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如往日
评分: +17+x

“这是伟大祖国的又一次胜利!这是我们再一次把敌人清理出我们边疆的号角,现在由我们胜利报记者来为你报道前线。”

一台老旧的收音机正如往常一样在以超大分贝向外发声,一个身着被污垢彻底沾满的工作服和工作裤的男人坐在收音机前调整音量。但是从旁边墙壁上一个女性的声音突然从里面钻了出来。

“党员查理夫!请不要动你的收音机!”

女人毫无感情的声音在威胁坐在那个破烂不堪甚至从外面喷棉花沙发上的男人。没错他就是我查理夫。我出生于胜利历52年我的父母从胜利城迁到人民城。我也随之前往了祖国在东南区的中心城市。这是一个充满朝气的城市,每个人脸上挂满了笑容。自从在第五次讨伐战争后,这里作为第一个被祖国兵不血刃的收下的城市也自然而然收取了祖国在这一块区域的资源导向,我做为第一批在这个城市加入党的党员。我也自然成为这座城市首座建设者工厂的一名职工。我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脏的已经看不清颜色的木板被我踩吱吱叫。我随着以往步伐前往了卫生间,破破烂烂的卫生间的天花板上跑过几只老鼠。原本洁白的洗漱台也早已暗淡无光。从旁边柜子里面掏出洗漱工具,我看着这个卫生间唯一“干净”的镜子。那许久未经整理的脸庞上也是向管理部证明无“思想不纯”的表示了。

洗漱完毕后我走回了客厅。被阳光照射的客厅除了之前有提到过的沙发外只剩收音机和一个冰箱了。离开工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准备听会新闻吃点早饭来为早上的建设而提供力量。打开那个破烂且有异味的冰箱。一个被木塞盖着的松子酒和一袋被密封的黑面包,这就是每一个“思想纯洁”党员的早餐了。我坐到沙发上面,拉大声音的收音机再次发出关于前线和宣传部的讲话。我的心思却早已不在这个上面。我看向窗外那正在向天空“宣战”的大烟囱,心里却百感交集。在“胜利时刻”之前那个时候的天空是多么的蓝以致于我每天从家去上学都会特意在外面多转悠几圈,直到快迟到再火速跑到学校去。这是我每天最喜欢也是最享受的时刻了,可是自从“胜利时刻”后……

“党员查理夫!这边显示你思想出现偏差,这边严重警告你一次并要求你迅速吃完早饭迅速赶到建设者工厂办公楼二楼的宣传部进行指正!”

墙上再次传出那个女人的声音。我早已对其的突然出现毫无感情了,但是前往宣传部进行指正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遍的事情了。都已经被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我也丝毫没有办法了。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着装便准备去接受那个该死的思想指正了。

荒凉的大街上稀稀疏疏的有几个身着圆顶帽和披着超长皮制大衣的人在外面行走。可能最会逛街的应该是那些漂浮在天上的从社会者大街来的垃圾了。我随着过去前往工厂的步伐前进,街上贴满了前线战场的消息甚至胜利广场也有一堆学生在那里散播前线信息并在那里大声宣传党的成功。我非常厌恶这些学生他们完全不用工作的,每次看到我们这些党员巴不得都拉着上来跟他们一起宣扬。但是我们还要工作,我们不可能有闲工夫陪学生玩这些东西。况且每周都有的宣传活动还不够他们玩耍的吗?这已经比我以往上课时间段减少了一倍了还不能满足这些学生。我准备找小道迅速穿过这些学生抵达工厂,但是前往工厂的唯一大道和那其余便捷小道上面都是那些学生。除了那个我从未走过的那个社会者小道外我鼓足勇气往那条小道走去。破旧的楼房陆陆续续有垃圾抛下来,喝松子酒上瘾的人从一家又一家的小店里冲出来。可幸的是这条小道没有什么车辆。我尽量往路中央走去,只求能避免这些醉汉和“空对地导弹”的袭击。

“查理夫,醒来吧。”

什么?我好像在后面听到了什么声音。这个声音我好熟悉,我总感觉在哪里听过?不对,自从我来这里后,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以前的家人了,是谁?我转过头去糟糕的土路上到处都是倒在地上呕吐的和满地散发着恶臭气味的腐烂垃圾外,没有任何可能匹配刚刚声音的人了。是我太累了吗?我只好快速的离开这个奇怪的道路迅速赶到工厂里去。到了那熟悉的工厂我却没有如往常一样跟大家伙走正门进去,而是转了一个弯走到了工厂的办公楼里面。那个永远崭新的如新建一样的办公楼里面充满了各种党员精英。原本是有人推荐我做公务员的,但是我个人不喜欢每天穿着那正装从里面走进和走出所以我也就婉拒了推荐。

我推开了办公楼大门,如往常一样一个机器人走了过来向我询问去几楼。我一直纳闷为什么要安排一个机器人做前台呢?那么多精英党员不愿意使用反而用一个敌国最喜欢用的机器人。但是这是“祖国”的安排,无人不对其相信的当做神谕一样。报出了自己要去的楼层,我也随的这个机器人前进。在经过楼梯间的时候我看向了那个以往一直被封锁的一楼储物室内,一个发着诡异蓝光的物品在办公室内闪烁着其的光亮。我的内心一直在怂恿我去触碰这个东西但是我的理性却再压制着,如果这个时候我去触碰这个东西我肯定会被以“思想极度不端正”而被评为社会人然后被踢出工厂和党的。我迅速的跟上前面的机器人,尽量迅速离开这个物品。

我随着机器人来到二楼宣传部在里面我看到了老熟人谢尔。他是我们这一块工厂里面最喜欢搞一些稀奇古怪东西的人,虽然每次被赶到宣传部但是他也太不死心了,那么痛苦的刑罚他也能接受且就算被这样搞都没有被踢出党。看样子党的博爱照天下。

“谢尔,这是你多少次在工厂内散播不正当言论了!我们多次提醒你不要这样做,你也是把我们的话当耳旁风看!这次不管厂长怎么说了,我一定要把你送去处刑室来处罚你这个态度了!然后还有查理夫,你是非常优秀的党员了。居然有那种不正的思想?你也要去处刑室接受轻微的处罚。”

领导凯米严厉的批评了我们两个人一顿便吩咐手下带着我们走。虽然接受批评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但是我撇一眼看向谢尔。他比往日看上去更加疲惫了,脸上的胡子比我见过最茂密的草丛还杂乱我甚至怀疑可以从里面找到一些虫子。他那脏兮兮和繁多的毛发比我见过最脏的水还脏。那个破烂不堪甚至可以看清肉的衣服比我用抹布洗党员厕所后还脏。他那双蓝色的眼睛早已看不清了,我从去年圣诞节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太糟糕了。

我和谢尔一起被押了出去他就像一滩软泥一样被带了出去。他的双脚拖沓在地上毫无生气的被拖拽。我真的无法想象待会处刑的时候他会怎么样,他可能会死吧?我们被这些人带去工厂第二高的处刑室进行处刑。这个处刑室本来是为了减少处理“思想罪”带来的负担才建造的,但是没有想到作为建设者我居然也是第一个使用者这东西完全没有幸运感啊。在刚准备坐电梯的时候,谢尔突然抬起头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了起来。原本是拖拽他的两个守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谢尔一个头击把他左边的守卫打的站不住脚。然后反手把另一个守卫打倒拉上我带我往电梯里逃去。

“谢尔,你疯了!居然敢做出如此的行为!你疯了,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你一定会被处死的!”

“闭嘴,你已经被这个该死的国家洗脑了。我现在是就让你看清这该死世界的真相!”

谢尔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便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我终于看清了谢尔那湛蓝的双眼比以往坚定也比以往清楚。电梯缓缓抵达了目的地。老旧的电梯门被谢尔拉开映入眼帘的是那满满零件在远转和那一颗颗较大的齿轮在控制。我第一次被如此的场景的震撼,这是在我步入“胜利时刻”之后最震撼的一次。谢尔拉着我往中心而去我终于看清了工厂的核心。那是我在那一楼储藏室看到的一模一样的东西,它依旧是那么蓝,蓝的像是把我的灵魂彻底照耀。谢尔的手放开了我瘫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谢尔从衣服中掏出一把枪,对着我露出了微笑。

“清醒吧,查理夫。”

在一阵刺眼的蓝光下,我晕厥过去。


昏暗的实验室内,一个摆在正中央的实验舱舱门缓缓被打开被各种粗大的线插入身体的男人从中惊醒。似乎经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欢迎清醒,主人。”

一个被悬挂在空中的显示器缓缓推到了男人眼前,从显示器中出现一个女人的脸庞,她正一脸和蔼的看着男人。

“这里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

男人边向女人提问一边把插在身上的管子一一拔出,拔出的瞬间各种粘稠液体也随着流了出来。

“好的主人,这里是您的家,也是第224号实验区。现在是2074年,距离太阳被刺穿已经过去了28个太阳历。您也是第156个选择不逃离太阳系的人类种族。我们梦神集团选择把您安放在梦神集团尼泊尔高陵区域进行冬眠和数据层旅游。按照次数计算,这是您第25次进行数据层旅游了。我们非常恭喜您再次苏醒且与此同时也开始准备为你进行下一次旅游。”

女人运用PPT和视频显示为男人展现出自其第25次前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情况,男人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他现在只想知道,太阳怎么了?地球怎么了?世界怎么了?然后自己又怎么失去了记忆?

“看得出来,您现在心率非常不平稳。甚至有大幅度浮动,是否需要呼叫医生?”

“不用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在我失去记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在我进行那个什么数据层旅游的同时到底有没有发生了什么。”

“当然,没问题,之前我跟您讲过的。这是太阳被基金会刺穿的第28个太阳历,现在全世界已经变得非常糟糕。甚至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在多次号召离开太阳系的号令下。您依旧选择与剩下的几千个同胞留在地球,并加入梦神集团的数据层来访问过去自己梦想中的地球。本来这一次按照故事线您应该还有一个月才会清醒,但是这次却因为突发事件强制清醒并失去了记忆。这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在刚刚调查了您在主机上的大脑。我们也发现您大脑的异常活动和奇异现象,我们已经派遣专业人士过去维修。您请不要担心。然后呢,因为我看得出来您个人是很想看一下到底地球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边我将打开全息摄像来为你展现现在的地表。”

一阵光束射击到昏暗的墙面上。地表的情况被一五一十的展现给男人,残破的土地,恶劣的环境,糟糕到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的地表生态。在男人大脑中勾画出一个非常恐怖的现象,男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显示器再次靠了过来,那个女人再次开始说话。

“您是否已经想象到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这边我们也为你提供前往地表的机会。虽然只能前进一分钟但是却完全足够了,如果您没有这个意向的话。我们这边可以继续为你继续上一个故事线,我们会删除刚刚突然出现的bug人物,并让您拯救“祖国”。”

男人缓缓从实验舱内爬出,长期的久躺令其四肢有点退化。女人看得出来他要干什么,墙壁上缓缓伸出两个大型的机器爪把男人拖了起来。并迅速为其穿备好防护服,使其在面对地表如此糟糕的环境也能活下去。男人跟随着机器人前往了电梯,幽暗的电梯上虚弱不堪的男人缓缓看向了显示器的女人。

“你叫什么名字?”

“您是在问我的姓名吗?对不起,我们只有相对于的编号。我是225号,但是上一任也就是第24次的您给我取了一个零的名字。但看样子您也记不起来了。”

显示器的女人似乎很开心,但是这一瞬间的开心也在抵达地表的一瞬间烟消云散。女人操控着机器臂把男人送了出去,严重的自然环境攻击着男人的防护服,满天的乌云把浩瀚的星空遮挡的一览无余。如千军万马气势般的狂风令男人站不住脚。幸好在机器臂的帮助下,男人站在这片生育其土地的地方。在接触到土地的一瞬间,男人像小孩子一样哭泣了起来。他的嚎啕大哭并没有让这片冰封大地生长萌芽,更加强大的风向男人咆哮袭来。满天的乌云滚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男人的防护服已经支撑不住如此高强度的攻击了。他被机器臂抬了进去,在这一刻男人的一切都被击溃。如此糟糕的自然环境令其无法寻找到希望,他甚至已经开始萌发死亡的念头。

“哦对了,尊敬的主人。这里有关于您在第24次数据层旅游后录制的录像。”

躺倒在实验舱里面的男人眼中失去了刚刚出来的高光,他那羸弱不堪的生命似乎招到了不可磨灭的攻击。正如那白虹贯日一般彻底击碎了男人的防线。

“非常荣幸能见到你,我是第24次的你。这可能是经历了24次轮回后我得出的结论。在当年选择留在地球而并跟随那些人离开,是我这辈子觉得做的最正确的事件。的确在那次事件后,地球环境日益恶化。我也没有再像往日一样混吃等死了。我在琢磨我到底是否选择远离地球离开我的故乡和我的家?我躺在临时搭建的救助基地里面,我辗转反侧想了整整一天之余,甚至到了最后我已经拿不定主意准备寻死的时候。从我口袋里掉落一张被揉碎的照片。那好像是我在██那里拍摄的夜空,那是我人生有史以来拍到过最美的夜空。即使被揉的不成人样但是那闪闪发光的璀璨夜星却震撼了我那颗寻死之心并加重了我留在地球的意向。在苦思良久后我选择独自离开救助基地,准备前往寻找人们口中传说中的乐园。在历经了很久我找到了。梦神集团收留了我并把我安排在这里,我在这里度过了很多个年头。其实说实话我不想你离开这里,因为这是每一次独立的你做出的决定。你爱这个地球正如你热爱这片璀璨的夜空一般。”

长达几分钟的视频令男人无言,虽然这是一个希望被绝望生吞活剥的世界。我已经寻找不到出路了,但是过去的24次的我选择了留下。这肯定是有含义的,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活下去,在这个真实又虚伪的世界,这是唯一能苟活和前进的方式。我不知道还需要多久,但是我必须活下去去拥抱那最后无尽的璀璨星空。

“这是伟大祖国的又一次胜利…………"

亦如往日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