开始讨论下批发折扣了?”

公会主管残忍的笑起来,如果他有嘴唇那笑容一定是这样的。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他猛的一伸爪,所有的出口都落下了金属栅栏。

“Vixis,看在Xitheus的份上你在发什么疯?”魔杖人怒斥道,其余议员也纷纷嘎嘎叫着质问。

“我在做的是就是阻止我们被稀里糊涂的抢劫,”公会主席回答。“从伦敦的不死商人接到信时我一点也不高兴,他提了一笔我们无法拒绝的交易。一公斤已知世界中最贵的奇术合金去换这些破烂玩意!”

他把他的护符直接扔给了Iris,令她能轻易接住。

“我觉得商人的口气缺乏尊敬,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不敢拒绝他的提议。然而,我敢。事实上,我决定是时候让商人明白一下我们的地位了。Darke是他那穷乡僻壤里的大能,但他威胁不了我们!我们是Kul-Manas的支配之鸟!恐龙的血脉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恐龙我告诉你!商人让你来真是个愚蠢的决定,Dark,你也愚蠢的来了。地球上最大的异常物品公司合伙人之一,他们的首席超科技学家,Darke的唯一血脉?说你的赎金相当于绑一个国王都太保守了。”
小丑和推销员可以离开,只要确保把我的话带给Darke;Kul-Manas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堡垒,他染指不到这里!如果他想要他的小工匠回来,就只有交出他那小小梦幻跳蚤市场的主要控制权。在那之前,Dark,你将有幸成为我的阶下囚。

公会主管嘲弄的瞪着她,期待那个年轻女人会恐惧的颤抖。

然而,她只是看起来有点烦。

“唉。我其实没准备在简历里加上‘杀死一只巨大的笑翠鸟’这条,不过为嘛不试试呢?”她反问道。

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她将身体里的Mekhane部分集中于她的金属手中,同时将Yaldabaoth部分引入她的肉体手中。她举起每只手,然后向下拖动,变出两条双生蛇;一只是水银灵液,一只是黄疸瘴气。两只龙立即开始互相攻击,以双螺旋形态互相缠绕在一起,它们互相吞食着对方的尾巴,呈一个衔尾蛇状态。每条蛇都吞噬着对方,衔尾蛇的形态不断变大,升到了公会会馆的天花板上,产生了一个漩涡,将议会死死钉在了地面无法逃脱,而它则慢慢向他们靠去。

魔杖人惊恐的嘎嘎大叫,跳到讲台上。他举起了他的魔杖并开始念憎恶之咒语。蛇被挡住了,但仅仅是挡住,它还在壮大。

“好吧,我们搞到了一些莫甘娜银,所以还不算完全失败,”Iris说着小心地收好零钱袋。“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也许能分析出怎么用其他金属转化出它。Lolly,能麻烦你打开一扇回马戏团的门吗?”

Lolly没有立即回答,她被鸟人巫师大战自噬超凡蛇的场景惊呆了。

“Iris,你不能杀了他们,”她强烈反对。

“你再说一遍?在这儿我说了算,小lollipop,我其实不太在意某个想抓我当人质的家伙。现在趁双龙还没大到把整个会馆毁灭前弄一扇出去的门。”

Lolly坚定的皱起眉头,跳上了讲台。

“Lolly!你到底在做什么?”

她握住了魔杖人的魔杖,将自己的魔力输入其中,增强了它的法力输出,把双蛇推回了一点点。

“Lolly马上下来!”

“把这个撤回去!”

“你要不马上回来我就留你在这等死!”

“如果我死了,Icky永远不会让你再次使用万花筒!”

Iris的脸庞愤怒地扭曲着。她知道Lolly是对的,她爬上讲台,把魔杖抢走。指着她的造物,她以混沌的语调高喊了一些话。从魔杖里射出两道闪电,一道银色一道黄色,分别击中了相反颜色的龙,令它们最终在一场壮观但无害的爆炸中雾化消散。

“谢谢,”魔杖人对Lolly说。Iris拽着Lolly下来一把把她撞在墙上。

“没有下次,知道了吗?你个该死的马戏演员!别命令我,别给我使绊子,别违背我!你要再跟我玩这套,我发誓我会召唤一头野兽,衔尾蛇在它面前就是花园里的小蛇,听明白没?”

Lolly嘴里传出一阵轻笑。

“你知道吗,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

“Fuller的影子。”

在缓过来后,五位议员站起来,聚集在仍旧蜷缩在地的主席身边。

“公会主席Vixis,你不仅再一次单方面行事,以威胁外国使者的方式破坏我们的法律,而且你对几乎是伦敦的死亡商人本人宣战的行为危害了议会,甚至可能是整个Kul-Manas!”谷仓猫头鹰向他吼道,她的声音出离愤怒。“对于这些不可饶恕的罪行,议会判处你死刑。”

另外四名议员野蛮地反复用长长的喙刺穿了主席,伴随着他求饶的惨叫撕裂了他的血肉和器官。

Lolly捂住了眼睛,转过头去,而Iris只是好奇地挑起眉毛。

“没有审判或正规程序?高效,”她评论道。鹮鸟议员走近她,他的头谦卑地低下。

“Dark,求你相信我,我们真没人知道Vixis的计划,”他说道,声音充满恐惧和忏悔。“如果你可以就此揭过他的背叛,Kul-Manas会很乐意继续与你做生意。作为真诚的表态,我们将购买你们当前三维守护的所有库存,并愉快地支付双倍,三倍的——”

“十倍,再加上我之前提到的那种神圣的汁液,”她回答。”

“好好,没问题。都好说。”

“还挺好的,是不是Iris?”Lolly一脸希望地问道。“这比一个小零钱袋好多了。你已经不生我的气了,是吗?”


“她以自己的死亡威胁违背我的命令,威胁要在一个敌对的城市里束缚我们自己,并永久破坏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同时命令我停止我自己的衔尾蛇咒语!”

在马戏团领班的帐篷里,Lolly再次坐在Icky的大腿上,她们坐在Marshall, Carter & Dark的合伙人对面,她指责她们有严重的不当行为。

“而且在此之前,她问魔杖人关于他的阴茎和他的粪便以及他的人民如何生殖!”

“魔杖人喜欢我!他说我可以随时回来,了解关于Kul-Manas的一切!“Lolly反驳,朝她吐着舌头。Icky轻轻地将她拉回来,冷静地对着Iris讲。

“Dark,我明白Lolly的行为可能不够专业,但鉴于你试图谋杀整个议会的人——”

“鸟人,”Iris插话道。

“种族主义者!”

“我认为你没什么权利指责她行为不当,”Icky说。“你做成了你的生意,没有无辜之人受到伤害,我们不能就此揭过吗?”

“听着,她的鲁莽行为从我们踏入门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危及这笔交易的成功,她强迫我摧毁衔尾蛇,从而极大地颠覆了我的权威,”Iris回答。“我不能接受这点,在以后的行动中没有第二次。我必须坚持她要为此受到纪律处分。”

“噢,如果你想,你可以看着Icky打我。这总是很有趣。”

Icky嘿嘿一笑,但示意她保持沉默。

“Iris,我明白,我同意。我一定会给她书面批评的。”

“你会给她书面批评?”

“是的,这就是我的方案。”

“我……我想行吧。今天我跟熊孩子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走吧Victor,我们回伦敦。”

Dark和Victor离开了马戏团领班的帐篷,只有Victor礼貌的挥了挥手告别。他们一走,Icky就来到办公桌前,拿出一份文件,她不知道的是,里面的内容与SCP基金会保存的某份文件并无二致。

Lollipop决不允许在不安马戏团做的事情


请注意:这份列表不是开玩笑。每个条目都是Lollipop做过的,试图做的,或者至少表现了做的兴趣。
  1. 试图打破她一次性喝下5 7 8品脱小丑牛奶的纪录。
  2. 试图打破她在同一场比赛中制作3 1/2 5 1/2 6 1/2品脱小丑牛奶的纪录。
  3. 召开一场马戏团全体紧急会议,以确定Quincy的蝴蝶授粉Yume的鲜花是否算作性行为。
  4. 就第五教会教义的有效性进行辩论。
  5. 将肉肉的肉虫拉成莫比乌斯带。
  6. 试图猜Manny的真实姓名。
  7. 将弹跳房屋的重力从‘月亮’改为‘太阳’。
  8. 未经Icky许可订购任何活的,爆炸性的,放射性的,有毒的,自主的,昂贵的或需要成人监护的Wondertainment产品。
  9. 制作解剖学正确的有生命气球动物。(即使是教育目的也不行)
  10. 让Motormouth挑战吃馅饼大赛。
  11. 在Motormouth睡觉时在他的肚子里面爬,以便取回上面说的馅饼。
  12. 问惊奇Zoltan他知不知道为什么孩子们喜欢桂皮味吐司教堂的美妙滋味,要舔多少口才能舔到宝贝棒棒糖的中心,等等。
  13. 问惊奇Zoltan任何炼金术以外的问题。
  14. 引用深红之王神话作为一个‘父权主义但起作用的’一夫多妻制例子。  
  15. 尝试从图书馆页面收获丝绸。
  16. 试图黑进Essie P数据库改变每一个“善良怪胎的”特殊收容措施,以“放它们自由你个混蛋”。
  17. 声称她是第一个在字面意义上骑彩虹的公开LGBT。(这是中途的一部分,我已经骑过它了,而且我确定许多其他的LGBT也骑过了。)    
  18. 将骨猫Miles加入她的猫咪爱好者日常活动中。(虽然boner7双关是搞笑的)  
  19. 将Dicksy的旧再生装备重新用于DIY生物实验室。(无论异常教授让它看起来是多么容易,自我复制的棉花糖是一种潜在的灾难)
  20. 为Ragamuffin安排与附体玩偶的游戏日期。
  21. 请教Ed&Al是否存有Tartarean硫磺。(我也不希望Ragamuffin为她自己定玩耍日期)
  22. 将Eliza放在一个定制的仓鼠球内。
  23. 找我们的异能者造一个反熵的弹力球。幸运的是那东西在造成伤亡前就弹到了外太空。
  24. 让我们的嘉年华糖果店人制作反熵弹跳糖豆。请参阅上文。  
  25. 骑在摩天轮舱室的顶部,外部或下方。(我知道她不会有任何危险,但这为低龄顾客树立了一个很糟糕的榜样)
  26. 在工作时间使用棉花糖果和卡利欧琵音乐娱乐。  
  27. 在上述物品的影响下乘坐手推车。
  28. 将来自旋转木马的木制小马介绍给宠物动物园的真小马。这种经历对双方来说都是极为恐怖的。
  29. 在Eugene的听力范围之内说出‘马戏团时间程序’这个短语。  
  30. 告诉顾客的孩子,离家出走的结果会很棒。
  31. 声称她作为自己任命的马戏团公主能够进入一个成人大小的城堡。(平心而论,事实证明这对中途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力,但它仍然不是她的)
  32. 向面具领主,大使,缢王或那个卖橄榄油的抱怨阿拉卡达的色彩单调。
  33. 试图武器化Waldorf的旧大炮以防御Essie P的袭击。
  34. 问打鲨鱼中心他们打没打过鲨卷风。8
  35. 以超音速骑她的脚踏车。
  36. 委托安德森机器人制作“玩具熊的五夜后宫”的夜班电子动画。
  37. 尝试绝育和/或无效化Mayhem的景点野生动物。  
  38. 声称在工作时间打盹是‘给梦神集团打商业电话’。(我不在乎她是否真的在跟它交谈,但她没有理由不能在晚上干)
  39. 在模糊笔记上作任何标记。
  40. 用万花筒从木星收集氦气。(是的,我知道这是一个不断减少的资源。令埃隆·马斯克不惜把屁股暴露在大量辐射中也要获得)
  41. 询问齿轮正教会的成员为何不断的滴答声没把他们逼疯。
  42. 开展“敏感性研讨会”。(我知道她的初衷很好,但最终比煽动事件更具攻击性)   
  43. 要求Gary帮她给现实中的总统特朗普总统克林顿总统桑德斯总统瑞安终身总统奥巴马打骚扰电话,你知道,只要完全撤销她对Gary电话亭的使用权限就行。
  44. Victor任何无随行儿童的VIP客人在游乐园里参观。
  45. 订购一份第二奥巴马骆驼,看看它们是否会咬掉对方的睾丸。
  46. 给找厕所的客人指向挤奶帐篷。
  47. Quincy任何人开我们的保时捷!   
  48. 把任何Ripley的海怪从游乐宫里放出来,只因为‘它们需要呼吸点新鲜空气’。
  49. 把小丑牛奶提供给她不喜欢的非小丑人员以尝试进行隐蔽的暗杀。
  50. Bubblegum任何人秘密地施用戒酒硫任何药物。
  51. 告诉Nixie,她在进食后一小时内不允许进入她的水箱。
  52. 试图在谷歌地图上找到内殿之城。
  53. 用Pepper的镜子玩‘血腥玛丽’。  
  54. 藏起所有的小丑冲动抑制剂因为‘小丑应该冲动’。
  55. 在GAW聊天室里发引战帖,声称自己是一名正经的反大麻玩家。
  56. 用万花筒带来‘沙丘蠕虫’。
  57. 要求Sandstorm为沙丘蠕虫制造一个巨大的沙漠饲养场。
  58. 给Iris Dark打电话寻求技术支持。
  59. 给Percival Dark打电话寻求技术支持。 (他没有电话,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60. 在Youtube上传Virtuoso的咏叹调的nightcore9混音。

她手伸向Manny用的标准蓝色钢笔,但转而握住她独特的紫色钢笔,添加了一个新条目。

   61. 向Kul-Manas的魔杖人询问有关他生殖或消化的生物学问题,以及与Iris Dark进行商业电话会谈。

“抱歉,Icky”

“没关系亲爱的,我原谅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