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光
评分: +17+x

他又一次站在了死亡的路口。

不是第一次了。这样想着,下意识攥紧了手枪。自从加入基金会那天,死亡的黑氛就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身边。多少次了?记忆有点模糊。这也难怪,每次逃过死亡的追杀,他都将背负无数逝去。久而久之,累做难以承受之重。不堪回首。

一声微响将他拉回现实。他立即警惕起来。不知这是哪里,亦不知何事将生,冷厉的夜光森森牵动着不祥,如罗如网。还好,枪还在手里。只要这位老朋友未与他弃交,他就无所畏惧。更何况在这次任务前,一位同事还特意帮他做了几弹夹蚀刻弹。

他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脚下的黏滞之感就愈沉一分。玄色的砖石路上,紫红色印记似血莲,远方传来嘟囔不清的鼻音有如梦呓。天空阴沉黑冷。黝暗无光的虚无里,一片畸黑沉沉压在他心上。空气中时有微光流烁,泛起阵阵银波。

记忆越来越模糊了,汗珠不断从额头沁下。他更加用力地握住了枪,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因为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忘记枪的用法。似乎有某种不可名状的诡谲盘旋在空中,稀薄且浓厚。有路灯孑立于此,惨白的光芒缓缓融入了黑暗,并随之荡漾开来。

真晦气,就像……醋缸子里倒进了冰牛奶。他一面走,一面为自己腹诽时的比喻而暗暗得意。在成为一名外勤特工之前,他可是实打实的文科生。尽管经过几年熔炼,他的感性犹未悉数磨平。

一阵陈溺之气从转角传来。是鸦片燃烧的味道啊。他想起了自己在基金会的代号,Somnus,罂粟。

一般来说,基金会员工的代号都是依本人意愿而取。有的人只是单纯喜欢这个名字,也有人隐藏着过往。但他不一样,他不是瘾君子,更非喜爱这种植物。相反,他对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所引发的抱以刻骨之恨。因为没人能说清,那段时间里,黄河饮过的血长江饮过的泪有几何。

为了铭记。他想。为了铭记。

左手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他想都没想就开了枪。一个诡异的人形应声而倒,随即如奇点一般爆炸开来。一阵猛烈震荡晃动了太清,空间似乎随之重叠。太阳和太阴是两个朝代。远方有钟声传来,宣告着太阴氏已不抵羲和的锋芒。而此地,夜犹未央。此时此地,望舒的侧脸最令人混沌且盲目。如此嘲谵,如此恫恐,在她脸上还真是少见。他突然有种冲动,希望融身于此青幻的抚摸之中无法自拔。为了冷寂、欢欣、痛苦、虚妄、幻灭且贲发地亵渎她的谜面。阳锋在上,其必将喷薄无尽怒火。燧人氏的火光再也无法留存他丝毫理智。意识如潮水般褪去,而另一个世界在他面前猛然膨胀开来,随后四周俱暗。

他仿佛被重重摔到了地上。狂气已趋消散,他清醒了许多。

他睁开眼,发现枪掉在地上,如一摊烂泥般融化。他皱了皱眉,从刀鞘里抽出破魔匕首。基金会的装备总还算齐全,不至于除了枪什么都没有。

不宜久留之地。比起之前,此地更近乎梦魇。他抬起头,希冀星象能予他以指引。但仰视的一瞬间,天蝎的毒尾泛着森邪的光芒,径直朝他射来。有如一道青荧之咒透体而过,他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呼痛。

无奈只能继续踱行。他咬牙向前迈出步子,却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缠绕着他的双足。Somnus,Somnus。三两刀,他将蔓生的枝茎斫断。却感到有无形在流动。此刻,八荒之外,两仪之中,只有晦涩主宰着一切。那百思不厌而又百思不解的形象,不可思不可闻亦不可察。那种无形的象征,仿佛在说,Somnus!他确信自己已经出现了幻觉。日蚀星陨。忽有一股风批过他的脊背,来自Somnus所有的诡诈,且刻向灵魂的每道云罅。然时并无风,灰尘犹痴愚平铺在脚下。然则风从何来,风从何来?青铜碎裂之声割破了他的耳膜。他听不到风之应答了。视界逐渐被占满,从碧绿到黛青到墨黑,最后所有颜色都消失殆尽。只有晦涩闪烁着幻星,是他不可视的青荧。

他以为自己就将投入无存之五的怀抱了,于是坦然接受这埋葬,且闭上眼。闭上眼,想远方等他归来的女友,他唯一能感受到的温燠。忽然一阵颤栗袭来,无数宏浩至不可言说的伟力汇集在他面前,汇集在他本不该再看到任何事物的眼里,形成一泓玄妙无比的轮廓。那轮廓睁开眼,聚拢着敻古奇渺的知识,凌驾于所有神格之上的智慧,并且慈父般叹向他。晦涩猛然撤去,眼前的视野似乎变得晴阔许多,一声声最博爱而又最理性的呼唤热烈且冷寂地传来,他恍惚间看到有一个父亲在遥遥关系着游子,虽然他们并不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甚至更为超逸,逸出所有叙事所有枷锁,将他从第五之第五触手中夺出。他重又踏在坚实的街道上,且冷静地燃烧。一如北天正辉光万道,光华大作的北极星,为群星指引着方向。一瞬间,注视已呈多面,星图上的姓名全部亮起。南天穹上,南箕与天狼犹谜样地旋转,且啸出最野性的嗥叫。而北天,大熊和小熊如一面光之大纛,挥舞起无数战歌如青铜的寒意。北斗七星一齐爆发,纵横出最玄奥的棋局,如宇宙大脑精密的触觉,蜿蜒而高速。

他笑了,趁着星光大步上前。他在此地遭受的一切苦难,找到源头了。破魔匕首的寒芒如龙挥下,苍白的第五之巫觋如纸片崩溃,消弭于无形。

一霎清明。

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他握紧破魔匕首。也许前方仍会有羌昼杳冥,但爱已经突破了阴霾。

因为他的爱人就在远方,站点里,现实中,等着他。

因为有一位父亲在远方注视且鼓励着游子。

因为伏羲在说:“动身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