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之死
评分: +19+x

“真遗憾,看来我们不得不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了。好心提醒一下,我们O&B的智械军团曾经击败过GOC,奉劝你们还是不要进行无谓的抵抗了吧。”

201█年11月11日。铁幕降临11小时11分后,基金会CN分部与入侵者正式交战2小时57分后。

随着O&B传媒涌入战场,形势再次被逆转。大量机甲单位如同蝗虫一般铺天盖地,进军路线上的所有阻碍——不管是物还是人——全都被席卷一空。

随着援军到达而一度转危为安的连云港—盐城一线又战火重燃。而淞沪战场的情势更是岌岌可危。

“该说不愧是一整个世界的生产力吗。再这样损耗下去就真的有点不妙了。”李维看着不断发来的战报,一张苦瓜脸。“你们破碎教会没有什么秘策吗?”

“请不要把我和那些破烂相提并论。另外庚午-7我带走了。34那里的情况很不好,已经收缩防线到站点周围了。”

送走了Tictoc神父之后,母舰突击队的阵容愈发孤单。虽然得到了两支新的MTF增援,但戊卯-3的黑红蓝黄四个主力班组死伤率都在七成以上,只是勉强还保持着建制。

“曾经有个作家借作品中角色的口说过,指挥官是不需要带枪的。如果沦落到必须带枪自卫的时候了,那其实已经必败无疑了。你们认为如何?”

“啊,我知道那个哦。”技术组白组一直跟在李维身边,对他的节奏已经非常熟悉了,“那样说的指挥官自己后来不是死于一对一的枪战吗?”

“是啊,所以结论是还是自己带枪比较好吧。”这样说着,通过指挥频道对他能够直接指挥的两个半MTF下达了指令。

“我是MTF-戊卯-3的队长李维。

除了我的队员外,你们中大多数人可能并不认识我。这不要紧。

在过去11小时里,我担任着整个战线的总指挥。而现在我将下达这个岗位的最后一道命令。

敌方母舰是淞沪战场的关键。从源源不绝的增援来看,其内部很可能有次元传送装置。

虽然摧毁母舰并不能赢得战斗,但至少可以让已经好几个小时奋战在一线的34站点和军人们喘一口气。而那真的很重要。

MTF-戊卯-3,对敌方巨大母舰进行突击。辛巳-5和辛巳-6,接受戊卯-3的统一领导,协助作战。管理人,战线总指挥权限归还。”

在众人错愕间,李维切换到战术频道,拔出了手枪。

“现在战场上更需要多一名战士。跟我上。”


枪械的手感非常好,身体的反应也不错。不枉平日坚持保养、训练和实战。

真是奇怪,明明现在身处在瞬息万变、危机四伏的战场上,居然还有闲心想东想西。

刚换上一梭新的弹夹,辛巳-5那边发出了恐怖的喊声。

“发球机大队来了!”

话音方落,时速超过800公里的杀人网球铺天盖地地砸了过来。

是的,只是没有任何异常的普通网球。但被网球命中真的一点也不好笑。如果命中要害,防弹衣也保不了你。

等到用迫击炮摧毁那些发球机之后,辛巳-5已经损失了十分之一的战斗力。

而下一波机器挥舞着冰球棍,在旱地上滑着冰刀,转眼就杀到了眼前。

突击队所面对的,就是这种腥风血雨而又毫无章法的鏖战。体力和理性都在急剧消耗着。

最大一次伤亡发生在渡过长江前往母舰所在的崇明岛时。袭击的规模却很小。

只有一发高速躲避球。但被命中的队员全部会不由自主地飞舞起来,变成新的“躲避球”。直到把自己撞得支离破碎为止。

在狭小的船只上,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将近一半的船只变得无人操纵,撞沉在礁石上,要不就是搁浅在浅滩上,但却没有一个人下船。

自己能活下来真是好运……不,应该是有队员在我没留意的地方保护我吧?李维这样想着,集结整编了残存的部队。母舰的外壁就在眼前。

虽然在空中就觉得这家伙真是大得不得了,但在近处看才有切身的体会。从角上根本认不出ERROR五个字母,只见到横亘在眼前的红墙连绵不绝。一批巨大的象棋棋子正好从应该是“O”字中心的位置冒出来,被突击队拦个正着,就地歼灭。

尝试破坏母舰外装甲的命令迅速得到了执行。但即使用突击队最强大的火力轰击,外墙依然纹丝不动。

“看来只能从内部破坏了。我们上吧。”

一路血战而来,突击队已经损失了七成多的战斗力。剩下的35人跟随者李维,趁着下一波敌人尚未出现的当口,从出入口逆向突入舰内。


一望无际的宇宙。星光点点。暴虐的黑洞,瑰丽的星云,千奇百怪的恒星系。

一头绵羊正安逸地漂浮在拟似真空中。伸伸脚,挺挺背脊,懒洋洋的样子。

等等,宇宙中为什么会有绵羊?

这样想的下一刻,意识挣扎着想要清醒过来。

啊啊,这是……

两个闪闪发光的影子出现在远处,一个巨硕,一个矮小。

“他恢复了对自我意识的控制。你输了。”

“好吧。13000个信用点,拿去。”

矮个向高个甩去了什么东西。

两个影子逐渐飘到了身边。李维这才发现即使那个“矮个”也远比自己原先的身高高很多。当然因为他自己现在是绵羊,所以也没法直接比较。

“奥尼尔……和布莱恩特?”

巨大的O答道:“你猜的不错。我们就是O&B。”

“那么伟大的O&B特地现身来,有何贵干呢?”

高个的B答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对你在这种场合下还能自主恢复意识表示一下赞许。绵羊的身体很难控制吧?”

“其实挺有趣的,你们真应该来试试。”其实是一只蹄子都动弹不得的状态,也不知道刚才伸懒腰是怎么实现的。

“嘿,只会耍嘴皮子。你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啊,不论是体魄还是头脑,都只不过是中位数的水平。”

“是啊,我就是个庸才,真是抱歉了呐。”李维叹了口气,“所以,我也只能试试看了。”

“嗯?那是什么?你做了什么?”

宇宙与绵羊的幻境褪去。在布满ERROR文字的地板上,全部36人都被放倒了,武器洒落一地。其中大部分人还在呻吟着,仅有李维等三、四个人恢复了知觉,但仍然爬不起来。

与他人不同的是,他的右手伸入了裤袋,明显地鼓了起来。

O的声音:“精彩。”

B的声音:“别管那个了。你在这里使用那个的话,会……”

“会完全摧毁这艘母舰,对吧。我本就是为此而来的。”

“但那样会连自己一起卷进去的,何必呢?你难道还有什么脱身秘策吗?”

“还真没有呐。天才或许能做到大获全胜吧,可惜我不是,只能想出这种玉石俱焚的作战。还要多谢你们并没有真的把我变成绵羊,只是操纵了五感而已。”

“小瞧了你是我们的失策啊。嘛,虽然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损失罢了。”

两个声音不再响起了,应该是切断了与这边的连接了吧。一群ERROR怪冲入了房间,见人就啃。尽管这样,已经启动的那个也不会就此停下。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天才与庸才之间的鸿沟,只有通过热情来跨越了。自己是否能算是称职的MTF队长了呢?能做到不辜负牺牲者的信赖了吗?啊,多少有努力过了吧……

这样想着,李维的思考中止了。


201█年11月11日。铁幕降临13小时19分后,基金会CN分部与入侵者正式交战5小时05分后。

超大ERROR怪连同整个崇明岛一起化为乌有。战场上的智械军团全部停止行动,生物类敌人也士气低迷。

反攻开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