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羊效应
评分: +22+x

今天是T.D第三百四十四次出外勤。

迪迪福尔沃娅今天总算是依靠着她数个月来的诚挚和热诚写出了完美的调职申请,得以与桌上成堆的纸张与墨水瓶和平分手,她大口咀嚼着未被进行过净化的空气,嗅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土腥味。不过如果把面前那个一脸肃然的高级外勤监护者给去掉的话,她就感到更加的快活了。

“其实我真的不用您陪同的,我把新人手册都背的滚瓜烂熟了,sir。”她在空中小小地挥舞了一下拳头,“特别是评分标准。”

T.D合上他翻阅已久的资料簿,把眼镜摘下,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
“沃娅小姐,我听说你之前是从事文书工作的。”他在手表上打开了一个网页,继续翻阅着。

“那是一段我不想去回想的工作……在基金会取消了我们这个部门的电脑使用权后……所有的东西都要用手写。”沃娅的脸颊泛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惨淡。

“时代在变化,我的文书小姐,我们的工作不再是每日手撕四个龙傲天或者是去评价些什么,如果说要对我们现在的工作进行一个概括,我想大概要用战斗潮流这种说法。”T.D关上了手机,给自己点了几滴眼药水,“把车窗摇上吧,沙尘都吹进来了。”

前排的自动驾驶系统很识趣打开了风扇,将车内有些尴尬的空气进行了合乎常理的置换,沃娅的表情有些僵硬。

“战斗潮流?”

“对。”

“战斗什么?”

“战斗潮流。”

他从背包里取出一本书递给了沃娅,“来读读这个试试。”

“严重模因警告……“仅仅是读了第一页标题的几个字,沃娅便表现得像一只发现背后有一根黄瓜的猫一样,条件反射一般地把书丢到了T.D的脸上。

“你是想杀了我么!”背包里的东西被她一股脑地撒出来散落在车后座的真皮椅子上,她开始手忙脚乱地翻找其中的模因防护疫苗针剂。

T.D难得露出了笑容,自顾自地翻动着那本资料,发出刷刷的纸声。

“你是在骗我对不对!”沃娅有些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不。”T.D边随手翻阅着那本书籍,一边用手阻隔着着她的愤怒抓挠。“这本书上的每一个记载的scp项目依靠着自己的模因危害或者现实扭曲能力杀死过数以千计的d级干员和研究员,迄今为止都在忠实地发挥着自己的威胁和恐怖。”

“但是——”他合上了书籍,视线迎上了有些困惑的沃娅,“仅限电脑浏览。”

“电脑浏览?你是指以前的那种电脑浏览系统么?“沃娅缓缓合上了模因针剂的插销。

“这就是潮流,小姐。纸上得来终觉浅,只写在这种木头被搅碎后所制成的实体上的文字的能力是有限的。”他撕下了上面的几张空白的纸张,折成了几架奇形怪状的动物。

“我们现在,更喜欢更加动感而富有情趣的信息载体,就像多数人更愿意去电影院看完一整部超级英雄电影而不是看文案上充满着中二气息的小学生设定。”T.D把小动物们丢到了车底,接着一脚踩扁。“纸上的东西大家已经评价得够多了,依靠着几张图片和故事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你还记得那个术语么,专门术语-‘流行文化雷同情形’。新版手册上增补的那条。”

沃娅在5秒内就完整地背出了这个术语的全套解释,文书工作还是给予了她扎实而实用的记忆力。“通俗地说不就是避免无背景的无敌描写么。”

“如今雷同的不仅仅是指一般的流行文化,还有我们所收容的数千个scp项目。”

车停了下来,形态各异的混凝土雕像围在他们周围。

“这些是SCP-173的复制品么?”沃娅从车上走下,脚下的触感粘稠而浓厚。

“这些都是本该成为SCP-173的SCP”T.D坐在车里开始继续打开手机翻阅着网页,连正眼都不愿意撇向车外一眼,“它们一旦脱离所有人的视线,就会产生形态各异的对我们的伤害,断肢,吞噬,搅成肉酱,变成疯子,各种各种。”

沃娅瘫倒在地,“那我们不是死定了么……”

“不过可惜的是我们已经有SCP-173了。”周围的混凝土与各种小人布偶,吃的用的穿的玩的,开始随风消散。“它们或许从未模仿SCP-173,只是在命运的路线上,SCP-173已经毁灭了所有的它的同位体以及相似的同位体。我们称其为,专业术语-‘惊奇贬值情形’。我们第一次见到的SCP项目是如此恐怖和惊人,以至于它的存在感能够穿越时空屹立不倒,但每当我们多收容一个项目,我们就变得更加心智坚毅而无所畏惧。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兴奋和震撼,有的只是更加在乎细节和信息量。”

T.D把浑身软绵绵的沃娅拖上副驾驶的座位,递给她了一颗薄荷糖,顺便示意AI继续行驶。

“电脑浏览使得信息量的熟成变得更加有效”T.D好像在屏幕上打着字,“有些SCP项目自诞生以来似乎就只会孜孜不倦的杀死那个坐在电脑前浏览文档信息的倒霉蛋,或者告诉那个浏览者他是一个罪魁祸首的事实,所以我们尝试把所有的资料用打印机打印了出来,但这行为直接导致我们失手消灭了数以百计的SCP项目……”

沃娅不小心把薄荷糖咽了下去。

“所以小姐您其实在做一份相当人道的工作,我们不得每天都提拔许多的D级人员成为博士或者研究员乃至O5议员,让不知情的他们去看电脑屏幕,方便那些SCP项目还能保持最低程度的尊严。”T.D叹了口气。

“但更令人难捱的还在后头……”

车辆停在了一座辽阔的水坝上,干涸的水库中有一颗白色的巨大珍珠。

沃娅嚼着士力架下了车,这让她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来面对更多惊人的真相。T.D指了指那颗珍珠,“那是你这次需要收容的SCP项目……”

“我要怎么搬运他……,这个珍珠的异常性质是……”

“不,异常性质并不会决定它的命运,在一定程度上,背景故事也不会决定。”T.D摇了摇头。“决定它的,是评价本身。”

T.D打开手机,继续刷了一下那个熟悉的网页。

“又有新的评议头羊发表评价了。”他指了指手机,珍珠一瞬间变得更加黯淡和透明。

沃娅从栏杆上探出身体,仔细地观察着那颗巨大的珍珠。“评议头羊这个说法可没写在新人手册上,那是什么意思?”

“规则分为三种,一种是既写在纸上,大家也都在做的;一种是虽然写在纸上,但是大家都没在做的;最后一种是虽然没写在纸上,但是大家都在做的。在一群羊前面横放一根木棍,第一只羊跳了过去,第二只、第三只也会跟着跳过去;这时,把那根棍子撤走,后面的羊走到这里,仍然像前面的羊一样,向上跳一下,尽管拦路的棍子已经不在了,这就是所谓的羊群效应。”

“可是我们可比羊聪明得多,既然我们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在我们之上的评议员必定更加会处理这种矛盾啊,毕竟他们已经评价了那么久了。”沃娅撑着栏杆开始倒立,她早已为出勤的这个好日子锻炼了很久。

T.D笑了笑,“你听着我说了那么久的理论,你也并没有对我进行怀疑不是么?”

沃娅顿时哑然……她歪头想了一下,“可你是我这次的外勤监护嘛,我相信你是份内的事情,两码事两码事。”

“虽然表面上每个议员都只有自己仅有的一票,但是他们同时也在长期的评论中集合了相同价值观与立场的统一,所以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来说,过于紧密的关系会让评议本身就成为一种社交手段。而作为社交手段补强的评议行为便会产生头羊效应,再坚定客观的人也会在这种持续的,无限的意志交互中产生动摇。”

忽然,珍珠光芒大放,变得璀璨无比。

“真是超乎想象的……”沃娅凝视着那颗硕大的白色球体,陷入了沉思,光滑的球面映照出了她和脚下的水坝。T.D掏出了一根钓竿,甩向了珍珠,随着钓线滋滋的一阵卷动,珍珠的体积迅速缩小并被T.D塞进了口袋。

T.D把手机丢到了后备箱里,躺在了后排,并给自己盖上了一条毯子。

“你继续坐在副驾驶吧,我昨天晚上刷了一晚上评论,到了叫我起来。”

沃娅默默坐在了副驾驶上,转过头,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心里想说的话虽然都到了喉咙口,却一点都说不出来,她的额头开始冒汗。

“以后,你要记得带枪。这可是战斗潮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