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的小调

Jack "PoorYoric" Duckins1走过SCP-116的控制单元,他对着空气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前。精确的三点四秒过后,他迅速后退,瞪大眼睛,惊恐地张大嘴巴。“收容失效!”他嘎嘎叫着。“紧急情况!暴动!救命!”

Dmitri Arkadeyevich Strelnicock2立刻带着一班俄罗斯棕熊跑下了楼梯,又跑上了楼梯。在尝试记起最初下楼的原因之前,他们已经返回了走廊。Strelnicock拿出一把刮刀,从地板上刮下了Yoric。“同志!哪里发生了紧急事件?”

Yoric把羽毛般的拇指放进嘴里,重新为自己充气,他跳起来恢复了原状。“SCP-116逃走了!”

“116!哦不!那太糟糕了!拉响警报!装载武器!杀死那些懦夫们!”公鸡叫了起来,接着停顿了一下。“116是什么,一台自动售货机?自动售货机逃走了?”

“不,”鸭子回答道。“甚至更糟。它是那个啥!”

“不管它是啥!”Strelnicock说。“我们必须告诉管理员!”

“去管理员的办公室。”Yoric说。

他们匆匆上楼,冲进了管理员接待室的大门。一个无聊的秘书啪地咬破了她的口香糖,说,“预约?”

“没有时间预约了!”Strelnicock吼道。

“没有预约你们不能进去。”秘书说。

“Break,Karrin,宝贝,是我!是Strelnicock!你会让我进去见管理员的,对吗?”公鸡恳求道。

“不行。”她说,目光没有从新一期的《枪支与弹药》上离开。“这是规矩。”

“那我就靠自己的翅膀解决问题了!”他朝着办公桌滑跑起飞,却被两颗精确击中膝盖骨的子弹拦住了。“喔——喔——喔该死的!”他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抱歉。规矩就是规矩。”她啪地咬破了口香糖,再一次。

Yoric撕开他的大衣,露出一套清洁工制服,上面印着“Jim”的名字。他从座位底下拿出一把拖把和一个水桶,吹着口哨,慢慢地拖着拖把从秘书身边走过。

在他路过的时候,Break把一个小东西丢进了水桶里。几秒钟后,只听到砰的一声,噼里啪啦的水花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湿透了的,烧焦了的,伤痕累累的鸭子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

“你太卑鄙了。”他说。

Gerald走了过来,他的触角颤动着。“怎么回事?”蟑螂问。

“SCP-116突破收容了,”Yoric说。“我们必须告诉管理员,但是Break说我们没有预约。”“哦,”Gerald说。他朝Break瞥了一眼,“我们可以先预约再去见管理员吗?”

“当然可以。现在还有机会。”她说。“向右转。”

“谢谢。”Gerald招呼另外两个人和他一起进去。

“先生!”Strelnicock对桌子后面的人说。“形势严峻。SCP-116突破了收容,我们必须抓它回来! ”

“SCP-116,呃?让我想想我是否还记得那个,”他回答道。“他有这么高吗?”他把一只手举过头顶,问。

“没错!”Yoric说。

“他戴着这样的白色大手套吗?”他摆了摆手,问。

“对!”Strelnicock说。

“他有这样粗壮的,橙色的,茂盛的眉毛吗?”他来回挑动眉毛,又问。

“这就是他!”Yoric说。

“不,我不认识他,”他说。

“哦,好吧,很合理,”Yoric说。

“如果你是个大忙人。或许就不能记得所有的SCP项目了。”Strelnicock赞同道。

“呃,伙计们……”Gerald说。“我……我认为那不是负责人。”

“如果他不是负责人,那就意味着……”Yoric瞥了一眼桌子。

“是那玩意儿!”Strelnicock喊道。

“你就是自吹自擂!小姐妹!”他说,把馅饼扔到了特工脸上。“哇哈哈哈吼!”他跳出办公室,在大厅里上窜下跳。

“奶油冻?” Strelnicock说。“奶油冻是给懦夫吃的!”

“先生们,”Yoric说,“我有一个计划。”

“哦,好啊。”Gerald说。


十分钟后,Gerald被巧妙地伪装成一个雌性。这些伪装由红色唇膏,一件白色连衣裙和触角末端的橙色假眉毛组成。“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他紧张地说。

“它当然是。”Yoric说。“因为这是我的主意。”

“快点,同志们!我们躲起来等!Gerald,你看起来很性感。愿你完成这项重要的使命。”公鸡敬了个礼,然后他和Yoric躲在垃圾箱后面。

“哇哈哈哈吼!”走廊里回荡着116刺耳的尖叫。它沿着走廊蹦蹦跳跳,突然发现了伪装成雌性的蟑螂。突然,它的眼睛鼓出了眼眶,舌头从嘴里吐出来。“甜心!”他喊道。“我的前半生里,你在哪儿,为什么没有出现?”

“嗯。这儿?”Gerald很不确定地说。

“吾爱,你是我隧道尽头的光。你是我猪排上的苹果酱。你是我特温奇小蛋糕3里的奶油夹心。让我带你离开这一切。”它在铺满了金属板的走廊上,一本正经地做了个手势。

“带我去哪?”Gerald问,他越来越紧张。

“去卡斯巴4。去里维埃拉5。我在克鲁勒6的地盘。你来为它命名,宝贝!你和我!”它抓住了Gerald,把他拉了过去。

“厚颜无耻!”Gerald说,尽力推开116。

“你这刁妇!我喜欢它们就够了!”它突然带着Gerald疾驰而去。

“等等,我们不是应该抓住他吗?”Yoric问道。

“那是你的工作。我一直在监视。”Strelnicock说。

“我?你就像个后卫球员!”Yoric说。

“它是狡猾的,就像Yoric。因此这是你的工作。”Strelnicock说。

“狡猾的!为什么我是——”Yoric用力地跺了一下有蹼的脚。

他们争论了好一会儿。两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Gerald的裙子被撕碎了,口红也弄脏了——直到蟑螂把假眉毛扔到他们脸上。“我不干了!”他咆哮道。

“你什么意思,不干了?”Strelnicock质问道。

“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受辱的!我没必要在这!也没必要接受这个计划!更没必要穿裙子!”Gerald喊道。

“那你的合同呢?”Yoric问。

“合同?我的什么合同?”Gerald反问。

“第三章,下属A,第三段,”Yoric说,递给蟑螂一份复印件。

“‘在卡通化的故事里出场,目的就是受辱’哈。我一定错过了那部分。”蟑螂耸了耸肩。“我猜我得继续了。”

“貌似是这样。”

“好吧,见了鬼了。”

“所以,同志们,我们现在需要制定新的行动计划,由我Dmitri Arkadeyevich Strelnicock来制定。”他得意地笑着,拍打着翅膀。“还有枪支。”

“哦,上帝啊,”Yoric说。“好吧,让我们看看你有什么主意。”

“再简单不过了,现在,仔细听我说……”


半小时后,他们已经设置好了。它是美的化身。它是优雅的事物。最重要的是,它是一种高爆炸药。

“好吧,所以它怎么起作用?”

“就像我说的,很简单。首先,捕熊夹会咬住那烦人的腿,让那玩意儿留在原地。捕熊夹没有弹簧,取之而代的是火箭,它很小,但是充满力量。”

“好,然后呢?”

“启动自动机枪。它们会用子弹打穿那玩意儿的阴茎。很多很多子弹。它身上的洞会比瑞士奶酪更多。”

“嗯,等等,停一下,Strelnicock……”Gerald开口,“那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很好奇。”

“啊,还有一个悬空的平台——重量很大,覆盖着涂满毒药的尖刺——掉下来的时候会刺穿没有被子弹打穿的器官。但那里一个都不会有的,因为我们之前提到了很多子弹。”

“Strel,朋友,停,停。”Yoric开口,“这就是你的计划?”

“这个?”Strelnicock笑了。“当然不止这些!接下来才是大结局。我放了很多炸弹。那个有许多洞的,中了毒的,受困的玩意儿会被炸成碎片。变成一道美丽的风景。我也许会为可敬的敌人落下一滴阳刚的泪水。或许不会。我很有男子气概,眼泪不会轻易流下。”

“那它是怎么触发的?”

“那玩意儿踩上金属板的时候。”Strelnicock自信地说。

“哪块金属板?”

“这块金属板,”Strelnicock说,用他的脚尖点了点。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望向被他捆绑的Yoric和Gerald。“哦,你们。已经不是我的盟友了。”

“哇哈哈哈吼!”116怪叫着跳进大厅。

捕熊夹关闭的同时,火箭发出了嘶嘶声,开关发出了咔嚓声,Strelnicock发出了尖叫声。随后是机枪的哒哒哒哒哒声。

“别对着脸!别对着脸!”Yoric尖叫着,他们觉得自己可能被过量的子弹打穿。

头顶上的啪嚓声标志有刺的平台被释放了,它坠落下来,三个人都被砸倒了。

“噢上帝啊!那还是我从未破裂过的器官哪!”Gerald喊道。

然后是巨大的爆炸声。事后看来,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爆破大量的炸药或许有些鲁莽。


一段时间后,他们因为甲醛和胡子蜡的气味醒来。“啊,太好了,你们恢复了知觉!”Mann博士说。“我很高兴,你们没有死得那么彻底了。”

“我们在哪儿,我们在这儿干什么?我可以借五块钱吗?”Yoric问。

“在我的实验室里,从严重的物理伤害中恢复,当然,如果我能找到我的钱包。从那以后我就没见过它了……嗯,事实上,从你上次来过以后就没有了。总之!我在站点附近发现你们,有些受伤。”

“站点附近?站点附近的什么地方?”Gerald问道。

“站点附近的所有地方,”Mann博士说。“尽管如此,也没什么超出我的能力范围。”

“所以……我们没事?”Yoric问道。

“当然,非常健康!嗯。哦,我没能找到所有的碎块。那么毫无疑问……必须进行替换。”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喙尝起来像硬纸板。”Strelnicock说。

“尽量不要分泌过多唾液。它会双倍地起皱,但即使如此……”Mann博士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听不到了。

“啊。好吧,我们还有个东西要抓。所以,如果我们被尽可能地修复了,就必须离开这里出发了!”Strelnicock站起来。

“再见,博士。”Yoric说。

“呃。谢谢?”Gerald说,然后跟上了其他人。

“奇怪的家伙。”拟人的八字胡说。


“好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新计划。”Yoric说。

“我正好有一个!”Strelnicock说。“我们可以布置一个雷区,并且在雷区的中心,放上它最喜欢的食物!”

“不不不。那和你的上一个计划一样糟糕,”Yoric说,“我们要做的是,在走廊尽头画上一条隧道,然后赶着它到里面。”

“不,不,你忽略了你计划中明显的缺陷。显然,我的计划必须被使用。”

“不,我的计划!”鸭子说,“它非常巧妙,就像我想到它一样!”

“安静!”Gerald的眼睛……呃,突出了,他跺着地板以示强调。

“怎么了,Gerald?”Strelnicock问道。

“嗯。我知道了。一个计划,就是这样。现在轮到我了。”Gerald看起来很不自在。“我的意思是,你们都试过了。”

“他有个点子,”Yoric说。“不管怎样,在他尝试的时候,我能想出一个真正可行的计划。”

公鸡耸耸肩,“好吧,我们就来试试蟑螂小可爱的计划。然后,尝试我那绝妙的方案,它简单到任何复杂都没有必要。”

Gerald走到墙上的紧急电话旁,拨通了一个号码。他对着听筒讲了几分钟,然后挂断了电话。开始锉他两只左手的指甲。

“什么?就这个?”Strelnicock问道。

“等等,”Gerald说。

116突然跑进了走廊。“快点!你们得把我藏起来!”

“把你藏起来?”Yoric问道。

“你不理解,伙计。我不能让她找到我。不……不是她。快来,我们做个朋友。我求你了。”那东西跪在Yoric面前,抓住他的衬衫。

Yoric和Strelnicock互相看了看。“我们……我们可以帮你做这个 ”Strelnicock慢悠悠地说。“事实上,我正好知道一个隐蔽所。”

“真的吗?哦,谢谢你,伙计。谢谢。你是个好人。别让别人说你不是,”那东西说。“我应该去哪?”

“跟着我,”Yoric说。“没人会想到在这儿找你……”

在他们把那东西带回控制单元之后,Yoric看了看Gerald。“多么简单。”

“是啊,好吧,你只要知道是什么在幕后操控就行了。”Gerald漫不经心地说。

“是谁在操控这些,Gerald同志?”Strelnicock问道。

“他的前妻。没有拿到孩子的抚养费。”蟑螂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Yoric问。

“嗯,当我们……我是说,乔装打扮之后,他……”蟑螂的声音低了下去,甲壳上泛起了一圈红晕。

“啊哈!”Yoric说,“所以是我的计划抓到了它!Yoric,大获全胜!”

“这不算数,”Strelnicock说,“它的理解能力因为爆炸的轰鸣而变得迟钝了。显然,这是我的胜利。”

两人不停地争吵,这时,Bright博士慢悠悠地逛进大厅。他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转向摄像机。
“伙计们,这、这、这、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你们准备的狗屎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