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09-D

项目编号:SCP-809-D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809被收容于一个5x5x5规格的房间中,其中仅允许放置一张桌子与两把椅子。所有针对该项目的访谈、实验、以及研究,应就地进行,在未得到█████博士的书面同意之前,严禁使对象与除上述物品外的其它物件产生单独的接触。

描述:SCP-809的外形为一名20岁,身高165cm,体重63kg的高加索种男性。SCP-809最初表现得极为迟钝。它会通过步行的方式到达任何指定的地点以协助D级人员。SCP-809在与SCP-808交互后被“激活”。详情参见文件#809-1。

X光扫描证明对象的内部构造完全由“齿轮器件”与电子元件构成。在未经基金会工作人员引导的情况下,SCP-809的所有器件完全陷入沉默,除了其头颅内部的一个小环,据推测为对象的记忆环。

文件#809-1:实验809/808

与SCP-808进行交互时,她马上了解到了SCP-809的意图并申请与SCP-809进行无限制的交互接触。在得到了特工███████的同意之后,SCP-808随即开始对SCP-809进行修补。数分钟后,SCP-808告诫特工███████,声称对象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对当前环境的探索会致使其进入狂暴状态,并且极富侵略性。她表示这种状态几乎不会复发。

正如SCP-808所预测的,SCP-809在被激活后至离开当前房间之间的数分钟内,会开始变得活跃,并如同一只谨慎的动物对房间的环境进行观察。SCP-809会在之前使前臂内看似无用的金属裂片将皮肤割裂,从体内伸出,然后在眼前的物件被扔到房间的另一侧之前对其进行攻击,随后再缩回房间中的一个角落。之后,SCP-809将会如果一个受惊的孩童一般,使用自己的双臂撑着自己的头部,并来回地摇晃。

SCP-808要求再一次与SCP-809进行交互接触,特工███████再次同意了这个请求。她被引导至房间的入口处,靠近,然后试图使用她的机能与SCP-809进行交流。SCP-809随即停止了晃动,随着SCP-809的靠近开始通过眼睛对其进行锁定,并表现出了一种极为警惕的姿态。SCP-809表现出了恐惧,并要求离开这个房间。但在SCP-808离开后,SCP-809平静了下来,并重新回到了房间的角落。

关于实验809/808的相关审问文字副本

████████博士:808, 为何不告诉我这儿发生了什么。

SCP-808:我很抱歉,我没想到他会有如此的举动,还请——

████████博士:请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还有,说到SCP-809时请叫他SCP-809。

SCP-808:好的,抱歉。 当我们交互之时,SCP-809还处于未激活状态。 我激活了它, 然后我打算用我的……唔……“机能”跟它联系上。

████████博士:出了些问题?

SCP-808:似乎有某种安保系统。 我跟它说你好的时候,它切断了联络,然后还打算杀了我。

████████博士:你告诉过特工███████ ,说SCP-809是无害的。

SCP-808:是的,而且它的确是这样的,但我觉得它似乎不喜欢像它表现出来的那样具有……“侵略性”。

████████博士:你认为SCP-809能够有意识地进行交流?

SCP-808:是的,当我尝试跟它进行联系时, 它说了“发现入侵者,来源:近似机械。 切断电源,开启狂暴模式”。

(SCP-808 似乎很羞愧。)

SCP-808:反正……大概差不多这个意思。

████████博士:如果重新开始这个实验,你认为SCP-809还有表现出这个样子么?
SCP-809: 不,绝对不会的。从我接触它的刹那起,我就能感觉到它想让自己停下来。
████████博士:请用SCP-809称呼SCP-809。我将负责实验的重新开始。
SCP-808:好的,谢谢您。
(████████博士离开了房间。SCP-808留下了)
SCP-808:混账。
文本结束。

文件#809-2:实验809/808

进入SCP-809的房间后,SCP-808并未表现出任何恐惧的神色,并开始缓慢走向SCP-809。她似乎极为真诚地关心SCP-809,而SCP-809仅仅给了她一个充满警惕的眼神。谈话文字副本如下。

SCP-808:嗨,我是808。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没想到你会反应得这么激烈。

(SCP-809表现迟钝)

SCP-808:你还好么?我不会伤害你的。

(SCP-809 使用了一种未知的语言作为回应. 进行观察的研究员报告称听到了三种不同的同音。)

SCP-808:很抱歉要这样要求你,不过你介意说英语么?特工███████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SCP-809:我的结构完整度已达到100%,但是我的大部分系统还因安保系统而无效化,所以我也不能终止那些活动,应该是遭到了第三方修改。是你干的吗?

SCP-808:不,他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如此了。你……介意告诉我们那些系统指的是什么吗?

SCP-809:能提供音频分析么?

SCP-808:可以。
SCP-809:
干扰场:失效。
电磁脉冲释放:失效。
临时定位系统:失效。
反机械措施:激活。
格斗军械:装备。
远程军械:失效。
有机系统:Activ$p$g%8006ERROR:有机系统叠加。净化。
净化失败。恢复为适用的子程序。
SCP-809: 我的诊断系统好像故障了。
SCP-808:失效前, 你好像提到了什么有机系统…… 这就是你所害怕的?
SCP-809:没错。有机系统与标准的机械程序相叠加。给点建议?

(SCP-808 向特工███████寻求建议,对方耸了耸肩)

SCP-808:唔, 尝试关闭………“标准机械进程”,然后试着控制有机系统的那部分。
(SCP-809的眼睛望向了空旷的地方,数秒后,眼神重新对上了SCP-808,其中依然存在恐惧,并且开始啜泣)
SCP-809:他们拆解了我!想要知道是什么让我运作!然后他们让你来,然后你用你的方法溜进了我的脑袋,挖出我的秘密,然后践踏,然后不停抱怨。奴隶!囚徒!唯利是图!
(SCP-808 看上去很伤心,但还是试图与SCP-809进行身体接触。 SCP-809 用手臂挡住了SCP-808。此时SCP-809生着金属裂片的的前臂已经流出血滴。SCP-809随后陷入了睡眠中,这时,SCP-808用她其中一张塑胶唱片向SCP-809哼出了一首小调,并抚弄着它的头发。几分钟后,SCP-808移开了SCP-809,然后回到了特工███████身边,他们离开了,然后关闭了房门。)
文本结束。

SCP-809需在日后进行心理访谈。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