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
评分: +11+x

201█年11月11日。铁幕降临9小时32分后,基金会CN分部与入侵者正式交战1小时18分后。

幸得MTF-庚午-7”都市牛皮癣”的救助,自异常项目(收容后被编号为SCP-CN-155)引起的全面溃逃中,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李维队长满脸黑线。

自己脸面尽失先不论,这仗怎么打成这样了呢……拥有四支MTF、其中还有一支重武装MTF的16号站点简直是被秒杀般地失联,自毕肖普主管、张博士起一干工作人员下落不明。江苏连云港和盐城陷入一片乱战之中,浙江沿海也出现了小股骚扰部队。此外对方还通过快递网络发起了全面渗透……

长江口的战况也不容乐观,超大Error怪就降落在崇明岛。指挥系统中北岸南通启东和南岸上海宝山一带蓝点和红点交织在一起,简直能当成紫色看了。34号站点所属的庚午-1、3、4、5勉强维持着战局,但它们很多并不是战斗特化的MTF,应付起来相当吃力。Svba关照的浦东机场倒是没什么动静。

虽然刚刚接受了A级记忆消除,李维还是迅速掌握现状,自预备队调来四支MTF增员各条战线,并整编戊卯-3准备和庚午-7一同突击敌方母舰。

就在这个时间点上,虚空破碎,另一道铁幕降临了。通过分析空间数据,它的位置已被清晰地标示出来。

“…………”李维沉下了脸。

铁幕的轮廓并不平整,看起来就像是有人随手画的不规则多边形。但范围却包括了上海的绝大部分,只有金山等边边角角在外。

战术层面上隔绝上海是毫无必要的。即使将一个站点六支MTF全歼于此,对整体战局并没有颠覆性的影响。cn分部能够调动的MTF数量还在此十倍以上,危急时刻甚至可以动用那些个不可描述的大宝贝——虽然李维的权限无法接触到全部项目,但肯定有就是了。

GOC攻击小组和正规军的损失也是同样。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数量,但也可以肯定它们都没有在这单一战场上投入全力。

那么这是恫吓?为了显示自己拥有随时随地制造包围歼灭的能力,从而减弱抵抗意志吗?还是说……

“看起来你有点疑惑呢,不如让我来指点迷津?”

战术指挥通讯频道中,忽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李维立即喝问道:“谁?”

对方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现在在这个淞沪围城里的,除了你们这方的人,余下的当然就是我们这方的人了。”

“是嘛,可别指望我能夸赞OB传媒的黑客能力哦?”

“不不,你不能省略那个&。我们是O'Neal & Bryant传媒,简称O&B。”

“你们卖篮球的吗!”

“篮球?卖啊。上至国家领袖,下至锅碗瓢盆,没有我们O&B不卖的。”

“……”因为和自己以往所知的OB传媒概念出入太大,李维一时没反应过来。

“看来我们的提议还是得从头说起啊……你们那里有个组织叫做MC&D对吧,那就好比是我们在你们世界里的镜像,只是具体创始人名字不同而已。当然我俩的世界还有许多细节是不同的,不过那都无关紧要。唯独有一个不同是决定性的。在我们的世界里,SCP基金会从未存在过。”

“那么GOC呢?”

“那群家伙倒是有过。不过你应该知道,GOC只关注超自然世界,却忘了在自身背后支撑的是联合国和一个个主权国家。不,不如说他们不被允许干涉凡人世界吧。但我们却不同。当腐败侵蚀了政客,当资本控制了国本,当那些资本大鳄、金融寡头屈从于长生不老的诱惑的时候,谁王谁寇也不用再细说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被金钱收买的。”

“那当然,我的朋友。总有一些不屈的空想家,宁死不食嗟来之食的狂徒。所以发生了一场孤注一掷的战争。一整个世界对抗自己的守护者,还把它们当做极端组织、叛军、恐怖分子。多么滑稽啊,现在想来还是令人笑破肚皮。”

“你的幽默品味实在不敢恭维。”虽然对方很可能看不到,但李维还是不禁摇了摇头,“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那结果想必也不用问了。”

“不错。只不过,这场空前绝后的战争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副作用,我们的人口锐减到了原先的十分之一左右。”

“你们都掌握次元融汇技术了,机器人技术想必也很发达吧。不能用它们来弥补吗?”

“不成啊,机器人当生产者是没问题,但它们可不是合格的消费者。产品没有人买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你们开始打其它世界的主意了吗?”

“对啊,你真是经验老道。可是外贸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还是需要刺激内需啊。”

李维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你们的提议?”

“正是。怎么样,比起被其它的家伙们掳走,跟我们走岂不是一桩美事?还能帮你们解决过剩的人口问题,这笔买卖多划算呀。”

“你应该知道凭我的权限可决定不了。”

“当然当然,你得上报请示对吧。次元断面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嘛,我们这就撤掉。”

于是不到5分钟后,上海地区重见天日。李维当即用五级加密频道向上汇报了情况。

“……情况我已经了解了。顺便问一下,你个人意见如何?”

“大义凛然的我就不说了。只有一句,在与OB传媒打交道的这几年里我起码领会了一件事情。”

“呵呵,我大概也能猜到。推销员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对吧。”

“您说的是。”

对方终止了通讯。李维赶紧再切回战术指挥通讯频道,得知了浦东机场CN-705-1起飞并消失在次元断面中的消息。

“这个Svba,居然连这一出都能预料到吗?又或者……起码他预料到了即使不是O&B,总会有其它的OB来寻求私下接触吧。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揪住他抖一抖。”一边自言自语咕哝着,李维一边把注意力重新转回指挥部署上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