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316-D

项目编号:SCP-31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316被收容在一个300x300平方英尺的房间中,符合安全协议的情况下,装修为任何SCP-316认为合适的风格。SCP-316的具体要求为,将房间装修成一座位于█████████,███████的█████████图书馆的精确复制品,包括书架上所有的书。这些书涵盖古老生僻的文书、从简单的现代文本书籍到古典和现代的小说(项目 似乎喜欢Douglas Adams的作品)被批准的书籍都是在项目被收容之前出版的。房间中的窗户由高分辨率显示器制成,实时播放一座花园的景观;一张书桌、充足的螺旋装订笔 记本(100页装)、铅笔(40个2#传统铅笔、60个0.7自动铅笔,项目更喜欢自动铅笔);一把大型的皮革沙发, 似乎是SPC-316用来睡觉的地方;房间中部有一大块开放空间。房间中还有一小块区域被SPC-316设计为一个“军械库”,收藏着各种刀剑,尤其是弯刀。根据SPC-316的请求,他的房 间守卫被训练和使用各种刀剑,因为他觉得火炮和枪械糟透了。SPC-316被允许在设施中随意走动,但是不允许外出;除非紧急情况协议允许,SPC-316已经同意在这种情况下协助疏散工作。

已处决:请参阅处决记录SCP 316

描述:SPC-316是一个身材高挑、身体健壮的白人男性,法国和西班牙血统, 25~30岁、齐肩的棕色长发、翠绿色的眼睛。他平时穿着为蓝色牛仔裤、无袖黑色棉织衬衫,戴着一副护目镜,有时作为简单装饰戴在头上,头发则札成马尾辫。SPC-316喜欢被称作“Dyne”,并且经常提醒与他交流的人他的头衔是“Dyne the Unfettered”,在罕见的情况下,当项目情绪低迷的时候,称自己为“Dyne the Forgotten Hero”。他通常被描述为“迷人的”、“充满活力”、“热情”。SPC-316可以说流利的英语、西班牙语和法语,还掌握一些德语,都带有一些英语口音。他在标准IQ测试中得分为150,并表现出超常的记忆力。

关于SPC-316的异常属性,项目声称自己已经超过600岁。所有对SPC-316的生理和基因检测都无法确定他的年龄;但是他的历史知识,以及他持有的文件都能追溯至14世纪的███████。SPC-316使用刀剑的技术非常精湛,以至于能够挡开射向他的子弹。不过他几乎从未对任何人用全力,而是经常有所保留。SPC-316拥有某种再生能力,这可以解释项目为何如此长寿。曾观察到项目在几小时内愈合了通常要数天才能愈合的伤口。

SCP-316在战斗中表现出超常的运用周围环境的能力,就好像那是他的地盘一样。项目的战斗风格包含Destreza(西班牙流行的击剑形式)、de Canne(法国cane-fighting)和Zipota(西班牙以踢为主的武术),以及其他武术技巧的混合。

根据记录SPC-316早期是一名冒险者,大部分时间都在███████沿海当海盗。在放弃自己的劫掠生涯后,他开始成为一些关键人物,每个身份都使用不同的名字。比如作家███████ ███████、发明家███████、甚至███████国王的顾问。他从他的经历中获得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同时他在数个SPC的发现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数据删除]。

项目在19██于███████,███████被收容。发现他时,他正在当地图书馆里读一本Edward Allen Poe的作品集。笑着自言自语:“这个男孩儿总是这么令人沮丧,但他是个有趣的酒鬼”。接着他开始逃跑,负责收容他的特工追着他穿过了整个城市,但是忽然他停下来举手投降了,并声称“测试他们的过程很过瘾,并已经准备好跟他们走”,表示他自愿被收容。

应注意SPC-316和其他有感知力的SPC间的接触,特别是SCP-182SCP-343SCP-073SCP-040,以及数次与SCP-076-02的接触,项目说每次会面都是“僵持”。根据项目与SCP-076-02最后一次接触记录,SCP-076-02提出让项目加入机动特遣队Omega-7,因为SCP-316是唯一能够和他持续战斗的。对于这个提议,项目只是微微一笑,向SCP-076-02伸出手说:“谢谢,我会考虑的。我也许应该换个环境。”目前,SCP-316加入机动特遣队Omega-7的事项待定。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SPC-316在面对SCP-182时的有趣表现,只有SCP-182影响到了项目永远潇洒的个性。当被问及此事,SCP-316结结巴巴的说几句之后就找了个借口把话题岔开了。当SCP-182被问及与项目的关系时,他咯咯的笑着说:“哦,难道你想知道?”然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