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抉择

2021年5月9日,星期日

Sasha Merlo特工坐在基金会Site-64的主管,她的老朋友Edgar Holman的办公室里。她全身放松地靠在办公桌前的一把舒适的椅子上,环顾四周,欣赏着满墙的异常艺术小物件。最终,Holman处理完手头的文书,清了清喉咙,将她的注意力拉回来。

“你可能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过来,”他摘下老花镜说道。

“好吧,鉴于你还没有开始对我大喊大叫,我觉得我应该没惹上什么麻烦,”Merlo笑着回答。“我猜你只是想让我陪你一会。”

“淘气,”Holman笑了起来。“恐怕比这更重要一点。你知道我的特遣队助理主管William Johnson计划在两个月后退休,是吗?”

“我听到了传言……”Merlo皱起眉头。“为什么?”

Holman滑给她一个小文件夹,示意她看一看。当她扫到纸面上的文字时,Merlo睁大了眼睛。

因此,在Johnson退休后,我推荐特工Sasha Merlo(MTF Gamma-13指挥官)担任特遣队站点助理主管的职务……

“但是……为什么?”她问。

“因为你总能做出成果,即使有时任务很棘手,”Holman解释道。“那就是原因,而且你是一位杰出的领导者,并且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自己是Gamma-13的一部分。如果任何人有资格在Johnson离开后接任,那就是你。”

“Johnson对此没有意见吗?”

“他同意我的观点,本来也准备提出类似的建议。”Holman笑了。“这个位置已经基本上是你的了。”

Merlo揉了揉太阳穴。她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何是好。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才组织好语言。

“那执法者1怎么办?”她问。“如果我晋升了,谁来领导特遣队?”

“我觉得Shaw特工是一个很好的人选,”Holman回答。“情况并非如此?”

“不,Clarissa也是我的首选,我只是……”Merlo叹了口气。“我从来没有管理事务方面的经验。”

“人非生而知之。”Holman耸耸肩。“但最后,需要有人一步步走到这个位置,完成工作,而现在,我认为你是这个职位最合适的人选。”

Holman随后转动椅子,背对Merlo。他轻笑起来,Merlo看到他摇了摇头。

“这也让你在我最终退休时能够接任站点主管,”他补充说。

“等等,什么?!”Merlo脸色苍白。“再说一次,好吗?!”

“哦,拜托,别这么大惊小怪的。”Holman把椅子转回去面对她。“我从事这项工作已有二十多年。是时候把火炬传给下一棒了。你是这个设施中唯一让我感觉舒服的人。你了解那些地点,你了解异常团体,你了解Site-64. ”

Merlo保持沉默。她与Holman的目光紧紧对视。在那里,她可以看到他的绝对真诚。

“我现在到了该考虑我的事业遗产传承的时候了,Sasha,”Holman接着说。“把火炬传递给你,这样我离开时就能放心的知道,站点将在一个强有力的能人手中继往开来。”

“能给我一个星期考虑吗?”Merlo问道。

“此事不急,”Holman回答她。

Merlo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向门口走了几步后,她转身回头看向她的上司。

“你对我的看重真的令我很高兴,Ed,”她说。“那对我意义重大。”


2007年3月3日,星期六

面包车停了下来,机动特遣队队员在里面做着最后的准备。来自西雅图异常团体的匿名线人告诉他们,这里的仓库是一个异常艺术品和超技术产品的大型仓储基地。突袭将在半小时内发动。

新人第三次检查着她的装备。当她还是一名网络行动专家时,曾协助联邦调查局进行突击搜查,但这次情况有所不同。她刚接受完MTF培训。魔法,鬼怪,魑魅魍魉,以及潜行在黑夜中的神奇生物原来不仅仅是传说。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淡定自若,她不知道。她把她深褐色的头发扎成马尾辫,并发出一声紧张的喘息。

第一次出任务?”坐在她旁边的资深特工问道。新人静静地点点头。

“我表现的很明显吗?”她问道。

“就差写在脸上了,”他嘿嘿一笑,搔搔下巴上的胡子残茬。“所有的新手都会慢慢摸索出自己的方法。不用担心,我们都经历过。跟紧我,我保证你会做的很好,至少是活着回来。”

新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沉默下来,特遣队长官清了清喉咙,转向他们,跟他们重申行动简报的要点。


2021年5月10日,星期一

当Merlo告诉Clarissa Shaw特工她的人生选择题时,她看着她的同事沉默了几分钟。Shaw摘下眼镜,环抱着手臂,缓缓的转过头。最终,Shaw叹了口气,耸耸肩。

“所以,你现在比较倾向哪个?”Shaw问道。

“我也不知道……”Merlo一屁股坐在办公椅里。“出现场的工作让我觉得自己在发光发热,你知道吗?我过去只做过现场,未来也希望这样。做文书总觉得……不太对劲。”

“那,问题在哪呢?如果出现场的工作对你这么重要,是你的命根子,那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是啊,但Gabe和Jessie怎么办?”

“他们怎么了?”Shaw抬起了眉毛。

“我如果接受提拔,出意外的风险就会小很多。”Merlo解释说。“还有,我也能多些时间陪陪他们。Jessie的四五个生日我都错过了。更别提多少次让Gabe一个人忙里忙外……”

“他们现在看上去还对现状比较满意。”Shaw耸耸肩。“听着,Sasha,这终归还是要看你自己想追求什么。我觉得你是一名非常优秀的MTF主管。发自真心。但若是站点主管就有点悬了。而且,日复一日的坐办公室只会让你的生活越来越压抑。我已经认识了你很久,觉得可以这么说。别去当主管。”

“对……”Merlo叹了口气。“我想我脑袋里有个小人在告诉我,如果我不去做,我会让很多人失望。”

“如果你接受了,你会让自己失望,”Shaw笑了起来。“甚至是Gamma-13。我的意思是,他们中有谁能代替你的位置呢?”

Merlo微笑着指指她的朋友。Shaw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Shaw拉着长音,指着Merlo惊讶地说。“Sasha,如果你还把我当哥们看……”

“就怎么样?”Merlo打断了她。“关系就没法处了?咱们实打实的说心里话。Shaw,你知道我们俩对于谁当特遣队领导这事儿根本不在乎。你会是个优秀的特遣队队长的,我一直就知道。”

两名特工沉默地四目相对,几秒后,她们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这个假正经!”Shaw喘息着说。她装着Merlo的口气模仿道。“我不认为我应该接受这份工作,Clarissa,但这些是我的供参考建议。”

“考虑一下不?”笑岔气的Merlo缓过来问,“如果我升职了,你会带领执法者继续前进吗?”

“没人可以做的像你一样好。”Shaw摇摇头。“这个挑战让我有点慌。但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尽管我还是希望你别把我推到这个位子上去。”


2007年3月3日,星期六

这位新人站在其他三名特遣队员身后。而这位老兵站在她面前,回过身鼓励地冲她点点头。她点了点头回应,然后看着领头特工迅速拿出了一根看起来像是红色颜料的管子,并把它装在了附近仓库门的把手上。领头特工发信号让他们握住手柄,然后整个门变得一片炽红,并在他们面前解体。门刚刚倒下,另一位特工就向仓库内扔进一根闪光棒。发生了爆炸,仓库里面一片混乱,小队鱼贯而入。

武装的敌人试图拿起武器,但很快被一阵弹幕打成了碎片。新人看着一个肌肉发达的女人被她射击了六轮后倒下了。她愣愣地看着女人的身体无力地滑到箱子旁,不过老兵在她肩上一拍,让她重新回过了神。

“冲啊!”他在轰鸣中喊道,指着仓库的内部,那里到处是金属撞击的声音,混乱的喊声和震耳欲聋的枪声。

这名新人点头并迅速跟在他身后,手中紧握着武器。在投入接下来的战斗前,她最后瞥了一眼刚杀死的女人。


2021年5月12日,星期三

Merlo特工坐在波特兰珍珠区秘峰酒吧的的吧台旁,这家酒吧已成为Site-64人员闲暇之余最常来的地方,主要因为其创办者是一位前站点主管。她对面是一位披着大衣,瘦高而又胡子拉碴的特工,Daniel Navarro.

“机械手用着怎么样?”Merlo啜了一口啤酒后问道。“我还是很惊讶你选择装上它。”

异常艺术专家用左手拿起饮料喝了一口,然后耸耸肩。

“有时会感到幻痛,”他回答说,“我不能用左臂施放奇术了,但是,嘿,至少我还能做这个。”Navarro的中指然后开始伸长。

“你还是这么时尚。”Merlo笑着摇摇头。

“我在努力保持。”Navarro微微一笑。“Shaw说你升职了,怎么回事?”

“Site-64的机动特遣队主管要退休了,” Merlo解释道。“Holman希望我接任。”

“然后你没当场拒绝?”

“如果是你你会?”

“当然,但请记住,如果我开始考虑这个建议,那真是世界末日,因为我们将面对更大的问题,”Navarro回答。“去他妈的责任。当一名现场特工多好玩啊,加上我的错误通常只会影响少数人。当我最终派遣整只特遣队出任务,然后亲手把他们送到地狱最底层那天,我希望自己的良心还在。” 

Navarro停住了,他看到Merlo盯着面前的饮料发愣。

“你还是在纠结?”

“唉,是啊,”Merlo皱起了眉,“我现在也不太确定。我不想做那个把队伍送进第九圈地狱2的人。”

“我的意思是,那只是我。我怀疑你一开始就会让你的人处于这种状况。你把事情想得太顺利了。”Navarro叹了口气。“或者,如果你接受了这份工作,你将无法再与我一起进行疯狂的魔法冒险。”

“也是,”Merlo承认,“但是如果我接受这份工作,当你的魔法冒险出事时,就像经常发生的那样,我可以保证你‘不被炒鱿鱼,不被记忆删除,或者被处决’什么的。”

“但是,那样的乐趣在哪里呢?”Navarro笑了起来。“听着,Sasha,你最终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你的才能会被浪费在文书工作上,但我又知道什么呢?”

Navarro然后向服务生示意又来了一杯。


2007年3月3日,星期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新人在连绵不断的机枪声中喊道。她和老兵掩蔽在一辆叉车后面。旁边的空地上,一个像是机器哨兵炮塔的东西在向他们开火。 

“我他妈怎么知道!”老兵回答,他探出身冲着机器人一顿扫射,又赶紧躲到被打的逐渐损毁的叉车下。“但不管这玩意是什么,它现在怒了。”

这位新人盯着叉车的侧面,对敌方进行仔细观察。机器人的主体就像一个站在四条粗大的蜘蛛腿上的黑色大花瓶。一条细细的红线围绕中间形成一个环,发出一道明亮的光线照向前方。两侧各装备着两个炮管。四个炮口都向他们这边喷出一连串火舌。新人将她的步枪设成全自动,并迅速瞄准,朝着机器人怒吼着扣动了扳机。她看着它被子弹的冲击打退了好几步,然而,子弹只是在它的盔甲上留下了小小的凹痕。炮塔一边进行着自我修复,一边向前回到了原位,并再次开始射击。

“该死!”这名新人在躲在叉车后面喊道,然后重新装弹。“子弹打不穿这玩意。有别的法没?”

“只能这样了…..”老兵回答,抽出一把刀。

“你拿把刀来枪战?你疯了吗!”

“不好说!”这位老兵大喊着,用刀片划过左手。 

当她看到他的手燃起了火焰时,新人睁大了眼。这位老兵猛地站起,大喝一声,将手掌对准机器人,一条粗大的蓝色火柱霎时吞噬了机器人,火焰中只传出一声渗人的尖啸。老兵随后攥起拳头,火焰立即消失,在炮塔之前的位置留下一堆烧焦的金属和熔化的塑料。

“有什么问题一会儿再回答你,前提是他们批准你保留这段记忆,”这名老兵用绷带包扎好伤口,跟新人说道。“最好是当所有坏人都死完,空中不再飞子弹的时候。” 


2021年5月14日,星期五

Merlo坐在Site-64的食堂里,看着面前的记事本,手里拿着一杯陈咖啡。笔记上是她列的当助理主管和不当助理主管的理由。两栏都是同样长,并且都有令人信服的论据。她叹了口气,看着远处的墙上的钟。

12:00 AM.

“为什么我就下不定决心呢……”Merlo烦恼的揉着眼睛咕哝道。“在行动中我都是果敢决断的,但这事却搞不定……操。”

她叹着气,把头靠在桌子上。她还没有告诉Gabe。主要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他会说什么了。跟Shaw和Navarro一样。跟随她的内心。问题是她的心也不知道该去哪儿。至少现在不知道。

“Well that is that and this is this.
Will you tell me what you saw and I'll tell you what you missed,
when the ocean met the sky. (You missed, you missed)
You missed when time and life shook hands and said goodbye. (You missed)
When the earth folded in on itself. (You missed)
And said "Good luck, for your sake I hope heaven and hell (You missed, you missed)
are really there, but I wouldn't hold my breath." (You missed, you missed)
You wasted life, why wouldn't you waste death? (You missed, you missed)
You wasted life, why wouldn't you waste death?”

听到这单调的歌声,Merlo抬起头来。不久,一个戴着耳机,穿着实验服的纤瘦男子走进餐厅,向咖啡机径直走去。Merlo脸上露出了一个愉快的笑容,她认出他是Conwell研究员,站点异常材料实验室的首席研究员。她听着他在接咖啡时继续唱歌。最终他转过身来,见到她后,一下子停止了哼歌。脸红着摘下了耳塞。

“呃,对不起,”Conwell小声说着。“通常这个时候没人在这……”

“噢,别介意。”Merlo咯咯笑着。“你该干嘛干嘛。我不会跟别人讲的,大明星。”

Conwell微微一笑,走近她的桌子。

“你在这儿干嘛呢?”他问。“我记得MTF的人除了出任务一般不用加班啊。”

“我有点事情需要好好考虑,”Merlo回答。“你在这干嘛呢?”

“实验室在进行一个合成反应,需要24小时监视,并每小时采样。今晚我值班。”

“好吧,加班愉快,”Merlo评论道。“嘿,Jacob,能不能帮我出个主意。”

“反正也没事,说吧。”Conwell耸了耸肩。“怎么了?”

“你结婚了,是吧?”

Conwell抬起了眉毛,弹了弹无名指上的钛指环。

“快六年了……”

“孩子呢?”

“Kate和我有一个三岁的儿子和一个一岁的女儿。你想说什么?”

“就是想问问你,”Merlo叹了口气。“你这个职位不会出太多差,对吗?大多数晚上,你都能回家跟家人一起?”

“是的,基本是这样。”Conwell挠了挠后脑勺。“除非是当我在这里进行实验或者被派往Site-77帮助他们的一些AMAT项目时,但这主要是因为我与他们的站点主管关系不错。不过,如果你是MTF的,我想可能有所不同。毕竟要‘机动’嘛。

“说的太对了,”Merlo回答。“但现在我有机会改变职位,特遣队的主管,Holman推举我就任……”

“嗨,恭喜!”Conwell惊呼道。“你应该接受。你肯定能干得不错。”

Merlo没有说话,看着她面前桌子上的利弊清单。

“但你不太确定,是吗?”Conwell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可能会在那个位子上做得很好,而且对我自己和家人也是一个优选项,但同时我不能忍受在文书工作上浪费时间,参加各种会议,和大人物交流。这不是我的性子。”Merlo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吧,如果是我,我会接受这份工作,”Conwell说,他坐到Merlo对面看着她的利弊清单。“不过要声明,我不是一个把危险当饭吃的现场特工。你问过你的家人他们的想法吗?”

Merlo摇摇头。

“Gabe只会说‘做你开心的事’这种话。”Merlo揉揉她的太阳穴。“但问题是如果我选择让我开心的事情,我会觉得自己很渣。'对不起亲爱的,我没有选一个更安全更高工资的工作,没有选择今后更多的回到女儿生活中,我会选择继续我的快乐冒险,因为这是我的愿望。如果到时候我还活着的话,回见。’”

Conwell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有什么好笑的?”Merlo气冲冲的说道。

“你已经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决定,”Conwell看着他的手表评论道。接着,他站起来,将Merlo的利弊清单归还给她。“你只是害怕带来的后果。”

然后,他戴回耳塞,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把纸杯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如果我是你,我会接受这份工作,”Conwell继续说。“更安全的环境,更多与家人的相处,而且你也会干得不错。但是,嘿,我知道什么。我就是个搞研究的。保重。”

Merlo听到Conwell离开时又哼起了歌。

“As life gets longer, awful feels softer. 
Well it feels pretty soft to me. 
And if it takes shit to make bliss, 
Then I feel pretty blissfully.”


2007年3月3日,星期六

仓库内的战斗接近尾声。大部分敌人都被逮捕或击杀。多数异常艺术品和超科技产品都已被控制起来。MTF面前只剩下少数几个敌人。

在新人和老兵负责的局部战场上,敌人是一个瘦高的黑色仿生人,它的主人拿板条箱里的不少装备强化了它。一名MTF狙击手击毙了主人,但仿生人的火力和轻武器压制阻止了新人和老兵的进一步接近。

“你不能也把这家伙一把火烧了吗?”新人躲在一摞箱子后跟老兵悄声道。

“那样这一片都会被烧没的,”老兵回答她。“这里到处都是木头箱子。不能用火。”

“如果能让一堆木箱把对方砸扁,是不是就不用召唤火焰了?”新人小心翼翼的弯下身,躲避着头顶飞过的子弹。那些子弹击中一大堆板条箱,将一个较小的板条箱撞倒在地板上。“我有个主意。你能为我提供火力掩护吗?”

“被差点打中你的子弹吓出来的主意?”老兵问。“如果方案就是拿子弹射它,那你还是算了吧。” 

“先相信我,”新人着急地讲。“到底能不能?让这家伙注意力都集中在你身上?”

“只要告诉我什么时候……”

新人笑了笑,举起了手指。

五。
四。
三。
二。
一。

最后一个数刚数完,她就冲向了机器人,老兵朝机器人打了一梭子引开其注意。最终新人从老兵的眼里消失了。他迅速躲到掩体后面重新装弹,机器人向他的位置一阵开火。这位老兵屏住呼吸,等待火力间隙期,然后从掩体上方窥视。果然,黑色机器人正在重新装弹,不知道新人已经站在它后面的一堆箱子顶上,把一个箱子从上面推下来……

“真是简单粗暴……”这位老兵看着箱子掉下来,笑着自言自语道,箱子直接砸在机器人的头顶,把它压倒在地。这位新手不失时机地跳下来,迅速将无能力的机器人压在另一个箱子下面。

“我这个主意还行吧?”新人对着走过来的老兵,脸上带着一丝笑容问道。

“我说,你只是推了一个箱子。本身也不是个多高明的主意吧?”

“就没人能夸一句……”新人一边骨碌碌转着眼睛,一边示意示意收容小队其他人过来帮忙。

“恐怕就是这样。”


2021年5月15日,星期六

Merlo特工坐在起居室,蜷在沙发上的毯子里。当《星球大战2:帝国反击战》开始放演职员表时,她的丈夫正在另一个房间里,哄他们的女儿上床睡觉。职员表滚动完,Gabe已经回来了,懒洋洋地在毯子下面爬了起来,把她拉近。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叹了口气。

“有些事我需要跟你谈谈,”她说。

“哦,不,看来不是什么好事。”Gabe笑了起来。“怎么了?”

“你知道特遣队主管要退休的事吧?”

“嗯……”

“Holman推举我接任。”

“真是太棒了,”Gabe笑着说。“你要接受吗?”

“我还不知道……”Merlo顿了一下说。

“不管怎样,我都会支持你。”

“你认为我应该接受吗?”Merlo问道,转头看着丈夫的脸。她可以在眼镜中看到她的倒影。满脸疲惫。

“我认为你应该做能让你开心的事情,”Gabe回答。“如果这意味着继续当MTF特工,那就去做吧。”

Merlo深吸一口气,抱住脑袋冲丈夫喊道。

“就一次,Gabe,你能不能说句真心话?啊?“她厉声说道。“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他妈的给个意见!告诉我你要我接受这份工作,你和Jessie想念我,并希望我能更多地陪陪你们。告诉我,当这样一个更好的机会来临时,继续做MTF特工是自私的。生气啊!只是…做点什么吧!算我求你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等了很久才告诉你!你从来他妈就没个立场。”

“同意?不同意?”Gabe皱起眉头,敷衍的晃着拳。“Sasha,我说的就是我的真实想法。如果你喜欢做销售,那么绝对没有理由去干管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继续留在执法者。我觉得都很好。真的。我知道神父见证下那声“我愿意”里包含的承诺,Jessie似乎也有她自己理解事情的方式。”

然后,他用手臂抱住她,把她拉入怀中。

“我想你应该问过别人了?他们说了什么?”

“Shaw和Navarro认为我应该拒绝。Holman和Conwell说我应该接受。”

“那你怎么看?”

Merlo看着Gabe。他微笑着,在她的前额上吻了一下。

“我不知道……”她喃喃着。

“你什么时候必须给Holman答复?”

“我告诉他明天前我会有答案的。”

“那么,今晚就想一想。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想法。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你要知道我为你感到自豪,并会支持你。”

Merlo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看《星8》3?”她躺成一个舒适的姿势,问道。

“好的,”Gabe起身换碟。


2007年3月3日,星期六

总的来说,这次袭击是成功的。人员伤亡轻微,异常项目基本悉数截获,逮捕了众多相关人员。尽管如此,战斗结束时,他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当战场打扫完毕,记忆删除进行完,只剩下情报掩盖人员来进行收尾。然而,这项工作也终于结束了,MTF队员坐在面包车里,回去后他们要进行任务汇报。

“这很有趣,”老兵对新人说。“我们哪天应该再来一次。”

“是你想带上自动炮塔,还是我应该?”她脸上带着羞怯的笑容问道。

老兵咯咯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顺便问一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他伸出一只手。

“Sasha Grimmer,”新人回答说,她们握了握手。她的手劲不小。

“Daniel Navarro,”这位老兵答道。“第一次出任务表现不错。Holman应该多关注关注你。前途无量啊。”


2021年5月16日,星期日

Merlo站在办公室门前犹豫着,她看了好几次门牌。

Edgar Holman, 站点主管

大概读到第三遍时,门牌上的字开始改变。当她第五次阅读时,她觉得牌子上实际刻着:

Sasha Merlo, 站点主管

“Merlo特工,请问有事吗?”

Merlo眨了眨眼回过神来,Holman秘书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的,对不起,”Merlo道了声歉,当她打开房门时,最后叹了口气。站点主管在桌旁凝视着她,微笑着。

“有事找我,Merlo?”他问。

“是的,先生,”Merlo说。她走过房间,在一把椅子上坐下。

“哦?什么事呢?“Holman轻笑道,双手合十。

“我已经做出了我的抉择……”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