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漫漫,必有明光
评分: +36+x

第(76)起战时异常事态警报


对象:SCP-CN-2684
当地时间:2021年7月23日20时02分
具体位置:Site-CN-91职员食堂(已封锁)

请在场职员保持镇定,立即依照Dr.Febonacci设立的第十六次修订版“三级阶梯”作战方针筹备应急预案,确保战时收容措施的妥善完成。

准备时间:67秒


警报声呼啸不绝,刚刚还响彻食堂的谈话声与笑声如同被截断的水流般戛然而止。Abe颤抖着放下刚要送入嘴中的牛角包,双目发直;他右边坐在餐桌上的特工deadend此刻一跃而起,对他露出无比灼热而锐利的目光;瘫坐在他正对面的Forestar脸上则是略带呆滞的神情,那是崩溃的前兆。

“是…轮到我们了啊。”Forestar轻声说,“我还以为,比预料的还要再晚一些。”

已经过了晚8点,照明灯早就全部熄灭,黑夜逐渐开始笼罩视线内的一切。这三位心血来潮,跑到荒废多年的站点食堂吃晚饭的职员能活着走出这里的机会,在警报响起的那一瞬间便已十分渺茫了。

“没时间抱怨,咱正好三人,抓紧分工。”Abe硬着头皮将两人拉在一起,冷汗浸湿了他的背。“好几年前,03站收容的拟态异常余孽就在全国站点上下乱窜,这种情况早就被料到了…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准备时间:52秒


“先生们,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的朋友们走的走死的死,大家都…”

“森星,再废话我现在就枪毙你!”

“那个,你俩不要吵了。今天的时间非常赶巧,我想试一试将损失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你们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只是在逻辑链上再加入一次变故,而最好的结果是我们三人都能活下来,这可不是赔本买卖。”

deadend凝视着镇静的Abe,后者给他了一个坚定的目光。

“那么由我来负责占领高地。”

“你会死的Abe,几千人都死在了高地上,而那个混蛋每一次都能逃脱。”

森星不敢再说下去,他的头快要埋进桌子里。

“我早就不想再这样下去了,”Abe自然地作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态,“这种死法还更体面些。”

这话让deadend的眼角略微抽动了下。

准备时间:44秒


“没人会死。要死也至少得干掉几个拟态体…明早这一切就都会结束。”

说罢,deadend特工飞奔到角落的应急物资储存处,用力拽出一个已经落灰的黄色箱子猛地抛向了Abe的身旁;后者迅速而熟练地解开密码锁,在掏出一本旧书和针管后反手递给deadend一把上膛的手枪。枪里面有三枚子弹。

“听好,森星,你知道现在是万分危急的时刻,我需要你打起精神来,”deadend将手插到Forestar的发丝间,迫使他抬起头,“我没有受过中层的训练,但你有经验,也听过Feb的战术指导讲座。你负责呆在中层,好吗?你们绝对不会有事的。”

“你在下方,你才不会有事。”Forestar面如死灰,语气里带有一丝愠怒。

坐在他对面的Abe则毅然决然把一管液体打进了自己的静脉。不久便有结晶状物体撑破Abe的脸部皮肤生长而出,形成一副坚硬的面纱,将他的表情彻底遮盖。Forestar在两人目光注视下,终是叹了口气,从箱子的角落里扣出一个小巧的麦克风佩戴在自己身上。

“那么我在下方,Abe在高地,你在中层。就这么定了。”deadend说到。

准备时间:24秒


“调试,中层,请描述我的外形。”

“成年男性,全身是普通的研究员服装。”

“描述我的外貌。”

“脸上…看不到神态和表情。”

……

Abe端正坐好,不再有一丝动作;他尽可能稳住自己的心神,不再有剧烈的心理波动;他的神态和外貌均被晶体所包裹,这晶体并非某种可轻易脱下的面具,而已经成为了他面貌的一部分——他现在的面貌也无从描述了。

但他仍然可以使用语言。

准备时间:11秒
危急 危急


顷刻间,红色的粘稠状生物肢体从食堂的四面八方凭空出现,蠕动着向三人快速袭来。

“主管,一切就绪!启动设备吧!”Abe向监控设施大喊。

准备时间:8秒
叙事逻辑稳定爪已作用于目标
输入:荒谬
祝好运


“敬Dr.Feb!”Abe深吸一口气,他的心跳逐渐平稳,漫漫淡定下来。紧接着他高举餐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不过现在仍然看不到他的表情。

“敬Dr.Feb!”

坐在Abe对面的人说了一样的话。

他右边传来一些声音。

而那片蠕动的猩红,则在此刻四散而去,化成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潜伏在Abe的后方……

.
.
.
.
.
.

监测到潜在的收容失效情景

准备时间:0秒


第一回合


Abe翻开古旧的书页,一字一顿阅读着残破的语句,看不到他的表情:

“至错误林,经骄傲宫,入绝望洞,进虔诚宫。我曾历经天真与迷惘,终于堕落中再生。此时此刻,黑夜将尽,明光初显,唯有谬误之毒龙挡在天堂的通路中。我欲救世,必先屠龙。”

“嘿,你是对的Abe,《仙后》里的龙并不是好东西,反而是在其它很多艺术作品中,它们威风凛凛,被赋予了无上的力量和权威。我们在观赏这些生灵的时候,会感觉到超脱于现在所处的钢筋混凝土世界,龙鳞上的浓厚色彩强过任何喷漆和涂鸦……所以每次读到这里,我们总是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它们,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可悲的尝试。”Abe身后的猩红之物在发笑。

预警


偌大的食堂只能听到一丝细微的翻书声,以及全神贯注的朗读声。

“第一百七十三页,或许你现在是“不可视之物”1?荒谬。如果情况属实,食堂将化作无比危险之所,端坐在我身前的人甚至可能在一次眨眼间便会身首异处。然而据我所知,不可视之物早已被移动至Site-19,其具体地理位置为——”

“否定?老招数了。”Abe身后的猩红之物嘲笑着。“Febonacci就是喜欢无谓的挣扎,你们也一样。”

警报


Abe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的视线虽然已被结晶覆盖了大半部分,但从面前那人的语气能听出,他已经在尽力睁大眼睛了。Abe深知任何人都有其生理极限,哪怕眨眼意味着要被扭断脖子,正常人也很难坚持如此长的时间。他有生命危险,Abe需要加快步伐错误错误错误 [警报,心理描写冗余,警报]

危急

“不——不,Abe,你不能就这么说出它在哪。这座站点承载着很多前辈的努力和希望,但正如你所说,它的地理位置不在这里,而在——”

“——美利坚合众国,并不在这里。重点为,不可视之物并没有主观自我移动的方式,总部也未曾有过转移它到这里的记录。因此,不可视之物的到来是不合逻辑的,不可视之物没有条件在此造成损失,不可视之物——”

危急

“我要,我要撑不住了!”

Abe面前的人眨眼的一瞬间————

“砰!”



一枚子弹呼啸着砸进了Abe的右肩,鲜血不住涌出。枪声一响,他身后的猩红之物也刹那间停止了行动,而Abe自己则根本来不及处理伤口,只能咬牙继续:“——没有条件在此引发威胁。谬误,谬误,谬误。”


“盲点已捕获。”他的语气发颤,嘴角流下一道红色。

雕像倒下,血还在流。

子弹剩余两枚。

Abe的血液飞溅四周,染红了餐盒。

他深呼吸着。

第二回合


“俗话说得好,Abe:‘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攻克了难题,千万不要丧失警惕。你要让你的意识变得如钻石般坚硬,无坚不摧,任何事物都不能对你造成伤害——”

嘶吼声

Abe面前人的说话声被盖住了,他只能在无比凄惨尖利的吼叫声中竖起耳朵,尝试获取可用的信息。

“同时,也千万不要让这份决心成为困住你、让你释放惰性的泥潭!向光明的大道敞开自己的胸怀,给黑暗的小径架起高墙,这才是我们身为基金会人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成为困在泥潭中的野兽——”

“没用的。”猩红之物的声音挤出牙缝。

“我已知晓了:这位来客狡诈、聒噪而嚣张。那么位迎接它到来,我应该翻到第六百八十二页……我确信你现在是“不可灭之物”2,荒谬。不可灭之物有能力将整个食堂化作一片废墟,而且其也身处美利坚合众国,但是,但——”

“我想去哪就去哪!”它大笑。

预警

猩红之物四下游走,桌面与椅子被它坚硬的长尾击碎,地面和墙体被它尖利的长爪贯穿,但它并未远离Abe,只是徘徊在恰当的距离,给予戏虐和狡黠的神色。

“的确如此,Abe,桀骜不驯的野兽是无法用铁笼所禁锢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利用镇静剂以及——”

“哦,你们可没有‘镇静剂’。”

警报

“火力优势——”

“可惜啊,你们只有个人呢。”

危急


忽然间,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Abe的后方,几乎能将Abe的半个身子全部吞下,Abe面前的人甚至都能想象到这怪物在Abe的半截身子上留下的齿痕,已经失语。Abe感觉呼吸不畅,黏湿的恶臭腥味与盐酸的刺鼻气息将他熏得头昏脑胀。他将要死亡,他将要死亡,他——错误错误错误 [警报,心理描写冗余,警报]

危急


“不可灭之物不应来此,逻辑不通。”Abe挣扎着。

孽蜥倒下,孽蜥站起。

“不可灭之物没有条件造成损失,这不可理喻。”Abe咕哝着。

孽蜥倒下,孽蜥站起。

“不应,造成威胁……”Abe的声音渐弱。

猩红之物张开嘴,露出一排尖锐如刀锋的巨型牙齿。

“砰!”



“该死,不!你不是它!!”Abe大吼,猩红之物顿时退到远处,如受惊般收敛了大口。此刻,一枚子弹已经埋进了Abe的大腿,一滩红色浸染了他脚下的黄色箱子。

“我不是……?”

“对人类的憎恨、唾弃和不屈,都去了哪里?不可灭之物甚至与它的狱卒打起了哑谜,玩起了游戏?此物根本不是不可灭之物,只是一个卑鄙低下的冒牌货,伪装者!”

危急

“伪装者……跟本尊可相去甚远,也就意味着,伪装者并不具备着其伪装之物的灵魂。只是一个空壳罢了。我们在工作里也会遇到这种情况,某些异常们总喜欢将自己包装成某种神灵或大魔法师,只有独具慧眼的人才能辨别其中真伪,给予恰当的收容措施。”

警报

“……你们……令人作呕……”它愤怒地吼叫着,猩红色的皮肤开始剥落、分解。

“现在补救已经晚了。荒谬,荒谬,荒谬。”


“盲点已捕获。”他的语气发颤,紧接着呕出一团红色的软块,那是一片面包。

孽蜥倒下,血还在流。

子弹剩余一枚。

“对不起,Abe,我不会让你再伤到了!绝对不会!”

Abe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他咬着牙承受着刺痛——似乎有人正取出他身上的弹片,并作消毒和简单包扎。

“不必担心我,大局为重,准备下一个。”

虽然Abe的情况略有好转,不过他的每一次喘息还是如此艰难。

第三回合


“我生平最痛恨将自己意志强加于他人的人,如果这人还担任了政客、律师、医生这些掌管生杀要权的职位,那真是太不幸了。更不能容忍的则是有甚者竟将这种人冠以“天使”之名膜拜其个性,这是将生命视作儿戏的丑恶行为,早就应该与那种恶人一同堕入地狱——”

“别这样说!”猩红之物瞪着Abe前方的某处,“我的一生都在研究——”

“如果说的是医生一意孤行不断让生者走入地狱,那么我猜我该将这本书翻到第四十九页。你现在是“不可触之物”3,荒谬。它同属美利坚合众国的Site-19,具备智能和转移条件,呃,而其是否为伪造——

“我有所有的临床资料和日志,哦,千万别怀疑我的身份。”猩红之物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就是疫医,给予患者可贵的健康。”

话音未落,一沓纸张便凭空出现在餐桌上。猩红之物伸出它长而干枯的左手,越过Abe的身体指向其中一处难以理解的字符:“它的意思是‘瘟疫’,我来此便为根除瘟疫。”

预警

“我们总会给自己的行为找各种借口,没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但是,勇敢地踏出舒适圈才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所应有的行为。Abe你要知道,承认失败是第一步,然后,我们将剖析全局,找到一切最初的‘真实’。”

Abe透过面纱的缝隙仔细审视着那些日志,然后将手上的书放在餐桌角落处。[警报,动作描写冗余,警报]

“很抱歉,不过我没有看到这个‘瘟疫’打了引号。”随即,Abe抄起那堆纸张,展示给自己后方的猩红之物观看,“不可触之物,你可并不是他。”

“什…”

“为什么我们要找到真实?因为我们的灵魂早已深陷自己所亲自布设的陷阱,这正是失败的真正原因所在。”

“这份文件中描述的那个为救死扶伤尽职尽责的医生早已不在了。或许,一开始就从未存在过。”Abe的语气冷冽如冰,“那么你,不可触之物,你的存在本身便是谬误,当幻想与现实交汇时何种灾难将要发生?激烈的摩擦与冲突。而现在,你这赤裸裸的真实已经摆在眼前,冲突不再,只剩荒谬。”

刹那间,猩红之物将他的双手猛然抓向Abe的脖颈。

警报

“不去思考,不去总结,失败还会复现,而真实也无从呈现。”

“谬误,谬误,谬误。”

话音未落,不可触之物自指尖开始枯萎腐烂。


“盲点已捕获。”Abe缓慢而有力地说到。

疫医倒下,血已止住。

“我们就要成功了——”

“等等。”

第四回合



(沉默)


(沉默)


预警


“别这样,两位,让这场戏变得更有意思些嘛。”猩红之物伸出了它的长舌。

错误错误错误 [警报,未监测到叙事数据,警报]

警报


“我曾以为,光明的使者会永远给予我指引,但为什么我听不到他的声音?”Abe试图发问,他感觉到了房间内某种可怕的气氛,里面似乎掺杂了一丝绝望。“为什么我没有获得提示?我急需指引,迫在眉睫。”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有人在叩餐桌,这不是个好兆头。

Abe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猛然回头:

餐桌角落的那本书,不见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次他明白了,是一串数字。这意味着,错误错误错误 [警报,心理描写冗余,警报]

“你们完了!”猩红之物大笑。“我要先撕碎你这个碎嘴特工,再生吞了坐你对面的小野种,就像Febonacci对我做的一样!我现在是全部,是大千世界,是神明本身!你们的叙事武器没法再将我否定了,世界上总有东西不能被叙述并否定——就像这个食堂里总有人要死。”

“不…”

危急


危急


危急

“我要说了,我会说的,别为我担心。我将要翻开——”Abe话如连珠,豆大的汗滴从他的额头落下。

“不,不能!千万不,一定还有别的解决方法,可能得再给你补上一枪,还有时间,我们——”

“我将要翻开第——”

危急


警报


预警

“什么…?”

异常事态终止,收容失效未发生。

“怎么回事?”Abe焦急地询问着,“是谁?”

四下伸展的血色触手顷刻间消散地无影无踪,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不,不是我。所以——天啊!”

他拎起躺在血泊中的黄色箱子,发现血液已经顺着箱子底部内凹的纹路流成了红十字的形状——指向他的右侧。Abe慌忙向右转去,可那边是一片虚空,只有寻常的食堂、桌子和椅子,再无他物。

“天啊,不,不,不!你在哪?!”Forestar赶忙摘下麦克风。

Abe扯碎他脸上长出的结晶面纱,露出一脸的血迹斑斑。

“叙事稳定逻辑爪…对准的不是我。”

他崩溃地抓挠着自己的头发,双目圆瞪,没法让自己冷静下来哪怕半分。

“三级阶梯…每一次的结局,都是这样的吗?他们都奋不顾身地去做了吗?”

话音未落,白色的气体从通风口轰隆隆地涌入,那是记忆删除。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森星失神地靠在左边的餐桌上,最终在迷雾中渐渐睡去。

而Abe直视着普遍而来的白雾,直至每一个毛孔都被记忆删除药剂所填满。

然后,他说:

荒谬…





“我将要翻开第两千五百二十一页,或许你现在是“不可述之物”4?荒谬。”

“你是谁?!”

“黑夜已经过去了,我看到曙光了…所以我是谁,也不重要了。”

某人将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在说出“不可述之物”五个字时,他的身体瞬间被红色的粘稠树枝所包裹,肉体逐步趋于腐烂,但他的心脏却还在坚强地跳动。

“太阳升起时再见。”


“砰!”




















.

.

.

.

.

.

广播:基金会战时战略总结


SCP-CN-2684所引发的第七十六次异常事态终止。

结果:收容失效未发生。

参与成员:特工Abe Slane、客座研究员Forestar、特工deadend(损失)。

无效化拟态体:SCP-173、SCP-682、SCP-049、●●|●●●●●|●●|●。

截至目前,基金会中国分部职员已因此异常直接或间接损失:2184 人。

拟态体剩余:6672 个。


大家要明白,罗列这些数据并非要怠慢军心。我当然知道在CN-2684的描述实验Z进行完毕后,以及它从03站点逃离之后,每个人都紧绷着一根弦…但是各位切莫被一次胜利冲昏头脑。请一定记住那几百个牺牲者的名字——荒谬之物未死。每当黑夜散去,等待我们的不是黎明,而是下一次紧随而至的黄昏。

当我成功描述了荒谬之物的全貌时,我以为我们终于有了希望;而当它毫无意外地突破收容四处残杀我们的职员时,我才明白魔盒只是刚刚被开启。为践行基金会那鲜血淋漓的六字誓言,我们已经走过了太长太长的路,经受了太多太多的苦楚;现在的处境则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更可怕的是,很多人觉得我们的牺牲毫无逻辑,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我录下这段音频,并非意在驳斥这一看法,因为在尝试解释CN-2684的过程中,我早就麻木了,但我并未放弃:我要说的是,O5们已经开放了中国分部的辞职通道,不能承受的人随时可以离开,在帷幕内过上你们无灾无祸的美好生活。只是,我想再问问那些选择留下来的同志们——

你是否将坚持行控制、收容与保护之事,直到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Dr.Febonacci(已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