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ctor博士关于叙事迭代的初级讲座
评分: +24+x

“所以欢迎来到演绎部的第二节讲座,这之间隔了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最近突发的相关异常相当多,到处都要参演真的很累啊。”

Voctor博士把腋下夹着的书本往桌上一垒,那些并不是什么教材的课本,而是……

“是的,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我擅自借用了代入器材,现在我们在课本中了,这样也更便于各位理解接下来的内容────有关叙事层的。”

座位席上一片唏嘘,有些学生开始担心起来。而Voctor博士则是挥舞着刚才带来的一本小册子,同时试图让大家安静下来。

“好了好了,我可以看到你们的感受,你们也能看到我的。现在的感觉很像破墙吧,就像游戏里面那样,但我得说现在我们所处的状况比那种低质量叙事的想法好上千万倍─────用通俗的话来说,我们不止要打破第四面墙,要打破第一面,第二面,第三面,第五面甚至更高的墙。”

博士将举着的书本拍落在讲桌上,响声发出,其他声音便安静了。

“首先,在座各位都知道我们上节课的内容,演绎一个叙事需要合适的载体,类似于小说,但其实动画,漫画甚至电影也行,重点是「叙事性」,它必需带有叙述性。”

“有些人可能会问,一个想法,大脑中的概念也具有故事性质,那算一个叙事吗?严格来说,算,但那不是一个完整的叙事,因为人的大脑会遗忘,会联想,因此叙事本身是不断变化的,相信你们都看过SCP-CN-430吧,差不多就是那种情况。总之,想要让一个叙事稳定下来,需要记录,在载体上的记录,以任何方式。”

Voctor博士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火柴人。

“我不会让它从黑板里面蹦出来,当然也可以但,我们要知道现在的它是存在于叙事上的,但这种叙事是不完整的,后现代的,我们要赋予它动作,它才能具有时间段。”

他再次转身,给火柴人画上了一个像漫画中人物的对话气泡。

短暂犹豫后,他在气泡里写上了「我是Gay」,讲台下传来一阵哄笑声。

“好了,你们脑子里肯定在想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在这之前,你们每个人脑子里都会想一段内容,这段内容是这样的:”

一个火柴人在黑板上,它说“我是Gay”。

哄笑声停止。

“很明显,这就是叙事的内容。他的时间里,他说了话,然后没了。并不是不受我控制,而是他的叙事中的概念消失了,就这样,这个叙事结束了。”

“如果我们想让它跟我们一样,动起来该怎么办?添加元素,这就涉及到图像的局限性了,它是完全静态的,但我们可以用幻灯片代替。”

Voctor博士打开投影仪开关,图像映照在黑板上,随后快速变化。

“看到了吗?故事在进展,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的故事────他挂了,我们先让故事告一段落。”

“你们一定都看见了这个故事的全部,尽管它是由一幕幕图片组成的,但你们全都能想象出剧情,这就是一个好的叙事。”

“问得好,Footnote。的确这类叙事很简陋,但在它所描述的地方是完整的,从里面的角度看,人物都不会说话,动作也是一帧一帧的,为什么?因为这是我们未揭露的谜团,就像我们世界里的未解之谜────或者说异常一样。”

博士稍稍往后靠,清了清嗓子。

“是的,叙事不仅在下,也在上面。我们也是故事中的人物,至于证据,很遗憾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总之,我们所处在别人的故事里,就像gay存在在我的故事里。”

“不,同学,没有什么自由,我们所做的,所说的,所想的都是我们的作者所安排好的情节,包括我们现在所想。没有人是自由的,我们不过只是傀儡。不不不,别这样想,别跟形而上相计较,相信各位能够坐在这里都具有一定的心理素质吧。”

Voctor博士走到讲台右边,拿起之前放在桌上的另一本书。

“那么,高层现实是怎么描述我们的现实的呢?我们不得而知,或许是文字,或许是3D映像,或是某种高维的,我们无法理解的语言来组成我们的叙事。祂对我们的操纵很细腻,到目前为止也很有趣。”

Voctor博士翻开他手中的书,里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内容……

“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见到过或者说写过所谓的元小说,其中的人物可能会对自身所处的故事有一定认知,这些个体也就被赋予了形而上的特性。同样,某一类在我们现实中具有同样形而上特性的异常也是我们之上的人所投下的,并且祂在看着你,无时无刻……玩笑话。”

“小说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并不只是看别人,而是能够自身参与其中,体验乐趣。但你们试过让文中的人物继续写故事吗?这便形成了基础的叙事层体系,我们上面的某人写下了一个故事,祂的故事中的人物又写下了一个故事。虽然文中的人物从更高层级来看是没有自由可言的,并且这些文章全都是最上层级的写作。祂或许乐忠于这样。”

“同样,叙事并不是单一的,一个叙事里可以存在多个故事,这些叙事又分级为独立的叙事树,便形成了目前的叙事分支。但也有人提出,故事中的故事是否该算作故事的一部分?”

Voctor拧开茶杯,灌了一口水润一润嗓子。

“这样的观点主要是演绎部早期成员所认知的,即「叙事中的叙事应该被分为元叙事的一部分」,的确,这种说法有一定的可信性,但J.R.R.托尔金教授给出了更明确的分类,便是叙事层。某种意义上,叙事并不是像一条线一样的树状分支,而是像圆环一样,一个包含一个或多个,这样便形成了最基本的叙事体系,只不过在一般处理的时候,用线条来表述更加清晰。不过这样的分类在某些层级上是无效的,因为某些更上叙事的分级可能比我们所处的更复杂,只是我们的叙事使用了较简单的结构。毕竟─────上面在干些什么是我们不知道也不可能违背的。”

“有人提到980,是的,那可能是某个叙事层的作者投下的神器,但并不意味着那是万能的。某些更上更上的个体对下级现实有完全的更改权,能够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杀死我们全部,甚至删除我们的故事。”

“总而言之,我们所处叙事的作者其实也不过是另一个作者的文中人物而已,而这样的排列是几乎无穷无尽的。同样,这样的引申也可以用于在我们的下级叙事。”

“请各位同学在纸上写或画一个简单的元记事,越简单越好。”

于是学生开始或写或画,讲室里仅有笔与纸的摩擦声,不过这样的情景并没有维持多久。

“看来Infa是最先完成的。那么他写的是……”

故事如下

故事如下

故事如下

故事如下
我看见你了,站在我头上的人,窗中有你的倒影,很快你会发现,你所站立的现实跟玻璃一样透明脆弱,因为我将来了。
故事结束

故事结束

故事结束

故事结束


“嗯,可以,还行,就是有点敷衍,不过至少表现出了叙事的结构,同样,这种可以套用到我们下面,当infa写出这个故事的时候,叙事便如此诞生了。”

Voctor撕掉这张纸,纸片缓缓飘落。

“这样,这个故事和它所包含的故事就终结了。虽然你们有些人可能想问,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更多这样的故事啊?也就是说我们下面已经没有多少叙事了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上级叙事不想让你知道的,你一定不可能知道。可能在我们不知道的某个世界的角落,正存在这样的深层叙事呢。”

Voctor随意的往讲桌后面的椅子一躺,应景的,下课铃声响起了。

“同学们再见,虽然是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如果还有问题的话,请自行理解,失败了再来找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