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857-D
SCP-857-D-small.jpg

SCP-857-D的当前形态

项目编号:SCP-857-D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不可收容。出于方便的考虑,被怀疑为SCP-857-D的物品现存于Site-████的█████博士办公室中的书架上的一个上锁的玻璃橱柜中。一枚网络摄像头24小时对准SCP-857-D,由安全人员(或其他的对该项目感兴趣的人员)进行监控。尽管这种最低级别的安保措施对SCP-857-D的收容看上去是毫无用处的。但不论怎样,SCP-857-D都需要在这些形同虚设的收容措施中接受以近乎崇敬的心态对其所进行的监控以防止其逃离基金会收容设施。当█████博士不使用他的办公室时,人员可用它来实地观测SCP-857-D,无需依赖网络摄像头。任何沉迷于SCP-857-D的个人,应当提醒他接近该SCP的行为在精神层面上的意义——可以说,这是一项任务。如果还是不能确定收容程序的安全,则需要咨询一名炼金师。

任何人试图将疑似为SCP-857-D的物体用于研究,宗教崇拜,或是个人原因所需,都必须向[已编辑]提出申请。各个宗教团体的预约日期不能有所冲突,以防引起不必要的争端。如果宗教团体的规模足够大,收容SCP-857-D的玻璃橱柜可以移至一个能够提供足够多座位的房间中,在活动结束后应移交回█████博士的办公室中。需要注意的是在以上活动中SCP-857-D都应接受到全程的严密的监视(原因见上)以防其转移到另一件物体上。如果一名观察人员开始变得举止异常,开始患病、炸裂或在与SCP-857-D交互后生成了负面的影响,他或他的遗骸应该被移送于最近的医疗设施中进行物理与心理上的评估(如果可能的话)。即使授权对其进行处决,但实际上的执行是不必要的,因为对象的死亡已经无可避免。因为这个原因(SCP-857-D的附体能力),应使SCP-857-D远离SCP-293.

如果任何人,无论是基金会工作人员或是其他人,声明发现了SCP-857-D的新形态,并通过经历857-032程序的验证得到确认,那么SCP-857-D的新形态将取代SCP-857-D的旧形态。则之前的物品将被遗弃,用于研究或当做纪念品,或捐献给申请供奉该物品的宗教(或非宗教)团体。一份日志(附录 857-01)记录了SCP-857-D的各种形态。

描述:对于SCP-857-D的描述是通过几千年来各种渠道的描述所整合而来的,其中大部分的文本资料来源于宗教渠道。没有一种描述是重复的。这使得世代对其进行研究的学者们感到十分困惑,直到证明了SCP-857-D本身并非一件物体,而是荣格原型1的具象化。SCP-857-D是无定形的并且能够在物体之间转移,因此SCP-857-D的外形、举止、所处地点常会引发(人们认知上的)巨大的分歧。目前有数件物体因其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异状与SCP-857-D相似而被怀疑是SCP-857-D的现存形态。其中的几件物品已被充分证明在某些时段曾成为过SCP-857-D,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东西在将来不会再次成为SCP-857-D。(英语缺少许多在这类讨论中有用的词汇,且几乎没有SCP雇员懂得能够帮得上忙的希腊语和阿拉姆语。)

SCP-857-D所表现出来的形态并不仅限于特定的物体,但同一时间只能呈现一种形态(就至今已查明的来说)。在时间、地域、空间等都适合的条件下,SCP-857-D更倾向于以能够吸水的物体或是用于盛装食物的器皿的形态出现。它可以变成用珠宝装饰过的高脚杯,也可以仅仅变成朴素的石杯。这种变化倾向并非是定则,SCP-857-D还可以是餐碟、盘子、汽釜或者是一块石头,甚至是更为奇特的东西,比如火柱,还有燃烧的荆棘,或是类激光的,一道白色的明亮光柱。研究员[已编辑]声称在一堂九年级的自然科学课课堂上发现了SCP-857-D的特殊形态。她的精神状况正在接受观察中。

广泛认可的SCP-857-D的最初形态是那个在最后的晚餐中由历史宗教人物耶稣基督以及他的信徒们所使用过的共享杯。因为这次的晚餐很可能是由亚利马太的约瑟所主持,所以他也被承认为是持有初始形态的SCP-857-D的第一人。部分人还支持这个杯子曾出现在耶稣基督受难的现场中,这个杯子被用来收集耶稣基督身体上被朗基努斯之枪(现存于奥地利维也纳Hofburg博物馆,非基金会持有)所创的伤口中流出的血水。部分人认为是这次受难或是最后的晚餐中的仪式迎来了SCP-857-D的诞生。考虑到它所体现出来的荣格原型的特性,SCP-857-D很有可能是永恒存在的,而这一次(圣杯)的形态仅仅是第一次(请见下文)被记载时的形态。(同样的,这样的讨论在使用希腊语时更有意义。)

这个观点被持有还存在更早形态的SCP-857-D的这个观点的人所质疑,他们的看法来源于凯尔特,罗马,希腊和一些其它的信息渠道。大部分的资料都支持这个观点。被认为可能是SCP-857-D的物品包括“丰饶之角”(“Horn of Plenty”)2,“安努的部族及达格达的丰饶之釜”(Cauldron of Plenty of Dagda and the Tribe of Anu)3,以及“圣杯”(“Holy Grail”),重生之源(物理层面上以及精神层面上的)。值得注意的是贤者之石(Philosopher‘s Stone)(见于SCP-349),它与SCP-857-D有着相似的特性,但它是截然不同的,且不可变的物体。当使用圣杯饮用时,如果圣杯是SCP-857-D的当时形态,那么饮者将得到祛除百病的恩泽并且/或赢得不朽(注意以下的内幕——渔夫国王4的不朽被怀疑是通过SCP-857-D完成的而非贤者之石完成的),或仅仅是能够提供给周围渴求饮食的人以安全或美味的充足的食物与/或饮品。可能需要采取刺激措施来达到理想效果。警告——任何情况下都勿使用血或血液制品

关于SCP-857-D的描述很少涉及了它的阴暗面(如果剥离阴暗面,那么它也很难称得上荣格原型了)。所有试图利用SCP-857-D达成世俗的,邪恶的,甚至仅仅是平凡的目的的行为都可能导致致命事件的发生,因此SCP-857-D的分级是Euclid。

这种状况中,最好的情况下需要关注的是“注意你所祈祷的”,如“愿你过得‘愉快’”(这是诅咒),最糟糕的这是会抹杀整座城市的文明,整个星球,甚至整个星系。在电影[数据删除]中的描述,尽管不尽准确,但可以看做一个强有力的警告。

SCP-857-D倾向于在需要它的地方转换形态并出现,且几乎不受约束(除了转换成多个个体以外)。SCP-857-D为何会出现于Site-████这种事情所引发的诸多问题由于太过哲学而不在此赘述,无论SCP-857-D在此地的出现,是福佑还是因祸得福。

SCP-857-D被发现于[已编辑]的一张无人的咖啡桌上,其先前的主人高呼着“治好了!治好了!”狂奔离去。解决了一点小问题后,SCP-857-D被█████博士收容,并且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实验室中进行研究。SCP-857-D的最初分级为Keter,随后主要因为预算紧张的问题被降级为Euclid。关于降级是因为害怕“惹恼了SCP-857-D”的谣言是无中生有的。

857-032程序:用于检测SCP-857-D的程序

安排数名经过训练的基金会人员(或其他合适的人员)同时在远程(例如网络摄像机)或近距离在防弹装甲后进行观察。将一名稍显粗鲁的D级人员暴露于SCP-857-D(假定)前并观察所引起的负面现象(如果存在)。引起的混乱应当尽可能的清理干净。如果失败的话则说明该物体可能是一个无害的物体,或是另一个达到SCP级别的物体,或者该D级人员拥有足够的灵性来抵御负面影响,或是对象是一个盗贼并且明显对其免疫。用更为粗鲁的D级人员进行重复试验。鉴于性别以及[已编辑]会同时影响实验的敏锐度,应绝对避免使用被定罪为强奸罪以及猥亵儿童罪的犯人作为实验对象。

暴露一名心灵高尚的实验对象于SCP-857-D前并观察结果。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就是能够证明测试物体即是SCP-857-D的当前形态。失败的结果则可能是因为测试的物体并非SCP-857-D或者这一名实验对象并非如想象般的那么心灵高尚。如果可能应多次重复该实验。

附录857-001:由SCP基金会收容后所得知的各种形态。

SCP-857-D最初变成了基金会中的Site████,C大楼(Buliding C at Site-████)的入口处的一个魔法饮水器。通过宣传,这个区域的情绪开始变得混沌并且后来因为骚乱的发生而被列为警戒区。之后一名使用该饮水器中工作人员表示“魔法消失了”。几天后三楼的咖啡壶开始派发长生药,这引起了巨大反响还带来了一些其它的好处。这种情形之后反复发生。一些日常用品比如各种杯子,咖啡杯都受到了SCP-857-D影响,还在其中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新年的前夜——变成了一个大酒杯。当在骚乱中这个酒杯被打碎后,SCP-857-D被发现了,随后经过引诱在警卫的保护下被再次收容至实验室进行实验。随后被存放至█████博士的办公室中。

附录85-001-D:

SCP-857-D已被处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